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嫁给前夫他弟》
嫁给前夫他弟

第 23 章

“无忌…”

他落下茶盏,唤他的字,后头的话倒是多了些语重心长:“作为好友,我不得不劝你一句,要娶媳妇,一味得只会在背后付出是没有用的。”

萧无珩耳听着这番话,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

院子里没有多余的闲杂人等,只是在一株槐树下有两人对坐着,却是王祈和萧无珩。

他只是握着棋子,看着棋盘,耳听着身后的脚步声也未曾回头,直到他的近侍如晦过来回话,握着棋子的指尖才勾了起来。

他这番模样,瞒得住别人,却瞒不住王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而此时的清平院中。

等到三月二十四。

如今时辰还早,正院堂屋里头却已坐了不少人。

庾老夫人手捻着佛珠,眼看着底下的人,便随口问了一句:“三夫人和两位小姐呢?”

容归闻言便恭声回道:“先前已去传过话了,应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她这话刚落,外头便传来一道通禀的声音,却是冯婉携着女儿过来了。

布帘被人打起,三人便先后走了进来。

“母亲。”

“祖母。”

伴随着这一阵如黄莺似得问安声,众人的目光自是也都投了过去,端坐在罗汉床上的庾老夫人眼看着底下的母女三人,却是忍不住皱了皱眉,虽然知道冯婉此次去围猎是为着什么,可有些事做得太过便失了味道。

尤其还是经了善慈坊一事之后。

不过——

同样,她也知道,若是如今她说些什么,只怕不仅不会让这母女三人感怀,反而会让她们不高兴。

罢了。

庾老夫人想到这也就收回了眼。

她也未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等到重新捻起了佛珠,才道:“好了,如今时辰差不多了,你们便去吧。”等到众人应声退下,容归见她面色不虞,便又替人换了一盏安神茶,而后才柔声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夫人也不必太过担忧。”

“六丫头和娇娇,我自是不担心。”

“可五丫头和八丫头…”

庾老夫人说到这是轻轻叹了一声,而后才道:“凭借我们王家在城中的名望,几个丫头的婚事,自然是不会差的,偏偏老三家的处处要比,可有些事做得太过难免落了下乘,也罢,且让她去碰一鼻子灰。”

主子们的事,做丫鬟的自然不敢多言。

好在庾老夫人也未再往下说,容归便扶着人继续朝佛堂走去。

围猎定在位于北山的皇家围场。

众人到这的时候,因着天子还未曾说话,索性便到各自的营帐处周整了一番,一应弄好又吃了午膳便已过了午时。等到外头锣鼓和号角响起,众人才先后往外走去,又按着身份和规矩在各自的位置处坐好。

大燕天子萧靖正坐在高台上,他微微抬了手,底下的锣鼓和号角便渐渐消停下来。

等到余音皆消,他才开了口:“我们大燕虽然以文治国、以礼待人,却也不能不通骑射,自朕登基之日开始便设有围猎,至今已有二十一年…”

场上一片寂静,唯有萧靖浑厚的声音在天地之间萦绕着。

王珺的位置算是比较靠前的,这会她便悄悄掀起眼帘朝高台上的男人看去,坐在高台上的那个男人,年有四十五,身形魁梧、眉如墨刀,即便到了这个年岁也能从那双眉眼之间瞧出他年轻时候英姿勃发、骁勇善战的样子。

她刚想到这便察觉到对面有一道视线朝她看来。

这个时候,众人都在聆听圣训,谁像她这么大胆?王珺收回投向萧靖的目光,而后是循了那道视线看过去,便瞧见一双眸色幽深的眼睛。

这样的眼睛,纵然不曾瞧见那张脸,王珺也能知道是谁。她也未曾细看,忙收回了眼,心下却有些紧张,倒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人抓包了一样。

