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重回八一:长嫂的奋斗》
重回八一:长嫂的奋斗

【2715】完结5

大洋对岸,孟晨逸听说大嫂生了孩子,赶紧订了机票准备回家看小侄女和第二个小侄子。在机场的候机区,孟晨逸不停地望望自己手腕上的手表,焦急回家的心情不言而喻。在这里一块候机的人群里,不少人和他一样揣着同等的心情。只看右手边不远处,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每过几秒钟问一次身边的人飞机起飞的时间。

“孟晨逸同学。”

“对,路哥哥。爸爸说他叫做路明宇。”磊磊重复着每个字,给小姑姑把字念准确了,小爷也怕小姑姑写错哥哥的名字哥哥收不到信。

磊磊把路哥哥的地址给小姑姑看。

孟晨橙耷拉下头。她早就知道没有这么幸运了。小侄子怎么可能这么巧遇到瑟琳娜。只能说,瑟琳娜或许是和小侄子口里的路哥哥住在一起,至于这两人什么关系,孟晨橙在自己脑袋里也只能是打个大问号。

“小姑姑。”磊磊催促着小姑姑快点帮小爷写信。

孟晨橙仔细听完小侄子的诉求,爽快答应:“行!”

“不可能!”

所以说这女人一点都不了解情况。只以为天下所有人只爱钱吗?钱再多,可精神空虚。瞧瞧她自己不是这样吗?孟晨逸转过头去,实在是懒得再说一个字了。像他家里大嫂,多少外国人想挖走他大嫂到国外都挖不走。比起他,他大嫂在外国人眼里更有价值呢。

在他们两人对话的时候,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侧耳听着,全听进去了。可以说,像孟晨逸这样的人是很少见的。年轻人知道,更多的是像杨惠媛口里说的,有了机会留学,情愿背叛祖国赐予的留学资金,甚至抹黑祖国都要留在海外。海外现阶段的物质条件确实比国内好太多了。

一个人要不追求物质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但是,这个男人做到了。

年轻人的目光不由落在孟晨逸的脸上。孟晨逸的这些话,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对了,曾经某人在写给他的信里写过这样一个类似的人。

飞机降落到了机场,一群人准备过安检。孟晨逸提起自己的行李袋迈开步子。杨惠媛不肯放弃地在后面追着他。直到安检口的工作人员拦住她,她才被迫停住脚,冲着他的背影喊:“孟晨逸,我相信你会后悔的会想着回来的。”

孟晨逸头也不回。

杨惠媛跪在了地上,她清楚自己刚才喊的那一句相当于输了。这男人根本不需要靠海外的优质条件。这男人,无论在哪里都有这个实力靠自己腾飞。

坐上飞机,回到国内。

整整将近二十个小时的旅程,孟晨逸都感觉到疲惫。更何况,坐在他前面那个坐轮椅的年轻人,似乎整张脸色都显得更苍白无血了。孟晨逸脑子里浮现出当医生的老同学的话,对照之下,好像这个年轻人有心脏病?

飞机抵达机场。和以往一样,孟晨逸并没有提前通知家里人,打算直接回家给大家一个惊喜。

在他前面,推着年轻人轮椅的老人急匆匆地走着。这两人和他一样的急,似乎是想去见谁。

迎面突然来了一群人。

“路明宇!”为首一个拄着拐杖白发苍苍却丹田很有力嗓门洪亮的老太太扯着嗓子叫年轻人的名字。

年轻人的轮椅被迫暂停住。

紧走在对方后面的孟晨逸被迫跟着一个暂停。

“路明宇,你打算去哪?你来怎么不通知我们呢?我好歹是你的姑奶奶。”老太太说着,率着其他人向年轻人走一步,抱怨着,“你身体不好,还总是随便乱跑。让所有人担心。”

路明宇显然是不想理睬这群人,只敦促后面给他推轮椅的老人说:“老刘,我们走吧。看看地址有没有错?”

