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王涅》
王涅

正文 第三十一章:拔山剑法

“那可不,叫你来阵法阁不来,现在后悔了?”

孟然白了她一眼,便继续寻找功法。

爆炎阵,二级阵法图,召唤出来,通灵境强者也要避其锋芒。

焚火决,玄阶低级心法,火灵入体,为练体功法。

孟然问道: “你不是来挑功法的么,怎么就选了一张阵法图呢?”

东方玉儿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现在对我来说阵法比修炼更重要了,以我现在的阵法造诣再加上我东方家的功法,可以和一个刚通灵的修炼者一较高下。”

排云掌,玄阶中级功法,气随云动,排山倒海。

“为何?”

吴长老解释道:“此剑法名为拔山剑法,玄阶上级的剑法,剑法精妙,可惜只是个残卷,还曾经也有许多弟子修炼此剑法,最后都是无功而返。迄今为止,本宗弟子无一人成功,所以还是另寻功法吧!”

孟然惊异,这只是一本残卷,竟可以当成是玄阶功法,属实不赖。

秘籍放在手中,孟然能够感受到这剑法的不凡。

“为何只是一个残卷,下半卷呢?”

“老夫并不知情,只知道这剑法,至玄清开派以来便已是残卷了。”

翻开一阅,上面就有几个大字:宝剑无锋,拔山劈海。

八个字,透露出一股厚重的剑意。孟然沉思片刻,眼睛一亮,宝剑无锋,自己的藏锋不就是无锋之剑么,自己的藏锋便是无锋之剑,岂不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门剑法。

难怪这藏锋略有律动,仿若通灵之物。

孟然说道:“吴长老,那便要这剑法了。”

“孟然小友,你确定?”

“我确定。”

吴长老不明所以道:“这可是一本歪门剑法,还需要用无锋之剑,你还确定么?”

“我就要这拔山剑法了。”孟然眼神坚定,非这剑法不要。

“那好吧,竟然小友如此果断,那便依你。”吴长老也是无奈,孟然这么确定要这本无人练成的剑法。

“吴长老,弟子斗胆问一句,弟子能否再挑选一门功法?”孟然贪心道。

他此行本是要挑选一门玄阶身法,以便不时之需,他不想自己的小命掌握在其他人手中。

“不可,宗门规矩如此,不宜多选。”吴长老果断拒绝。

“一颗高级灵石。”孟然早就预料到长老会拒绝。

“不可。”长老略有所动。

孟然加价: “两颗。”

“罢了罢了,这本拔山剑法就权当是老夫赠予小友的。”吴长老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两颗高级灵石对他来说,相当于是他半年的俸禄。

