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嫁给前夫他弟》
嫁给前夫他弟

第 1 章

宫人见她未曾出声,只是平静得看着那几道菜肴,便忙出了声:“娘娘,这些是奴从厨房里取来的,都是干净的。”

王珺听出她话中慌乱,终于是开了口:“我知道。”她的声音清冷,容色也很平静,说完便坐在椅子上接过筷子用了起来,纵然不干净又能如何,左右总要好过那些残羹冷炙,何况如今于她而言,纵是山珍海味也不过是味同嚼蜡。

她这话说完便又擦了擦手,而后是走到女子身侧半躬着身子朝人伸出手。

时下虽然已过了冬,可窗外寒风却依旧凛冽,位于皇宫最北面的一处宫殿不比其他宫宇繁华,在这夜色之中显得格外冷清,殿中几点烛火昏昏沉沉,并不能照清殿内光景,却依稀可见一座观音像前有一个身穿素衣的女子正跪在蒲团上。

原先一直合着双目的王珺在听到身侧的动静时也终于睁开了眼,她生得一双桃花目,左眼下方还有一颗朱砂痣,衬得面容风流,偏偏她的气质清冷,倒使得这幅多情面也平添了几分不可亲近的模样。

此时她目视着眼前那座多慈多悲的观音像,面上的情绪也未有什么变化,却是又过了一会,她才把手放在了宫人的手背上,起了身。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建安元年,二月。

而原先半垂着眼喝着茶的王珺在听到这一句后也终于掀起了眼帘,她的眼中依旧是清平一片,只是在触及到来人的面容时,握着茶盏的指尖稍稍有些收紧。她什么也不曾说,只是目光仍旧流连在她的面容上,而后却是想起往日有人曾与她说过的话。

“你若不说,我还以为这位林姑娘是你的妹妹,远远瞧着,你们两人的面容倒很是相似呢。”这样的话,她以前也听过不少回,只是那会她也只当做是笑谈。

如今想想,倒还真是一场笑话。

她所以为的好姐妹摇身一变成了她的妹妹,抢了她的夫君,坐上她的位置,还赚尽众人的美名。如今这长安城中,谁不知道是她这做姐姐的行为不洁,天子忍无可忍只好废黜了她,王家这才只能把她这个好妹妹送进宫来,以求偿还她造下的罪孽。

还,真是好啊。

王珺这心下不是没有波动的,可经历的事多了,总是能够隐藏这些情绪的。她轻轻吹了吹盏中的茶沫,这茶并不是好茶,经了一个冬日添着些霉味,入口也是涩的很,可她面容端庄、仪态高贵,却像是在饮什么琼浆仙露似得。

林雅见她这幅模样,脸上还是忍不住闪过一丝阴狠。

她最厌恶的便是王珺这幅模样,好似无论身处什么环境,都是王家那位最高贵的贵女,是这长安城中最受人尊敬的长乐郡主,是他们大燕的国母。不过看着这幅环境,又看着她这幅素衣素钗的样子,林雅却又笑出了声,她解开自己的披风置于一侧,露出她身上的华服。

属于王珺的好日子早已经到头了。

如今她才是王家贵女,是这大燕的新任国母,而王珺不过只是冷宫弃妃,是一颗无用的棋子…若不是陛下不肯,她甚至早已经是一缕亡魂。

林雅想到这,脸上的笑更是肆意,她坐在王珺的对面,口中是娇声一句:“姐姐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茶已饮尽,王珺便又倒了半盏,握于掌中。

而后她是平静得看着眼前人,起初刚被废的那一日,她心中有无数疑问,在得知林雅是父亲的女儿时,她更是有许多想问的话。可在昨日,知晓林雅成了那人的新后时,有些问题,倒也无需问了。

如今她要也只有一个问题要问——

“当日你送来的那蛊酒,是你的主意,还是萧无珏的主意。”王珺问这话的时候,面容平静,唯有那握着茶盏的指尖因为用力而有些发白。

林雅曾设想过许多回,王珺在见到她时会问什么样的问题,倒是未曾想到她头一个问得竟是这样的话。不过既然她问了,她便好心给人一个明白…左右,她的余生也只是囚于这冷宫之中,掀不起什么水花。

“姐姐是个明白人,自然知道陛下这么多兄弟里头,最忌惮得便是这位齐王。”

“新帝登基之日,齐王却在宫廷内院与自己的嫂嫂有染,这样的事传出去,你说齐王这条命还能不能保得住?如今陛下褫夺齐王爵位又收了他的兵权,这日后坐拥天下才算得上是真正的高枕无忧。”