“好的,路先生。”老刘把手掏进口袋里去找那张纸,预备坐车。

站在他们对面的老太太等人早就伸长脖子要看那张纸上写的东西。

孟晨逸本是应该擦过这群人身边赶紧走的了,结果,当他看到老刘掏出的那个信封上写的地址是自己家地址时,他猛地刹住了脚步。

这个年轻人要去他家?

信封上写的收信人是他妹妹小五?因为写着大橙子。

对面老太太看到了信封上的名字,那表情早就暗中改变了,说着:“找什么人?找个臭丫头做什么?明宇,你年纪不小了还和小孩子玩?”

“这是我的私事,不用你们管。”路明宇说道。

“怎么不用我们管了?我说了,我是你姑奶奶。”老太太强调着这个话。

“我自己有钱,我有老刘照顾,你们管我打算做什么!”年轻人似乎忍无可忍,突然对着对面的一群人一顿骂。

“我们关心你啊。”对面那群人不依不饶困住他说。

充分说明了,这群人根本不想让他去见谁。

机场门口这时又传来了声音。

“这里这里,孟晨橙!”

“周天耀,你突然来找我说带去见人,结果你带我来机场?”小丫头孟晨橙正一脸胡涂呢。今早上,她刚起来,忽然自己爷爷对她说,说是楼下好像有她同学找她。她咚咚咚跑下楼根本没有想到竟然是周天耀来找她。

他不是向来很讨厌她的吗?为什么突然会主动来找她了?

搞不清楚着状况的孟晨橙走进机场后,先是看到了自己二哥,吃惊一下:“二哥!”

妹妹小五的声音,观察着年轻人这群人动静的孟晨逸转过头,忽然看见自己的妹妹在也是吃一惊。

“原来你知道我二哥回来了。”孟晨橙高兴地转头对周天耀表示感谢。

周天耀懵了下,他当然不知道孟家的二哥在机场。他只是:“不是,我是带你来见瑟琳娜的。”

什么?

孟晨橙被吓得不轻,急忙用手先摸摸自己的心窝口,眼睛小心地四处瞄着:瑟琳娜在哪?瑟琳娜长什么样子?

“我和你说,他在那里。他是瑟琳娜。”周天耀的手指着坐在轮椅上的路明宇对小丫头说。

所有人唰的扭过头去,目光齐齐落在轮椅上的年轻人和小丫头的两张脸上。实际上一男一女,一个二十岁左右,一个刚读初中的女孩,很少人会把他们的五官联系在一起去比较。乍一看,是不太像的两张脸。可是正因为现在比较这两张脸的人有某种不约而同的潜意识在作祟,使得这些人不由暗地里惊讶着。

明明是两张很相似的五官。年轻人的脸是鹅蛋脸,小丫头的脸也是鹅蛋脸。年轻人的鼻子和小丫头的鼻子像。年轻人的嘴巴和小丫头的嘴巴也像。哪怕是眉毛眼睛都有相似的地方。

糟糕!老太太等人心里头波涛汹涌着。

路明宇的脸色变得越发透明。望着眼前小丫头这张脸,让他想起了某个人,某个让他特别揪心的人。孟晨橙反而是愣着,抓着周天耀问:“你说他是瑟琳娜,你弄错了。我的笔友是个女孩子。”

“不,他假装女的给你写信。”周天耀把两只手插进自己的运动服口袋里对小丫头耸耸鼻头说,所以他一直都觉得这个小丫头挺好骗的。让他不服气的是这么一个蠢蠢的小丫头怎么总是赢了他。

周天耀的声音传入了老太太的耳朵里,老太太认出了是自己孙子,不禁破口大骂:“周天耀!”

