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前任个个是大佬》
前任个个是大佬

30 第三十章

“这位陆大人说你今日重伤了丞相的公子, 这件事你可还记得?”白非墨慢条斯理地问。

“奴婢今日去了集市, 但并未见过丞相的公子。”小丫鬟低声回道。

白管家低垂着头, 诺诺道:“老奴遵命。”说罢就匆匆转身离去。

白非墨不甚在意地扫视一眼在场的官兵, 冷然开口:“不知陆大人所说的犯人是哪一位?是何模样。”

原本以为会吃闭门羹,甚至做好与秦王交恶的陆英皱了皱眉,总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

白管家很快去而复返, 身后亦步亦趋跟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小丫鬟,因为一直没有抬起头来所以看不清楚样子。

明月不知何时隐没在云层后, 天地间暗了下来,微弱的星光映衬着火把照亮了在场人的脸。

早知这件事不会办的顺利,陆英一手举着圣旨,漫声道:“我有陛下圣旨在此,我说要拿下她就必须带她走。”

招了招手示意南星让开,管家推着白非墨走到最前方,露在面具外的下半张脸清冷绮丽,薄薄的唇带着轻微的哂然,眸光并未落在意图强行闯过来的陆英等人身上,而是更远更黑的夜色中,轻呵一声。

“本王在此,谁敢动她!”

他的语气分明淡薄至极,在场的人却不知为何感觉到一阵侵入骨髓的寒意。

一直未曾开口的沈知晚惊诧地盯着白非墨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五味参杂。

明明应该比谁都恨她的人,却一次次护着她,她实在不知他想做什么。

陆英眯着眼睛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白非墨,正欲开口,却听到身后响起一道压得极低的温雅笑声。

“皇兄,即便是朕也不行?”

众人回头,就见一身白衣的夜倾羽在几名护卫的簇拥下缓步而来,庭院中昏黄的灯光给他笼罩上一层薄薄的光晕,衬得那张俊逸的容颜乍生出几分月白风清的恍惚感。

在他的身侧,站着的是一身鹅黄烟罗裙的辛夷。

两人不紧不慢朝这边走来。

一个时辰前才在宫中见过这位,陆英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快陛下竟会来到秦王-府,他连忙一撩衣袍跪下:“微臣参见陛下。”

如同被他这一句话惊醒,其余惊异于夜倾羽或者不认识他的人忙不迭跪了下去,额头紧贴着地面:“奴才参见陛下。”

身边黑压压跪了一片,沈知晚也没忘记跟着行礼,唯独白非墨依然静坐在轮椅上。

“陛下。”

白非墨淡淡颔首。

夜倾羽未应声,而是看向戴着面纱的沈知晚,温和的语调如同流水缓缓流淌过:“皇兄,丞相的独生子暴毙而亡,哪怕是皇兄府上的人,朕也无法徇私枉法不追究。”

沈知晚霍霍磨牙,再次觉得夜倾羽这个病秧子果真是狠,看来今天是非要将她弄死才甘心。

后面的辛夷轻咬着樱唇,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却终究没有开口为沈知晚求情,垂眸静立在原地不动。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白非墨侧首看着沈知晚,漠然道:“臣府上仅有白苏一名婢女,丞相府上的下人不是已经指认过了,并不是白苏,既然如此,臣不知陆大人所说的凶手是谁。”

“王爷你分明——”

陆英压抑着怒气,因着夜倾羽在场便没有当场发作。

夜倾羽渡着步子往前走了几步,他含笑注视着沈知晚:“皇兄,辛夷和丞相府上的人都可认出你身边这名女子便是真凶,皇兄是否当真要包庇她?”

