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飘渺鬼途录》
飘渺鬼途录

第四章 小心竹先生

回到家里,我的父母,还有三个姑姑都在,爷爷则是躺在榻上昏睡着。

“小阳回来了?这是怎么了?!哪里弄得一身泥水?”大姑最先看到了我,赶忙从屋里走出来接下我的行李箱,可当她看到行李箱上,宛若刀割的整齐裂痕,顿时面色大变:“小阳,你这是,遇到劫道的了?人没事吧?”

尼玛?!不带这么玩的吧?我就是想回来看看爷爷啊!

“别害怕,我怎么舍得害你呢?”对我的恐惧视而不见,嫣儿转身看向我的瞬间,那张原本冰寒的俏脸顿时满布笑容:“时候快到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一瞬间,我心里更加慌乱如麻,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对着山坳呼喊了几句过后,确定自己真的可以开口说话了,我索性扛起已经破烂不堪的行李箱,实在没能力去管这辆已经破损的不成样的三轮车,天大地大先回村里才是最重要的,村里没有电话,想报警还要等天亮去镇上才行。

一瞬间,我更加惊慌起来,张大了嘴巴努力的尝试着,竟然无法吐出哪怕一个完整的音节!

“小阳,你就别去打扰你爷爷休息了,等他醒了再进去,我找你有点事儿!”老爹如此说着,我却觉得他的表情有些奇怪,反正我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这种,包含了期望和犹豫的模样。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老爹之前稍稍有些驼的后背,竟然在这一瞬间变得笔直起来。

“哦!”我应了声,也就跟在老爹身后来到后院,后院依然和我小时候一样整洁,只是经常在这里锻炼的爷爷,却再也打不动太极拳了。

“你爷爷教你的太极拳,你练得怎么样了?”老爹闷声问道,手中的烟头一明一暗,映照的那张脸更加莫测起来。

“额?太极拳?”我有些不太明白老爹的意思,当时爷爷要教我的时候,他好像还有些反对,后来爷爷搬出强身健体的名头,他这才选择默许的,现在怎么反倒关心起这个来了?

“你去打一遍!”老爹的声音不容质疑,这样的语气我也是从小到大第一次听到!

不过还真别说,老爹认真起来的声音,挺威严的!

我也没多废话,乖乖的站在院子中央,将那套太极拳完整演示了一遍出来。

“还算行,这个是你爷爷怕自己等不到你,让我转交给你的。”老爹如此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泛黄的线钉手抄本:“只可惜,没有人给你演示了,能学多少看你自己吧。”

接过手抄本,我本以为变得跟往常不太一样的老爹,会告诉我些什么,可结果却是在我接过这本书之后,他甩手丢掉烟头的瞬间,就再次恢复了往常的模样,脸上挂着几抹愁容,微微驼着背走回前院。

无法理解老爹的这般变化,我先去了一趟爷爷的那屋,见爷爷依然昏睡不醒,也就抱着手抄本回了自己卧室。

半躺在老妈给我铺好了的床上,借着灯光翻开泛黄的线钉手抄本。

前几页并没有文字介绍,反倒是几组略微类似于太极拳的动作图画,我仔细看了几遍图画,却发现这些动作如果连贯起来,就是之前爷爷交给我的太极拳的大幅删减版!

只不过这个删减版可不得了,删减掉的是大多数繁杂无用的动作,那些动作只会让整套拳法更具有观赏性,却大大降低了攻击性!

根据我对爷爷传给我的太极拳法的了解,按照这几组图画删减之后,一旦练习到得心应手的地步,且不说融会贯通就已经具备了强大的攻击性!最起码一个人对付十几个大汉轻轻松松!

长年累月的练习,本就对拳法产生了浓郁兴趣的我,忍不住快速往后翻看,心中不由得希冀这本手抄本的后面,出现更多,更厉害的拳法。

可当我翻过最后一个图画之后,映入眼帘的文字却让我顿时大失所望,如此精妙的拳法之后附录的,竟然是一篇如今随处可见的金刚经!

