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嫁给前夫他弟》
嫁给前夫他弟

第 16 章

离得越近,王慎的面容也就越发清晰。

他今年也有四十岁了,可面容温文儒雅、双目清明,看起来竟像是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

身侧的丫鬟眼瞧着走过来的王慎一行人,自是忙停了步子,拉着林雅避到了一旁,压低了嗓音同人解释道:“林姑娘,您且稍候一会,是我们二爷回来了。”

早在来到长安的那一日起,母亲就已经着人打听清楚了王慎上朝下朝,还有平时休沐的日子了…起初她们也不想这么冒险,可是王慎平日除了上朝归家,鲜少外出,每次出行还有一大堆随从,她们就算想在外头偶遇也难得很。

林雅闻言自是也未曾多说,她只是与人温笑着点了点头,口中也是跟着一句:“无碍的。”

她一面说着话,一面是悄悄掀了眼帘朝王慎看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林雅原本就是为了等王慎归家才会在王家一直拖延着。

王慎也不知怎得,原先要迈出去的步子却是收了回来,他紧锁着眉看着林雅,却是一副沉吟思量的模样。

丫鬟却不知王慎在想什么,眼看着他这幅模样自是喉咙发紧,平日见惯了二爷温和的模样,骤然见他这般总归是有些吓人的。她心中也有些责怪这位林姑娘,好端端得偏问她府中有什么好风景,后头又央了她要往二房这处来。

不过再不喜欢,该说的话还是得说。

她硬着头皮道:“二爷,天色晚了,我先送林姑娘出去。”

王慎耳听着这话倒是也回过神来,他敛了面上的思量,只是温声道:“去吧。”

丫鬟见人发了话,自是忙拉着林雅往前走去。

林雅心中却有些不愿就这样离去,她好不容易才见到王慎,这话还未说上一句,不过她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眼看着王慎眼中已有度量的模样,便也未说什么随着丫鬟往前走了。

而王慎眼看着离去的两人,却是在回想着那张脸。

身后的随从皆不知他怎么了,只是他不走,他们也只能与他一道站在这条小道上,到后头还是安泰轻声说道:“公爷,郡主过来了。”

王慎循声看去便见王珺正往这处走来,眼瞧着自己的爱女,他倒是也敛了心思拾了笑朝人走去,等走到人前,便温声笑道:“娇娇怎么来了?”

王珺看着他这幅模样,便如常给人请了安,而后才朝林雅离去的方向看去,问人:“父亲认识那个女孩?”

“傻丫头,我怎么会认识你五姐的朋友?”

王慎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如常,可心中却还是有一抹疑虑,那张脸,和当年的她实在太过相似了。只是想着这世上相似之人数不胜数,他倒是也未做他想,只是与人笑道:“好了,时辰也差不多了,你母亲应该已经候着我们了,走吧。”

王珺闻言却什么都不曾说,她点了点头,与人一道朝东院走去。

只是那无人窥见的双眸之中,却有一道冷寒滑过,先前纵然离得有些远,可她还是瞧见了父亲在看到林雅面容时,眼中的怔忡和思量。

父亲或许以前真得不知道有林雅的存在,只是看他如今这幅样子,必然是想到了什么——

才一面便已是这样,那么前世呢?

前世林雅与她这么好的关系,几乎日日出入王家,父亲又岂会不察?那么前世的父亲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母亲和弟弟的死又究竟同他有没有关系?

王珺想到这,被连枝扶着的胳膊也有些紧绷起来。

萧无珏、林雅、周慧这些人,她都可以心无杂念得对付他们,可是父亲呢?这个从小养育她长大的父亲,她该怎么面对?

等到夜里,王慎父子两人吃完饭便去了书房。

而崔柔和王珺坐在一道,她的手中握着一盏茶,正道:“你父亲今日也不知怎么了,瞧着恍恍惚惚得,难不成是朝中出了什么事?”

王珺耳听着这话,握着茶盏的手便是一顿。

父亲今夜用膳的时候,必然是在想林雅的事才会如此恍惚,倘若有一日母亲知道林雅的事,知道父亲曾经背叛过她会怎么样?

崔柔见她迟迟不曾说话,循目看去便见她正是一副出神模样,便问道:“怎么了?”

王珺闻言倒是回过神来,她摇了摇头,笑道:“我没事。”等这话一落,她便把手中的茶盏置于案上,而后是同崔柔说道:“我先前约了瑛姐儿,就不陪母亲说话了。”

崔柔知道她们姐妹关系要好,自是忙点了点头,口中还跟着一句:“正好,你替我给你大伯母带些东西,自从你大伯去了,你大伯母是越发清减了…”她说到这的时候是稍稍叹息了一声,紧跟着是又一句:“你大伯母也是命苦。”

不过这些话,她也不好在孩子面前多说,便又换了个语气与明和道:“去把我从金陵带来的灵芝取出来,还有那几罐子茶。”

明和闻声自是忙应了。

而王珺也未说什么,只是由连枝领着丫鬟捧了东西,这才朝大房走去。

她先前说约了王瑛,只不过是对母亲说得托词,为得就是不想让母亲察觉什么,同样,王瑛虽然行事风风火火,可为人也细心得很。

王珺同样也不愿让人发现今天她的不对劲,因此等送完了东西便告辞了。

“你们先回去吧,我四处走走。”王珺出了大房,便同连枝等人说道。

“郡主…”

连枝想说话,可看着她的脸色也不敢多言,便低了头轻轻应了一声。

等到这处没了旁人,王珺索性便四处闲走了起来,她如今脑中思绪复杂,脸上的神色自然也不算好。

“七妹?”