奶奶!他早就看见了,也知道奶奶会来这里见路明宇,所以才带小丫头来了。不要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宁老师说的。

可他奶奶的怒气是前所未见的,对着他大发雷霆,拄着拐杖冲着他走来以后,忽然举起一只手扫在他脸上。

周天耀瞬间被自己奶奶那巴掌刮倒在地上。

孟晨橙惊叫一声,喊:“你别打他!”

周奶奶没有就此息怒,正要再举起自己的拐杖打人。这孩子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毁了她的大业!

“你做什么!”门口急冲进来一个人影,拿住周奶奶举拐杖的那只手。

“爷爷。”周天耀抬起头见到是自己爷爷出现,惊讶着。

周奶奶对着自己老头子使力:“你拦着我做什么,我教育这孩子呢。”

“他没有做错事,做错事的人是你!”周爷爷见周奶奶至今不放手,只得一巴掌打到周奶奶的脸上让周奶奶清醒清醒。

挨了自己老头一巴掌的周奶奶愣了,紧接着大吼道:“你打我!”

“对,我们结婚这么多年我都没有打过你。可今天,你——”

“就因为我打你的孙子吗?你的子孙后代果然不是我能打的?但是我和你说,这孩子做的事——”

“他做的事怎么了?他哪儿做错了!”

两个老人拼命地对吼着。

孟晨逸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脸色紧跟着那年轻人苍白起来,因为是听见了老刘小声地对年轻人说着:“我怎么看,觉得这女孩像过世的夫人?”

老二很聪明的,是学霸。不用多想,只需要稍加联想都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孟晨逸刹那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冲了上去,对着周奶奶那群人发出质问:“你们是不是知道六年前发生了什么事?一对夫妇追着一辆车翻进了阴沟里,当场死亡!”

那群人听着孟晨逸的话,似乎听明白了什么,但是一个个均是摇头否认:“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周爷爷的一双眼珠子一瞪,回头瞪住了周奶奶:你干的?!

周奶奶跟着其他人摇头:“我怎么知道他在说什么。”

“路先生!”老刘一声大叫,眼看路明宇忽然在轮椅上栽了下去。

孟晨橙呆呆地看着那人,怎么这会儿心头有种很难受的感情。原来这人真的是一直写信安慰她的瑟琳娜吗?

一群人急忙把路明宇送到了医院去。由于有周爷爷在,周奶奶他们那群人暂时没法使计。最好的医院是协和,没人能反对。路明宇被送到了协和的急诊室。

孟晨逸于是见到了自己的老同学。

林尚贤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已经一回生二回熟了,然而这次孟晨逸照样叫他意外,在于怎么和小丫头一起来了。

医生们紧急给路明宇做了检查和救治,颁布了医嘱,说明病人现在的病情需要静养,暂时不适宜见客。

林尚贤出来和老同学解释某人的情况,小丫头在旁边目不转睛地听着两个哥哥说话。

“这么说,他是一直给晨橙写信的瑟琳娜?”林尚贤问。

“是。”孟晨逸对此已经很肯定了。

孟晨橙摸摸自己的鼻子:自己是有点儿傻,貌似被人家骗了很多年。

“他现在是为了见晨橙结果发病了?”林尚贤又问。

这个孟晨橙不知道,因为她到机场的时候没有看见之前发生的事。当听见二哥说是的时候,孟晨橙鼻头一酸。人家为了见她结果生病了,她心里酸酸的不忍心,感觉有些愧疚。

老刘这时候从病房里走出来,好像是遵从了某人的指示出来和孟家老二说:“六年前,你们家有人出了车祸吗?”