更让我无语的,搞出这本手抄本的先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太极拳这玩意儿貌似属于偏向道家派系的吧?删减增强版怎么说也应该尊重一下太极拳的出处不是?你给人后边续了一篇金刚经是个意思?中西方文化大融合?佛教道家终成一统?这不是开玩笑呢……

耸了耸肩帮,我只对拳法感兴趣,金刚经什么的我虽然认的字,却看不懂什么意思,索性把书往枕头底下那么一塞,眯着眼睡了过去。

等我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时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淋雨的缘故,脑袋有些闷疼,整个人也没什么精神。

吃过午饭没多久,竹先生来了一趟,先是查看了爷爷的病情,打上点滴后才低声开口道:“昨天山道的车祸警察已经开始调查了,近期如果有什么进展,可能需要去镇上派出所录个档案,所以这段时间你最好就在村里呆着,别乱跑。”

我点了点头,觉得他这话好像别有用意,转念一想却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按照派出所调查惯例,没让自己当即就去镇上录口供都不错了。

“啊?那车出车祸跟我家小阳有什么关系啊?我家小阳要不是被甩出来,指不定这会儿也没了呢!”大姑听了这话却是焦急起来,就像是护着小鸡仔的母鸡,一把把我拉扯到身后:“竹先生,村里现在就你一个明白人,这真要是有警察来抓我家小阳,您可得帮着说说话啊!”

“你可能是误会了,录档案只是一个基本流程,没有人说车祸的事儿跟他小子有关系!”竹先生还是那副淡然的样子,不急不慢的开口解释着:“你放心吧,小阳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不会让他牵扯进去的!”

听着大姑跟竹先生的对话,我却有些迷糊了起来,不管是大姑还是竹先生的话里,怎么觉得这竹先生居然能够影响镇上派出所的办案结果?

往小了说,都不过是老百姓,往大了说,竹先生还是个提倡封建迷信的主儿,他怎么就能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不会被牵连进去呢?换个人说这话可能是吹牛,可他竹先生在村里的形象,向来都是说出来的话就是钉下的钉,从未食言的。

“嗯,我刚才感觉到了,正在往你家走,刚好遇到朱老哥要去找我。”竹先生脸上的表情依然淡然,并没有问我在路上到底遇到了什么,好像这一切都没有超出他的掌握。

从我手里接过那枚玉牌,竹先生低声说了句可惜,随手虚空画了几道顺势往玉牌上那么一按,就将玉牌反手递给我:“先将凑带着吧!时候快到了,撑到那个时候也就用不上了!”

说完这话,竹先生也没多逗留,临走到门口却又折身回来:“哦对了,山道上车祸的事儿,你们不用管了,我刚好要去镇上,顺路报警处理!”

听完我的讲述,三个姑姑已经慌成一团,山村里人家都比较信这些,她们一直认为虽然我人回来了,但是指不定有没有丢魂,还是找个明白人看看比较好。

而村里唯一的一个明白人,自然就是竹先生了。

大姑跟老爹一起出门去找竹先生,我接过老妈递来的干衣服进屋更换,穿好衣服后却发现那枚玉牌竟然裂开了一道口子。

“小阳,竹先生来了,你快出来让竹先生看看!”

没等我琢磨明白,屋外传来大姑的呼喊,我索性从脖子里把玉牌摘了下来,就那么拿在手里走了出去:“竹先生,您之前给我的玉牌,裂开了……”

面对大姑的连发发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索性二话没说先倒了一杯热茶灌进肚里,身上暖喝了之后这才将一路上发生的事情,除了隐瞒掉嫣儿让我小心竹先生,其他的全都说了出来。

不幸中的万幸,接下来的一段路程并没有再发生其他危险,看到村头土地庙影影绰绰的灯火,我这七尺男儿竟是没忍住鼻子一酸,掉下一连串的泪珠,对爷爷的思念,劫后余生看到家门的庆幸,种种思绪汇集在一起,别有一番滋味。

“啊?哦哦!”我老爹还是那副后知后觉的样子,竹先生都走出门口好几步了,他这才反应过来。

竹先生走后,我老妈明天还要准备早饭,就被老爹打发去睡觉,三个姑姑怎么说都不肯去睡,要守在爷爷身边,老爹也只能任由她们。

小心虚竹先生?我忽然想起当年嫣儿对竹先生的称呼就是虚竹叔叔。

可是,为什么要小心竹先生?他不是这嫣儿的叔叔么?

“我能帮你什么?”我想要开口问出这句话,却发现自己依然不能说话。

“我需要你的血!不用怕,只需要一滴就好!”嫣儿却好像听到了我的问话,她如此说着,伸手撩起耳边垂下的一缕发丝,动作里透出难以言喻的优雅:“另外,回村后一定小心虚竹先生,切记不能和他单独相处!”

“没有时间了,我不能出现太久,否则会被他发现的!”嫣儿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狠戾:“放心,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也没有人可以伤害你!虚竹也不例外!”

“能不能说清楚点啊喂?!”我一脸懵逼之余,这话脱口而出,还没等我为能够口开口说话感到庆幸,眼前的嫣儿就消失了踪影。

阅读飘渺鬼途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