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一朵娇花丧尸王》
一朵娇花丧尸王

23.娇花娇花娇花

“带上他们就能知道突破口?”秦安显然不将两人放在眼里,“他们有什么用?”

“孙大准有钱,”苏一岛回忆,“殇茉莉我还真不知道她的能力。”

但是……不能养成这个毛病, 如果他真喜欢上自己的血万一以后吃个毛血旺啥的他想让她放放血就太糟糕了。

那种恨是复杂的,可能连带着被命运玩弄的挣扎。人类中传说级别的守护者被她变成了丧尸, 他变为曾经的自己亲手猎杀的存在。

苏一岛一手按住秦安的头顶, 把他的头压下去, 起身去洗手,水把手臂冲洗得干干净净,用毛巾擦干后苏一岛想起重要的事情,“殇茉莉和孙大准要和咱们一起去‘宝藏岛’一趟?”

“怎么了?”秦安靠着沙发,看向苏一岛。

苏一岛短暂地拥抱了秦安后收回手, 隐约明白了秦安对她的恨。

秦安抬头,看向苏一岛,开口,“你知道我最擅长什么吗?”

“什么?”苏一岛非常积极地凑近耳朵听。

“擅长用枪爆了丧尸的头。”秦安语调平静,“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异能。”

苏一岛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觉得自己的话可能有点多了,“我都是开玩笑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秦安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苏一岛原本以为他们四人小队会非常闹腾,但是她完全忘记了偶像的力量,殇茉莉在看到秦安之后立刻温柔内敛了很多,仿佛一名大家闺秀。

孙大准的车是非常骚包的绿色,两边有粉色的花纹。

“这辆车是我为了参加你们行动专门改造过的,”孙大准在驾驶位不知道按了什么按钮,赛车自动变化外形,成了装甲车。

“除了灵巧机动的a版,还有乌龟壳一样钢铁坚强的b版!”车又开始变化,如他字面意义所说还真有点像乌龟壳。

“你把车选成这个颜色就是为了配合乌龟壳的特点吗?”苏一岛觉得自己抓到了一些什么。

“没错,”孙大准用力点头。

“非常适合你,”苏一岛真诚赞美。

孙大准进了驾驶舱,殇茉莉也很主动地坐在了后座,有些期待地看向秦安。

苏一岛不顾殇茉莉的脸色也坐在后座,秦安去了副驾驶。

“我得说明我没有别的意思,”苏一岛顶着殇茉莉的毒辣视线解释,“我是因为觉得副驾驶的位置太危险了才坐在这里的。”

孙大准车刚刚启动,因为苏一岛这句话而停了一下,看向坐在副驾驶不为所动的秦安,“你什么反驳都不想说?”

秦安的表情也有些微妙,“习惯了。”

孙大准投以同情的目光。

殇茉莉倒是被苏一岛的解释说服了,“那是,我秦哥还是厉害,坐副驾驶当之无愧。”

孙大准彻底闭嘴,不太想理会后面的两人。

这次的目的地就是宝藏岛,开车果然比苏一岛他们之前开小摩的快多了。

苏一岛承认这辆车从内部看还是非常高档的,“孙大准,你怎么那么有钱呀?我只知道你投资了很多电视剧。”

殇茉莉也好奇,“是呀,我听说你的时候你就非常有钱了,这在末日很难得的。”

“我这人其他的不行,”孙大准略有些得意,“就是运气好,投资投什么什么成。”

“只靠着投资吗?”苏一岛惊讶。

“有小钱投小钱,有大钱投大钱。”孙大准说,“以前是为了赚钱,现在是想要几分名气,所以投资了电影电视剧,能把自己名字写上面。”

“孙哥,”苏一岛这一声哥叫的格外真诚,“孙哥您看我怎么样,给我投资个十万块吧,我不挑的。”

“要投资也是投资秦安,为什么投资你,”殇茉莉还在为自己的偶像打call。

“也不是,”孙大准说,“这两个人苏一岛面相还好点,秦安看着有点倒霉。”

“你说谁倒霉呢!”殇茉莉立刻反驳。

“我就是那么一看,”孙大准笑,“我也不是专业的,这不是随口胡说嘛。”

