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食我一拳》
食我一拳

2 什么野鸡给自己加戏

沉默了一下。

纪柏达笑道:“那还挺方便的哈,莫非我爷爷是个神奇的科学家,隐藏多年,在家成功研发了传送门?很有可能。科技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

是自己家没错。

月亮大而明亮,高高的悬挂在半空,空中灰蒙蒙的云朵呈现出比较稀薄的状态,从那些缝隙里,可是看见零星点点的几颗星星正微微闪烁着。

又出来。

是小巷……

夜已深。

身体有些轻飘飘的,这有些好玩。

小时候纪柏达去过市里的科技馆,也体会过这样的感觉,只不过那个时候体验的是宇航员在宇宙里的感受。

当下的感受其实没有那时候那么强烈的,给他的感觉更像是自己之前的生活里一直在双手双脚甚至全身绑上了一块块重若千斤的铅块,现在却纷纷卸了下来。

然后,他尝试性的轻轻一跃……

“咻!”

他那总是显得带着威势的眼睛,一下子瞪圆。

小巷的两边,是十几米高的楼房,然而这一跃,纪柏达发现自己已经超越了楼房的天台,那明亮的月亮完整的呈现在了眼前。

月亮是那么大,那么圆,甚至月亮上有些斑点都模糊可见。

纪柏达想,什么时候地球可以看见这么大的月亮了,简直大得有些夸张。只是这一幕的景色还是相当出色的,纪柏达就没看见过这么美的景色。

还没来得及想,自己为什么跳的这么高——这匪夷所思的问题。

纪柏达发现自己已经急速下坠。

“卧……槽!”

“我会不会摔s……”

这个念头也没来得及思考完。

“咚!”

纪柏达狠狠地跌在了地面,将地面砸出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痕。

烟尘四起,碎石迸飞。

他瞪大眼睛,躺在裂痕的起源中间,凹陷的坑里。

人生中,上一次面对这样刺激心跳的经历,可能是和初恋第一次开车的时候,结果好像和这一次也有一点像,都是可以用有惊无险四个字形容过来。

半晌,纪柏达迟疑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我一点事也没有?”

浑身上下,竟然毫发无损。

抬头看了看,好在这一声动静并没有吵醒附近的居民。

纪柏达迟疑片刻,从地面的裂痕中抠出了一块石头。

“不对劲。除了我自己没变,这个世界好像都变了?”

纪柏达轻轻一捏,这石块竟然变成了齑粉。

松开手,便如同沙砾一般簌簌落下。

“不管是地心引力,还是物体质量,好像都和我从铁门过来之前不一样了……匪夷所思。”

纪柏达心想,是不是自己睡觉前电视剧看多了,所以现在正在做一个匪夷所思的梦。

或者根本就是梦还没醒。

可能也就只有在梦里,面对这一切才有了一些解释,可是他掐了掐自己,发现疼得很。

那就是这个世界变了?

从铁门穿过来的一瞬间,世界变了?

就是因为传送门不稳定,会改变世界,所以家里人才把这个铁门给锁起来的吗?纪柏达陷入沉思。

他扭头,看向了旁边的一个铁质垃圾桶。

纪柏达沉思片刻,走了过去,手放在了垃圾桶上,轻轻一捏。

这垃圾桶被纪柏达捏着的部分,竟然轻而易举凹陷扭曲。

“这……”

纪柏达再次沉默。

然后……

“我也太他妈猛了!”

他不由得心花怒放!

纪柏达换了个位置,继续将垃圾桶捏到扭曲了一部分。

“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他左捏捏,右捏捏,整个垃圾桶在纪柏达的手下很快就扭曲得不成样子。

可是接着,纪柏达就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世界怎么忽然变这么脆弱了?可怕,不知道沉睡中的人们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掏出手机,发现没信号。

纪柏达呆立了几秒钟。

“先去买饮料。”

于是,他走出了巷子。

纪柏达这才发现,四周的环境对于他而言都非常的陌生。

“果然我直接传送到我不熟悉的城市了吗?”

他闭起眼睛,站在原地几秒钟后,便随便指了个方向,迈开了步伐。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纪柏达看见了一家便利店。

很显然这家便利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从门外可以看见里面时钟的时间显示在凌晨十二点多钟左右。

纪柏达推门进去,和百无聊赖的收银员目光自然的对视了一眼。

“……算了,还是别遇到人就说世界变脆弱了,容易被别人当傻逼。”

纪柏达心想。

然后,他走到冰柜,打开,准备买一瓶咖啡。

想起自己之前那么轻轻用力就把石头和铁质垃圾桶捏成那样的画面,纪柏达这一回动作很是轻柔。

就在打开冰柜之后,纪柏达一怔。

满目琳琅的饮料和酒水,却没有一个是自己所熟知的牌子。

统师傅绿茶、建一冰红茶、家老级凉茶……

雀窝咖啡……

纪柏达忍不住说道:“你们这儿有没有不是山寨牌子的饮用品?”

店员兼收银员坐在收银台,正拿着手机观看着什么。

他听见纪柏达这么说,立马回答道:“先生,我们这里的全是最正经的牌子,都是正经渠道进货,哪里来的什么山寨?”

