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被食神欺负的日常》
被食神欺负的日常

第 17 章(改错字)

单吃火锅不免美中不足,想起下午买的啤酒可乐,习麟正欲起身去拿,就看到兔子边蹦边用前爪推滚着一罐啤酒过来了。

习麟弯腰捡起啤酒罐,觉得果然还是自己的养的最贴心,当下就想抓起来亲一口,转而一想还要吃东西,就改为用手胡撸了一把兔子毛,把它抱起搁旁边桌上,舀了一小碗鱼汤给它喝着,自己则拉开啤酒罐子喝了一口,涮上几根小白菜,悠哉的吃着小菜,喝着小酒。

鱼在成长过程中,呼吸觅食都要张嘴动腮,久了,这两块腮肉自然而然成了“活肉”,肉质细腻,富有弹性,而又润滑爽口,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珍馐。

习麟有些惊讶的挑眉。

习麟显然是个食客,第一筷就冲着精华去的,舌尖触及到带着汤汁的腮肉,他微微眯起了眼眸。

品尝过腮肉,习麟又把目光转向了鱼脑,就见他展示出高超的用筷技巧,稳稳的夹住一块比嫩豆腐还滑溜的鱼脑,顺利无比的送进口中。一旦入口,鱼脑就像浓汤般化开,醇鲜无比。

简柏成把电磁炉插上电,很快,乳白色的浓汤重新冒出气泡翻滚起来。

简柏成心里骂娘,气冲上头,摔下抹布冲到那一人一兔前面,一手叉腰,茶杯状指着这恬不知耻的两只:“你们两个自己没手吗?样样都要我来做!感情把我这当酒店了是吧?把我当客房服务了是吧?咱们的协议里,可没有要求我给你们沏茶倒水切果盘的吧?”

“饭后甜点也是餐点的一部分。”习麟莫名的神情好像真不明白简柏成为什么生气似的。

“我去你的饭后甜点!”

“你动不动说脏话的习惯得改改,”习麟蹙眉,“幸而你遇到的是我,不会与你计较,若你遇到我那帮脾气不好的同僚,可有的你苦头吃了。”

“……总之,想吃橙子就自己切去!我不想一天到晚伺候你俩!”

习麟低头对兔子说,“他让你自己去切。”

兔子一听炸毛:这是欺负我手短吗?!你看我这爪子能握刀吗?

它两条后腿一蹬,腾空越过沙发垫,眨眼就蹦到了简柏成头顶上。

握草!又来这招!

简柏成双手揪着兔子耳朵往下扯,拉锯过程中,又一把大好青丝脱离了他的头皮。

简柏成眼角瞥见地砖上几缕刺眼的黑色,心疼的不行,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一把拧断兔子的脖子。

习麟也瞧着有点不忍,上前帮忙,拎着兔子背部的皮肉将它扯下来,惩罚性的拍打了几下它的脑壳。

主人出手,兔子不敢挣扎,只得恋恋不舍的松了爪子,乖乖被习麟拎在手里,如同一个大号的毛绒挂件。

“你真胖了不少,该减肥了,水果也别吃了。”习麟说。

兔子什么都接受,唯独被限制吃喝这件事顿时叫它反应激烈。

兔子拼命扭动身体,把脸转向主人,意图瞪着它圆溜溜的黑葡萄眼,强烈地传达控诉。

“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兔子悲伤的说,“你不爱我了,你以前都不会这么对我的!”

“我觉得我还应该限制你看电视。”习麟说,“乖,别闹了。”

他顺毛抚摸了一会,兔子逐渐安静下来,委委屈屈的趴在主人的胸膛前。

“对不住,图御好吃,不满足它就会闹脾气,你别和他计较。”习麟对简柏成说。

“就算我想计较,我敢吗?”简柏成嘲讽道,痛惜地弯下腰,一根根的捡着自己掉下的头发。

习麟犹豫了一下,说:“我有一瓶生发露,明日给你吧。”见简柏成抬起头来狐疑地瞅着他,补充了一句,“天庭出品,品质保证,一抹见效。”

简柏成目不转睛的瞧了他半饷,张口道:“你会这么好心?”

