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前任个个是大佬》
前任个个是大佬

38 第三十八章(公告)

怀月公主在席间坐下, 面对道道或惊讶或探究的视线,轻笑着颔了颔首,落落大方。

看一眼微微有些骚动的众臣,夜倾羽的眸光在经过沈知晚时停滞了一瞬,成功让沈知晚被噎住了。

夜倾羽温文尔雅地浅笑道:“公主不必多礼,风泽与大夜世代交好, 公主既来了盛京,理应被奉为座上客才是。”

想起方才她问了什么, 她眉头紧蹙。

“那怀月便再次多谢陛下。”蓝衣女子从容回道。

夜倾羽朝身旁的大内总管何公公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吩咐人将这位怀月公主引到下方的一处空位上。

沈知晚蓦然回神。

“秦王殿下已经二十有一,尚未婚配,的确是不可多得的良配。”

“是啊,秦王殿下天资聪颖……”

众多朝臣你一言我一语,在沈知晚看来完全就是闭眼夸的趋势。

这目的也太赤-裸裸了。沈知晚嘴角抽了抽,下意识地看向御座上的夜倾羽,却发现他也正好在看她,在她抬起眼帘时他勾唇笑了一笑,眼底的冷光足以称得上是阴冷如毒蛇了。

沈知晚惊了下。

莫非,夜倾羽特意让白非墨把她带进宫里,就是为了让她看到白非墨被赐婚,以此报复她?

先不论他是不是误会了她与白非墨的关系,沈知晚觉得他可真是个神经病。

她侧首看着身边的白非墨。

对于处于众人言论中心这件事,他没表现出分毫异样,还颇为有闲心地倒了一杯茶给她。

“你就不担心?”

他实在太冷静了,让沈知晚忍不住就问出了声。

白非墨却是没有要与她多谈的意思,只是略略偏头对着她,鼻息间挤出一声:“嗯?”

“就是赐婚这件事……”她欲言又止,说到一半忽然想起来她跟他什么关系都算不上,是不是管得太宽了,只好讪讪打住。

“本王并不担心,倒是你……觉得很在意?”白非墨唇边卷起一抹轻微的弧度。

沈知晚呐呐闭嘴,假装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

人家本人都不着急,她这个外人急什么。

“皇兄,依你所见,公主如何?”夜倾羽在适当的机会出声,把话题引到一直未发表过意见的白非墨身上。

白非墨抬头,连看都没看位于侧下方的怀月公主一眼,颔首道:“公主果敢爽利,是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同一时间,怀月公主却是将白非墨从头到脚细细端详了一遍,她意味不明地扬了扬眉。

御座上,夜倾羽对这话显然十分乐意,顺水推舟一般继续道:“既然如此,那便不如……”

沈知晚攥着酒杯的手紧了紧,定定望着白非墨,发觉他还是那副冷静到令人发指的样子,不由得想吐血。

就在众人以为这件事就会这样定下来时,殿外突然有人大步走进来,伴随着内侍焦急的声音:“四殿下,您这样是否不太好……”

一身玄色长衫的夜倾寒姗姗来迟。

这位四皇子殿下素来荒唐得很,此次为世子秦夜举行接风宴,还有为风泽国的公主择婿两件大事,这种场合他却态度轻佻迟来,惹得朝中不少大臣频频皱眉。

白非墨同样冷然扫视了他一眼。

唯有帝座上的夜倾羽对他的无礼之举甚是放纵,未表现出丁点儿的不悦。

“臣参见陛下,记错了时辰来晚了,还望陛下见谅。”夜倾寒走到中间位置便停了下来。

夜倾羽淡然点点头:“无碍,入座吧。”

无视一干人等气得吹胡子瞪眼,夜倾寒大大咧咧坐到了白非墨下方的位置上,在和白非墨打过招呼后,顺便不忘招呼对面的卫国公一家:“国公大人。”

秦淮安是个眉目慈祥的老人,年过花甲,他对夜倾寒同样没表现出不喜的意思,笑呵呵地道:“四殿下。”

夜倾寒又看向秦夜,却发觉他从头到尾都没抬头,低着头把玩着手里的恶鬼面具,对身边的一切喧嚣充耳不闻。

觉得甚是无趣的夜倾寒收回视线,不经意间撞上侧下方的怀月公主,见她突然冲自己异常灿烂地笑了笑,不禁觉得狐疑。

“殿下,那是风泽国来的怀月公主,此次前来是为联姻。”后方的内侍及时提醒道。

一听到这种事就觉得没兴致再听下去,夜倾寒随口应和一声,就自顾自端起酒杯小酌。

沈知晚极为佩服地看了夜倾寒一眼。

他可真是胆大妄为,这种场合都敢如此放肆,真不知该说这位四皇子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刚才未说完的话题就这么被夜倾寒的出现打断,夜倾羽轻咳一声,示意众人安静,便想着继续说下去,谁知他还未开口,就见怀月公主倏地站起身。

“陛下,怀月有一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夜倾羽微笑:“公主有话不妨直言。”

“怀月此行既是为联姻,那便该有我自己来选择才是,陛下以为如何?”

俊雅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冷意,夜倾羽依旧笑得优雅:“公主所言甚是,不知公主看上了在座哪一位贤德之士?”

怀月抬手撩起挡住脸庞的发丝,咬唇笑了一下,那张并不绝美的脸上居然多了一丝妩媚,她未退缩,扬声道:“就是……他!”