纪柏达看他说得那么认真,忍不住撇撇嘴。

然后拿起一瓶雀窝咖啡,走到了收银台准备结账。

“手机支付还是现金?”收银员懒洋洋的站起来。

纪柏达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还是没信号。

于是他一边从口袋里掏现金,一边看向收银台后面那一排香烟,说道:“再帮我拿一包……”

这一眼,纪柏达又是一怔。

一排排香烟,竟然都是纪柏达不认识的牌子。

芙溪、玉沙王、南龙……

“你们连烟都卖山寨的?”纪柏达没忍住。

“先生,你再这样说我就不服气了。”店员一指纪柏达手里还握着的手机,说道:“你自己的手机都是山寨货,这牌子还模仿‘华果’弄得不伦不类的,现在竟然诽谤我们赛文特耐连锁便利店进山寨货。”

纪柏达就这么发怔,看着店员。

“我们赛文特耐连锁便利店可是全球连锁,这么吊怎么会弄那种事。”店员拍拍胸口,“我是赛文特耐连锁店店员,我自豪!下一步,出发宇宙,在其他星球也变成闻名于世的流弊连锁便利店!”

愣神了半晌,纪柏达耸耸肩,只当这店员是脑子进水了。

随即,纪柏达掏出现金,递给了店员,说道:“那就拿一包南龙来吧。对了,这片地区叫什么?我好像迷路了。”

“南丁市7区,23号街。”店员接过纪柏达的现金看了看,说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儿只收地球币。”

纪柏达一头雾水,说道:“诶,脑子进水也需要一个程度吧。”

店员一愣:“你什么意思?”

“有的人脑子进一瓶水,有的人脑子进一缸水,你脑子里进去的是大海。大海啊你全他妈是水。”

讲真,纪柏达对天发誓,这张红色毛爷爷绝壁真钞。

这年头还有人忽然丧心疯,陷入自己的幻想世界,连钱都不要了?

你脑子这么天马行空你老板知道吗?

纪柏达还在发愣,仔细看了看店员严肃而认真的表情,简直和某个电影里叫“酱爆”的角色一毛一样。

就在这时,店员一直放在旁边的手机,传来了一个新闻播报的声音……

“南丁市城市预警!7区出现煞人罪犯两名,已有地球守望者赶往。请普通市民加强防范……”

店员的脸色一变。

纪柏达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直接出手伸张正义。

搞不清楚这是什么野鸡还给自己加戏……

纪柏达说道:“你还真是入戏。哎,我从来都没听说过什么南丁市,更别说是用数字来划分城市各区和各街道的了……”

他一指店员的手机,说道:“你是不是值夜班太寂寞了,还弄些这种鬼都不信的新闻来唬人。”

可是店员充耳未闻,只是迅速跑到了店门口,将店门紧锁,并且拉下铁质卷帘门。

“先生,你就暂时先躲在我们店里吧!”

店员说着,就要去关灯。

并且他嘴里一直念叨着:“我们这种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在深夜如果遭遇敌人,最难躲避灾祸了……希望他们不要来23号街……”

纪柏达保持微笑,只是脑袋上无数个问号冒了出来。

店员锁好了门,刚打算将灯光熄灭的时候……

正门口,轰然爆裂开!

“轰!!”

纪柏达反应迅猛,往旁边一扑。

一声巨响,铁质卷帘门卷曲爆开,锁好的玻璃门支离破碎。

无数的玻璃碎片渣滓、小铁块横飞,将便利店内的货架撞倒,货物商品要么损坏,要么散落一地。

店员惊慌失措的尖叫,浑身伤痕累累,血肉模糊,躺在地上抽搐,却又因为恐慌而憋不住惊嚎出声。

他明显被刚才那一下炸到了。

纪柏达一脸懵逼,还好刚才及时扑倒在了地面,没被爆炸波及。

“这是什么?现在的劫匪都是直接用火箭筒了吗?”

而正门还被滚滚浓烟遮蔽的时候,一只乌黑的手掌,伸了进来,攀在了一侧的墙壁上。

似乎下一刻,就要有一个身影,缓缓跨过地面的残垣走进来。

“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城市……嗯?不对劲。”

他仔细感受了一下四周的变化。

“是重力……有问题?”纪柏达摸了摸下巴。

竟然还是不一样的密码锁,高端。

纪柏达随意将数字打乱,再扭了扭门把手,发现门锁了。

然后调整回00数字,一扭,门开了,是自己家。

多次确认了两遍,纪柏达放心的把数字打乱了,然后决定去买点饮料瓜子,再买包烟。

之前之所以看电视睡着了,一定就是没有这些佐料相伴。

一边点头,纪柏达一边将铁门关好,仔细一看,这边的铁门,门把手下面也有一个密码锁,上面显示的是数字00俩字。

怎么从自己家三楼直接抵达了一条小巷?

他对四周的感官还是比较敏感,就像家里如果有蟑螂,沙沙沙的声音响起他马上就可以察觉到,并且会深恶痛绝的冲上去把那脏兮兮的东西踩成渣渣。

现在感觉到四周的重力好像不太一样。

身后确实有一扇铁门……

见了鬼了,怎么走出铁门,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纪柏达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并不在自己家里。

他一脸凝重的样子,看了看身后。

纪柏达打量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漆黑的小巷。

他把头探回铁门。

阅读食我一拳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