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溪园消夏》
溪园消夏

表弟

姚老爷喝下一口酒,擦着汗:“想必快了。”

“小姑一家在北地,如今回来恰是南方酷暑,真不是个好时节,恐怕他们不习惯啊!”姚夫人担心道。

待弟弟走远,他又蹲下来,继续处理小雀的断脚。对他来讲,今年和往年也都是一样的,宴大宴小,客多客少,不过是一场热闹的聚会罢了。

“二哥!”姚笙快步走来,停在架前,兴冲冲道,“你知道么,姑母一家很快就要到了,就在这两三日……哟!二哥,你又在给它们治病啊,莫非将来真要做个大夫?”他看见自己的哥哥,正捧着一只腿脚受伤的小雀。

每年小暑时节,姚家便要在溪园置办筵席,遍请亲戚好友,到园中住上几日,赏花斗棋,把酒言欢,以解夏日烦闷。

今年夏天尤其热,尽管案上置着冰,各处侍女打着扇子,宾客们还是动辄一身汗,只愿聚在阴凉处吃喝说笑,不肯往太阳底下多走一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园里的一架荼蘼花已谢完,尽剩下浓密的绿荫。绿荫下蹲着一人,正专注地做着什么。

沈夫人笑着夸姚笏光耀门庭,夸大少夫人端庄知礼,夸姚笙活泼伶俐,又恭维兄嫂教导有方,直说得姚氏夫妻喜上眉梢。

这时姚笑儿也在丫环陪同下走来,盈盈给姑母行礼。

沈夫人见小侄女娇俏可人,更是赞不绝口。姚氏夫妇谦虚了几句,喜不自胜地说道:“笑儿到了年纪,该考虑终身大事了……但愿能为她选一位知根知底、可堪依靠的男儿为婿,若能亲上加亲,更好不过。”

姚笏与姚笙对视一下,不约而同地望向沈照。

沈照笑了笑,落落大方地接话,说表妹必能得一位品貌双全的佳婿,舅舅和舅母不用担忧。

谈笑着正要落座,沈夫人忽然想起什么:“哥哥嫂子膝下不是共有三子么?还有一位是?”

姚夫人这才发现忘了二儿子。哎……这都是因为他不常露面,平日总是长子和幼子在眼前,是以没想起他来。她连忙道:“筠儿这孩子,怎么也不来见过姑母,上哪去了!”一面吩咐姚笙快去找。

正在此时,姚筠匆匆过来了。姚夫人略埋怨了一句,便介绍说这是次子,与此同时心中有些忐忑,因为这孩子既不像长子有功名,又不像幼子能言善道讨人喜欢,她生怕叫小姑子瞧不上,失了脸面。

姚筠恭恭敬敬向沈夫人见礼。沈夫人打量了他一下,便笑道:“这孩子温和谦逊,一定很让哥哥嫂子省心。”

姚夫人一颗心这才落下。大家围坐下来,热热闹闹地开宴。

用过午宴,沈夫人说让孩子们自去玩耍,不必陪着,免得拘束了他们。姚夫人便对沈照说,只管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又吩咐几个儿子好好招待表弟。

离了宴,姚筠看到沈照被生性开朗的三弟拉着说话,一时不需别人陪着,便往荼蘼架走去——之前他要给断脚的雀鸟喂食,才走到这里,就听说姑母来了,于是赶忙返回去,没想到还是晚了一点,自觉失礼,心中颇为不安。好在姑母没有见怪。趁现在有空闲,便过去喂食。

姚笑儿见二哥在喂鸟,笑盈盈地过来看。

沈照与几个年轻人聊了一阵,见他们兄妹蹲在那里轻声说笑,也走过来。他看着那只单脚蹦跳的小雀,问道:“它的脚怎么了?”

姚筠抬头见是表弟,解释道:“哦……是断了。”

“断了还能接好吗?”

姚筠笑着点点头。“只是骨头断了,皮肉还完好,只要扎起来,过几天就会自己长好的。只是这时它不能飞,怕有危险,所以得放笼子里养着,伤好了就可以走了。”

沈照笑道:“二表兄真懂得这些。”

姚笑儿在旁欢喜地开口:“是啊!二哥最喜欢这些小生灵了,也懂得救治它们。”

沈照微笑说:“看来表妹也是喜欢的。”

姚笑儿面露欣然之色,“当然,这些小生灵可爱得很,除了鸟雀,园里还有松鼠、猴子……对了,昨天我还看见茶花树底下躲着一对兔子呢!”

正说得高兴,这时丫环走来,说小姐的新衣裳已经做好送来了,请小姐回去看看。姚笑儿便告辞,与丫环一道走了。

沈照看到身边一丛灌木盛开红花,花朵大而艳丽,便向姚筠问道:“二表兄,这就是表妹说的茶花?”

姚筠摇摇头,笑着说:“茶花是春天开的,早已经谢了。这是朱槿。”

沈照道:“这两样花,我都没见过。小弟学浅,许多东西不懂,还请表兄多多教我。”

姚筠知道他在北地长大,自然不认识南方的花……他又年轻,比三弟姚笙还小两岁,姚筠当下便拿他当小孩子看,多了几分亲近,折下一朵朱槿,笑着说道:“朱槿花花蜜很甜,我们几兄妹小时候,总喜欢把花摘了去掉花萼,吸那蜜汁。”说着递给沈照。

“蜜汁?”沈照好奇地接过花朵,按姚筠所教除去花萼,往花朵末端轻轻一吸,果真尝到一缕花蜜清甜。他不由莞尔,望了姚筠一眼。

“我们小时候顽皮,为了贪一口花蜜,差点把园子里的朱槿都折光了……大人生气,罚了我们很多功课,说做不完不许再进溪园。”姚筠好笑地道。

沈照也笑了,又问道:“溪园这个名字,是得名于园中哪条溪流么?”