啧啧啧,苏一岛看向窗外,感受到了生意人的虚伪。现在的孙大准和她撞了他后遇到的孙大准完全不一样,态度差太多了,在知道她和殇茉莉是丧尸王后态度有了质的飞跃,要不然这种人能赚钱呢。

“你们座位后面有面包和水,渴了饿了自己取。”孙大准又提醒一句。

但是不得不说他商人状态的时候真的很贴心,苏一岛自己打脸自己。

喝了点水后苏一岛开始产生困意,插着耳机闭着眼休息。

她睡得快,眼睛闭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以至于殇茉莉把她推醒的时候她还迷迷糊糊的。

“别睡了,我们到‘宝藏岛’了。”殇茉莉推醒她后看窗外,“希望这里的怪物也消失了。”

“如果这里的怪物也消失我们就白来了,”孙大准摇头,“会长还让我们从它们身上带块肉回来看看到底是什么物种呢。”

装甲车启动龟壳形态,在没有人烟的城市开动。

苏一岛看到上一次他们看到的广告破了。

“我们那次来这还是好好的。”苏一岛眨眼,“这广告布不是挺结实的吗?怎么能破了?”

殇茉莉皱眉,“这里已经是禁区了,有人来这里的概率应该很小。”

“怪物做的?”孙大准停了车,问秦安,“会用枪吗?”

秦安点头,“会。”

殇茉莉听到孙大准的问话又蹦了起来要给她的偶像讨说法,被苏一岛捂嘴按回去,“要是让别人知道秦安是那个秦安,他那么多粉丝,你就不一定能在他身边了,”

殇茉莉点头点头。

苏一岛放了手。

“这个秘密当然只有我能知道,”殇茉莉很得意,“我是最铁的铁粉。”

苏一岛就当没听见她的话,也跟着那两个人下了车。

秦安先向广告处射了几枪,没有任何动静。几个人来到广告牌附近,苏一岛捡了个木棍把广告中间的大洞露出来。

“这个破洞对破洞来说是不是有点太圆了,怎么能弄出来这么规则一个圆?”孙大准摸下巴。

秦安用手摸了摸破损的边沿,“这里有点发白。”

“什么意思?”苏一岛蹲下去凑到秦安旁边看他手里的东西。

“假如这里是塑料布广告牌,”秦安用手掌代表广告牌,“一定有一个尖锐且圆的东西从中间凿了一下,这里用力了,所以泛白。”

“比如锥子?”殇茉莉站的位置不好,跳着看。

“应该也没有锥子那么锐利,”苏一岛思考,“而且这个缺口和人的头一样大了,哪来的这么大的锥子,根本举不起来吧。”

“说不定就是举着巨大锥子的变异丧尸王呢!”殇茉莉争辩,“既然都有异能了,举个锥子也就是个小事!”

“好吧,”苏一岛起身,“我们现在去找一找哪里有带着锥子的变异丧尸。”

“不用了,”看着天空的孙大准开口,“它来了。”

苏一岛抬头,看到巨大的阴影笼罩他们,一只……长着人类胳膊的大公鸡在上空盘旋。

“和恐惧相比,”苏一岛感慨,“更多的是无语。”

有生之年,她被大鹅追过,被鲶鱼追过,现在终于被能在天上飞的大公鸡追了。

几个人飞速跑向车的方向,秦安绕了个远路,朝着怪物射击机枪,引去它的注意力。

孙大准进了驾驶座位,接上苏一岛和殇茉莉后开向秦安,秦安身手矫捷,从公鸡爪子中逃离,坐上副驾驶的座位后还能迎刃有余地回头补上一枪。

秦安这种性格还真是擅长补刀……苏一岛算是发现了,上一次面对那个鲶鱼怪的时候他也是千辛万苦也得给上一刀,不把对手弄死他好像缺点啥一样。

想到这里苏一岛摸了摸自己的头,不知为何被秦安砍过的地方隐隐作痛,甚至对公鸡产生了一些同病相怜的辛酸。

“那个怪物,谁见过?”孙大准一边开车一边问,他们依旧笼罩在巨大怪物的阴影下,躲闪过那双利爪和喙的攻击。

“我没见过,”苏一岛摇头。

“我根本没见过真正的变异丧尸王。”殇茉莉开了和秦安不同方向的窗户,“现在看来我我们这些正常的可比它们可爱多了。”