说话得是一道男声,像是在确认是不是王珺,所以话中还带着几分犹疑。等到提着的灯笼对着王珺一照,认出果然是她,王祈才举步走来,问道:“怎么也不知带个人?”等这话说完,他看着王珺脸上的神色,便又皱了眉:“出了什么事?”

王珺耳听着这话却不曾说话。

她只是停了步子,抬了脸朝人看去,却是过了有一会,她才开口问道:“二哥,倘若你知道一桩事,这桩事牵涉到你身边的人,可若是说出来不仅不会让她高兴反而还会让她难受,你还会不会同她说?”

这话说得不清不楚。

可王祈却好似听懂了一般,他并未问她是什么事,只是说道:“那么要看你自己,看你更想得到什么,又希望对方得到什么。”

更想得到什么?

王珺神色怔怔得回味着这话。

王祈看着她这幅样子,却是又轻轻笑了一回,他从笑白的手中接过宫灯,递给人,口中是跟着一句:“好了,夜深了,你该回去了。”

王珺接过灯,眼看着人要转身离去,却是想起一事,忙又喊了人一声。

等到王祈止了步子——

她才又走了几步与人说道:“二哥,上回我进宫的时候曾问起过表哥,他说当日的马是番邦进贡的,你说会不会是马匹被人动了手脚。”

她并未直接说太仆寺。

可王祈素来聪明,纵然她不说,也能直接联想到太仆寺。

当日事发之后,他不是没有调查过,可那匹马已经被野兽啃食了只留下一副躯壳,而太子坠马的地方被大雪掩埋着也瞧不出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何况这些新进贡来的马匹本就野性难驯,他们也未曾多想。

难不成真得是马匹有问题?

王祈想到这,眼中也呈现出几分沉吟之色,眼看着王珺抬着脸便道:“此事你别再管了,我会去调查的…”等这话一落,他见人还是一副要管的样子,便沉了声:“太子的事若真是有心人安排,此事必定不好办,你若再查下去终会牵连到你。”

他说到这察觉出语气太过严厉,便又放软了些:“七妹,我是为了你好。”

王珺知道他是在关心她,因此虽然心中不愿,却也未再多说什么,只是朝人点了点头,而后便提出了告辞。

而王祈看着人离去的方向,却是等瞧不见王珺的身影才开了口:“遣人把这则消息传去齐王府。”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酱~更新奉上

PS:感谢 fdsa4321、阿纹家的头头鸭 的地雷

感谢 可待可寻x11、小胖纸、九幽 的营养液

丫鬟眼瞧着王慎循目看来却是一惊,她也不知好端端得,这位林姑娘的帕子竟然会落到二爷的跟前,这可亏得二爷是个好脾气的,因此她便屈膝朝王慎问安,口中是恭声道:“二爷,这是五姑娘的客人。”

便是在向王慎解释林雅的身份了。

她这话说完是又朝人一礼,而后是往前几步捡起了帕子。

可他的面貌,却是早早就被她刻在心中了。

母亲最宝贝的那只用金锁锁着的箱子里就有他的画像,想着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林雅这颗心竟忍不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倘若不是母亲说不能打草惊蛇要按计划行事,只怕她现在就忍不住要上前去与他认亲了。

王慎眼看着避让在一侧的两人,脸上也未有什么多余的神色。

而林雅眼看着越走越近的王慎,手中的帕子便就势掉在了地上,那帕子就像是有灵性似得,被风一吹竟直接落到了王慎的跟前。

脚边突然多了这么一方帕子,王慎自是不好再往前,他停了步子也未曾动身,只是侧目朝林雅那处投去一眼。

这虽然是林雅头一回见王慎。

王慎身为成国公,又任太子太师,深得陛下信任,在朝中可谓是风头无二。因为刚下朝的缘故,他穿着一身绯色的官袍,胸前用丝线勾勒出仙鹤的图案,正是最高品级的文官服饰。

既然是晚辈带进家中的,虽然奇怪林雅会在二房这条路上出现,不过王慎也未说什么,他刚想继续迈步,便瞧见林雅在接过帕子的时候抬了脸。她只露了半边侧脸,眉目温婉、巧笑盈盈,正在同丫鬟说着:“谢谢。”

这张脸…

好在这些日子,她又趁势搭上了王珍这一条线,每日好声好气得捧着人,这才得以有机会进入王家。

哪里想到,今日又出了这样的事。

若是当日她能够在路上趁势搭上崔柔母女的马车,凭借她的本事,日后想要出入王家并不是一件难事。

可偏偏那日崔柔母女也不知犯了什么邪,竟是只给了她一些吃食便置之不理了。

虽然王珍明面上不曾多说,可林雅心中知晓,她今日这般仓惶失措的样子已让人不喜了,只怕日后想再入王家也有些困难了。

因此她才特别珍惜这个机会。

阅读嫁给前夫他弟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