“是的。”孟晨逸转过身回答他。

“真悲哀。”老刘摇着头叹着气,深情很悲伤,“路先生的父亲早年过世,母亲在六年前一样突然在外出了车祸撒手人间。当时,路先生本来要做手术的,因为母亲的骤然离世结果没有做成了。”

他妈妈,和她爸爸妈妈在同一年死的?孟晨橙听着,表情呆滞着。小丫头再傻,这时候好像也能察觉出些什么异常了。

病房内躺在病床上的路明宇,只要闭上自己的眼睛就能想起六年前他妈妈突然离开他时说的话:我去把她带回来,然后一块守着你手术。你一定可以手术成功的。

那个她,是他的妹妹。当年他爸爸带他妹妹出去时,他爸爸在车上突发疾病,路人将他爸爸送到医院,结果太迟了。同时,他妹妹失踪了。

父母死后,要不是因为父母没有完成的遗愿,他也不会努力活到了今时今日。

眼泪从他眼角边落了下来。这一天,他终于等到了,他爸爸妈妈也等到了。为什么他不早点来找呢?直到发现一切那样巧合让他心惊胆跳,才感觉到了异常匆匆赶来。

现在是时候该结束这一切了。路明宇的手悄然地握紧。

病房外,小丫头问医生哥哥:“他会好起来吗?我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他是不是病得很严重?”

“没关系的。只要你给他打气,他会好起来的。”林尚贤鼓励小丫头说,“你们不是一直是好朋友吗?”

孟晨橙点点头。以前是他写信给她打气,现在轮到她给他打气了,她一定能做到的。

“大哥!”孟晨逸向得到消息赶来的大哥孟晨浩走过去。

孟晨浩身后再带了个人。因为这事儿涉及到了他去世的父母,所以他必须带这样一个人来。见是一个穿着警服的人。

孟家里,孟爷爷孟奶奶完全想不到这回老二一回来带出来这么大的事,大脑彻底宕机了。

宁云夕知道自己去世的公公婆婆是死得离奇,这让孟家人心里都耿耿于怀。想着他这会儿的心情,她的心一块揪着。

要不是这事儿,他们的三个孩子现在都能叫爷爷奶奶。

宁奶奶扶着现在能比较能灵活走路的宁爷爷过来看孙女和小曾外孙们了。孟爷爷孟奶奶见亲家来,才暂时振作起来。

反正这事儿交给孟晨浩他们兄弟俩去查,他们老人家放心。

来到孙女的房间,两个老人不是第一次来看孩子了,围在小娃子的床边依旧一个劲地乐着。两个老人想起来:“磊磊呢?”

“磊磊他上幼儿园。”宁云夕说。

记起这回事的宁爷爷宁奶奶,笑着说:“我们想,这娃子是不是都不想上幼儿园了。”

磊磊这娃子确实是,自从有了弟弟妹妹两个大玩具,在幼儿园都一直想着弟弟和妹妹。据说是他这个情绪直接影响到了幼儿园里的其他小朋友。毕竟有很多小朋友都崇拜磊磊这个小班长。

好比小谷笑笑他们,现在每天放学也会跑来看两个孩子,跟着磊磊一块儿看。

原本吧,那些觉得自己爸爸妈妈生了弟弟妹妹很烦人的娃子们,看到磊磊这样以后,观念都在偷偷改变起来。

磊磊会告诉这些小朋友,弟弟妹妹不可怕,弟弟妹妹是大玩具。

“他们的床头贴着什么?”宁爷爷和宁奶奶发现了两个孩子小床头的纸条问。

对此,宁云夕耸耸眉头。

儿子贴的,说是提早让弟弟和妹妹学习数字,给弟弟妹妹写数字。弟弟妹妹睁开小眼睛就可以学习了。

小孩子学数学要从出生开始学起,这是磊磊哥哥说的。

宁爷爷宁奶奶笑得是要断气了。

不过,磊磊能接受弟弟妹妹,让两个老人彻底放下了心头那块大石头。毕竟那时候红红来的事儿,让两个老人都挺担心磊磊能不能接受的新的家庭成员。现在看来,磊磊娃子这么聪明,真是少有的,没有什么能阻止磊磊娃子健康快乐地成长。

宁奶奶告诉孙女:“我想你都知道了,巧巧好多了。”