苏一岛说了句,“小心。”

巨大的爪子已经伸向车窗。

殇茉莉一手在前另一只手在后,闭了一只眼瞄准那只爪子,好像在空气中拉开一把看不见的弓箭,“这么大的爪子,好麻烦。”

殇茉莉手指之间出现了一支淡蓝色的透明的箭,射穿了公鸡的爪子,血从窗口喷|溅入窗内。

然而这只爪子实在是太大,即使有了那么大一个伤口,它依旧试图伸进车里钩出殇茉莉。

原本还算镇定的殇茉莉一时慌了神,苏一岛伸手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拉扯。

怪物煽动翅膀,车被它的爪子抓牢,似乎想从高处把这辆车摔下。

秦安从副驾驶的位置向爪子开了几枪,这只爪子便又从窗口往外躲了一些。

只是短暂的躲避,在秦安瞄准它的时候它又开始进攻了。

“别忘了它可是丧尸!得要用丧尸的办法!”殇茉莉提高嗓音,看向苏一岛,“苏一岛,你的刀呢!”

苏一岛被她喊得脑子一懵。

“座位下面!”还在努力开车的孙大准在这紧张时刻也被殇茉莉影响得提高嗓门,“刀在座位下面!”

苏一岛弯下|身子在下面摸索,果然摸到个硬物,看到是个装在塑料壳里的菜刀。

“这不是菜刀吗?”苏一岛开始抠塑料壳外面的塑料包装。

“你凑合用一下,菜刀切鸡爪不是刚刚好?”孙大准努力让自己的菜刀升值,“还是单立人牌子的呢!”

苏一岛终于抠烂了塑料包装,开始扣塑料盒。

殇茉莉崩溃了,“你能不能快点抠,指甲咋那么短,平时不做个美甲什么的吗?”

苏一岛这才发现殇茉莉十个漂亮的黑钻指甲,“你自己做的还是去店里做的?”

“肯定是自己做的了,我手这么巧。”殇茉莉给她展示,“这个图案真的超难画,我画了好几次才达到的这个效果,放在脸边上自拍超好看。”

“哇,”苏一岛看到她指甲上的精致图案,“真的好难。”

手里端着枪的秦安开始不爽,“等我们回到地上再讨论这种事不行吗?”

苏一岛终于抠开了塑料盒,握上菜刀的那一刻,苏一岛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被蒋蓉蓉称作“刀哥”了,突然原本超害怕的情绪一下子因为手中有了武器而镇定起来。

苏一岛把殇茉莉拉到远离鸡爪的一边,砍掉半个爪子。

怪物因为疼痛而放开了车,又重新飞上空中。

关上窗户,苏一岛和殇茉莉同时松一口气。

“不好意思啊孙哥,你车里面脏了。”苏一岛把那半个鸡爪往角落踢一踢。

“没事,”孙大准很大方,“这车上保险了,而且打扫车的也不是我。”

这种充满着资本主义铜臭味的口气让苏一岛把血迹又往椅子上抹了抹。

小车顺着秦安的指挥开到一个地下车库。

车库是全黑的,没有灯,只能开着手机照明。

“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怪物的肉了,”苏一岛说,“这算不算任务完成了?”

“你给会长打个电话吧,”殇茉莉建议,“问问他。”

“这里没有信号,”孙大准看了自己的手机,“这个车库有没有别的出口?能绕开这个大公鸡的?”

其他人都是摇头,孙大准就一个人上了车开始找路。

“我去看看那只怪物还在不在,”秦安准备往外走。

“不用往外走,”苏一岛指向楼上,“上面是超市不是吗?那只鸡的体型钻不进来的。”

“那我也上去,”殇茉莉说,“我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

“这里不能打电话,我们给孙大准留个纸条好了。”苏一岛看向剩余的两人,“有人带纸笔吗?”