眼前人的声音不曾间断,而王珺原先紧握着茶盏的手也终于松开了些力道。

这么多日子——

她对萧无珏尚还存有一丝念想,她想着,这或许只是林雅一人所为。

可如今,她终于明白,对于她那位好夫君而言,多年的情谊哪里比得过这天下,这龙椅?或许,就连这多年的夫妻情谊也不过是伪装得罢了。

什么鹣鲽情深,左右不过是一场骗局,一场笑话。

林雅看着王珺一直平静的面容终于有了变化,眼中的笑意更深。

她独自一人来到这冷宫,不就是想剥开王珺这层冷静自持的面容,让她痛彻心扉?这不过只是开始罢了…她娇娇笑着,像是为了让眼前人更痛苦,更难受,林雅便继续说着:“你以为陛下爱你吗?他不过是为了你身后的王家才会对你多献殷勤,就连当年救你,也不过是他的苦肉计。”

“如今王家因为你的丑事,在这长安城中早已抬不起头,对陛下又羞愧难当,以后陛下行起事来自然也方便许多。”

“对了,还有你的母亲和弟弟——”

林雅这话刚落便见王珺突然就抬起了头,她知晓对于王珺而言,最重要的便是这两人,因此看着她这幅模样更是吃吃笑了起来:“我的好姐姐,难道你以为当年真得只是一场意外?”

当年…

母亲去寺庙参佛时遇见流匪被人奸.污至死。

而她的弟弟因母亲惨死的缘故也日渐消沉,整日沉迷喝酒,终于在一日和别人起争执时从二楼摔落。

原来当年这些事竟不是意外。

王珺紧握着茶盏的手因为用力,甚至连指骨也清晰可见,外头寒风拍打着轩窗,屋中烛火因为燃得时间太久也变得越发昏沉起来…而她紧闭着双目,像是在平静自己的思绪,却是过了许久,她才冷声道:“很好。”

这两字落地很轻,可林雅却听得分明。

她不解王珺此为何意,刚想说话便看到那厚重的宫门燃起了熊熊烈火,那火来势凶猛,没一会功夫,就连那轩窗处也开始蔓延开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林雅的声音带着仓惶,她起身想去开那殿门,可门却被人从外头锁住了,竟是怎么推也推不开。她好似不信似得还想再去推,只是殿门被火燃烧得浑身滚烫,指尖刚刚触及,她便疼得叫出了声。

外头的烟气打进里头,林雅一面掩着唇往后退,一面是怒瞪着王珺喝道:“王七娘,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

王珺的面容在火光的映衬下,倒是少了些许清冷,多了几分媚气。她就坐在那娇娇得笑着,眼下的朱砂痣越发鲜活:“当日你要与我义结金兰,说的话,你都忘了吗?”

当年?

林雅的眼中有些迷茫,却是回忆了许久才想起当年说过的话:“王姐姐,我家中无姐妹,见你亲切便想认你做姐姐。”

“王姐姐,我不求与你同年生,但求与你同年死…”

“疯,疯子,你这个疯子!”

王珺耳听着这话却不怒反笑,她的笑声在这寂寥的夜里,尤为清明…疯子?是啊,她早就疯了。

她只恨,不能亲自杀了萧无珏以平心头之恨!

眼看着那火即将吞噬整座宫殿,王珺的笑声却是越来越响,只是越到后头,她眼中的笑却化作泪,倘若当初未曾选择萧无珏,是不是这些事都不会发生?

冷宫外头,那个年幼的宫人眼看着熊熊烈火笼罩了整个宫殿,听着从那处随风带来的笑声,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她伏在青石板上,哭个不停,眼前却是回忆起那个素衣女子手撑在她的头顶,极尽温柔得与她说着:“丫头,我想求你一件事。”

“丫头,人活着不是为了求死,可有时候,死也不是什么坏事。”

“娘娘…”

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她的娘娘了。

而此时的宣政殿。

穿着常服的萧无珏仍旧坐在龙椅上批阅着奏折,等听到一侧传来的鸟叫声才循去一眼。身侧内侍躬身替人新沏了一盏茶,见人循目看去便轻笑着说道:“这外邦送来的东西倒还真是不错,听说这鸟声音犹如女子,不仅会学人说话还会唱歌,倒适合送给宫中的娘娘赏玩。”

萧无珏耳听着这话也未曾说话,他只是用了口茶才开了口:“送去冷宫吧。”

那内侍闻言刚想躬身应“是”,等回过神来却是一怔,冷宫?今日清晨,皇后娘娘过来的时候与陛下怎么讨要都不肯,如今…却是要送去那位处?他心中疑虑不减却也不敢多问,只能恭声应了一声,而后是提着那画眉鸟笼打外头送去。

外头候着的小太监在听到这一句时也是一副怔忡的模样:“公公,您莫不是说错了吧?”

内侍啐了他一声:“多嘴,还不去送?”