“不是溪流。这园子是太爷爷当年建的,太爷爷号观溪先生,所以给园子起名溪园。园中没有溪流,只有这个大湖,许多亭舍都是沿湖而建,若不想走路,可以坐船往返。”姚筠指了指不远处的湖面。

湖面广阔如镜,沿岸盛开了许多睡莲,粉白浅紫,十分清丽。此时,有几只鸳鸯、天鹅正在水面嬉戏。

沈照望着湖面,忽然问:“二表兄,这是什么?”

姚筠顺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一对黑天鹅在交尾,顿时有些脸红,一时又不知他是不识得天鹅,还是不识得天鹅在做什么,便迟疑着不知该怎么开口:“这个……”

沈照盯着湖面,神色惊愕,喃喃道:“这天鹅竟然……”

姚筠便知他所问的是交尾一事。于是不自在地别开目光,低声解释:“这是因为……天鹅成年后,为了繁衍……”

“繁衍?”沈照重复着这个词,脸上露出一种怪异的神色,看向姚筠,“……可是,这两只不都是雄鹅么?”

姚筠一愣,这怎么会?真是胡说。可他再望过去,仔细辨认时,却不由吃了一惊——这对天鹅体型健硕,颈粗而长,个头一般大,而不似常见的一大一小……果真是两只雄鹅!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不禁向湖边走近两步,可再怎么辨认,这两只正在交尾的天鹅的的确确都是雄的!

他一时惊呆了。他虽知道禽鸟会发情交尾,可一旦遇见也不好意思注视,更没留意到竟有两只雄鸟交尾的事!

一时间,两人之间有些尴尬,都沉默下来。半晌,沈照开口:“都说世上万物顺阴阳之道,雌雄求偶,男婚女嫁。可这天鹅怎么却……难道阴阳之说有误,其实世间雄鸟可以成双,男子可以相好么?”他神情有几分困惑。

姚筠听表弟越想越偏,慌忙说道:“当然不是,世间男子怎能相好……只有禽畜是这样罢了。”这些生灵野性烂漫,偶然会有不循常理的稀奇事,不必太过在意。

沈照点头:“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多谢表兄!”

两人转开话题,又聊起了别的,直到家仆过来请沈照过去看住处。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又是不能在发完的一篇,大家都懂。

她身边的少年立即见礼道:“沈照见过舅舅、舅母,愿舅舅、舅母万事遂心、福泰安康!”

姚氏夫妇闻言心悦,再看这少年生得仪表出众,更是喜欢,连连称赞“孩子真懂事”“妹子有福气”。

一路叙着旧,便将他们迎到溪园入席。

“也是……”

正说着,管家来报,说姑太太一家到了。

夫妻俩赶紧前去相迎。

当年姚府小女嫁了门当户对的沈姓人家,嫁去之后由于路途遥远,未曾回过娘家,夫妻俩只在书信里知道她有一子一女。此刻来到前厅一看,只来了母子两人。

沈夫人容貌秀美,大方从容,比出嫁前更见风采,她与兄嫂招呼寒暄后,含笑道:“沈郎调任,所以我们举家南迁。他才到任,诸事需要打理,不得空闲,晴儿又刚出嫁,所以只有照儿陪我来了。”

“那也没法子,他们难得回来,最要紧是骨肉团聚嘛!”

姚夫人不由悄声问:“老爷,报信的人不是说,小姑一家晌午就到么,怎么还不见人来?”

长子姚笏正携妻招呼宾客,吩咐上菜添酒,极有主人风度。一抬眼见父母陪着客人进来,连忙叫上一旁正与人说笑的姚笙,一起过来。

三人见过了姑母。姚笏今年三十,已经中了进士,气宇轩昂,自有一番身为长兄的稳重;姚笙今年二十二,年轻爽朗,神采飞扬。

这三弟性子爽直,一向有什么说什么。姚筠身为哥哥挨了教训,也只笑笑,开口道:“方才三弟说,姑母一家要到了?”

“是啊!这位姑母,我们都没见过……她是爹最小的妹妹,远嫁北地之后,就不曾回过娘家,这么多年只有书信往来,此番是第一次回来呢!另外,笑儿也十七了,爹娘打算在这些亲朋家的公子里给她相一位中意的,所以,今年夏天的家宴一定会大办!”

姚筠站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称不上治病……是它脚折了,我给它裹点药扎起来。”

“我看你的心思都在这些上头了,也不关心有什么客人会来!”姚笙摇摇头,“二哥,不是我说你,你总要学着应酬,将来成了家,才能当家主事啊……除非是那些女眷,整天埋头绣个花逗个鸟,那也罢了。男儿可不一样!二哥你要多见见朋友、会会客人才是啊!”

日子过得快,小妹也到了待嫁之龄了……姚筠正想着,姚笙又接着道:“……大哥已经成家,小妹也要出嫁,接下来爹娘要操心的就是你了!二哥,你也别总不声不响的,要多多露面、与人谈笑结交,这才像是姚府的二公子嘛!”

这番话由后生说来未免有些尖锐,但姚筠心知弟弟好意,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轻轻点头。

阅读溪园消夏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