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冰与火之魔山》
冰与火之魔山

0572章 魔山是来杀我的

安盖抢在魔山之前射杀了蓝道·塔利,这令势在必得的魔山内心很受伤。安盖也得到了魔山的第一个口头奖励:呵斥。

面对的咒骂和呵斥,安盖心里却是欢喜得几乎要大声呐喊,但是,他却并不敢表露出来自己的狂喜。

蓝道·塔利名气极大,地位很高,是河湾地提利尔家族旗下实力第一的大贵族。

*

魔山都渴望着亲手斩了蓝道·塔利,以获得斩杀名将的崇高荣耀,旗下的悍将们,无一不想亲手斩杀蓝道·塔利。

安盖自然也一样!

(大家中秋节快乐!)

箭风呼啸,正中狄肯咽喉。

在军功面前,魔山常常鼓励将领们人人都要去争第一!

朱莉贯彻了父亲大人的勇武精神!

魔山常常动员旗下将士们在战场上要瞄准敌人的最高统帅、指挥战列的将军、带着侍卫队的骑士……这些人都是敌方重要将领,杀死他们都有军功。

其实朱莉自然听见了父亲大人对安盖的斥责,还有情急之下的咒骂声。

为了能亲手宰杀了大名鼎鼎的蓝道·塔利,父亲大人也是拼了。

可是,父亲大人是最高统帅,他还需要和下属们争军功么?

很显然其实父亲大人并不需要。

只要战役胜利,荣耀都是父亲大人的。

朱莉很冷静的张弓搭箭,在飞奔的马上抢先一步,射杀了狄肯·塔利。

这令魔山满腔怒火!

憋足了劲力的魔山一拳打出,却发觉自己不过是打在了一团无法着力的棉花上。

这实在令魔山感觉到很郁闷。

魔山破口大骂:“安盖,你这个混蛋,战斗结束后再和你算账!你他吗的!”

骂人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魔山已经冲进了狄肯的千人军团中去。

巨大的橡木盾牌护身,寒冰巨剑狂扫,惨叫声响起,被砍断的躯体密集飞起。

双手巨剑被魔山单手挥舞,攻击范围之广,无人能及。

长剑扫到的地方,人和马纷纷倒下,无一幸免。

没人能近魔山的身,没人能挡住魔山的一剑。

狄肯·塔利的尸身在魔山身后摇晃着轰然倒下,眼睛瞪圆,满脸惊骇。他咽喉上的长箭箭杆向天,仿佛是一根指着老天索要答案的手指。

狄肯·塔利的军团也轰然崩溃!

两名最高统帅战死,河湾地骑兵军心立即溃散。

一边观战的慕顿伯爵发出了参战的命令。

数百骑兵,两千五百余步兵随后掩杀四面逃走的骑兵。

魔山的千骑散开,不再列阵,而是各自为战,肆意追杀逃走的敌人。

安盖避开了父亲大人追击的方向,他怕万一父亲大人看见他发怒,轻轻给他一拳就不好了,还是先避得远远的好一些。

眨眼间,破阵战变成了追击战。

慕顿军团和克里冈军团,都没有呐喊着叫人投降。他们瞪着野兽一样的目光,拼命追杀溃逃的骑兵。

蟹爪半岛骑兵的纯种战马比七国任何地方的战马都要更神骏,骑兵们对遍地乱跑的河湾地战马毫不在意,杀人的时候,顺便连马都一起砍了。

侍卫队长埃林心中痛惜,连忙出声喝止。

要知道训练一匹战马出来非常不容易。河湾地战马,可比铁群岛的小马和多恩的沙马强悍太多了。

马,并不是天生就习惯打仗。它们也会害怕、恐惧、后退、反抗。把普通马要训练成战马,会攻击,有灵性,通人意,不惧战斗,是一门学问。

一匹好的战马得来不易!

朱莉、葛雷顿、哈尔温、诺里斯、安盖等人也都齐声呵斥,不许蟹爪半岛将士屠杀战马。

蟹爪半岛将士哈哈大笑,不再屠马,只管杀人。

半岛纯种战马个子更高大,速度更快、耐力更强、攻击能力野性,河湾地将士无法逃脱,被一一追上,杀死。

魔山把一腔郁闷发泄到追杀河湾地骑兵的身上,赤烟兽东奔西突,所过之处,血雨腥风。

河湾地骑兵眼见逃走太难,纷纷下马,跪地投降!

魔山已经不是以前的大恶人,他速度不减,赤烟兽掠过跪地投降的将士,寒冰剑在他们的眼前掠过,继续追击最远距离上的河湾地骑兵。

不投降者,务必杀死!