这个拔山剑法本来就是废弃的剑法,被压在书架底,无人问津,换两个高级灵石,却是不错的交易。

以两颗灵石的代价,孟然终是在吴长老的带领下,挑选了一门玄阶低级的身法,名为踏风流云。

登记完之后,孟然欣喜的拿着两本玄阶秘籍,走出藏经阁。

而吴长老则是在藏经阁外,一手拿着一个鹅蛋大的高级灵石,很是满足。

……

玄清山外,瀑布前。

孟然处于瀑布底下,赤裸着上身,狂乱的瀑布暴落而下,砸在孟然身上,孟然没能承受住瀑布的压力,直接被崩出瀑布外。

不行,再来。

他从小潭里爬起,继续立身于瀑布之中,不过眨眼间,他又是被瀑布拍打而出。

……

再来。

周而复始,孟然经过数番的拍落,终于是在瀑布中能够待上一会。

强力的瀑布拍打着他的背上,拍的他直接就是弓起腰,无法抬头,双脚也是在不停的颤抖。

不一会儿,还是没有坚持住,被瀑布所拍落。

“不行,这次我绝对要挥出藏锋。”孟然很是不服气,继续往瀑布走去。

他现在在修习拔山剑法,拔山剑法残卷有三,一为斩流,二位劈河,三为拔山。

一式斩流,于长流之中,斩断长流,即为小成,一念断流,即为大成。

用剑之人无需在乎其剑,以无锋之剑感悟其意,意念入剑,即可断开长流。

“这拔山之剑好生霸道。”孟然感慨,意念入剑,斩断长流,何其困难。

孟然现在连立身于长流之下的本领都没有,更别谈断流了。

不过孟然还是坚信,竟然能够创出此剑之法,必有其道。

往往复复,好几番尝试,从最开始的一触即散到现在能在长流之中待上片刻,已是小有成就。

翌日,孟然还是坚持来到瀑布前,接受长流的洗礼,赤裸上身,立于长流之中。

结果还是一样,无法在瀑布间立足,但是却是有收获的,他的体格正在渐渐地变强,他自己深有体会,每当从瀑布前离开,他都会有一种身轻如燕的感觉。

药园里有一个勤快的谭帅,白天谭帅守园,晚间孟然守园,因此孟然便放下手中之事,每日白天都来此处修炼斩流。

白日斩流,晚间修炼寒凝决。

在瀑布间停留的时间随着他一次次的尝试,正在逐渐变久。

七日之中,不知他在长流之中尝试了多少次,被拍打出多少出。

最后在第七日,他终是能够在长流之中,稳住脚跟,此时他的身体比之前要健硕不少。

他立于长流之中,手持藏锋,劈向长流,尽管他如何劈砍,长流还是长流不止,无法断开。

孟然懊恼,这要斩断长流,分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正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然而正是因为这样,这斩流的奥义便在于其内,反其道而行,抽刀断水。

“剑意?何是剑意?以意入剑,剑随意动?”孟然口中喃喃自语,很是不解。

于是他闭上双眼,停下手中劈砍的藏锋,身心空灵,全身心凝聚于藏锋之上。

凝神许久,慢慢感悟藏锋的律动,捕捉它的剑意,仿佛能够听见它的心跳,灵力自然而然的融入藏锋之内。

藏锋轻动,朝着眼前的长流一划而过,看似柔弱无力,实则霸道无比。

霸道的剑气至藏锋传出,将眼前的长流一分为二,剑气穿透而过,扫在小潭边的小树之上,顿时之间,外面一排的小树皆是被剑气轻松的切断开来。

“我成功了?”

孟然大喜过望,望着眼前的一幕,很是自满。

长流一分为二,巨树皆倒,甚是霸道。

刚才那一剑,孟然清晰的感触到了藏锋的剑意,极为狂野霸道,看似无力,却是暗藏杀机,他有信心,刚才那一剑,足足可以秒杀一个聚气境一重的修炼者。

长流不过一会又是合了上去。

孟然只是使用出了一剑,便已是疲惫不已,仿佛身心被掏空般,而长流只是断开片刻,却已是着实了得了。

“怪不得无人练成,我连区区的一剑就已经是这样了。”孟然恍然大悟,这拔山剑法难怪无人练成,创造此法之人,必是一名剑道鬼才。

孟然稍作歇息,继续在长流之下,感悟剑意,却再也使不出斩流之意了。

孟然盘坐其上,藏锋立于身前,闭目养神,气息内敛,放下心中所想,拔起藏锋,无招无式的轻轻挥动。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孟然口中微动,就差一点就能再次触及到那丝斩流之意。

“喝!”孟然大喝一声,藏锋劈出,一道剑气劈流而去,长流再次被斩断开来,这次并没有如上次一般断流转眼即合,断流之中还能隐约感觉到藏锋未尽的剑意,霸道之至。

长流之外的巨石被剑气很轻松的分成两块,有削铁如泥之势。

“成了,终于成了,哈哈哈……”

孟然心潮澎湃,畅快的大笑起来。

他从长流之中跃出,躺在草地之上,闭眼睡去,刚才一剑使出,把他的丹海都快抽空了,心神疲惫的他躺在草地之中,憨憨大睡起来。

孟然有些好奇,书架微抬,从书架底抽出这本书,这本书上布满着灰层,上面还有着许多蛛网,拿在手中,无法看清其名。

处理干净上面的灰尘,这书竟是一本灰蓝色小书,十分破旧,年代久远。上面刻着四个大字:拔山剑法。

吴长老见状,不解道:“小友莫不是对此剑法感兴趣?”

东方玉儿走后,孟然终于是可以安静的挑选功法了。

突然,孟然身后的藏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疯狂的躁动,推着孟然一直往前走。

孟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推着走了。

最后指引孟然来到书架的尽头,藏锋终是停止了躁动。

孟然感觉很是奇怪,突然在书架的底下,看见一本极为破旧的书,被塞在书架脚下,应被藏经阁的人拿来垫书架脚了。

“我先走了,白毛,你慢慢挑你的吧,我该去准备我的阵符了。”东方玉儿选到喜欢的阵法图,马上登记完,捣鼓她的阵法去了。

孟然低语:“这阵法有那么厉害?”

孟然颔首。

“老夫劝你还是换一个功法吧!这剑法不适合你。”

逛了一圈,这里翻了又翻,那里翻了又翻,孟然还是没能找着自己喜欢的功法,这些功法虽然都是不错,但还是没能让他动心。

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一门身法,如今他还是太弱了,一个保命的身法无疑是至关重要的,竟然打不过,那也得能逃掉。

燕返,玄阶低级身法,修炼至极,身轻如燕,如影随形。

……

“就是这个了,嘿嘿。”

东方玉儿手中拿着一卷爆炎阵阵法图,沾沾自喜。

阅读王涅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