巧巧用了她的脐带血进行治疗,据儿童医院里传回来的消息,孩子的病情大有好转。

“你爸不找你妈和你哥你嫂子了。说,等巧巧和红红长大后,出息了,气死他们。”宁奶奶转述宁爸的话。

宁云夕一笑。知道宁爸打的是精打细算的算盘。

找人需要时间精力和金钱。浪费这些钱去找这些人渣做什么,不如好好把两个孩子抚养成人,到时候如宁爸说的气死这群人。

“他们迟早得后悔!”宁爷爷很肯定地说。

现在红红读书,幼儿园老师反馈回来说这孩子有能力读书。宁奶奶听着很欣慰:“幸好不像她爸妈,像她姑姑就对了,将来一定能考上大学。”

所以说不是父母决定孩子的未来,而是教育环境决定孩子的未来。

周家里

周爷爷和周奶奶继续争吵着。

“我劝你去自首!”周爷爷对周奶奶放下狠话说。

“你早就巴不得我死了,我知道!”周奶奶红着眼对着周爷爷吼着。

“我原先是想,婚结了就结了呗。你爸妈为人不错,你哥哥嫂嫂是很好的人。我一直这么以为,哪里能想到,你哥哥嫂嫂在世的时候对你这么好,可你对他们的后代这样子,你简直不是人!”周爷爷的嗓子里哽着,几乎心痛到说不出话来。

耳朵贴在门板上悄悄听自己爷爷说话的周天耀,不由跟着爷爷红了眼眶。他妈妈急忙把他拉走,急着去给自己老公打电话,家里出大事了。

“你说你图的什么?图你哥哥嫂嫂积累的财富,给他们唯一的儿子积累的财富?”

“不是!”周奶奶否认,“那是我哥哥嫂嫂给他们孩子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

“那你为什么对他们家这样?你说!”

“我哥那儿子,娶的女人不行。我知道那女人不行。”

“什么不行!你还不是怕人家把你哥嫂的东西拿走,因为你想把它们占为己有。你哥继承了你爸妈的遗产你没有,我知道你天天晚上做梦都念着这些!然后勾结那些旁戚,做出了灭绝人性的事情,你杀人!”

“我没有,我没有杀人!”

“你指示人逼着人家开车开进阴沟里面去,还说不是杀人?!你瞧瞧你都干出了什么事儿?你还把人家孩子的父母都给逼死了,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的人都给逼死了。你,你——”周爷爷摸着自己的心口站起来,“我没法和你过下去了。”

“你想怎样?”周奶奶紧盯着他的身影,“你不能瞒着我和其她女人在一起,我警告你!”

“我从来没有和任何其她女人在一起过。反而是你一直疑神疑鬼的。我和你说,像你这样的人,拥有多少财富都没法满足的,因为你会一直疑心下去,其实一想,你真是可怜——”周爷爷摇摇头往前走去。

“我不可怜!”周奶奶大吼一声。

门口咚咚两声响。天耀妈妈以为自己丈夫回来急忙跑去开门,门一开,却见外头站的是公安,当场呆住了。

“想请你们家的路女士到派出所录一下口供。”

小丫头的事,让家里其他孩子集体缄默。

孟晨熙知道自己妹妹已经清楚自己的事了。所以,并不是很担心。可能小丫头有她的事情作为预防针,对于即将到来的认亲不像以前抗拒了。

只有孟晨峻烦得要死,早知道不需要瞒着妹妹了,现在好了,他两头不是人,不知道怎么办了。该和小丫头说真话了吗?

