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综]才不是我的交友方式有问题》
[综]才不是我的交友方式有问题

第 124 章

赤司小声问道, 他的语气带着点犹疑,显然不觉得自己的竹马会认识这样的人。

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一看就知道不是他们圈中的人。不是赤司拘泥于身份, 只是他明白, 月见所认识的非圈中人,只有学校这个途径。

“你不是说,你是来参加继承宴会的吗?你难道不是静学姐的朋友吗, 为什么……”

牧野杉菜觉得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乱了套。

在她简单的思维中, 会邀请来参加宴会的,似乎必须要有朋友这个资格才行。

被拦住了脚步的三个少年惊讶地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另外两人不由看向明显被质问的对象。

第124章

“但是,藤堂家族即将被吞噬殆尽这件事本身是无解的。无论出手的,是不是我们。”

“就在作为继承人的藤堂静站在这所有人的面前,说出这样的一段话之时,他们家族的命运已经被注定了。”

他不会说,如果他们出手还能给这个家族留一点余地这样伪善的话。商场上的竞争,除了没有货真价实的血液之外,残酷程度并不比真正的战争轻多少。

“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们,即使是你现在在脑子中想到的道明寺、西门、花泽、美作四家也不行。”

没有扑上去咬伤几口,已经是看在多年的世交的份上。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他们。”

少女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的眼神不自觉地往一边看去。那个角落正好站着四个风格不一的年轻男子,为首的那个正目露焦急地想扑过来,这一次却被他的同伴们以不同以往的坚决态度给死死地按住了。

月见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道。

“事实就是,如果我们不动手,那么你认识的那几个人、至少他们背后的家族,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同一个阶层的存在一旦倒下,其他的几位必将扑上去,将对方啃噬地连渣都不剩。谁要是不动,那么他就会在接下来的竞争中出于弱势。

接着,便是恶性循环。

“的确,对我们三人来说,一个藤堂家也不过是零花钱而已,并没有太值得重视的地方。所以,要赌吗?”

银色长发的少年头微微一偏,看向正在用忌惮地目光看过来的四个青年。

“就赌如果我们放弃了这次机会,你认识的那四个人背后的家族,会不会动手。”

颤抖着,牧野杉菜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看着少女的表现,月见的眼中泛起笑意。

“看来,你也是知道答案的。”

谈话到此就算是结束了,对着即使他说出放弃这样的假设,却依旧一言不发地支持自己的两个朋友招呼了一声,三人和脸色惨白的少女擦肩而过。

没想到,才走出两步,就听见背后少女突然大声质问。

“可是、可是,静学姐她追求梦想,又有哪里错了!”

月见停住脚步。

“梦想?以整个家族为代价,燃烧起来的梦想,未免也太昂贵了。”

迹部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他猛地转头,皱着眉头打量那个不依不饶的少女。在他看来,双方收到的教育不一样,思维方式乃至于价值观都不一样,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也就月见才会这么耐心。

被直接戳中了最敏感的一点,牧野杉菜的心脏狠狠一跳。

拍了拍迹部的胳膊,银发的少年看了看依旧倔强地捏紧了拳头,瞪着他们仿佛下一刻就会冲上来给他们一圈的少女,他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道。

“如果你认真的回想一下刚才我说的话,就会发现我从来都没有否定过藤堂静的梦想。错误?不是的,这只是选择。在家族和梦想之间选择梦想,这件事本身是没有任何错误的。”

就像是他的哥哥宇佐见秋彦,最终选择做了一个作家,还非常成功。

“错误在于,她不应该在这样的场合做这个选择。错误的时间,加上错误的地点,构成了这一件最糟糕的事情,当然了,仅仅是对他们藤堂一家而言。”

不愿意继承家族?多大的事情,多的是人能够继承。藤堂静是什么无可替代的人吗?不见得吧!

即使是现在身为宇佐见家继承人的月见,也不会狂妄到说出这样的话。

这句话就像是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等月见他们都坐车离开,牧野杉菜依旧无声无息地站在原地。

她再也找不到给静学姐辩解的余地,曾经所有的憧憬,在这一晚上,破碎殆尽。

等那三个特征明显的少年走后,美作玲这才松开拉着道明寺司的手,和西门总二郎对视一眼,跟着蹿出去的阿司一起走过去。这时候,就连花泽类也顾不上伤心藤堂静的那个决定,睁开了常年困顿的眼睛,跟了上去。

刚才,杉菜的质问他们也听见了。不得不承认,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在一边的他们听的冷汗都快要掉下来了。

