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第219章 第 219 章

那边, 苏白月化成美人蛇, 那双漂亮的红宝石眼睛往前一晃, 那些蛇仆们就都被迷住了神智,个个呈现出傀儡一样的痴呆。

苏白月把何家姑娘塞进床底下,然后自己换上喜服,盖上红盖头, 端端正正的坐到喜床上。

何家姑娘提着身上的喜服往后躲,惊惶眼眸中清晰印出面前那些惊慌凑过来扶她的女婢。

苏白月化作小红蛇,偷溜进喜房。

这些哪里是什么女婢,分明就是一个个长着蛇头的怪物,嘴巴还张得老大,比刚才那条小红蛇都大。

“啊!”何家姑娘两眼一翻, 直接就晕了。

梦城何府, 一场大婚正在举行。

何家姑娘叫何蕊,现在正躺在喜床底下吃灰呢。

而喜床上,女子身穿喜服端坐在那里,原本穿在何蕊身上的宽松喜服一穿到苏白月身上,便显出了曼妙妖娆的曲线。

“蕊蕊,你怎么好像胖了点?”

胖?你他妈说谁胖呢!

“不过更好看了。”蛇妖小心翼翼的去抓苏白月安安静静放在膝盖上的手。

苏白月把手往宽袖里扭捏一插,避开了蛇妖的咸猪手。

蛇妖还以为她是害羞。

苏白月是怕自己忍不住把他暴揍一顿。

“蕊蕊,今日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蛇妖站在苏白月面前,想去揭开她的喜帕。

苏白月抬手,挡住了他。然后慢条斯理的站起来,开始解腰带。

蛇妖一阵激动。

“蕊,蕊蕊我们这还没揭帕子呢。”

苏白月捏着手里的腰带,透过喜帕下面的一块视线范围,寻找到那蛇妖站立的位置,然后伸出胳膊,把腰带往他脖子上一套。

“蕊蕊你原来,喜欢这样呃”

趁着蛇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苏白月蓦然用力收紧打了死结的带子。

“唔蕊蕊,太,太紧了”

“不紧一点,你不就跑了嘛。”

苏白月抬手揭开脸上的喜帕,露出那张千娇百媚的脸。

“你不是蕊蕊,你是谁咳咳咳”

蛇妖一激动,双目充血,脖颈粗实地涨大,勒得脖子上挂着的腰带瞬时收紧,止不住咳嗽起来。

“我是你大爷。”苏白月抬脚,直接就踹在了蛇妖胸口,然后踩着这条蛇,让小和尚苦厄进来了。

“施主,回头是岸。”小和尚站在蛇妖身边,慢条斯理地开口道:“人与妖,如何能在一起。”

“人与妖,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被苏白月踩在脚下的蛇妖突然变换出蛇形,“你们到底是谁!蕊蕊呢?把我的蕊蕊还给我!”

蛇妖使劲挣扎,粗实的身体几乎挤破这间屋子。

不过苦厄给苏白月的腰带也不是凡物,随着那蛇妖的体型也跟着变大变小。

蛇妖力气极大,猛地将苏白月甩开,撞翻了喜床,看到床底下的何蕊,猛地上去将人带走。

“和尚,他跑了!”

蛇妖带着何蕊,直冲天际。

苦厄面色一沉,单手搭住苏白月的肩膀。

苏白月没有防备的就在苦厄面前变成了一条大红蛇。

苦厄跨坐上苏白月的背,面色清冷道:“追。”

苏白月:???

你他妈“啊!”

被拧了一把蛇鳞的苏白月疼得一哆嗦,立刻扭起屁股开始追。

这是蛇妖的梦境,蛇妖在里面穿梭自如,如鱼得水。

苏白月没找到他,蛇妖又带着何蕊不知躲到了何处。

苏白月背着苦厄,在梦里穿梭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人。

“和尚,我累了。”

妖娆美艳的大红蛇甩着自己的大尾巴,趴在地上。

小和尚苦厄绷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蛋,从苏白月身上下来,然后面无表情道:“体质太差。”

苏白月表示要不我们换个体位试试?我保准不喊累。

“和尚,现在我们去哪找人?”

