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综]才不是我的交友方式有问题》
[综]才不是我的交友方式有问题

第 125 章

“以后我会记得让人在组织的地下管道里都按上监视器,免得那些人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月见微微抬了抬眉毛, 他倒还不至于为宫野志保活下来而感到不悦, 只是惊讶于自家阵哥难得的任务失败。

宫野志保死不死无所谓,她再天才, 替换的人也是找得到的。但是, 研究内容却应该被好好地保存起来——至少,在外人看来应该是这样。

打开车门, 月见就看到一个和自己一般发色的男人已经翘着二郎腿在里面等着自己了。

正好,这也和他们防止这些实验数据外流的本心相符合。

“她从毒气室消失了, 应该是吃了药剂变小后从地下管道逃走的。”

第125章

琴酒身体前倾,打开车载冰箱的门,从里面拿出一瓶波本来。拿起一个酒杯时,他突然转头看了看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文件的小鬼,想了想,又多拿了一个杯子。

“小鬼,你明年就十六了吧?”

“……哎?”

十六岁,在日国是一个很特殊的年纪。

不过是高中一年生,也不是成年,但是对女生来说,却是能够嫁人的年纪。作为男孩子,也不再被完完全全当做小孩子看待,这个在某方面比较开放的国度,做父母的已经会笑嘻嘻地提醒自家孩子,要注意安全措施。

甚至,还会贴心地问,如果不好意思去买的话,需不需要他们帮忙提供一下。

所以,作为正好这个年纪,还有个虽然没表白、但其实和老夫老妻没什么了两样,双方家长基本也有默契的青梅竹马,一下子就倒退了十来岁的年纪,工藤新一不郁闷那才奇怪。

作为一个心理和生理都很健康的男孩子,他当然也是有暗搓搓的想过的。

只不过,现在工藤新一、不,应该说是江户川柯南的脑子里基本上已经没有这一根神经了。

没办法,不小心被卷入组织的黑暗中,首先要考虑的,有、也只有自己以及身边人的安全这一个单独的选项。

幸好,自己的父母常年在美国,应该不要紧吧?

不自觉地晃荡着小腿,已经非常习惯代入幼童模式的江户川柯南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陷入秀恩爱模式的夫妇,忍不住耷拉出一个死鱼眼。

所以说,他为什么非要在这里吃这两个家伙的狗粮哦!

“因为家里已经不安全了。”

发觉自家儿子出问题之后,就大老远地从美国赶过来的工藤优作好心地提醒道。

“你可能不知道,前一段时间有一波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在我们家里搜查过。虽然后来就再也没有人来过,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在家说的好。”

谁也不敢肯定,那些人是不是在屋子里留下什么不可爱的小东西。

“你爸爸已经和fbi联系过了,接下来的事情只要交给他们就好……你真的不和我们去美国吗?”

曾经的国际巨星,如今的全职太太工藤有希子点着美艳依旧的脸蛋,困扰地看着自家独立过头的儿子。

“难得你变这么小,我还没抱过瘾呢,真遗憾!”

“这才是心里话吧,母亲大人!”

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江户川柯南忍不住又向自己的母亲挪得远一些。

“喜欢小孩就再去生一个啦!”

依旧少女心性的大明星登时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有现成的,为什么还要生?

再说……

“我还指望着你和小兰赶紧结婚,给我生一个孙子呢!”

“那也得等我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啊!”

红着脸,工藤新一恨不能讲这句话拍到她的脸上。

“哈哈哈哈,好了,新一,你母亲其实很担心你。”

挥了挥手,做父亲和丈夫的工藤优作熟练地打起了圆场,顺便将母子两个拉远了的话题扯回来。

“毛利那边你不用担心,生活费已经打过去了。至于你现在使用的身份,只要不抽丝剥茧地查,就不要紧。”

最好的办法,自然直接给‘工藤新一’这个人办一个低调的葬礼,把组织的人给糊弄过去。等组织的人全部落网之后,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

不过,现在这样留在毛利家也可以。正所谓灯下黑,组织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药物会出现这样不科学的效果。

若是他们夫妇两个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和新一小时候长得很像的小孩子,反倒会被他们猜到什么,没有留在毛利家安全。

“这是fbi的联系方式,如果有必要的话就联系他们,他们会帮助你的。”

将一个写了一串数字的便签纸交给工藤新一,这个刚考验了自家儿子反应和推理能力的父亲略带忧心地叮嘱。

“我知道你一向是个独立的孩子,但是组织的事情牵扯太多。现在,可不能再像之前那样直接冲上去了!”

