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综]才不是我的交友方式有问题》
[综]才不是我的交友方式有问题

第 132 章

他本意也不是想要查这个身份有什么可突破的点, 而只是想确认一下‘宇佐见阵’这个身份的真实程度而已。

当然,他现在就是琴酒。这一点, 有小侦探的亲眼所见可证明。

也就是说, 他们这一番动作很有可能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都查不到。

“怎么样, 查到了吗?”

“我知道。”

赤井秀一简单地回答了一句。

第132章

照片上的人就是琴酒吗?

还没见过琴酒的茱蒂刚张开嘴,就被赤井秀一那不同寻常的严肃神色给夺取了注意力。

“是琴酒。”

照片上的人的确是琴酒没有错,但是,从有幼稚园到大学乃至于驾驶证上,这些照片上的人脸部轮廓未免也太过和谐了。

他仔仔细细的全部看过去,却看不出丝毫违和的地方。要不是赤井秀一深知,琴酒绝对不会拥有这样的干净透明的清白过去,他甚至会以为拥有这番履历的人就是他。

想了想,他掏出手机,将屏幕上的几张同一个人不同年纪的照片照下来,然后编辑成邮件发回美国。

“这怎么可能?”

另一边,听到赤井秀一这句话的茱蒂睁大了双眼,屏幕中的男子面目英俊,甚至有点英俊过了头。眉目间带着点冷漠的阴郁,但总体上来说,是一个和黑暗完全搭不上边的人。

或者说,没有人会在拥有这样光明未来的情况下,去选择一条朝不保夕的路。

“这张履历就是一个笑话,只能证明组织假证做得很高明之外,没有丝毫的价值,别被骗了。”

编辑完邮件,赤井秀一将页面关掉。能这么轻松地打开之后这种内部人士的网站,他也是得到了一个‘朋友’的帮助。

在琴酒已经弄死了他那个交通部朋友的情况下,他希望能不给这个被他盗去了工作id的人带去危险。

当然,按照他的推测,琴酒不会在无关紧要的‘羔羊’身上浪费力气。

就在赤井秀一和茱蒂顺着工藤新一提供的这条线索追下去的时候,东京的照桥宅,在主人一家重心转移到京都那边之后,久违地迎来了它的两个主人。

只不过,其中的一个今天仿佛睡得不是那么安稳。

月见看到了火。

漫无边际的火光,从眼熟的建筑物上升起,灼热的气息几乎舔上了他的脸颊。

到处都是人声,还有枪/支交火的声音,偶尔建筑的某一处会有一簇明亮的光芒升起,随即而来的是一声刺耳的爆炸声。

这是……

组织在墨西哥的一处分部,也是绝大多数内部中高层人员眼中的总部。

月见从没去过那里,但是在琴酒交给他的资料上见过。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为什么组织会发生这样的事,是来自他们的谋划吗?

不应该啊,在他和阵哥的计划中,并没有将这里的分部给计算进去。

组织在这个国度已经渗透地太深了,甚至比米国还要深。若是这里出了问题,对组织的稳定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这里都暴露了,只能证明,组织出问题了。

组织……

阵哥呢?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阵哥一定不会一无所知,也不可能毫无反应。

所以,他在哪里?

月见突然感到一阵心悸,他猛地抬头,看向面前那栋建筑。

“是那里吗?”

是的,当然是在那里。

他这时候应该在分部里面,据守交火。

月见一阵焦虑,他想上前——不用去问那些包围着分部、穿着防弹衣举着防护盾的特工们,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当务之急,是要保证阵哥的安全。

忽略了心中若有似无的违和感,月见抬脚就往边上走,他要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然后找机会溜进去。

可是,包围这分部的特工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瞬步居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死活都用不出来。

没有瞬步的帮助,身上没带手机,在心底呼唤家里的付丧神也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没有内部的坐标他也没有办法开穿界门或者黑腔。

和八年前听到父母去世一般,惶恐的心态再一次久违的席卷了他的身心。

或许,此刻的他更加惊恐。

毕竟,父母的那一次,他是直接得到的消息,那时候他身边还有兄姐需要他撑着。每一个漆黑的夜晚,会有一个穿着黑风衣带着黑礼帽的青年从窗户中一跃而入,抱着他度过那段艰难的时光。

而现在,他眼睁睁地看着交火范围不断地扩大,重装特工艰难却一步步地层层推进,组织步步失利。

——不,他并不关心组织,那只是他用来维持地下社会秩序的一项工具。

但是,他不能再失去阵哥。

月见焦灼地盯着眼前的一切,陷入惶恐中的他甚至没有注意到,明明他就站在这里,那些特工们却对他视而不见。

包围圈逐渐的缩小了。

他没有一刻停止试验自己的能力,但这时候,却连灵力都没有回应他。

到最后,他看见了那眼熟的银色长发……

“gin!”

