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嫁给前夫他弟》
嫁给前夫他弟

第 22 章

王珺是注定要嫁给王爷的。

她的两个女儿纵然不能嫁给皇亲,也不能太差。

王三爷,任从三品鸿胪寺卿。

如今正是给庾老夫人请安的时辰。

早些日子受皇命送云国使臣归国,如今还未能回来。

冯婉这话说得分明,王三爷未能回来,纵然他的官品够,可她们母女总不能自行去,若是别的事情也就罢了,可这春日围猎,她可不想白白扔了这大好的机会。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正院。

“好了,我要礼佛了,你们都下去吧。”等到众人行了礼,庾老夫人便由人扶着朝佛堂走去,而后其余人才按着规矩一一往外走去。

崔柔因着和林清有话说,这会便一道往外走去。

而冯婉领着两个女儿,走在后头,因着有了庾老夫人的话,她总算是了了一桩心事,这回倒是难得笑着说起庾老夫人的好话来。等说完,她是又与身侧的丫鬟说道:“等过会,把彩衣局里最好的绣娘请回家中,再让人去把织金楼里近些日子最好的首饰都送来。”

等到围猎那日,她一定要让自己两个女儿艳压四座。

王珍虽然不显于色,可眼中也透着高兴,王珠便更是如此,只是想着先前祖母的话…她拧头朝身后看去,眼瞧着在王珺身边的王瑛,便有些不高兴得开了口:“母亲,西院那个也要跟我们一起去。”

她这声音可没个掩饰,无论是周遭的婆子、丫鬟,还是王珺等人都是听了个全。

冯婉自然也是听到了,她脸上的笑意一掩,目光也朝身后的王瑛看去,眉目微拧,口中也跟着一句:“你祖母也真是的,非得让她也同我们一道去…”不过到底是碍于如今还在正院,王瑛身侧又有个王珺,她终究也未再说下去。

只是收回了目光,握着人的手,道:“好了,她是什么身份,你们是什么身份,白担心。”

虽然同是王家的嫡女,可王瑛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庶出子的女儿,和她的两个宝贝女儿,可是不一样的。

王珠耳听着这话,倒是开心了。

等到母女三人走了出去,王珺才握着王瑛的手轻轻拍了一拍。

王瑛知她担心,也回握了一回她的手,而后是满不在乎得说道:“你别担心我,我可不是那闺阁里的娇小姐,听几句不中听的话就哭死哭活…”且不说这些话,她早就听厌了,何况只要不牵涉到自己的家人,于她而言,也不过是右耳朵进,左耳朵出。

她们说她们的,左右她又少不了半块肉。

王珺见她当真不在乎,这才收起了那份担心,与人笑道:“这回,你能一道去也好,我们也许久不曾一起去打猎了。”

王瑛闻言,倒是也笑了起来。

只是还不等她说话,身后便传来一道声音:“阿姐。”

却是王祯的声音。

王珺两人停了步子,朝身后看去,便见王祯正笑着阔步往这处走来,而他身侧还有一个身穿锦衣华服、头戴紫金冠的年轻人,却是秦王萧无琢。

两人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又都是模样清俊、朝气蓬勃的少年郎,这样走过来,自是让不少丫鬟都羞红了脸低了头。

王珺和王瑛的脸上倒是未有什么多余的神色。

萧无琢和王祯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以前也常来王家,倒是没什么稀奇。

两个少年郎身长腿长,没一会功夫便走到了她们跟前,王祯眼看着王珺身边的王瑛,便又笑道:“六姐也在。”

“九弟…”

王瑛和王珺走得近,和王祯的关系,自然也不错,这会便笑着与人点了点头。而后,她是又把目光转向他身边的萧无琢,等与人如常行了礼,她才又与王珺说道:“我还要去陪母亲,便先走了。”

王珺闻言,自然也就不再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等到王瑛走后——

王祯才又笑着与王珺说道:“阿姐,我和无琢打算出门打猎,你可要同我们一道去?”

王珺看着弟弟一副笑盈盈的模样,却是无奈道:“你呀,马上朱先生就要回来了,还不知道收心?若是等先生回来,你答不出他布置的功课,我可不会帮你。”

王祯耳听着这话,却是眉目弯弯,道:“先生布置的功课,我早就做完了,不管他考我什么,我都能对答如流,阿姐就别担心了…”等这话说完,他便又道:“听说西山那处还有人置了摊子,打来的猎物,可以直接让人帮着烤,如今那处人可多了。”

“阿姐若要去,便快些去换衣裳吧。”

这样的活动,便是以前的王珺都不喜欢,更不用说,平白又多了一世阅历的她了。

因此王珺闻言也只是说道:“我就不去了,你和秦王好生去玩吧,只是有一点,要注意安全,那深山若是危险之地,一定要带好随从。”

王祯知她是因为太子表哥的事,心有余悸,自是忙应了。

既然阿姐不去,王祯自是也不愿强要人去,他刚想与萧无琢说走了,便听他先开了口:“阿祯,你先去让人准备马匹,我有几句话同长乐说。”