最后一个字落下,在场的人齐刷刷看向她手指的方向,一个个下巴差点跌在地上。

沈知晚都有点傻眼。

怀月所指的不是别人,而是……

并未在意其他人说的话,还在慢悠悠喝着酒的夜倾寒反应再慢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疑惑地看着紧盯着他的众人,同时看到对面的怀月公主指着他笑得十分骄傲:“希望陛下能够成全怀月与四皇子殿下。”

“噗——”

夜倾寒刚喝进嘴里的酒当场喷了出来。

……

这场赐婚就在怀月公主的一语惊人,还有夜倾寒满脸如遭雷劈的表情中结束。

当时夜倾羽的脸就黑了下来。

不过他反应太快,几乎没有人注意到。

宴会结束后白非墨还要留在宫中面圣,所以沈知晚先行去宫门口等他,期间她遇到了卫国公一家,对于她这个不认识的人自然没人会多加留意,走在最后的秦夜却忽然走到了她面前。

沈知晚愣愣看着这个红衣如火的美丽少年。

秦夜垂下长长眼睫,低眸看了看她,眼神清冽如水:“你回来了。”

沈知晚:“???”

秦夜却未再说什么,施施然转身跟着卫国公走了。

她一脸发懵。

果然,这本书里就没个正常人。沈知晚在心里吐槽。

一转身,她就看到了一张熟面孔。

是一身淡紫色烟罗裙的辛夷。

对她沈知晚有点儿心情复杂,上次在宫里辛夷还帮她逃走,可是后来却又指认她是杀丞相儿子的凶手,沈知晚都不知道该不该怪她。毕竟,她百分之百是听从夜倾羽的指令。

“能否借一步说话?”辛夷没带宫婢,只身前来。

沈知晚看了看身后一直未曾说话的紫苏:“有什么就在这里说吧。”她不是不放心辛夷,而是不放心夜倾羽。

辛夷蹙眉看向紫苏,见对方一直微笑着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得忽略掉她,和沈知晚说道:“你能不能不要再见陛下?”

沈知晚思绪忽然卡壳,不知怎么说。

她难道有表现出很想见夜倾羽的样子?

“知晚,两年前你假借我的名义接近陛下,想要引-诱他,之后你陛下做了何等残忍的事情,难道你忘了么?”

沈知晚努力消化这句话,心道原来原主是借着辛夷的名义与夜倾羽扯上关系的,那这样也说得通了,为何夜倾羽会成为原主的前任。

见她不出声,辛夷咬了咬唇,破罐子破摔一般说完:“你毁了陛下的救命良药还不止,将他推进寒潭关了三天三夜,他这一生都要这样缠-绵病榻,羸弱不堪,全是拜你所赐。难道你还嫌害得陛下不够惨!”

沈知晚恍然大悟,继而觉得浑身寒毛直竖。

原本她还恶毒地想着咳死那个病秧子得了,如今知道自己就是害他变成这副孱弱模样的人,沈知晚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我不知你如今又想打什么主意,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再接近陛下!”

辛夷甩下这句话就走了,徒留沈知晚呆立原地。

难怪夜倾羽想弄死她……

原来是这样!

所以说,原主毁了白非墨的容(?),还害得夜倾羽就此沦为病秧子……

在沈知晚看来,她就是被活剐了都一点儿不冤,原主到底是多丧心病狂,才干得出来这些事!

(..net = )

这位怀月公主此次来大盛京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被送来联姻的,看陛下的样子,应当是早已择好了人选。

怀月公主静坐在原位,含笑以待。

“如今朝中才俊众多,但若说起最为出众的,当为秦王,想必大家都没有异议吧。”夜倾羽突然说道。

还好这会儿殿中因为来了位邻国公主,气氛很是热闹,所以沈知晚那几声咳嗽被掩盖了下去,没引起别人注意。

白非墨顺势将手边的茶杯推到她面前,沈知晚撩起面纱一角,仰头就喝,总算将那难受的感觉平息下去。

夜倾羽清了清嗓子,殿中熙熙攘攘的众人立刻静了下来。

“朕今夜特意让怀月公主前来,其实是与风泽国的帝君有一个约定,让她在此择出一位佳婿,以此让两国结秦晋之好。”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面色各异。

“咳咳!”

沈知晚咬着梨花糕, 漫不经心想着, 前几日她就听说过有邻国风泽国派出的使团来访, 原来就是这位怀月公主。

沈知晚端着茶杯的手顿住。

“是,陛下所言甚是。”

暗叹口气,沈知晚心情低落地看向门外进来的人。

那是个穿着深蓝色短款襦裙的少女,生得眉清目秀,放在殿中这么一大群如花似玉的内眷里顶多算是中人之姿, 却因为她整个人的气势而发生改变。没有寻常女子的矫揉造作, 更多的是干脆利落的爽朗。

又是这样。上次和白非墨掉下悬崖时,他问过她一个问题, 她根本没听清身体已经作出回答,刚刚她分明没有想说这种话, 却不受控制问了出来。

这是原主的意识在作祟, 还是说是她自己内心的真正意念?

当她沉稳踏步走进殿中时, 头上的赤金步摇在烛光下熠熠生辉,一双又细又长的丹凤眼, 恃才傲物般扫视着在座众生,身上无端就多了一种凌厉的美艳, 令人目眩神迷。

她是与几名风泽国使者一并进来的,走到廷苑中间时朝着御座上的夜倾羽行礼:“见过陛下。”

阅读前任个个是大佬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