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一朵娇花丧尸王》
一朵娇花丧尸王

25.娇花

苏一岛拍拍他的肩膀,“没事的,我会保护你的。”

孙大准仔细想了想,“记得咻我,神婆,求您庇佑。”

“我们稍微看看, ”苏一岛建议, “势头不对我们就撤,你的那辆车不是很安全吗?”

“好吧,”苏一岛耸肩, 用手抓住枪口, “祝你成功, 但是现在能把这个东西拿下来了吗?”

秦安看向苏一岛, 没有反对意见。

“好啊, ”殇茉莉点头, “会长让我们调查这件事, 自然是越清楚越好。”

两人目光相遇, 秦安没有退让的痕迹。

秦安在空气中闻了闻,却是和她不同的结论,皱眉,“在下面。”

这是何等灵巧的狗鼻子,苏一岛惊讶。

“真不愧是秦哥,各方面都比一般人要厉害多了!”殇茉莉又开启迷妹模式无脑吹,“我秦哥随便一闻就知道路!”

孙大准捧场地鼓掌,注意力都在别的地方,“他一个人怎么生存?”

“变成丧尸后对生活的要求原本就会低很多吧,”苏一岛猜测,“我们就直接下去吗?万一有埋伏什么的?”

“有埋伏再说。”秦安的回答无懈可击,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行吧,苏一岛跟着他的路线走。

这是一栋老旧的居民楼,有电梯和楼梯两条路可以往下走,然而楼梯已经被人封住,只能电梯通行。

几个人来到电梯口,看到电梯外面是左右合起的黑色的铁栏杆铁门,栏杆处有数字密码锁装置。

“六位数的密码,”殇茉莉怀疑,“是不是一二三四五六啊?”

“不可能吧,”孙大准怀疑,“这种密码和没有有什么区别?”

“试试呗,”苏一岛鼓励,“反正咱们也没有别的方法。”

殇茉莉试了她想的数字,失败,她又试了六五四三二一,依旧失败。

苏一岛也凑过来试了六个零到六个九,失败。

此时似乎就已经是他们这个团队能想到的密码的极限了。

“会不会是创造者的生日?几几年几月几日?正好六位数。”孙大准提议。

“太好了,”苏一岛鼓掌,赞美他的想法,“你来告诉我他的生日是多少吧。”

场景陷入僵局,秦安突然来到密码锁前,开始按下密码。

因为他最近表现得实在是太过于靠谱,所有人都不由得把信心放在了他身上,觉得他肯定能按下正确的按钮。

苏一岛看着秦安按下了“314159”,失败,然后秦安露出了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并不是每个理科生都会用π做密码的,”苏一岛努力让秦安知晓这个事实。

“好麻烦,”秦安重新扛起背着的抢,冲着电梯门外锁的位置连开了几枪,然后一脚踹开了外面的栏杆,按下里面的电梯的按钮,电梯打开。

这是什么物理解密的手法,苏一岛仿佛看到末世期间秦安是怎样搜刮物资的,绝对是乱七八糟地乱搞一通。

这里只有地下一层,苏一岛按了“b1”,电梯合上,开始往下走。

电梯是个非常普通的电梯,贴着几十年前的小广告,大概意思是这栋居民楼旁边的公园后面开了个理发店,办卡八折。

好久不见这种小广告了,如今见了反而有点亲切。

“是理发店呀,”殇茉莉很有兴趣的模样,“一会儿我们事做完了就去理发店吧!我觉得那里会有很多假发!”

因为秃了而一直戴假发的苏一岛对这句话有点敏感,注意力快速地转移到她身上,一开始她以为殇茉莉知道自己戴的是假发,万万没想到,殇茉莉根本没有看她,还在自言自语。

“我想再找一顶粉色的假发,粉色的挑染成黑色也超级酷!”殇茉莉托着脸非常期待,仿佛已经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假发。

等等,这位同学,你,你戴的也是假发吗?

觉察到苏一岛的目光,殇茉莉口气强硬起来,“看什么看!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你们村那么好命可以头发都那么浓密好吗!丧尸秃头很正常哇!”