少年尖叫着,睁开了双眼,直挺挺地从柔软的床铺中弹起身,双目中盈满了惊恐的泪光。紧接着,就扑到床边一阵干呕。

下一秒,他的房间门被一脚踹开,打在墙壁上发出一声不堪承受的巨响。

“月见?”

没有丝毫光亮的房间,琴酒毫无阻碍地快步上前,扶住还趴在床边干咳的少年。

手刚伸过去,就被少年紧紧扣住。

很难想象,那样细瘦洁白的手指会有这样的力量,抓得琴酒的手腕都有点变了形。

然而,这个匆匆忙忙奔过来,连睡袍都没来得及披一件的男子却面不改色。反而伸出另一只空闲的胳膊,将少年还没有长成的肩膀搂在怀中。

“嘘……”

琴酒没有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一向从容的少年变成了这一番全身上下都写满惶恐的模样。

只是就像多年前一样,将少年像抱小孩一样抱在怀中。只不过,这一次却是他抚着少年的脊背,嘴里发出轻柔的安慰声。

“只是噩梦,别怕,我在。”

少年的身躯还微微颤抖着,他不愿意松开抓住阵哥胳膊的手,脸颊贴在琴酒不着寸缕的胸膛上,贪婪听着胸膛下规律起伏的心跳声。

他当然知道,这是阵哥为了安抚自己特地弄出来的心跳——成为魔神的他,早就没有了那种东西。

只是这时候,月见觉得他需要这点安慰。

现在他有点明白,为什么前年他去地狱,会引起阵哥那么大的反映了。实在是,太吓人。

“阵哥。”

“我在。”

“阵哥……”

怀中颤动的身躯逐渐平复,抓着他的手也慢慢松开。缓缓的,一双胳膊环上他的腰间。

黑暗中,琴酒好气又心疼地抿出一点点笑意。他顺了顺少年的长发,而后,一只手罩在他的后脑。

“睡吧,我一直在。”

良久,就在琴酒以为少年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声音从怀中响起。

“gin,你不能死。”

琴酒拍抚着他脊背的手微微一顿,而后低头,亲了亲怀里少年微蹙的眉间。没有笑他这番多此一举的要求,而是抵着他的额头认真回应道。

“i promise。”

作者有话要说:  感情真不是我强项,这章其实有点小转折,所以我卡死惹……

希望大家看明白了,然而我已经尽力了qaq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腐深入骨、、落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柠笙 100瓶;曹祐 66瓶;蛇哭、不见、紫月雨晴 50瓶;快快 25瓶;海静月 20瓶;听尘、淮纾、一笔万花、会飞的豆子、君子、白 10瓶;黄泉 9瓶;over、日日夜夜、chinglistar 5瓶;爱吃肉的牛崽、? 2瓶;木有枝、腐深入骨、君瓷、落英缤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但真的什么都找不到的时候, 还是会觉得难以接受。”

屏幕中,宇佐见阵这个人简直就是能让无数人羡慕的人生赢家,除了年轻的时候父母双亡这一项不大顺利之外,其他全部都一帆风顺。

混血儿的长相格外帅气,成绩优秀,身为宇佐见家族的一员,哪怕不是嫡支也是富n代,成年之后更是直接进入了宇佐见的家族企业工作。去年更是得到宇佐见老族长的青眼,现在被直接放在了新确立的继承人身边。

进组织之前没少在三教九流混以增加经验的赤井秀一深知地下社会制作假身份的套路,那些身份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本身就是真实的。

经过内部人员的一番操作, 这些真人不知何处的身份就变成了一张张供那些见不得光的人行走在阳光下的通行证。

而这种‘最高级的货’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缺点,那就是现有的使用人和过去总会有着这样那样的区别。

当然,除非要将这个人上幼儿园大的记录都查出来, 否则这种方法劳心劳力, 得不偿失。

渐渐的,一张张附着照片的履历表出现在屏幕上。两个人闭上了嘴,安静地看着。

可之前是不是琴酒, 那就不好说了。

应该说, 这种事还有谁能比他这个在组织卧底了三年的人更加明白呢?

资料上内容当然不会直白地这么显示,这些都是赤井秀一根据内容分析出来的。

“这……”

同样一双眼镜黏在屏幕上部挪动的fbi特工,刚来到日国没多久的茱蒂敲击键盘的声音就像是大雨打在棚子上一样,用的力道大得让她身后某位前男友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好了,查到了。”

赤井秀一站在一个金发碧眼的短发女子身后,一双墨绿色的瞳孔紧紧地盯着她面前的屏幕。

“我都说过我的专业不是计算机,等等……”

这两个以情侣的名义窝在酒店房间的特工, 正在查询的便是前一段时间江户川柯南、即工藤新一提供的宇佐见阵这个名字。

“不过提前说好, 我不觉得以组织的严密程度会在简单的身份制作上出问题。”

阅读[综]才不是我的交友方式有问题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