苏白月又化出人形,披着红纱,身姿曼妙的坐在地上。

小和尚苦厄吐出一个字,“等。”

“等?等什么?”苏白月奇怪道。

“等天亮。”

苦厄话音一落,原本还漆黑的夜幕陡然就亮了。

根本就没有一个过渡时间。

果然是在梦里呀。

“走吧。”

苦厄走在前面,苏白月跟在后面。

“哎,前头有人。”

清晨薄雾间,不远处的山间小路上突兀出现一个梳着双髻的小姑娘。

而原本的暖夏也变成了凛冽寒冬。

重峦青山被覆上一层雪白素衣。细腻白雪飘然而落。

小姑娘穿着粉白色的袄子,小心翼翼地拨弄着地面上的东西。

苏白月凑过去一看,只见这小姑娘居然从一堆雪里刨出来一条蛇。

这条蛇显然不是在冬眠,而是被冻僵了。

它还很小,墨黑的颜色看着像一根枯树枝,软绵绵的搭拢着,一点动静都没有。

小姑娘却是不怕,她将小黑蛇塞进怀里,然后颠颠的往前跑。

苏白月顺着小姑娘的视线望过去,才发现他们并不是在山里,而是在何府。

因为这就是何府家的后山。

小姑娘一路奔进内宅屋子,将小黑蛇放进了茶壶里。

茶壶里的水微烫,带着浓郁的茶香。

小黑蛇软绵绵的团在里面,直等到那茶水都凉了,才慢吞吞地动了动尾巴,似乎是活过来了。

小姑娘就一直趴在旁边看,等看到小黑蛇动了,才欣喜若狂的朝外面喊道:“奶娘,吃蛇羹!”

听到“蛇羹”二字,苏白月禁不住的浑身一抖。

下意识往苦厄的方向看过去。

小和尚苦厄站在她身边,身高只到她腰部。

苏白月看着他那颗圆滚滚的小脑袋,忍不住的又想盘。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小姑娘抓着蛇往外跑,跌了一跤,黑蛇埋进雪堆里,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小姑娘坐在地上哭得伤心,被急急赶来的奶娘抱起来,用糕点哄好了,然后重新抱进屋里。

随着小姑娘欣喜的奶笑声,幻象一瞬破灭。

苏白月发现,她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山洞。

“这是什么情况?”她呐呐道。

“方才是那蛇妖制造出来的幻象。现在这山洞,应该就是他的藏身之处了。”

苦厄率先迈步,走进了漆黑幽深的山洞里。

苏白月赶紧跟着进去,用力地扯住苦厄的袖子。

可怜的小和尚被比自己高了一大半的苏白月扯着袖子,整只胳膊都往上托,差点要被吊起来。

不过他却什么都没有说,由着这条怕蛇的蛇躲在他身后。

山洞深处,那条脖子被拴住了的黑蛇正抱着怀里昏迷不醒的何蕊蜷缩在角落。

那根绳子勒得很紧。

从这条黑蛇脖颈处的伤痕可以看出来,他已经很努力的想要把绳子取下来了。

只是可惜,绳子依旧将他绑得死紧。

黑蛇知道自己不是苦厄的对手,便开始打感情牌。

“我是蕊蕊小时救过的一条蛇。”

黑蛇话刚说完,那边被他的蛇尾圈在里面的何蕊突然醒了,然后尖叫起来,“啊!”

“蕊蕊,是我,我是”

“啊!”何蕊根本就不知道黑蛇在说什么,她使劲的往外爬,披头散发的喊,“黑郎,黑郎!快来救我!”

“我是黑郎啊!蕊蕊!”