苏一岛听说过自己村的人来“人间不值得村”是为了让头发长得更茂密,但是从别人嘴里这么一本正经地说出来她心情更加复杂。

“其实,”苏一岛摘下自己的假发,“我也秃了。”

她头发长出来几厘米,头发有点卷,贴在头上,有点假小子的感觉。

殇茉莉眨了眨眼睛,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我先说我对任何信仰都没有歧|视。”

苏一岛歪了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扯到这么严肃的话题。

“你做这个发型是为了致敬佛祖吗?”殇茉莉自己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苏一岛默默把假发戴了回去。

殇茉莉看出来苏一岛的低气压,良心发现地安慰了两句,“你头发很快就能长长的!不像我,我头发根本长不出来。”

“为什么?”苏一岛不信,“即使丧尸在这方面弱一点也不至于长不出来吧?”

“因为我变成丧尸之前就秃了,家族基因,”殇茉莉心情复杂,“其实大家都变成容易秃顶的丧尸也挺好的。”

“不要轻易说这么恐怖的话啊!”苏一岛吐槽,“那你之前说‘丧尸秃头很正常’是为了什么。”

“为了面子,”殇茉莉承认。

“这点你倒是很诚实。”苏一岛也开始低头。

两个人还在因为这个时期绕圈子,孙大准的表情却稍微有点不好,“我们下降的时间是不是太久了一点。”

巧的是他刚说完这句话,电梯就停下了。

电梯门打开。

里面是一个干净透明的工作室。

所有的墙壁都是透明的材质,能够轻而易举看到别的房间里有什么,也能大致确定这里没有人。

苏一岛看到桌面上的自制日历,最后一页是今天,看来是个井井有条的人。

桌面上有一些剩余的资料,但是估计都不怎么重要,因为苏一岛在角落看到了一台碎纸机,里面已经满了,打开后是细碎的纸屑。

这个工作室的另一个隔间的仪器已经被砸坏,非常暴力的手段。

这个人把资料销毁,把机器毁灭,即使他是今天离开的,但是显然时间充裕。

打开柜子门,苏一岛看到里面整齐的白大褂,和苏一岛一开始想象得不同,她原本以为是个身材高大的男性丧尸,但是这些白大褂她穿着都有点小。

“是个女性丧尸?”殇茉莉猜测。

“不一定,”秦安蹲下身,把另一边的盒子打开,里面放着还未使用的手套,他拆了包装,将手套戴在自己手上的,手套还稍微有些大。

“那个人的身材矮小但是手很大?”孙大准知道这里没有人后胆子就大了很多,“难道是两个人?”

“不会,白大褂和手套都只有一种型号,难道一个人专门穿衣服,另一个人专门戴手套,”苏一岛思索,“我们再找找别的东西吧?”

东西几乎都被毁灭的差不多,最后一个隔间推开,能看到一墙壁的监控影像,是宝藏岛的各个地方。

那个人果然在监控着这里。

“等等,”苏一岛在桌面看到一张照片,是他们在电梯中的照片,她正在和殇茉莉说话,秦安在发呆,孙大准盯着电梯的楼层显示。

“也就是我们在电梯里的时候,他还在这里悠闲地坐着?”殇茉莉相当不爽。

“不仅是那个,”苏一岛将照片翻过来,她刚刚摸的时候就感到了背面的凹凸感,上面还写了字。

【致秦谙:您的优秀令人印象深刻,期待与您的合作。】

“秦安的名字不是这么写的吧?”孙大准疑惑,“他并不认识秦安?”

“可能是听我们的对话知道了发音,但是并不知道具体的字。”殇茉莉猜测。

“这个是人家送你的,估计是看上了你强悍的基因,”苏一岛将照片递到秦安手上,嘲笑他,“你一定要好好保存人家的心意哦~。”

“好恶心!我才不要和那些长胳膊的鸡鸭鱼扯上关系,”秦安躲开苏一岛要给他的照片,“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楼梯被封了,电梯我们也坐了,他是从哪里离开的,这里肯定有其他的出口。”苏一岛恶心了秦安后非常满足,精神头都好了许多。

她拍了一下座位处,“嗯,这里比别的地方凉,肯定有丧尸坐过,我觉得密道就在这里。”

“我一直以为变成丧尸后就不能用这一招了,”孙大准一脸懵逼,“还能这么推理?”

