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前任个个是大佬》
前任个个是大佬

35 第三十五章

顾凤裔径自取了一杯端起, 慢条斯理地开口:“尝尝看。”

她一动未动,暗忖里面是不是下了入口封喉的毒。

画舫里光线有些暗,点着一盏明烛, 沈知晚目光在那精致莲花型烛台上转了转,继而落在他节骨分明的手指上。

画舫里有几名正在表演的美貌舞姬, 看到顾凤裔进来纷纷停住动作,一拥而上抱住他的胳膊:“公子。”

他抬手倒了两杯酒在青瓷杯中。

杯中漂浮着三两片桃花,一缕幽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春日天气变幻无常, 大片乌云遮住了朝阳,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一艘二层高的精致画舫停靠在杨柳低垂的湖畔,沈知晚在顾凤裔那异常平和的微笑下, 硬着头皮迈出脚步踏上去。

沈知晚一愣。

她自被夜倾寒带去秦王-府,就一直住在那里,虽然开始的确是想着一定要逃之大吉,最近却渐渐习惯了这种日子。

“你与白非墨有仇,不是么?”他又道。

沈知晚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难不成他知道原主以前毁了白非墨的容?

她依稀在书里看到过一个片段,是说最开始那四个前任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因为相遇的时段不一样,差不多是刚好衔接着的,直到最后原主被他们发觉,这才发现原来她一次招惹了他们四个人。

“唔……是,是吧。”因为不知道他到底了解多少,她答得很含糊。

“既然如此,你若是肯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对你之前做过的事情既往不咎。”顾凤裔凝眸注视了她片刻,倏然说道。

她蓦地转头,满眼怀疑打量着他。

这跟只狐狸一样的家伙,会这样轻易就放过她么。

沈知晚不是很相信。

但他提出的条件的确让她很心动,要知道顶着四个仇人一般的前任,她做梦都不得安生,如果顾凤裔能够从此不找她麻烦,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为掩饰她的动摇,沈知晚顺手摸到酒杯拢在手心,低低垂下的眼睫挡住了眸底的波澜。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中,顾凤裔唇边勾起一抹轻缓的弧度,笑得异常柔和,一字一顿地道:“只要你……帮我除掉白非墨。”

啪——

她的手重重一晃,盛满了桃花酿的青瓷杯被打翻。

对这些仿若未见,顾凤裔继续说下去:“白非墨戒备心极高,寻常人根本无法接近他,可你不同,看得出来……他对你很不一般。”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最后几个字在他的舌尖卷过,听在耳中就有了三分暧昧两分旖旎的错觉。

沈知晚耳尖一阵发烫,在被他发觉前慌忙敛了神色,长眉一拧:“你想多了。”

闻言,顾凤裔玩味地勾起唇,不知是在笑她掩饰般的言行,还是别的。

指尖在袖间掠过,他朝她丢过来一枚黑色药丸。

沈知晚手忙脚乱接住,待到意识到是什么以后,立马避如蛇蝎般丢到桌上。

被称为毒鬼老人,还被称为邪医,顾凤裔拿出的必然是什么断肠毒-药。

接下来顾凤裔的话也恰恰应证了这点,他慢悠悠地将酒杯放回桌上:“我需要你做的事很简单,这枚药碗你随意放进他吃的东西里,一刻钟以内,他就会化作一堆白骨。”

沈知晚颤了颤,惊恐地盯着那粒看似不起眼的黑色药丸。

“如何,这比买卖不亏吧。”他笑问道。

沈知晚恶寒地往后瑟缩了一下,没答话。

这还叫买卖,杀人还差不多!

此时距离跟夜倾寒走散已经过去大约两炷香的时间,沈知晚瞥向画舫外,看着那黑沉沉的天空,好似连心也一并沉到了谷底。

她微微抬眼觑着斜倚在软榻上的顾凤裔,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狭长的狐狸眼微阖,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那我若失败了呢?”眼珠转了转,她问。

顾凤裔不在意地闭了闭眼,呵笑道:“没关系,我可以给你三次机会。”

三次……

一次失败了她就会被白非墨给生吞活剥了才对!

这个顾凤裔,想得倒是挺美,想让她当一枚死棋去害死白非墨。

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待下去了。

大致用目光丈量了一下这里到画舫船头的距离,沈知晚用力咬咬唇,没有再犹豫,口中说着“我答应你”,在起身去取那一粒有毒的药丸时,左手却猛地按下了手镯上的机关。

砰砰砰!

连续三枚毒针射出的时候,正在恍神的顾凤裔重重拂袖闪躲开,但因为距离过近,银针几乎是擦着他的手指掠过,最后钉在了侧后方的梁柱上。

“你……”

顾凤裔唇角的笑容僵了僵,微微眯眼看向沈知晚。

沈知晚哪里会管他高不高兴,在按了机关的同时一掌掀翻小桌上的烛台,软榻上铺着的是柔软的绒毛毯子,在接触到蜡烛的瞬间就被点燃,轰地一声,转眼间便燃烧了起来。

靠在上面的顾凤裔足下轻轻一点,整个人就避开了去。

借着这一空档,沈知晚急冲冲跑出画舫。

让她脚下差点一个趔趄的是,画舫居然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湖中心!