即使,宇佐见家的继承人在上流社会的圈子中是出了名的脾气好。但是,如果因为脾气好就觉得他好欺负的话,那才是愚蠢至极。

本身那个少年就不是会受莫名其妙的气的人,更重要的是,这一代的迹部、宇佐见、赤司继承人之间的关系好得令人害怕。

在宇佐见月见还不是这个姓氏的时候,有人敢冒犯他,另外两个继承人私下里可没有一次放过的。

可以说,曾经的照桥月见能有那样平和的日子,至少有一半是他的朋友、尤其是赤司家的小少爷的功劳。常陆院家的那对双胞胎将他形容成为守着公主的恶龙,半点不带夸张。

因为,即使照桥月见有着一个背景深厚的外祖父,也遮掩不了他父亲只是一个导演的事实。再得看重,在他没有真正成为宇佐见家的继承人之前,就什么都不是。

有时候,这个圈子就是这么真实得令人害怕。

挠了挠头发,美作对着焦急地道明寺司道:“安啦,不用这么着急。宇佐见家的少爷出了名的好脾气,迹部和赤司也都是正人君子,既然杉菜没冒犯他们,他们是不会和一个女孩子计较的。”

毕竟和动不动贴人红纸条的他们不一样,那三个处于顶尖地位的小少爷可不需要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不过,不入流,又怎么样呢?

对于他们这个地位的人来说,这就是最合适的方式了。

要知道,即使是红纸条,他们其实也是挑人的——阿司其实不明白,不过他和总二郎都有注意好分寸。类的话,是看着糊涂又睡不醒,但心里清楚。

现在想想,也只有阿司是货真价实的笨蛋了。

看着别扭地关心牧野杉菜,还被毫不留情地嫌弃,又吵起来的两人,他叹了口气。

现在这样还能吵吵闹闹的轻松日子可不多了。

“藤堂家,真的没办法了吗?”

蓦得,一个带着点睡意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美作一个激灵,站直了仿佛永远都歪歪扭扭的身体,警告地看了眼自小认识的竹马。

“我知道你不忍心,但是他们出手肯定没救了,死心吧!”

更何况,藤堂静做出这样事情,就算没有那三个少爷,被分而食之也是这个家族最终的结果。

说真的,他和藤堂家可没什么交情,这一次不能分一块蛋糕还挺遗憾的。

所以说,区别只是下手的人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流逝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艾夏硕 2个;桘靑、23077910、46060002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凤栖梧 24瓶;芝麻官、爱吃鱼的云 20瓶;兔子 19瓶;阿银是我大房、黑玫瑰梅里美、破军瑶光、岁禾、阿鹘、子书慕征、司南 10瓶;若若不爱吃肉肉 6瓶;日日夜夜、总有刁民想害朕、风天、浮生大梦 5瓶;timefrozen 3瓶;liz不是小仙女、腐深入骨、君瓷、严霜摧草木、傻子、云卷云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只有将这些少爷小姐们安全的送上来接他们的安保人员手里,他们的工作才算告一段落。

示意长谷部去应付围过来的保安,月见看着执着地盯着自己,等不到他的答案就不罢休的少女,微微叹了口气。

他倒还不至于因此而感到冒犯,气量没那么小。只是,就像之前说过的,这段时间将勇气当做鲁莽的人一下子遇到了两个,多少让他有些感慨。

“参加宴会并不意味着朋友,你是藤堂静什么人, 给她打抱不平?”

迹部懒洋洋地打量了一下面色难看的少女,从她合身却看不出多少设计风格的礼服上猜出了她的身份。

“我以为,你是不一样的。”

牧野杉菜不自觉地揪着礼服腰际的装饰花,不去理会质问的迹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被另外两个少年围在中间的银色长发少年。

已经注意到这里的保安举着对讲机就要上前,宴会这样草草结束他们也没有想到。不过,宴会结束了可不代表他们就能放松。

而帝光中学,是在他的眼皮底子下的。

“你认识?”

“藤堂静是你的朋友吧,能有这样一个朋友为她抱不平,她应该感到荣幸。”

少年的语气就像是让人给她换一身衣服那样依旧温和,不紧不慢。

她的确不懂这个圈子,不懂所谓的礼仪,所谓的社交规则。但她至少还明白, 失去了资本, 藤堂家就什么都不是。没了钱, 他们不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所以, 那三个光彩照人的小少爷说得绝对不是什么良善的话语。

一直憧憬着的学姐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完美, 而帮助了她的那个小少爷,明明那么温柔,却能一边微笑着,一边判藤堂家死刑。

当然是死刑!

她明白这一点。

这个虽然粗神经、虽然鲁莽、甚至正直到有点傻乎乎的少女苍白着脸上前一步, 问道。

阅读[综]才不是我的交友方式有问题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