“做什么行动之前,要想想你身后还有着什么都不知情的小兰呢!”

收起纸条,工藤新一郑重地点点头。

如果说,变小的这些天来他一点后悔都没有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他无数次的想过,若是他当初没有就这么追上去,现在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无忧无虑地当他的高中生侦探,也不用像现在,看着小兰担心却不能告诉她真相。

不过,后来再想想,他又觉得即使再让他选择,他还是会追上去的。

只是,就像是母亲说得那样,会选择一个更安全的方式。

“fbi吗,看来组织的力量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强大。”

也是,仅仅只是普通的黑帮,有怎么可能开发出这样能让人缩水十来年的药剂来。阿笠博士虽然不靠谱,长长弄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发明出来,但是简单的检查身体还是没问题的。

根据检查,他现在的骨龄,细胞活性就和一个普通的六岁小孩没有任何区别。

这个结果代表着什么,令他悚然而惊。

他拜托了阿笠博士,将这个事实给瞒得死死的,就连自己的父母都没有敢告诉。因为,对于未来,他已经没有了一开始那么乐观。

“恐怕是这样。”

工藤优作没说自己是怎么联系上fbi的,作为一个名人,这点事情并不是很艰难。只不过,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具体的消息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已经陆续派人前来这个国家了。”

“是吗,这样也好。”

像之前那个十亿日元抢劫案那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死去却无能为力这种事,他再也不要经历了。

宫野明美死之前,曾经给他另一把储藏柜的钥匙。但是,在警察过去之后,却发现,钱已经先一步被取走了。那个储藏柜所在地的监控也被提前破坏,根本提供不了什么信息。

惟一地收获,是两个名字,更确切的说是代号。

琴酒和伏特加。

为了不被发现,他藏得很好没有冒出头去看两人的长相。不过从声音上听得出来,这两人正是他在热带乐园遇到的人。

其中,伏特加的特征他已经知道,琴酒的话,以这两人固定搭档的模式,以后不是没有机会。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回想起那个跟在照桥月见身后的冷淡男人。

那张脸,那双仿佛什么都无所谓的眸子,清晰得仿佛就在眼前一样。

真是的,噩梦做得太多了吗?

他按了按额头。

……等等。

江户川柯南,也就是工藤新一突然猛地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新一?”

他连忙抬起一只手,支住自家母亲的话语。

仗着小孩子的身材,悄悄地从座位的一边探出头来。

工藤夫妇互相对视一眼,不由得闭上嘴看向自家儿子观察的方向。因为座位正对门口的原因,甚至不用工藤新一那般麻烦,只要抬头就好了。

真是……非常显眼的男人。

一身纯黑色的风衣,高领针织衫,黑礼帽。银色的长发披在身后,帽檐压得低低的,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只露出白皙的半张侧脸。

“那是?”

“宇佐见阵,还有,照桥、不,宇佐见月见。”

男人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看不清脸的少年,虽然对这样的姿态不明所以,但是工藤新一并不需要思考,就从那一头和男人一样的银发得出了结论,那个少年就是自己的学弟,宇佐见月见。

宇佐见家族的继承人。

不过,比起这个,他更关心的是那个一身黑衣的宇佐见阵。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阵这个名字,和琴酒的发音一模一样。

巧合吗?

“你确定你不是醉了?”

一边在侍者战战兢兢的引领下大步往前走的琴酒低头,看着被自己捞在怀里的少年怀疑地问道。

“怎么突然想吃这里的牛排了?”

虽然这一家酒店的餐厅就是以顶尖的和牛和厨子出名,但是这种等级的肉本就是家里的标配吧?还需要特地出来吃?

在阵哥的胸口蹭了蹭自己发热的脸蛋,月见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笑眯眯。

“醉?不知道。真要说的话,挺放松的。”

他刚刚还给藤堂家的产业数据做了一下计算,大脑运转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是太放松了。

看着在大庭广众之下,毫无心理障碍地靠在他身上的小鬼,琴酒低低叹了一声。

果然,对小鬼来说,喝酒还太早了了一点。

这样子,根本就是已经醉了。否则,按照小鬼的个性,根本做不出这样随性过头的事。

“你的大脑真的还在工作吗?”