密道并不是多难寻找,就在镜头墙壁的对面,几个人走过长长的地下走廊,这一路都没有光亮,直到来到出口。

冬天的夜晚来的偏快,天色已经黯淡下来。

殇茉莉看到周围的草木并不惊讶,“这里就是广告说的哪个附近的公园,在这个空旷的地方养变异丧尸王也是挺方便的。”

然而,来到这里殇茉莉的重心就不是变异丧尸王而是附近理发店的假发了。

苏一岛被另一个物体吸引,是旋转木马,那些小马因为暴晒和雨淋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甚至因为色彩的缺失和身体的破损而有点森然。

苏一岛终于想起这里是哪里,她家还没有因为爸爸的工作而换了生活的城市的时候,她曾经住过这里。

拥有着寻找假发的激情的殇茉莉并没有得到苏一岛的共鸣,她决定自己离开,孙大准看到苏一岛他们似乎没有离开的样子,就跟秦安说他先跟着殇茉莉,免得她回不来了。

苏一岛来到旋转木马前,坐上那个头顶上有小草莓的小马,看到天色只需几分钟就从灰暗跳到漆黑。

这是很复杂的心情,她以为她和过去都没有关系了,但是会有东西跳出来告诉她,那些记忆都真实存在过。

她知道的成为了过去,她不知道的她还在适应,突然整个人充满了“丧”。

“你想坐小马吗?”秦安隔着老远招手问她,不知道她的低落从何而来。

苏一岛摇头,决定稍微休息一会,今天她见过的场景足够吓人了,她好像一下子抽干精力,不想继续前进。

她并不难过,她只是稍微有点累了,只需要短暂的时间她就能整理情绪继续努力。

然而,只是几分钟的事情。

头顶的彩灯突然开启,照亮小马和地面,褪了色的旋转木马转动,带着跑了调的音乐,收到惊吓的苏一岛抱紧她的小马,看向不远处的人。

秦安站在那里,各色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他穿了件深蓝色的卫衣,在一片漆黑中是快要吞没的颜色,可是苏一岛将他脸上的得意看得真切,“控制柜能切旁边那栋楼的电,太简单了。”

她的小马带着她由远及近,他向她伸出手掌,“我厉害吧!”

苏一岛第一次在旋转木马上与人击掌。

剩下的三个装备齐全的人便悄悄下车,挨个从竹鼠的大屁股处挤过去。

秦安打头,苏一岛在他后面,殇茉莉断后。

和他们来的那栋楼不同,这栋楼一看就有人生活的痕迹。

“但是理解起来很方便,”苏一岛觉得殇茉莉不能抹杀它的优点。

和他们猜测的一样,开着乌龟壳外形的装甲车,并没有引起任何变异丧尸王的不满。

苏一岛也是服气了那只竹鼠,把周围的树啃完后也懒得挪动位置,屁股一撅挡住了那栋大楼唯一的大门。

秦安第一个下车,并没有引起竹鼠的注意,他在门口处查看,手顺着皮毛和大门的缝隙间挤进去。

“它脂肪很软,”秦安回头,“可以挤进去。”

殇茉莉也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成为了梗,“这是什么难听的代称。”

孙大准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 让自己冷静下来,“行吧,富贵险中求。”

采光不好的缘故,一楼的灯都开着,非常明亮。

苏一岛进了楼就感受到冷意,空气间是尘土的味道。

“创造者把他们放出来不是让它们攻击我们,是吓唬我们的,”苏一岛接上话。

“那样的话, ”秦安看向大楼顶部, “他在放出那些丧尸的同时, 也暴露了自己。”

秦安收回了枪。

“如果它们都只把我们当做虫子的话,”殇茉莉看向远处的变异丧尸狼,“那么它们应该不会在意我们的行动。”

孙大准看了三人, 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你们不会打算要去那栋楼看看吧?如果它们真的不攻击我们也就罢了,如果我们猜错了或者那人有更厉害的变异丧尸王怎么办?”

苏一岛虽然也知晓着那里危险,但是自己村子毕竟是很靠近这里的, 这里的不安全对村子来说是个隐患。

阅读一朵娇花丧尸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