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余劫孽情》
余劫孽情

第236章 欢与凉

再是在贬到通州期间,续妻山南西道涪州裴淑,抛下三个月的幼儿母子,独自离去那有什么情留可言!

最后是越州老来纳妾刘采春,玩弄人家七年,在升官回京之时却是直接抛之走人,脸上凸现无情!采春更是一气之下投河自尽。

元稹正是用诗歌,将爱情游乐把一个个词组合成臆想的游戏,变成了用来谈情说爱的利器,战无不胜地俘获了一个个女性的芳心。

元稹没有按照薛涛所想再次回来(其实后来,元稹还是被贬回过通州,但是他却并没有再去看望过薛涛。完全只当曾经是那些快活风流!只不过元稹的心却没有再回薛涛身边,更没有人回薛涛身边。),总是有着他自己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欺骗所有世人的千般“理由”万种籍口。

元稹也真是滥情,少年之时玩弄崔莺莺,而后爬上枝头娶了韦丛,但韦丛英年早逝,自此元稹的风花雪月就成了他滥情的对头,但却是打着情爱的幌子到处多情,却是滥情的骗子第一流!

然后,元稹在剑南哄得薛涛傻乎乎地转圈圈,却是涛涛怒水,一江春水望江流!

.. ,余劫孽情

但是,薛涛又是仙子的轮回,所以注定她和我是生生世世……

其实,我在元稹暴病而亡之后,就离开了那个世界。虽然对于元稹一生的滥情我是相当愤恨,不过事后一想自己也是糊涂,居然忘了根源。

到了最后我又反而一想,他也是受了“日之灵”之烈反噬才会如此,我又何必拿正常人的眼光再来看待这个问题,非要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想来也是,他元稹虽然就是我的前世,我也就是他的今生。他就是我,我也是他!但因为反噬,他已经不再是他;我因为转世,我也不再是我!

他不是他,我不是我!一样的结果,都是反噬若的祸!

萌萌之中,我又是在那吟唱中离去:

自古文人把欢吟,踏遍山河不见亲。

夜半秋霜斤来拎,月色自是白双鬓。

遥望故乡与路拼,青山河柳旧口音。

堂前桃李仍苍劲,蜿蜒小溪不是宾。

白鹤河畔心思敏,大雁戏水弯钩隐。

大江东去几人赢,人生在世一路辛。

…………

薛涛墓位竹林深处,其旁栽种了桃树和翠竹,以示纪念这位杰出的女诗人。其墓的立意布局,根据我国儒家思想和道家学说,认为天圆地方,设计以墙界为方以墓为圆,寓意女诗人在天地中安息,永为世人凭吊。

记得二十一世纪我在成都黄田坝工作之时,我就曾经住在杜甫草堂和望江公园之间,当时我一千多的工资除了生活开支很难有结余,草堂门票先是三十舍不得,后来六十更舍不得没去。

但临近的望江公园却是去过,还去薛涛像前为他鞠躬,只不过那时却是根本想不到我身死之后居然能够知道,曾经轮回中的那一世的那个我居然把这一个可怜的女人欺骗得好是一个凄凉!

大和五年元稹又是在贬地鄂州于七月二十二日暴病,终是滥情得了报应,却是喜煞天真个好凉似个秋。

可惜,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薛涛付出全部身心,却是情伤透心。

随着元稹的贬来贬去,时不时总有一些他滥情的事儿传闻,薛涛也终是看透了人心,更是把那爱情勘破红尘。

后来,薛涛的《春望词四首》一诗中有写:“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就很直白地表现了薛涛自己对一生爱情的失望和悲愤。

就在元稹暴病身亡后次年,也就是大和六年夏,薛涛也跟着郁郁而终,她死后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为她亲自题写了墓志铭,这是空前绝后的荣誉,或许是对于薛涛一生不平的最后补偿。

但元大官人看惯了世间万物,一切他人的生死也都不过都是过眼云烟。他甚而至于没有为刘采春流一滴泪皱一下眉,更不会像对薛涛那样虚情假意却似情真意切地为刘采春写一纸半文。

元稹被贬到江陵,让侧室安仙嫔留一遗孤又是英年早逝!

现在想来,那一次为她薛涛鞠躬,也免强可算做我代表曾经的那一个轮回的前世道歉“对不起”。

但即或那个前世本不是我,但他又本就是我,只因我是他的今生,他是我的前世!只可惜,我却不能对前人薛涛说些什么,除了鞠躬,毕竟我和你真的也只有那个前世的交集。

对于这些,薛涛也能想明白,对自己的行为也并不后悔,一直都很坦然,没有一般小女子那种一失恋便要寻死觅活的做派。只是,她脱下了极为喜爱的一袭红裙,换上了灰色的道袍,她的人生从炽烈走向了淡然,浣花溪旁仍然车马喧嚣,人来人往,但她的内心却坚守着一方净地。

再是后来,人生垂暮,薛涛逐渐厌倦了世间的繁华与喧嚣。她离开了浣花溪,移居到碧鸡坊,筑起了一座吟诗楼,独自度过了这一生最后的时光。

不过元稹和薛涛两人之间的年龄也确实差距悬殊,元稹当时风华岁月,而薛涛即便还是风韵犹存仍似年青,但毕竟大了十一岁几近一轮。

而最为重要的是,薛涛乐籍出身,一个风尘女子,对元稹的仕途只有负作用,只会给元稹渴望的仕途以鞍拌。想来也是元稹这么精明的人,又怎么会为她这种人误了官途一生?答案不用你我回答,元稹就用了实际说:那肯定得予否定。

对于后世人来说,无论元稹多情也好,滥情也罢,但他的那些诗确实感动了一代代不知情的读书人,这也是这些读书人即使在后来知道了元稹的滥情也是因为那一份对诗的挚爱而为他遮羞蒙了一层。

另外,对于一个一生走在贬谪途中的无家可归者,元稹似乎要比其他人幸运一些。一段段滥情尽皆害人!又谱写诗篇,用手中的笔,从抛弃了他们的命运泥泞里挣扎出来,让精神重新出发,让生活重新开始。

阅读余劫孽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