“我还记得,宇佐见阵这个身份需要一点证明。”

从急急追过来的长谷部手里接过一幅眼镜,月见抬手。琴酒见状,微微低头,让小鬼能够一抬手就给他戴上。

稍稍调整了一下耳边的银发,不让鬓边的长发被镜腿压到,月见收回手。

“无论是琴酒,还是宇佐见阵,和我的关系已经暴露在了fbi的视线之下,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坐实我们之间的私人关系。”

行吧,看样子酒精还没有彻底催眠这个小鬼的大脑。

“我没有接到fbi在这附近的情报。”

将小鬼安置在座位上,脱下礼帽交给长谷部,琴酒条件反射一般迅速地扫视过整个餐厅,的确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员。

“工藤新一的父母前几天从美国回来了,正在这个餐厅用餐,我怀疑他们已经接触了fbi。”

这部分情报不是通过组织,而是月见直接从航班信息那边调出来的。

他们既然不愿意让aptx相关信息引起组织中其他高层的注意,那么和工藤新一相关的消息就不能通过组织的途径。所以,琴酒才没有收到这部分消息。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对此,琴酒倒没有什么被隐瞒的感觉。因为,保持宇佐见和组织之间的分离,本就是他们不需要说出口的默契。

“那个小孩,就是变小的工藤新一吧。”

坐下之后,拢了拢长长的银发,却发现一缕被打着呵欠的小鬼揪在手心。

“你是什么还没长大的小鬼吗?”

虽然这么毫不留情地说着,但是琴酒还是放开了手由他去了。

“明明是阵酱私下里一直小鬼小鬼的喊我,别以为我不知道。”

还真是难得的抱怨,琴酒愉快地哼笑了一声。

“这么会撒娇,哪里不是小鬼了。”

“那也是你惯的。”

不顾礼仪地趴在桌上,眉清目秀的少年第一次笑得像是被宠坏了的小坏蛋。

见状,琴酒微微翘起唇角。

他伸手,拇指轻轻摩挲过少年细嫩的脸蛋,看他眯起眼睛,就像是晒太阳的猫,心中微微一动。

……其实,偶尔喝一点酒,也没什么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还差一千五,不过这章到这边感觉正好么么哒~~~

明天继续六千爱你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糖烟好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桘靑 2个;==、落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李子树上的李子 100瓶;田田 60瓶;金色北果、kcvgabxjd、临璟煜 30瓶;湖心 15瓶;文月、团仔、萧陌淡忘、460600022、狗蛋你变了 10瓶;chinglistar 9瓶;e_e 8瓶;syx、拉达大好、浮生大梦、、卍_卐 5瓶;周家公子 3瓶;日日夜夜 2瓶;君瓷、腐深入骨、羽雨、瑾华、落英缤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月见笑着摇了摇头,对于宫野志保显而易见的仇恨并不放在心上。

而且,比起仇恨来,更多的恐怕是畏惧吧。这一点,她和她的姐姐可完全不一样。

敲了敲隔音挡板,示意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长谷部将已经整理号的藤堂家信息递过来。月见一边看,一边问。

否则,也不能解释她怎么会知道要在舌根底下藏一个胶囊,以至于那些家伙被简单的骗了过去。

连搜身都不会, 一群蠢货!

科研人员的麻烦之处就在这里,就算死也要把他们脑子里的东西都掏出来再说,不能痛痛快快地一发子弹完事。

“逃就逃了吧,一个没有资金支持,没有具体具体数据的科研人员,还顶着小孩的样貌,翻不出多少浪花出来。”

开挂也要讲究基本法。

“她应该是提前知道了消息,aptx项目的数据在她被控制起来之前被销毁了一部分。”

琴酒简单地归纳了一下刚才那一个半小时内发生的事情,冷淡的声音中带着些许不悦。

“这段时间没有其他特别要注意的事情了,阵哥你真的不去一趟美洲的彼世看看吗?”

“都乱了几百年了,不差这点时间。”

“宫野志保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他伸手看了看时间,距离之前他接到电话,这才过去了不到两个小时。

他的眼神顿了一下,动作却毫无迟疑、流畅地坐了进去。

等关上了车门,升上了隔音挡板之后,月见这才问道。

当然, 他不是质疑阵哥的职业素养。只不过, 宫野志保这个人作为科学家本身就和其他人不大一样。在处理她的时候, 她负责的aptx实验项目更是需要小心对待的内容。

短时间内, 他们不准备暴露组织的boss换人这件事, 那么他们就不能暴露出对这一项研究无所谓、甚至急于破坏的态度。

阅读[综]才不是我的交友方式有问题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