“宠物不教,主人之过,此物聊表歉意。”习麟嘴角上扬,极浅的一笑,“再者今晚的鱼头汤很美味,值得奖励。”

听到夸奖的话从习麟嘴上说出来,简柏成足足愣了好几秒,不知怎么的有些不自在。

他别开头,粗声粗气的说:“天庭的东西想必是好东西,不要白不要!明天我等着你给我,你可别忘了!”

翌日早晨,习麟果真给了简柏成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

简柏成拿手里端详了一会,嗤笑道:“你们天庭的包装这么low,连个logo都没有啊?”

习麟淡淡的说:“效果好就行。”

简柏成看着不屑一顾,实则果断揣兜里了。

“会不会耍我啊?”

简柏成恶意的揣测道,有可能那家伙是骗他的,这玩意儿不仅不能治脱发,涂了以后反而会令他变秃子。

不过随即他就否定了这个猜测,那家伙再怎么讨厌,好歹也是个神仙,看着也不像那么无聊的人,专门来寻他一个凡人的开心。

琢磨了一会,简柏成决定相信习麟一回,到学校后立刻闪进宿舍的卫生间,小心翼翼的从瓶口倒了点液体出来,对着镜子仔细涂抹在发丝根部,然后忐忑地等待着它起效。

简柏成离去后,兔子疑惑的问:“天庭啥时候出生发露了?”从没听说哪个神仙有秃顶的烦恼啊,生产这个干嘛?寿星公那老家伙倒是成天顶个大秃脑门晃啊晃,但人那是标志性造型,故意不让长的!

“本来就没有,我不过是在纯净水里吐了点口水。”

兔子沉默了一瞬:“突然有点同情姓简的了。”

哼!

简柏成气闷,索性不去看他们。

吃完饭,简柏成还得负责洗碗,不然你以为习大老爷会洗?还是你指望兔子会洗?简柏成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被封建地主压迫的长工,凄凄惨惨戚戚。

你倒是给我也来一罐啊!没我你哪来的小菜吃,鱼汤喝啊?

“你要吗?冰箱里还有,自己去拿。”习麟看出他心声似的说。

“不要!”简柏成下意识脱口而出。

“真的不要吗?吃火锅还需得配点酒的,这种用麦子酿的酒就不错,冰过后口感更好。”习麟这样说着,给兔子在碟子底部也浅浅地倒了一点儿。

兔子伸舌尖添了一下,砸吧了一下嘴,微微仰头,眯着眼,仿佛在品味似的。

简柏成看习麟一副自得的模样,很是看不过眼。

习麟尝过无数珍奇美味,品过众多大厨的得意菜品,这道鱼头汤当然算不得什么,令他惊讶的是,简柏成可以利用有限的食材做出一份不赖的成品,可见那一排远超常人的潜力数值不是没根据的。

他刷完最后一个盘子,习大老爷再次发话了:“切几个橙子过来,图御想吃。”

去你家的兔子想吃!

简柏成在心里赞了句“好吃!”,又涮了两片菌菇尝了尝,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字,那就是“鲜”!

原来自己做的菜也可以这么好吃!

简柏成给自个盛了碗刚蒸好的米饭,夹了块白腻的鱼肉搁米饭上,又淋了一勺鱼汤下去,等到鱼汤渗透了饭粒后,往嘴里扒了一口混着鱼汤和鱼肉的米饭。

细腻的鱼肉、鲜香的鱼汤、喷香软糯的米饭,那一瞬间在味蕾上爆发的鲜美滋味令人感觉深深的满足。

简柏成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

习麟则把筷子伸向了鱼头面颊上的腮肉。

阅读被食神欺负的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