虽然萧无琢是他的好友,可对于王祯而言,更重要得肯定还是自己的阿姐。

因此他也未曾直接应允,却是朝王珺先看了一眼,见她同意才道:“我就在前头等你。”等这话说完,他便迈步往前走去。

等到王祯走远了——

萧无琢才朝王珺看去,眼看着她身边的丫鬟,他原是想让人也一道退下,只是也知道这样于情于理都不算得体,因此他也只好舍了这颗心。

周遭桃花灼灼,和风徐徐。

萧无琢看着眼前人,也不知怎得,不曾开口便已红了脸,这若是让他那些好友瞧见只怕都该瞠目结舌。

他从出生便是天潢贵胄,因着聪慧又深得父皇喜爱,从小便是天不怕地不怕,可偏偏看着王珺,他这心中便生出了几分羞怯之意…他很小的时候便喜欢上王珺了,他们年岁相仿,小时候自然也常在一起玩。

可别的贵女每回瞧见他,都是各种恭维、奉承。

偏偏只有王珺小时候便对他爱答不理,等长大后,更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样。

可就是因为这一份不同,他对她才更加割舍不了。

他想娶她,想让她做他的妻子。

他能够察觉到几个兄弟中,王珺对他是不同的,可他却不敢确信,她是不是喜欢他。

“王爷…”

王珺等了许久也不曾等到人开口,索性便先说了话,见人回过神,才又笑着问道:“你有什么话要同我说吗?”

萧无琢看着王珺脸上的笑意,脸上的红晕却是又多了许多,恐人瞧见自己这幅模样,他忙低了头,嗫嚅道:“没,没什么…”这话说完,他见无论是王珺还是她身边的丫鬟都一脸疑惑的看着他,索性是咬了牙,道:“我想与你说,到了围猎那日,我会保护你的。”

这话说完——

他也不等王珺开口便先转身走了。

王珺眼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怎么瞧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样子,便有些好笑得摇了摇头。

连枝见她脸上挂着笑,便也笑道:“往日倒是不曾发觉,这秦王瞧着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她突然觉得,若是郡主嫁给秦王,倒也不差。

王珺闻言却只是笑了笑不曾说话,秦王是很好,只是…她需要得从来不是别人的保护。

前世她把一颗真心放在萧无珏的身上,也曾像任何一个普通的女子一样祈求得到夫君的庇佑和保护,可她最后得到了什么?她得到的只有背叛,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以及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

如今她不会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她想要什么,自己会去争取。

她想到这,眼看着王祯和萧无琢越行越远,便收回了目光,淡淡开了口:“走吧。”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小无琢真得挺好的,然而——

小七这种历经沧桑的实在不是说hold住就能hold住的。

王瑛虽然还在守孝,可如今时日也差不多了,何况她与王珍一样,也已经过了及笈了。

王瑛耳听着这话却轻轻皱了皱眉,若是父亲在的时候,她自然是喜欢这样的场合,可是自从父亲去了之后,她不喜欢那些人看她的目光,久而久之,她也就懒得出门了。这回,她刚想如往日那样拒绝,只是还不等她开口,袖下的手却被身边人按住了。

她知道母亲的意思,因此那口中还未曾吐出的话,便换成了另一幅样子:“多谢祖母。”

王珠年幼尚且还能等上一段日子,可王珍如今却是早已过了及笈,照这样下去,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相看到一户好人家呢。

她这话一落——

原先要走得人也就重新归了座。

庾老夫人捻着佛珠的手一顿,却是过了有一会功夫才把目光看向冯婉以及她的两个女儿,她心里自然明白冯婉此话是为何意,眼看着母女三人,她却未曾立刻说话,只是把目光转向坐在林清身边一直默声不语的王瑛。

“瑛姐儿,此次围猎,你也跟着一道去吧。”

可偏偏自从善慈坊一事之后,她却是有很长一段日子未曾收到邀贴了。

这春日围猎,说是围猎,其实除了老少爷们打猎之外,便是另一种大型的相看会,到得那日,无论是皇亲贵胄还是世家大官皆会同行…她这么紧张此次围猎,也是想替自己两个女儿相看一回。

却是应允了。

庾老夫人见此便是又点了点头,而后才开了口:“那日,你们带着我的令牌一道去。”等这话说完,她是又重新捻起了佛珠,口中是继续缓缓一句:“你们也不是头一回去,有些话,我也就不多说了。”

她说到这是稍稍停了一瞬,而后才把目光转向崔柔,道:“你旧日也是去惯了的,该怎么安排,你自己看着办。”

崔柔闻言自是忙应了一声。

偌大的堂屋里头除了家中几位老少爷们,却是都在,瞧着倒也是满满一屋子的人。

庾老夫人端坐在罗汉床上,她的手里仍旧如往日那样捻着佛珠,口中是缓缓道:“马上便是春日围猎的时候了,昨儿个宫里已下了旨,此次日子是定在三月二十四,四品以上的官员皆可携带家眷同去…”

庾老夫人见人应允,便也未再多言,只是又道:“好了,如今时辰也差不多了,你们都先下去吧。”

众人闻言,刚想起身告退,只是还不等她们说话,冯婉却先开了口:“母亲,三爷如今还在外头办公差,未能回来呢。”

阅读嫁给前夫他弟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