那小太监见此也不敢耽搁,只能忙提着步子去送。

眼见着人走后,内侍才继续转了身子往宫中走去,他看着端坐在龙椅上批阅奏折的男人,心下疑惑仍是不解,跟着主子这么多年,若论心思,他惯来也是能猜得几分,只是主子对冷宫那位到底有情无情,他如今却也有些说不清楚了。

不过日后还是得朝底下提点几句,冷宫那处还是得照看着些。

他心下刚起这个心思,外头便有侍从匆匆忙忙得在外头跪喊道:“陛下,出事了!天,天牢那处有人过来传话,萧无珩他,不见了。”

这话一落——

不管是内侍还是萧无珏脸色都是一变,萧无珏手握朱笔,六角宫灯映衬下的面容阴沉着,口中也是冷声一句:“还不派人去找?”

“不用找了——”说话的是一道与先前相较尤为不同的男声。

男人声音低沉,犹如金玉敲击在一道,伴随着这道声音,沉重的宫门被人踹开,殿中烛火打在来人的身上,他穿着一身黑衣,披着寒风与肃杀之气手持滴血的长剑,正一步一步从外头走来。

宫灯照映下的大殿烛火通明,映衬得来人棱角分明,凤目幽深,他的身上除了那肃杀气还有掩不住的血腥气,就连眉梢眼角也添着几分血色,倒使得那张淡漠的面容也多了些邪气。

“萧无珩,你,你大胆!”内侍似是不敢置信萧无珩竟敢如此大胆,眼看着人越走越近,他忙朝外头尖声喊道:“来人,来人!”

可不管他怎么喊,外头却仍是沉寂一片。

他心下一个咯噔,脸色也顿时变得苍白了起来,而与内侍惨白的面容相较,萧无珏的面容倒显得平稳许多,他只是手握着朱笔,注视着萧无珩一步步朝他走来,眼看着他越走越近才淡淡开口道:“二弟,你是想弑君称帝吗?”

萧无珩耳听着这话却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我若想,你以为当初你能坐得上这个位置吗?”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沉沉,脸上神色却似笑非笑,端得是邪气万分。

萧无珏闻言,握住朱笔的手一紧,素来温润的眼眸此时也沉了些许。

不管他愿不愿意却也不得不承认,倘若萧无珩真想与他争,这皇位花落谁家还真的不一定。

内侍见人越走越近似是想拦,只是刚刚提步便见人侧目睨来一眼。

那一眼看起来无情无绪,纵使无言,也好似有一只无形的手挟住了他的脖子令他喘不过气,只能接连倒退避开那人的目光才得以有片刻喘息。

萧无珩便这样旁若无人得走到了萧无珏的身前,等把剑架在他的脖颈处才沉声说道:“当初她跟了你的时候,我就曾与你说过,倘若你敢伤她,我必然是不会放过你的。齐王也好,军权也罢,你要,都给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眉眼骄矜,身上是掩不住的天家贵胄的清贵气质,只是说到后话时,身上气势尽变,就连目光也开始变得微沉:“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伤她的心。”

其实伤她心的又岂止是萧无珏一个人?

只是他的过错,他会用尽一生去赎,至于现在——

“把她交出来。”

萧无珩看着他,如是道。

萧无珏早知他这个二弟对他的妻子情谊匪浅,因此当日才特地让王珺亲自替他斟酒,可他未曾想到,萧无珩竟然能突出重重天牢还敢独自一人持剑到他这儿,让他交人。他不知怎么了,竟突然想起当初朝堂上,曾有将士禀道玉关山一战,萧无珩以一人之力冲破千百敌军斩杀敌方将领。

他也是头一次才清楚得认识到,纵然眼前人不再是齐王,不再掌握兵权,可他依旧是萧无珩。

当年他可以以一人之力斩杀敌军首领,今日亦可突破重围取他的性命,萧无珏想到这,眉目微皱,还不等他说话,脖颈外露的皮肉那处便被锋利的剑身滑过。

身侧内侍惊呼出声,而萧无珏袖下的手也紧握成拳,他知道,倘若他不交人,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会杀了他。他沉了沉眼,刚想说话,原先去送鸟的内侍便提着鸟笼仓惶得跑了进来,他未曾瞧见殿中的模样,等跪下之后便颤着身说道:“陛下,冷宫,冷宫走水了。”

“奴过去的时候,火已经蔓延开来,外头扑火的宫人说,说里头,里头无人出来。”

夜色幽幽,那画眉笼中的鸟儿扑扇着翅膀轻吟婉叫着,犹如女子似泣似笑的声音在殿中响起:“走水了,死了,死了,娘娘死了。”

“咣当——”萧无珩手中的剑落在地上,而他棱角分明的面容在烛火的照映下,头一回显现出往日从未有过的怔忡模样。

她…死了?