耳边已经听到顾凤裔的脚步声,沈知晚暗骂一声,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往前跑了几步后用尽全力跳到了正好经过旁边的另一艘画舫上。

砰地一声勉强落在船头,她顾不得这里面是什么人,掀开帘子就打算钻进去避避难。

画舫前进的速度非常缓慢,这期间却一直没感觉到顾凤裔追过来,沈知晚禁不住回了头,下一刻,她就愣住了。

外面狂风呼啸,那一点星星之火很快就变成了熊熊大火,以燎原之势将整艘画舫包围起来,滚滚浓烟和火光在风中呼啦肆虐着,而一袭紫色长衫的顾凤裔慢悠悠走出船头,姿态闲雅得仿佛在后花园里闲庭信步。

不知是不是感觉到她的目光,他忽而抬眸朝她看来。

两艘画舫隔着两丈远的距离,顾凤裔站在那头,沈知晚半蹲在这边,远远的只看到他的唇瓣翕动了几下,似乎说了什么。

再然后,就是一记极其诡异的微笑。

沈知晚登时一阵毛骨悚然。

这个顾凤裔,简直像是高级钛合金加固的精神病院永久居住的病人,怎么看都邪得很!

眼看着那片火光距离这边越来越远,沈知晚慢慢放下心来,寻思着该怎么上岸去找夜倾寒那个猪队友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这位姑娘,你是怎么跑到我们船上的?”一道粗声粗气的声音蓦然掠过耳际。

逆着光大致瞄到是个长相魁梧的成年男子,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手里握着一柄比他人还高的银环长刀。

“抱歉,我……能不能靠岸一下,我立刻就走。”沈知晚窘迫不已。

“等等!”

那男子突然叫道。

沈知晚不解地抬起头,看到对方在瞧见她的脸时,居然露出了一副活见鬼的惊骇神情。

她现在很吓人?

沈知晚不解地摸了摸脸皮。

就凭她现在这张脸,无论是谁都不会觉得吓人吧。

“原来是你这妖女!”

高大男子怒喝一声,吓得沈知晚抖了抖。

她满连莫名望着他,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那柄长刀唰地就朝她劈了下来。

哗啦!

刀上的银环相互撞击着,沈知晚死盯着距离自己鼻尖仅有半寸的长刀。

她离当场去世,刚刚就差这么一丁点的距离。

目光一点一点上移,她机械地看向对方那张满是络腮胡子的脸,粗矿的眉目,最后是鹰一样犀利的双目,心里冒出个不祥的预感。

该不会……

这个人又是她前任吧?

沈知晚心里如同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秦升,发生何事了?”

就在沈知晚整个人都呆若木鸡时,有人问了一句,接着就见她手边的水晶帘动了动,一直待在画舫里的人走了出来。

她木然转过头。

头顶经过的云朵,耳畔流转的清风,空中洋洋洒洒飘落的花瓣,在他跨步走出的一瞬间,天地间所有的景物不知不觉都黯淡了下来,芳华尽褪。

红衣如火,遗世孤立。

那个一袭红衣的男子端正且笔直地在船头站定,身姿修长,长长的发以白色发带束在脑后,脸上戴着一张异常狰狞的恶鬼面具。

在沈知晚怔怔望着他的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她。

静静看着脚边蹲着的红衣女子半晌,纤长白皙的手指轻轻覆上鬼面,他将面具取了下来——

刹时,沈知晚呼吸一窒。

(..net = )

见她这般坚持,顾凤裔并未动怒,而是扬了扬眉:“我只是有些好奇,白非墨为什么肯救你?”

“……不知道。”她说的是实话。沈知晚自己都很奇怪,白非墨为什么三番四次救她,难不成真的是因为对原主还有感情?

这个想法令她有些不舒服,秀眉微蹙。

沈知晚眼角抽了抽, 把眼珠摆正看向他手里未喝过的酒。

“怕我下毒?”顾凤裔似笑非笑。

她挠挠鼻尖,脸上有着被戳穿心事的赧然。

“放心,我若想下毒,你早就全身溃烂而死了。”他晃了晃手中的青瓷杯,低眸注视着杯中微微掀起的涟漪。

沈知晚脸一黑,却依旧没去动那杯酒。

“只要你喝了这杯酒,我就考虑考虑……今天放你一马。”顾凤裔一条腿屈起, 整个人慵懒地靠着软榻的扶手, 紫色的宽袍随着他的动作略略散开, 领口处露出大片光-裸的胸膛。

是桃花酿。

唇齿间溢出一声不知意味的轻哼,他高深莫测地凝着她片刻,尔后仰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那我换个问题,你为何要留在白非墨身边?”顾凤裔一手支着下颌,眸光幽深望定她。

美人儿们虽不情愿, 却没有反抗他的意思, 拖着长长的裙摆出去, 路过沈知晚身边时都不约而同翻了一记白眼给她。

莫名膝盖中箭的沈知晚满脸无辜。

那甜腻娇媚的语音让沈知晚头皮一阵发麻。

被众多美人包围的顾凤裔晃了晃玉笛,笑得在沈知晚看来甚是风-骚,温温柔柔地道:“你们先出去。”

顾凤裔一撩衣摆在软榻上坐下,直直小桌对面的空位:“坐。”

这种情况跑肯定是行不通了, 沈知晚硬着头皮过去坐下。

阅读前任个个是大佬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