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余劫孽情》
余劫孽情

第237章 集锦诗

薛涛看穿了一切,穿了道衣!我也在2004年去望江公园为她鞠躬献了一礼,萌萌之中,这一切都是天意,只不知那一世的薛涛死后,仙子却又是何种感想,想来或许师傅和无耳前辈又去为她布阵以求降低“日之灵”之烈反噬的剧烈程度。

说实在的,看了元稹和薛涛之后,我就恨死了元稹,真的从心里瞧不起他,更不想再看见他,但想着这些都是“日之灵”之烈的反噬效应,我也无可奈何徒增。

元稹终是遭了反噬的人,他的言行举止“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我之不能!

浑浑噩噩的我,迷糊之间醒转过来,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听到了高音喇叭里,侄女彦希在一字一顿拖声压气的唱着孝歌。

又想薛涛,她也是痴傻与情,无论元稹怎么忽悠她,却也不往坏处去想,而只一心要想着他好,让他做了好人自己却是梦断魂醒犹还念情!

后来薛涛祈求苍天予爱,写《怀人》“雨暗眉山江水流,离人掩袂在高楼,双旌千骑骈东陌,独有罗敷在上头。”要不是长者李德裕说了元稹那无数的风流债以及那些被他祸害的女子都凄凉的下场,如实控诉了元稹的滥情,无情无义又狠毒绝情。或许,薛涛还会继续梦中乞苍天,皇天也永远不会开眼!

“九月那个菊花嘛,开呀,开呀,菊花哟,开哟哦!菊花苦遭两重阳噢,大伯那个嘛,只堪咯苦世噢情!”

月色自是故乡明,落叶归根白双鬓。

遥望故乡月儿圆,卅夜摸黑与路拼。

青山河柳换新貌,乡里相邻旧口音。

堂前桃李低压枝,屋后青竹仍苍劲。

蜿蜒小溪清依旧,半山翠柏不是宾。

白鹤河畔轻漫步,徐徐清风心思敏。

大雁戏水腾欢鸣,河道曲折弯钩隐。

大江东去浪淘尽,自古历来几人赢。

人生在世东水流,弯曲转折一路辛。

往复曲折高低音,唯独不改初衷心。

一路河畔青又黄,野鸭戏水轮回印。

终是千般辗转折,仍是恋其赤诚心。

九九归一入大海,湛蓝汪洋白痴情。

人世轮回千百转,可否还记三生印。

西子湖畔千古迷,一世痴情万世馨。

为情为爱三生石,化石坐等千年信。

苦尽甘来甜润美,永生永世结同心。

我突然闹洞大开,两相对比,居然看出了后来的吟唱诗很可能是那最前面三个轮回我在离开之时听到那吟唱的长诗的集锦诗。

这样一分析下来,那么,那未曾吟唱完的诗的完整诗句应该是:

自古文人把欢吟,踏遍山河不见亲。

夜半秋霜斤来拎,月色自是白双鬓。

遥望故乡与路拼,青山河柳旧口音。

堂前桃李仍苍劲,蜿蜒小溪不是宾。

白鹤河畔心思敏,大雁戏水弯钩隐。

大江东去几人赢,人生在世一路辛。

往复曲折初衷心,一路河畔轮回印。

终是千般赤诚心,九九归一白痴情。

人世轮回三生印,西子湖畔万世馨。

为情为爱千年信,苦尽甘来结同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想透了这一层,我不由得一阵豪放大笑一阵接一阵,却引得师傅一阵惊愕,乃问道:“明富,你怎么了?居然笑得这样痛快?”

于是我就跟师傅说了我的发现,希望师傅再帮我分析斟酌。

然而师傅却说我的人生经历路程,只有我自己才能想得明白,堪得其中意境。至于他这个局外人,则是给不了我什么建议,却是只建议了我一句以后多注意,继续这样从多方位多角度去理解领悟体会就是。

但想着元稹的可恶、可恨,我又着实有些觉得可怕,要是以后都还是他这样的前世,我都要人格分裂的,于是就吞吞吐吐地跟师傅说着:“师傅啊,那个元稹真是‘行拂乱其所为’我都差点着了他的道,不会后面的前世都是他这样的大煞风景吧?”

“唉!我和无耳当时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才在那一世两人以阵布局专门为了超度元稹。”

“啊!居然还有这么一回事?可是我怎么没有看见你们呢?”

“那种以阵超度的事情,你觉得你这个后世之人能够通过‘轮回窥视阵’就可以看得到的话,那还有什么效果可言呢?”

听师傅这样一说,我一阵面红耳赤,却是自己真的不经脑筋思考就问了出来。唉,以后自个儿还更要仔细感悟体会呀。

大江东去几人赢,人生在世一路辛。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前面的未曾唱完的诗歌是自渠明那一世后,才开始有听到的吟唱。而那些最开初的那些轮回,也就是卿舞飞之前的三个轮回,在阅历离开之时听的吟唱却是很长的诗:

自古文人多骚客,美酒夜色把欢吟。

自古文人把欢吟,踏遍山河不见亲。

夜半秋霜斤来拎,月色自是白双鬓。

遥望故乡与路拼,青山河柳旧口音。

堂前桃李仍苍劲,蜿蜒小溪不是宾。

白鹤河畔心思敏,大雁戏水弯钩隐。

我又想起了,离开了那个世界之时听到的朦朦胧胧的吟唱:

这样也才有后来薛涛的《春望词四首》“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感叹自己一生爱情的失望和悲愤。

踏遍山河尽是美,纵是高歌不见亲。

夜半秋霜窗印影,乡思一片斤来拎。

一想起元稹那一肚子滥情,却又能写出那么多情真意切的诗文,我就在怀疑我那二十一世纪的一生坚持的所谓“一生唯一人”是不是真个的“情”,估计在元稹眼里还不如那苦悲的和尚人生!

呵呵,我又想起,我那时也真是搞笑,居然在当时看到元稹暴病而亡时,心里还咒骂着他滥情真是活该,还看笑话似的嘲笑元稹“终是滥情得了报应,却是喜煞天真个好凉似个秋。”

在喇叭声的朦胧中,我吃力地睁开双眼,眼前却是明晃晃地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元稹这个轮回中的前世,虽然一生换着花样玩女人,一生快活惬意又滥情,但却还真是让我这个后世苦愁了心。

现在仔细想来,自己还是通过“窥视轮回阵”去了那些前世的世界,就似多了几世的阅历,却还如元稹那般不堪人生,兀自只看表象,不追根溯源,却只究可怜人的可恶和可恨。这样在一分析下来,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余某人或许更为可恶可恨……

想到这里我的心也逐渐境平和,心胸开阔自然也就豁然开朗。

阅读余劫孽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