“我的包还在车里,”殇茉莉耸肩。

苏一岛看向秦安,秦安从上衣口袋取出一只圆珠笔,裤子口袋取出了个小方本。

苏一岛扯下一张纸写上给孙大准的留言。

“你竟然会随身带纸笔啊,”殇茉莉的崇拜又深了一层,“竟然这么有先见之明。”

“不,”苏一岛吐槽,“他只是自动化专业的习惯而已。”

殇茉莉眨了眨眼,“这个专业听起来就很难。”

“对了,”苏一岛好奇,“你大学学的什么?”

殇茉莉的表情有那么一刻僵硬,“妇产科,别问了,现在根本用不上的专业。”

对哦,现在根本不会有产妇。苏一岛拍拍她的肩膀,“加油。”

“我很坚强,”殇茉莉微笑。

一楼的视线并不开阔,一直到五楼几人才看到在半空盘旋的那只大公鸡。

“它在找我们,”苏一岛看到它的行为就知道它要干什么。

“缺失了半个爪子的它看起来不太高兴,”殇茉莉扯了嘴角,“我们最好还是躲过比较好。”

“现在它在刨土,”苏一岛猜测,“它想洗澡了。”

“这么大只跳蚤应该也很多吧,”殇茉莉接着猜测。

两个人开始讨论鸡类的习性。

站在旁边的秦安突然开口,“把它的眼睛射瞎,鸡的嗅觉,听觉都不好,但是视觉不错,没有了视觉它肯定找不到我们。”

这是什么可怕的恶人,不愧是社会你秦哥,人狠话不多。

“爪子也需要砍断,”观察了一阵怪物,秦安托下巴,“苏一岛你这次要把整只爪子砍断。”

“你为什么能这么轻描淡写地拍给我这么艰巨的任务啊!”苏一岛不敢相信。

“你可以的小岛,既然秦哥说了你可以,你就一定行!”殇茉莉事情不轮到自己就不怕事大。

苏一岛小小声说了句“我尽量”,然后她发现了个事情,“那只鸡的手,长得和人手一样的那个手,是不是没什么用?”

按理说翻找东西人类的手比鸡的喙要方便多了,但是这只鸡依旧要用喙把东西翻来翻去的。

“之前那个也是,”秦安回忆那条鲶鱼,“人的腿支撑不了身体,所以行动非常缓慢。”

“既然这些多出来的部分对于怪物来说是累赘,那为什么一定要加上这个呢?什么恶趣味。”殇茉莉觉得有点恶心。

“不是要加上这个,而是这个才是主体,”苏一岛思索,“鲶鱼不是重点,公鸡也不是重点,人类的那部分才是重点,某个人或组织想要制造出人类和动物的结合?”

秦安略微有些明白,“末世时有组织取了丧尸的基因试图制造拥有丧尸优势的高等人类,现在有人想要制作拥有动物丧尸能力的人类丧尸?”

“并不是每个丧尸都会加入丧尸村,落单丧尸非常好找而且也不会引起注意。”殇茉莉看向那只公鸡。

“不,”苏一岛否定她这个猜测,“对于普通体格的人来说这双胳膊太大了,应该不是取真的丧尸身体,而是向动物身体中植入人类基因或病毒,所以动物的部分更多些,人类部分更少。”

秦安来到窗口,扫视周围,“那个人的研究所会在这里吗?”

“每个怪物体型都这么大,即使不在这里也距离不远了,”苏一岛眨了眨眼,“但是这里范围太大了,很难找到他。”

“如果我们此时不找到他,”殇茉莉皱眉,“他会不会隐藏到别的地方,就像我们村附近那样。”

“只能尽力找了,”苏一岛叹气。

“先把这个解决掉,”秦安倒也乐观,“一个一个来。”

“首先从把爪子砍掉开始,”殇茉莉笑嘻嘻地看热闹。

“不对,”秦安扭头看她,“首先从把眼睛射穿开始。”

殇茉莉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的偶像第一次对她如此和颜悦色,“我告诉你从哪里射击角度最好。”

“秦哥你为什么不亲自射击呢?”殇茉莉非常诚恳。

“要不你吸引怪物的注意力,我射击眼睛?”秦安说,“我是愿意的。”