场地宽阔,两侧的位置隔得却有些远,可萧无珩六识不同常人,纵然隔得这么远,也瞧见了王珺那双微微泛红的耳垂。

原本白皙的耳垂,突然多了这样一抹红,却格外有些引诱人,那种心情就像是他曾经打仗被人困在一处没水没粮,却在他最终快要昏过去的时候让他寻到了一颗果子。

如今的王珺就是那仅有的一颗能让他解渴的果子。

他撑在膝上的双手微微收紧,就连脊背也变得有些僵直,唯有目光仍旧一瞬不瞬地看着王珺。

高台上,天子的话还未曾说完。

旁人皆在垂眸聆听圣训,自然未曾发现这一幕场景,可王珺却察觉到了,她原本低垂着头,想着这萧无珩过会便能收回视线,可等了许久也不曾等到。

她心下也有些着急,若是被旁人瞧见,萧无珩是没什么,可于她而言难免起什么风波。

王珺左思右想,到底还是抬了眼朝人看去,却是狠狠瞪了他一眼才收回视线。

萧无珩骤然被人这么一瞪,却是微怔。

等回过神来,他那双淡漠的眼中却显露出一丝察觉不出的笑意。

她这幅样子,就像小时候握着他的手,狠命咬他的样子,外表瞧着柔弱弱弱像只小白兔,其实却是一只凶狠的小老虎。

真是有意思。

唯恐真得惹人生气,他到底还是收回了目光,只是眼中那抹笑意却还存留着。

萧靖的话已经说完。

底下众人皆举起酒盏,而萧无琢一面举着酒盏,一面是朝萧无珩看去,眼看着他眼中那抹还未曾散去的笑意,却是一惊,他这位冰山似的二哥还会笑?

莫不是他看错了吧?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桃发(一脸看傻儿子的表情):老秦啊,你可长点心吧。

老齐:嗯?我不是你亲儿子?

桃发(突然醒悟):对哦,你才是我亲儿子(突然狗腿)老齐,加油哦,早点抱得小七归哦!

PS:嘤嘤嘤,冬天那么冷,大家多多评论鸭~

萧无珩闻言握着茶盏的手却是一顿,待过了一会,他才如常饮下一口茶。

待把手中的茶盏置于茶几上,他才看了眼棋局,道:“你输了。”等这话说完,他也未再多言,只是在起身离开的时候,才看着王祈说道:“太仆寺那里我已着人在调查了,至于姑苏的事,寻个日子我会亲自与她说。”

说完这话,主仆两人也就消失不见。

如晦偷偷看了眼自家主子,哪敢说话?

他只是低着头退至一侧,重新做起隐形人来。

王祈见他这般还想开口,只是还不等他出声便见萧无珩已落了棋子,淡淡说道:“你倒是什么都懂…”他说话的时候,眼皮也没抬,只是接过如晦递来的茶盏,才又道:“怎么也不见那位杜小姐对你青眼有加?”

王祈耳听着这话,喉间却是一哽。

等过了好久,他才把手中的茶盏落在一侧的茶几上,咬牙切齿道:“萧无忌,俗话说揭人不揭短,你就等着吧,要是真等哪一日让别人做了我的妹夫,到得那时,我可不会帮你。”

等这话说完,王祈便把目光投向如晦,跟着是又一句:“你好歹也有一双儿女了,怎么也不知让你主子开开窍?”

王祈也未曾给人留情面,只是握着茶盏喝着茶,等清茶入喉,便笑道:“你那兄长和弟弟,近日可十分热闹,时不时便往家中送不少东西来,不过…”他说到这是稍稍停了一瞬,待把目光投向萧无珩,才又跟着一句:“我看我那七妹的意思,倒是对你五弟有几分意思。”

而王祈眼看着这空荡荡的院子,笑着摇了摇头,却是过了有一会才看着他先前消失的方向,笑着说了一句:“倒还不算太笨。”

这话说完,他是把手中的棋子落于棋盘之上,而后才起身往屋中走去。

以前萧无珩还未曾去战场的时候,两人便时有往来。

后来萧无珩去了边陲,每每回来,两人私下也常有见面。

两人正在对弈。

王祈身穿白衣,手持白子,待把手中的棋子落于棋盘之中,便笑道:“你近些日子往我这处来得次数,可比以前多了许多。”他和萧无珩年岁相仿,自幼相识,谁也不知道他们关系密切。

可次数却都没有这一回多。

王祈这话说完,眼看着对侧好友面容淡漠,仍是一副旧日的模样,便又笑跟着一句:“我看你倒不如直接在我这清平院扎根,也省得你每次都要耗费内力进进出出。”

阅读嫁给前夫他弟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