他什么也不曾说,只是紧抿着唇转身阔步往外走去,刚走到廊下便瞧见北面那处火势滔天。

夜间的风好似又大了许多,却扑不灭那远处的大火,萧无珩刚想继续跨步往前走去,只是步子才迈出,唇角竟忍不住溢出鲜血,长达一个多月的天牢生活,未能使他低头,可先前内侍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他一直挺直的脊背忍不住佝偻下来。

寒风沉沉,而他弯着腰不停咳着,鲜血在喉间翻滚,就连胸腔之处也疼痛难忍。

他一手撑着长柱,一手撑着胸口,目光却仍旧一瞬不瞬地看着北面那处,火光映衬下,他那双幽深如墨的凤目好似也添了几分血色。

来前,他曾想过…

这一回,无论她愿不愿意,他都要带她离开,日后她恨他也罢,怨他也好,他都认了。

可如今看来——

他…

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

桃发开新文了,大肥章奉上,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多多评论~本章24小时内,2分评论皆发红包。

PS:感谢 愛讀書的豆腐深坑、Tinitesweetx5 的营养液

感谢 江小北 的地雷

预收接档文:嫁给前夫他叔(请大家点点手指收藏下哦~开的预收后期都会开的)

萧知重生了——

重生后,她只有两个目标,取消和表哥的婚约,以及抱上西院那个残废五爷的大腿。她知道,这个偏居一隅的五爷终将有一日成为所有人都忌惮的存在。

不过抱着抱着,她发现某人不肯再让她松手了。

#某位残废揽着萧知的小腰,捏着她的小脸蛋,皮笑肉不笑得说道:“谁给你的胆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以后还抱不抱了? ”

可怜巴巴的萧知颤抖着手看着眼前的大腿:“抱,我抱。”#

替嫁新娘(穿书)

穿书之后,成了替“女主”嫁人的双胞胎妹妹。(文案后续再改)

她微垂着眼,手掌温柔而又怜爱得抚过她的头顶,却是过了好一会功夫才开了口:“丫头,人活着不是为了求死的。”等这话说完,她见宫人还要说话,便又轻轻笑了一回:“你若真想帮我便替我做一桩事罢。”

“咚,咚——”

长长的宫道上,打更的小太监为了躲避寒风正猫着身子躲在避风处打着梆子。

娘娘以前位主中宫,何曾受过那样的委屈?可如今待在这冷宫里头,竟任由那些宫人如此蹉跎,她想起偷偷来这的那一日,这屋子里竟是连个厚实的被子都没有。她想到这便忙把手中的暖手炉给了她,口中也紧跟着一句:“先委屈娘娘用着这个,等过几日奴再去寻个好些的给您。”

“不用了——”

王珺闻言却头也不抬,她只是把手中的碗筷置于桌上,而后才看着宫人淡淡说道:“过了今夜,你也别来了,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后宫也是一样的道理,没得让人瞧见,也平添个罪名到你的身上。”

宫人耳听着这话却是忙跪在了女子身前:“奴不怕…”她这条命本就是娘娘救得,就算为了她死,也是愿意的。

王珺听着这话,先前一直平静的面容终于泛起了些许波动。

宫人看着她吃起晚膳,心下却还是有些难受不已。

桌上膳食唯有三道,隐约还能瞧出是拼凑而成,不过较起前几日,的确是好了不少。

而那冷宫自从宫人离开后也迎来了今夜的第二位客人,来人穿着披风,面容皆掩在兜帽之中,等推开门瞧见坐在长椅上喝着清茶的素衣女子,她的步子微顿,唇边也泛起一抹凉薄的笑意:“姐姐还真是清闲呢。”

她一面与人说着话,一面是合上门朝人走去,待走到女子身前,便揭下了兜帽,露出了原本的面容。

厚重的宫门被人从外头推开,漏进来几许冷风,打得殿中烛火越发昏沉,不过很快宫门就又被人掩住了,那烛火在经历几晃之后又重新归为平静。

进来的是一个年幼的宫人,她的手上抱着一只粗糙的鎏金手炉并着一只食盒,眼看着背对着她跪在蒲团上的女子,双眼便忍不住晕开几点泪花,只是恐人瞧见,她忙拿着手背擦拭了一回,而后便又重新拾起了笑朝人走去。

她的手上握着一串佛珠,此时正合着双目,捻着佛珠,红唇一启一合,却是无声得念着佛偈。

“吱呀——”

“娘娘,该用膳了…”

宫人一面是把桌上早已冷了的几道残羹冷炙放进食盒中,一面是布好自己取来的菜肴,而后是笑着同人说道:“今日的膳食不错,还有您最爱的珍珠粉圆子,厨房的李嬷嬷见奴嘴巧还特地多赏了奴些。”

阅读嫁给前夫他弟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