*

君临城,夜幕沉沉。

一将满身血污,骑着高大战马,奔到巨龙门下大喊:“开门,我是河湾地爵士海尔·亨特。”

海尔·亨特,亨特家族的骑士,领主大人是蓝道·塔利。海尔·亨特剑术精绝,是蓝道·塔利旗下的一名百夫长。蓝道·塔利和狄肯·塔利被射杀后,军团崩溃,海尔·亨特杀出重围,是极少数从战场上脱身的骑士之一。

那真是一场惨烈的屠杀!

海尔·亨特虽然逃得性命,眼前却一直有魔山盾牌击碎马头,长剑砍飞躯体的残忍画面。

海尔·亨特是个有胆量的骑士,却已经被魔山和魔山旗下野蛮人的血腥手段吓寒了胆。

那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猛兽,他们具有的,仅仅是人形。

魔山放过了跪地投降的士兵,但他的旗下野兽们却纵马进行踩踏和杀戮,等魔山看见制止,投降的将士已经被那帮野兽砍死一半。

*

海尔·亨特并非泛泛之辈!

他曾经在伊耿历299年苦桥的大比武中取得了好名次,并看上了一个奇女子:塔斯的布蕾妮。

当时蓝礼·拜拉席恩得到了提利尔家族的支持,在苦桥称王,并举行了比武大会。从塔斯岛赶到土桥向蓝礼宣誓效忠的布蕾妮参加了一百三十多位骑士的团体大比武,最后击败了百花骑士洛拉斯·提利尔夺得了冠军,布蕾妮如愿以偿,成为了蓝礼身边的彩虹护卫——蓝衣卫。

布蕾妮在土桥一战成名,吸引到了当时在蓝道旗下的骑士海尔·亨特。海尔·亨特和众位骑士打赌,他会得到布蕾妮,破掉她的‘初女’身。

后来,蓝礼在营帐中被人谋杀,当时布蕾妮在蓝礼的身边为蓝礼穿戴铠甲,她被公认为谋杀蓝礼陛下的凶手。洛拉斯·提利尔率队纵马来追布蕾妮,危急关头,得海尔·亨特出手,偷偷放过了布蕾妮,得以令布蕾妮从洛拉斯的追捕中脱身,混进了君临。

海尔·亨特还以为这次能在骑兵战中看见布蕾妮,但是并没有。布蕾妮武功高强,海尔·亨特不是她的对手,如此悍将,魔山竟然并没有把布蕾妮带在身边,这令海尔·亨特有些意外。

当魔山冲阵,血腥杀戮开始的时候,海尔·亨特对布蕾妮的那点小心思被彻底泯灭,他见势不对,立即撤退,终于逃得一条小命。

巨龙门的城墙上,守备队将士们丢下火把,看清楚了大门下就一名骑兵,远处近处,并无其他异样,看起来这名骑兵不会是魔山的奸细,城门这才打开一道缝隙,放海尔·亨特进城。

蹄声得得,敲碎了君临城夜的宁静,海尔·亨特直奔红堡,他要把魔山狙杀河湾地骑兵队伍的消息及时告诉提利尔大人和首相大人。

魔山之猛恶,无人可挡!

*

“什么?”提利尔公爵大惊,赤脚从卧室里奔出来,身上仅有一件单衣,披头散发。

大厅里面,海尔·亨特跪在地上,低垂着头,身上铠甲都是血污,铠甲上多处破损,划痕触目惊心。

“抬起头来!”梅斯喝道。

海尔·亨特抬起头来,脸上有数道划痕,伤痕已经结成血疤,那是穿越荆棘丛逃命留下的奖章。

“公爵大人。”

“海尔爵士!”提利尔认识这个家伙,是跟在蓝道·塔利身边的一名骑士,在河湾地的骑士中小有名气,经常在比武大会和贵族聚会上出出风头。

“蓝道伯爵,狄肯爵士,都被魔山杀死了,河湾地骑兵全军覆灭。”

“……魔山……他怎敢如此?……”梅斯怒吼。

魔山拦住了蓝道·塔利?

魔山杀了蓝道·塔利?

魔山怎么敢宣战提利尔家族?魔山不是要对付凯冯·兰尼斯特的吗,为何会屠杀河湾地骑兵?大家之前的盟友关系,如此脆弱不堪?转眼就不存在了?

“河湾地大军呢?”

“还在国王大道上。”

“多久能到君临?”

“一个月后。”

提利尔公爵作声不得!

海尔·亨特不敢起身。

过了好一会,侍女轻轻为提利尔披上锦绣华袍,生怕惊动了公爵大人令他震怒;侍卫小心翼翼的为公爵大人拿来了软凳。

提利尔大人慢慢坐下,喃喃说道:“魔山曾是秘密的盟友,他为何会痛下杀手?蓝道伯爵和魔山是如何起冲突的?你要给我详细说清楚,任何细节都不可泄露。魔山如此无礼,河湾地誓死报仇,起兵灭掉魔山,把龙石岛和克里冈村一起屠灭。

*

可可可可可!