“秦哥您受累了,我愿意听从您的指挥。”殇茉莉毫无意见。

旁边的苏一岛在殇茉莉的行为中仿佛看到了自己,感慨活着真难。

异能的射程比秦安的枪更远,更好控制。

秦安把怪物吸引到一个露出半个阳台的地方,殇茉莉按照他指挥的地点,对准那只鸡巨大的头。

“鸡头防抖定理可真是个好东西,”苏一岛在旁边感慨,无论这只怪物怎样攻击秦安,依照它的本能,它的头都保持在原有的位置。

殇茉莉射出第一箭,扎入它的眼睛,而在这只怪物像是也拼了命,并不打算离开,而是用喙和爪子抓向秦安。

秦安的枪已经没有子弹,被他当做阻挡怪物进攻的盾牌。

“你们这动静太大了吧。”孙大准喘着气爬上楼道,看到站在那里的殇茉莉和表情担忧的苏一岛,他装备倒是齐全,穿着防弹衣,背上背着两把枪,手里还拿了个菜刀。

苏一岛从他脖子上摘了一把枪,拿过菜刀,“你看看有没有能帮秦安的。”

苏一岛刚跑近阳台就被怪物翅膀扇动的风吹得有些站不稳。

秦安扭头看到苏一岛,“把枪扔过来就行,别靠近!”

“不行啊,”苏一岛一边小心翼翼靠近一边解释,非常有自知之明,“我扔不过去,太沉了。”

“那你先给这个怪物来上几枪。”秦安被锋利的爪子划破了脸,视线因为血迹受到阻碍。

“我我我我不会开枪,”苏一岛回答。

苏一岛听见秦安深深的一声叹气,“请问你过来干什么。”

“我过来给你送枪!”苏一岛亮出手里的东西,“我还带了刀!殇茉莉和孙大准在那一边准备着射击呢!反正我愈合能力强,被伤了也不怕!”

还在和怪物的利爪作斗争的秦安突然抬高声音,“苏一岛往后退!”

尖利的爪子刺入秦安的腹部,染出大片猩红。

苏一岛看到那只瞎了一只眼的怪物用暗红的眼睛盯着自己,尖利的喙刺向自己。

“苏一岛后退!”秦安又大喊了一声。

苏一岛看向秦安,又看向鸡头。

她不会开枪,她举起了手中的菜刀,“我我我哦都说了我有愈合能力!我不怕!”

鸡头向她刺去,苏一岛闭着眼睛胡乱地挥舞,感觉到刀刃砍到某个坚固的东西,但是此时不是害怕也不是犹豫的时候,苏一岛两只手都握紧刀柄,使出吃奶的劲砍下去。

血糊糊的东西略过她眼前,落在地上,苏一岛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只巨大的鸡头。

血液喷射到她脸上和手臂,苏一岛突然感觉到腿软,瘫坐在地上。

秦安挣脱开鸡爪,来到苏一岛面前。

当着苏一岛的面,把她肩膀上抗的机枪拿起来,开始鞭尸。

苏一岛:“……”

在反复把鸡头踩了个稀巴烂后秦安来到苏一岛面前,苏一岛原以为秦安会拉她一把的。

秦安单膝跪地,身体与苏一岛平齐,他也被血迹糊了半张脸,他抹了把脸上的血,冲她笑,“你可真厉害啊。”

“一般吧,”苏一岛顿时冷艳高贵起来,“我这么优秀的人,完成这种任务,真的……得心应手。”她自己说完这句话自己都不相信,捂着脸笑。

孙大准第一个跑过来,对着苏一岛竖大拇指,“刀哥牛|逼!”

秦安把苏一岛拉起来,因为腰腹处的伤口微微皱眉。

要放血了吗!已经适应了放血的苏一岛正准备用菜刀给自己来上一下,殇茉莉开了口,“苏一岛,快,用那一招!”

“哪一招?”苏一岛眨巴眼睛看她。

“就是那个,”殇茉莉做出了一个类似于洒水的动作,“咻——一下那个!”

苏一岛学着殇茉莉的动作,冲着秦安的伤口一洒,“咻——!”

伤口被纯白的光芒吞噬,过了几秒后光芒散去,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留下轻微的痕迹。

“哇哦,”苏一岛感慨,“我真厉害,”她戳了戳秦安长好的伤口,“哈哈哈现在好好笑哦,感觉衣服故意露出一个洞通风一样!”