“我不要,我不要啊!”何蕊被吓得面无人色,几近崩溃。

苦厄上前,抬手往何蕊眉心一点。

原本疯狂的何蕊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何蕊,他就是你的夫君。”

苦厄虽看着清冷,但总是能给人一种平和之感。

何蕊眼睁睁的看着一条黑蛇变成了她的黑郎。

她非常不愿意相信自己爱了这么久的男人居然会是一条蛇。

何蕊再次昏了过去。

黑蛇激动的想要去抱她,被苦厄伸手勒住了脖颈间的腰带。

“你可知道,若她再不出梦,便会死?”

“不会的,蕊蕊会一辈子都跟我在一起的!”蛇妖突然面目狰狞,抬手就朝苦厄进攻。

苦厄小萝卜头一样的身体往后退去。也不回击,只道:“你若不信,与我出梦瞧瞧便是。”

“臭和尚,你休想骗我!如果不是你和这臭娘们,我与蕊蕊早就洞房了!”

臭娘们?她?

苏白月一手推开苦厄,上去照着那蛇脑袋就是一顿踹。

“看看你这蛇样,还想跟人家何家姑娘洞房!也不撒泡蛇尿照照自己的样子!”苏白月把黑蛇揍成了胖蛇,然后扯着他的脖子作势要扒他的蛇皮。

“你他妈到底放不放何家姑娘出梦?”

“我不!”黑蛇被勒得直翻白眼,却还是不肯妥协。

“施主,何必执迷不悟。”苦厄走上前,“你与她,有缘无分。终归只是梦一场。”

“我不信!”黑蛇一边嘶喊着,一边挣扎。

“蕊蕊她是爱我的,她是爱我的!如果我不是妖,如果我不是妖的话就好了”

苦厄盯着面前突然痛哭的黑蛇,滑动手中佛珠,“你潜心修炼,未曾伤人。也历经天雷,假以时日,便可得道,何必执迷。”

“我不要得道,我只要蕊蕊。”黑蛇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声。

“这是你的劫,也是她的劫。”苦厄面对崩溃的黑蛇,依旧是那副平静表情,即使他现在只是一个未成年萝卜头,“世间最难过的,莫过于情劫。你执迷不悟,就别怪贫僧了。”

苦厄伸出白嫩嫩的小胖手,露出掌心那朵白莲,置到黑蛇头顶。

白光乍现。

躺在不远处的何家姑娘突然厉声尖叫起来。

“蕊蕊!不,不要碰我的蛇丹!”

苦厄立刻收手,走过去查看何蕊的情况,然后皱眉道:“你用蛇丹给她续命?”

黑蛇已经声音嘶哑,他知道瞒不住了,便道:“蕊蕊得了重病,我虽用蛇丹保住了她的命,但她还是不能苏醒。我只能让她活在幻境里,与她相守。”

跟在蛇妖后面闹洞房的也都是些蛇。穿得人模狗样的。

蛇妖打发了人,欢欢喜喜地关上喜房的门,根本就没注意到喜房内那些神色僵硬的喜婆和丫鬟。

“你们先下去吧。”蛇妖一挥手,喜婆便领着女婢们慢吞吞的离开。

那蛇妖穿着喜服,生得俊朗无比, 抬脚跨步而来, 英姿勃发。

如此俊逸, 怪不得何家姑娘会对他倾心不已。

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幻想。

蛇妖擅长化梦,这相貌自然也是他幻化出来的。

“恭喜恭喜,贺喜贺喜”

夜已深, 外面传来热闹的脚步声。

那些蛇仆们顿时慌了, 赶紧要去找蛇妖, 却发现喜房的门怎么都打不开。

喜房内一瞬间只剩下蛇妖跟苏白月。

“蕊蕊。”

围着她亲亲热热地说吉祥话。

苏白月顺着那梳妆台往上爬, 然后猛地窜出来,朝何家姑娘张大了嘴。

喜房内,姿容清丽的何家姑娘正坐在梳妆台前梳洗打扮。

屋子里喜婆、丫鬟一个不少。

“啊!蛇!”何家姑娘唬了一跳, 往后摔去。

喜婆着急忙慌的去扶她。

阅读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