非常急促的敲门声。

凯冯·兰尼斯特从梦中惊醒,果然是有人在敲门。

“进来!”凯冯沉声喝道,伸手抹去满额头的冷汗。

刚才他做了一个噩梦,梦见魔山杀进了首相塔,无可阻挡,侍卫们保护着他从首相塔的小门逃走,然而却始终无法打开紧闭的小门。凯冯拼命敲门,大喊开门,却并无人来开门,而魔山手提长剑,一身血污,如飞赶来……

岳父哈瑞斯·史威佛伯爵进来,神情紧张:“大人,有消息说魔山在城外两日骑程的地方截杀了蓝道·塔利将军,河湾地三千骑兵全军覆灭。”

“全军覆灭?”凯冯的声音又干又涩,喉咙猛地抽紧。

“是的,首相大人,蓝道·塔利和狄肯·塔利也被魔山杀了。”

凯冯的脸色黑如铁:“传令布隆总司令、梅斯公爵、百花骑士洛拉斯、大国师科本,速来首相塔开会。”

“遵命,首相大人。”

哈瑞斯·史威佛是个没下巴的老头子。他头发胡须都已经斑白,脸上皮肤松弛,额头深深的皱纹,秃头。

凯冯深爱妻子,也因此对岳父哈瑞斯很尊敬。史威佛伯爵也因为联姻兰尼斯特,家族实力得到了十几年的发展,在王国内战没有开始之前,史威佛家族实力雄厚,是西境第一流的大贵族。

这一次大家都来得很快,蓝道·塔利被杀的消息令每一个人震惊,这只说明一点,魔山是来杀人的。他要杀掉凯冯·兰尼斯特,大家的和解策略目前看来是失败的。鸦眼已经被打进黑牢,龙穴山丘上的铁种也已经被完全消灭。

这令凯冯深恨科本国师。

不过,魔山杀了蓝道·塔利,这对凯冯来说是件好事。

魔山相当于向提利尔家族宣战了。

这也是凯冯从危机中看见了一线生机的地方,魔山把提利尔家族硬生生捆上了凯冯的战车。

失去了蓝道·塔利的君临城也许防御无法做到完美,但却能换来提利尔家族死心塌地的联盟,这对魔山并不是好消息。

*

首相塔。书房。

科本大国师,布隆总司令、御林铁卫队长洛拉斯、梅斯公爵、哈瑞斯·史威佛伯爵、首相凯冯,大家坐在一起,气氛凝重,非常压抑。

“魔山是来杀我的!”凯冯声音冷冽,“七国的一个封臣带兵来进犯君临,明目张胆的来杀首相,这不是私仇,这就是造反。洛拉斯队长,你是王室安全的最高长官,君临该如何协防?”

首相塔外夜幕沉沉,这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神箭手在抢功劳的方面,和剑盾手、长枪兵相比,有独特的优势。

敌军中,最高统帅除了蓝道·塔利,就是狄肯·塔利。

朱莉和安盖比反应、箭术、力量、判断力等等,都要逊一点。

射杀了蓝道后,安盖已经心满意足。

敌军最高等级的指挥官被他干掉,这次的军功,谁也比不上他。

当父亲大人在咒骂声中冲向狄肯·塔利,安盖只射杀敌军其他的骑士,并不敢再和父亲大人抢功劳。

但有人的心思和安盖一样,都想射杀敌军最高统帅。

这个人是朱莉·克里冈!

蓝道·塔利,战无不胜的名将之花,被他一箭射杀!这份荣耀,无人能及!

谁杀了蓝道·塔利,谁的威名将会被人永远的提起。蓝道·塔利是被记录进七国历史的名将中的佼佼者,谁亲手宰了他,王室学士们都会记载下这个人的名字、家世、传闻,写进王朝历史然后代代相传。

她没能抢过安盖对蓝道的射杀,那就锁定狄肯·塔利好了。

眼看魔山就要一剑把狄肯砍成两段,朱莉很及时的射出了破甲箭。

魔山设计了一套按功分配的奖赏制度。奖赏的东西涉及到荣耀和爵位、领土、房屋、侍从规格、军中地位。

类似于——穿越魔山的高阶文明世界里的严格军衔制度。将军的等级升高,军饷也会增加。

魔山军中,杀敌方统帅者,大军功。

敌方统帅的爵位越高,名气越大,实力越强,杀掉他的军功就越大。

在魔山的军团中,但凡作战,悍将们都想成为先锋。

成为先锋者,最容易斩杀敌军首领,从而挣到赫赫军功。

阅读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