“能不能对我也咻一下!”孙大准非常兴奋,“就一下!”

“可是你没有伤口啊?”苏一岛疑惑。

“我刚刚说的咻是显得我的表达更生动,你不用真的给自己配音。”殇茉莉提醒,“老实讲,自己配音有点掉价。”

苏一岛仔细想了想,有了别的想法,“let it go~, let it go~,cant hold it back anymore~!”

“这个时候就不用为了凹造型硬唱歌了,”殇茉莉扭头。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苏一岛找到感觉,开始到处乱洒,“let it go~, let it go~!”

然而她洒的动作过于潇洒,一手扬到了那坨已经看不出原样的鸡头上。

肉团开始挣扎,准备浴火重生。

“鸡就是鸡,”秦安手上机枪十几连发扫射过去,“搞什么凤凰的那一套。”

苏一岛松一口气,决定收敛这个技能。

秦安的机枪转移方向,指向孙大准的头,“不必要的好奇心可以收敛。”

“罪魁祸首不是她吗!威胁我干什么!”孙大准感受到了生命的底色是多么悲凉。

苏一岛心虚地转移视线,却被对面的场景吸引。

“你们看。”苏一岛开口。

在他们对面的大楼,楼顶处因为某些原因而显得有些拥挤。

“变异竹鼠丧尸王,变异狼丧尸王,变异蜥蜴丧尸王……”殇茉莉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了什么,“这里是巢穴……”

“这里是怪物们被制造出来的地方。”苏一岛看向四周,一台监控器闪烁着红灯,镜头转移向他们的方向,映出他们的倒影,“制造者正在监视我们。”

“嗯,大概就是这样了,”因为秦安如此认真的表情,她胡编都没有劲儿头,“这就是很流行的复仇打脸逆袭丧尸文!”

“那么,”秦安真不愧是个善于找重点的,“你需要重生一次吗?”

“ok,当我没说,”苏一岛知道他想干什么,“我不需要干掉我的服务,谢谢。”

秦安挑眉,不知道苏一岛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这个?这是经典剧情!”苏一岛帮他长见识,“女主角年幼丧母,父亲再婚找了个同样带着女儿的后妈,母女俩花女主爸爸的钱,抢女主妈妈留给女主的项链,引|诱女主角的男朋友,女主众叛亲离死的非常惨。”

秦安专心听讲。

“然而,女主重生了!重生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定要把母亲的响亮抢回来,一不小心划伤了自己,血滴在项链里后女主发现项链里竟然有个空间,空间里全都是好东西,从此女主飞黄腾达各种打脸……”

秦安持续认真听讲。

苏一岛开始回忆自己看过的那些丧尸文,眼睛一亮,“如果她是女主角设定的话说不定会有空间,里面有吃不完的好东西。”

“上次不是遇见怪物了吗?有别的地方也碰见怪物了,但是后来怪物都消失了。”苏一岛回忆会长都说了些什么,“‘宝藏岛’是唯一的突破口了。”

秦安露出有些失望的神色。

“末世期间,”苏一岛有些好奇,“人类就没点异能出现吗?你仔细想想,主要是雷电水火岩石一类的。”

秦安一开始给她的感受就是野狗,在地牢中遍体鳞伤,稍微靠近就龇牙咧嘴,身上有沉重的镣铐, 淌出暗红色的血, 她知道他一定不如意,只是没有想到他是从那么高的一个地方摔下来的。

被撕咬的地方已经愈合, 苏一岛看了眼剩余的血,她其实也是好奇的,舔了舔自己手臂上的血迹, 淡淡的腥甜, 像熟透后发酵的果实。

秦安说他最怕自己不是自己, 不知道这里的“自己”包含着怎样的形象。

苏一岛的手从后脑抚摸他偏硬的头发,像是抚摸动物的皮毛。

她自己就有愈合能力, 这些血对她来说也不是多么特别的存在,只能说并不合她的口味。

她准备起身去洗手,秦安拽了她的手臂,又在手背上血最多的一处舔了口,舒服地眯眼,看来他喜欢这个味道。

阅读一朵娇花丧尸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