所有人皆是面色一变。

秦王殿下居然包庇杀害丞相公子的犯人,这消息若是传出去,不止会让百姓为此替丞相鸣不平,恐怕丞相何晖第一个就会带人杀上门来,哪怕白非墨是摄政王都不会顾及。

对此,白非墨半点不见惊慌:“陛下认错人了,她是白管家的远方侄女,今夜才来到我府上的。”

“陛下,她的确是老奴的侄女,之前从未到过盛京。”白管家跪在地上低声说道。

夜倾羽唇畔的笑容凝固了一瞬,他俯视着戴着面纱的沈知晚:“抬起头来。”

沈知晚下意识地望向他。

下一瞬,她就感觉到一阵疾风自面上拂过,戴着的那方面纱就这样飘然落地,而她的整张脸亦随之暴露在众人眼前。

“知……”

白苏惊慌地低呼一声,却在看清她的容颜后呆住了。

檐下的灯笼发出朦胧的薄光,一身素白衣裙的女子挺直背脊跪在地上,她未施粉黛,略显素净的面上肌肤胜雪,五官精致,仿若细细勾勒出的画中人,一双盈盈秋水般的眸子定定凝望着掀去她面纱的夜倾羽,似有不满,显得整个人更是多了几分明媚与生动。

夜倾羽面色一沉,眼神骤然冰冷下来。

“你——”

几步以外,辛夷呆呆望着沈知晚,脚步仓惶地往后退了一步。

(..net = )

焦急地看着满脸无辜的白苏,两名下人仰首环顾四周,眸光最后定格在白非墨身后的人身上,顿时如同找到救星一般喊道:“奴才看到的人就是她!对,一定是她!”

陆英这才想起来,刚才白非墨出来时他身边一直跟着位姑娘,起初他没太在意,这会儿听到下人的话拧眉瞧了过去,发觉那名身穿素白衣裙的女子戴着一方白色面纱,未发一言静立在那里。

一行人的注意力齐刷刷转移到自己身上,沈知晚慢吞吞抬起眼帘。

他看了看戴着半张面具的白非墨, 无法从他脸上找到一丝一毫的波澜,只得将目光转移到他脚跟前跪着的小丫鬟身上,厉声喝道:“姑娘,丞相府的人和辛夷姑娘都亲眼看到了,你休得抵赖!”

一直跪着的小丫鬟,也就是白苏慢慢扬起脸,一张可爱的圆脸上满是无辜,眨巴着眼睛说道:“奴婢的确未曾见过丞相府的人。”

这时,同样未起身的丞相府的两名下人蓦地回头,当瞧见白苏的面容后拧眉:“陆大人,我们看到的不是这个婢女。”

陆英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双手拢在袖中的白管家打断:“秦王-府只有这么一个婢女白苏,既不是她,那就不知陆大人所谓的凶手是何人了,该不会……是别有用心的人胡乱编造的,想对我秦王-府不利吧。”

他意有所指,两个下人闻言脸色剧变,连声道:“王爷,奴才等的确未说假话,公子他的确是被……”

陆英眉头皱得更紧, 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陆英还在疑惑,那小丫鬟已经冲着白非墨福身行礼:“奴婢见过王爷。”

陆英冷冷勾唇,颔首道:“还望王爷见谅,这名女子下官必须带回廷尉府审讯。”说完就想命人上前拿人。

“慢着!”南星率先上前,抽出宝剑挡住众人的去路。

陆英未看两人,垂首平静地诉说道:“王爷, 这两名下人是丞相府的人, 他们早上与辛夷姑娘都亲眼看到王爷府上婢女出手伤了何公子。”

白非墨侧首看一眼沈知晚, 话却是对白管家说的:“管家,去把我秦王-府的婢女带上来。”

陆英显然是有备而来,不卑不亢地道:“回王爷, 下官要捉拿的是王爷府上的婢女, 至于长相……”

他大手一挥,两名下人疾步从后面走上前来,头也不敢抬就颤巍巍朝白非墨跪下:“奴才参见王爷。”

在场的人闻言皆是一愣。

这位秦王殿下是出了名的冷漠嗜血, 但陆英怎么都想不到他会当真这般轻易交出犯人,还是说因为仅是个婢女所以他并不放在心上?

阅读前任个个是大佬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