孟晨橙在家里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心里想到瑟琳娜竟然可能是她的亲哥哥,小丫头心里头有些复杂,但是不能说还是有些高兴的。因为这单纯的孩子本来就很喜欢这个笔友。

关于六年前的交通意外案子在紧锣密鼓调查着,众人相信,正义会迟来但不会不来。

由于自己丈夫说都交给警察处理了让她不用担心,宁云夕听他的话不操心这事儿,只要家里孩子情绪稳定什么都没事。那天晚上,她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苗心红打来的,一是告诉她,首师大的处理结果出来了,徐新明和他的研究小组受到了严惩,有人被停职,研究项目被勒令整改。二是,国家教委通知她休完产假后要前往教委,作为专家顾问参与教委组织的全国电教项目。

这个通知,足以肯定了她宁云夕的工作科研成绩,相当于又是一次大升职了。

“妹妹,我们可以在一起奋斗了!”苗心红嗓音里饱含激动的情绪对她说。

宁云夕点着头,心里一样激情澎湃着。想到了刚开始来到这个年代的时候,那一幕幕掠过眼前,和苗心红写的新,两人一起发的誓言,现正在达成。

未来可期!

磊磊回家后看完弟弟和妹妹,埋头钻研那年保罗爷爷给他留的数学难题。小爷决定,要赶在弟弟妹妹会说话之前解决这个难题,给弟弟妹妹树立一个好榜样。

喜欢重回八一:长嫂的奋斗请大家收藏:()重回八一:长嫂的奋斗热门吧更新速度最快。

杨惠媛眼见说得口干舌燥都说不动他半点动摇,几乎快哭出来了。她从没有这样崇拜过一个男人,结果这男人她想尽一切办法怎么都留不住。她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儿。

“为什么?”杨惠媛问。

这用问吗?孟晨逸几乎是从嘴唇里发出一声冷笑,说道:“不要忘记你是黑头发黄皮肤黑眼珠的人。你的祖宗在哪里,你的起源在哪里。当然,你可以不认,你认为你是这里长大的人,不是我们国家的人。但我不是,我始终是我们国家的人。我到哪儿都要回自己的国家去,报效祖国。”

杨惠媛气喘吁吁的声音追了上来,站在了他面前,问他:“你是回去?”

“对。”孟晨逸的口气里一点叫人质疑的成分都没有。

杨惠媛的表情大变,说:“晨逸,你可以留在这里的。那么多人都喜欢留在这里,你怎么要回去呢?这里的条件比你回去好太多了。你不是不知道!”

本来他就是一年的留学期。如此之短,他却丝毫不觉得遗憾。原因很简单,要不是大嫂鼓励他到外面走一走看一看,他真的从没有打算离开国内。他的心一直在家里,在国内不在国外。除了家,哪里都拿不走他的心。

条件再好有什么用?他的心从不留恋这些。

孟晨逸听见这个声音,眉头皱紧,连回头去看的心思都没有。

孟晨橙拿起铅笔,找出一张信纸,深吸口气,平复下心情,认认真真帮小侄子写信。

杨惠媛摇摇头:“不对。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没有人会不想留在条件好的地方。我知道,你恋家,你是舍不得你的家里人。可是以你这么好的条件,这些都不是问题都不能成为阻碍。我可以帮助你,让你的家人都到这边来陪着你留下。我保证,我一定能做到!”

“那你错的离谱了。我的家人的意志是不随我所改变的。他们,比我更不愿意离开国内。”

孟晨橙仔细再看了几眼纸条上的地址,回身拉出抽屉拿出自己写给笔友的那个信封,两个地址对照下来,一字不差。

额?这个世界上有一模一样的地址吗?

接过纸条,孟晨橙看着那上面一行字,越看越吃惊。一时间她以为自己眼花了,急急忙忙用手抹抹自己的眼睛。

“小姑姑?”磊磊问,小姑姑的眼睛怎么了。

有,除非住在一起。好比她小丫头和家人住在一起。家人的地址和她小丫头的地址一样。

“路哥哥?”孟晨橙为确定着,问小侄子。她的小心口里砰砰跳,莫非是小侄子说错了,其实是一个小姐姐。

阅读重回八一:长嫂的奋斗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