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人间最得意》
人间最得意

第六百七十九章 朝暮已逝,春秋非晚

说着话,裴绿水身前开始有绿光汇聚,很快很快便有一颗绿色的骷髅头出现在他身前,再过片刻,那骷髅头便张大了嘴巴,做出了一个十分怪异的举动。

那个骷髅头好像是在吸气。

好像此刻天地之间有无数的刀落到了裴绿水的身上,在他身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刀口,让他看起来极为凄惨,鲜血直流。

现如今林红烛不仅把那片绿水都快要染红了,更是要把这裴绿水给斩杀在这里了。

林红烛停下脚步,然后低头看了看裴绿水流出的鲜血,笑了笑。

好像有些得偿所愿的感觉。

那片血海和绿水相撞之后的景象一直很诡异,但是从总体上来说,还是那片血海的优势更大,裴绿水皱着眉,但没能阻止那片血海向他这边蔓延过来,之前在长街上,苏夜对梁亦说道,梁亦的明月不一定能照亮这片绿水,后来梁亦回答,要是能杀人就行了。

裴绿水一双眼睛都已经变成了绿色,看着极为渗人,此刻的裴绿水一点都不像是人,反倒是像一只鬼。

叶笙歌看着这幅景象,想着之前在雾山里看到的那位言河圣人,现如今的景象和当初何其相似。

都是如出一辙。

林红烛看着裴绿水,“我说过,今天你要死在这里。”

他已经被那绿色的骷髅头给咬住肩膀,但是此刻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伸了出来,就放在那绿色的骷髅头上,轻轻用力一扯。

扯下一块血肉。

那骷髅头还在吸食。

林红烛微微用力。

砰地一声巨响!

那颗绿色的骷髅头便碎裂开来。

林红烛看着裴绿水,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你赢不了我。”

紧接着,林红烛伸手,有一只手便落到了裴绿水的胸膛上。

他眼里的绿光大盛,想要调集气机来阻拦,但还是晚了一步,林红烛微微用力,那座灵府便被一道磅礴气机硬生生撞上。

灵府是一个修士的根本,没有灵府,何谈修士两字,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已经破碎开来。

裴绿水已经露出了十分惊骇表情,可能是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是不如林红烛。

林红烛并没有松手,而是一手抓过裴绿水的少年身躯,平静的将他的脑袋拧了下来。

然后随意扔出去。

林红烛这才吐了一口鲜血,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是一场登楼之战,但是过程并不算是太好看,但凶险却是依旧,裴绿水真的境界不低,正常情况下林红烛也只有七分胜算。

可是两人的意志以及别的什么东西,都能成为左右胜负的可能。

而相比较起来,还是林红烛要更胜一筹,甚至是能够碾压裴绿水。

林红烛有些疲倦,看着屋檐下有把竹椅,于是便坐了下去,闭上了眼。

他受了很重的伤,现在走不了。

叶笙歌看着林红烛坐上那把竹椅,微微蹙眉,但很快便沿着屋檐下走了出去,来到了院门处。

她想知道长街那一战,李扶摇能不能有胜算,如果有,是怎么赢的。

她甚至想看看,李扶摇能不能在这一战里破开朝暮,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春秋境剑士。

要是成了春秋境剑士,李扶摇一定会和她一样,被载入这个世间的修行史册里。

而且必须是浓墨重彩。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吴山河,还只是朝暮境而已。

吴山河是朝暮境,李扶摇是春秋境,这代表着什么,自然是代表着李扶摇真正能够力压吴

山河,成为这个世间强的年轻剑士。

虽然二人还没有真正打过,但是如此已经可以遇见之后的事情了。

想到这一点,叶笙歌的嘴角微微翘起。

她站在院门处抬眼看去。

远处的光景,如此而已。

……

……

明月去而复返,此刻李扶摇手里就只有的剑气暴涨十多丈,有剑罡生出,他将明月拖地而行,看着便有一条长长的亮光在地面。

等到快要临近那水先生身前,李扶摇提剑往下一压,天地之间此刻几乎噤声。

再没有一点声音。

一道如同合抱之木如此巨大的剑气从剑身上涌出,剑气之盛,这世间没有几个剑士能够达得到。

水先生提笔,只是尚未落笔,那道剑气便到了身前,这让他怎么办?

毫无办法。

最后只能伸出那只笔。

那本儒教典籍悠然而来,在那笔上划过,然后有一条光线生出,片刻之后定睛一看,哪里是一道。

是无数道。

无数光线笔直蔓延而去,从长街一头到另外一头。

光线太多,此刻仰头看去,便如同是一条长河,也好似一片光云。

接下来就是一片光云往下而来。

最先接触的长街两边高楼,寸寸断裂,被这光云碾作齑粉。

然后光云往下,继续受难的是两边的高墙。

高墙之后便是李扶摇。

那光云是水先生的必杀一击,自然极为强悍,但是李扶摇并不是要束手就擒。

草渐青和明月回到他身侧,两剑排开,接下来草渐青往天空掠出,剑尖对准那片光云,而明月则是剑尖向下,两柄剑的剑柄相合,成就一副顶天立地的景象。

只是两剑加起来不过六尺有余,还没有李扶摇一人之高,即便是要撑起这片天地,也要差些意思,好在很快便另有一柄长剑从远处而来。

他出现在草渐青之前,便成了直面那光云的一剑。

三柄剑共同撑起这条长街,好让李扶摇不必低头,也不必弯腰。

李扶摇深吸一口气。

此刻即便是光云没有落到长街上,但是这个时候长街里已经到处都是气机,如同一片雷池,而且李扶摇便身在这片雷池当中,一个不慎,便要丧命。

李扶摇站在远处,袖中的那柄寻仙剑已经开始微微颤鸣,好似请战。

此刻李扶摇仍旧还是压制住这柄剑,但是很快,灵府里便有磅礴气机正在敲击那道大门。

李扶摇瞪大眼睛,他怎么都没有想过,这所谓的破境契机就是现在。

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他便沉下心里,从经脉当中逼出一缕剑气在手指,当那天上的光云落下一缕气机的时候,那缕剑气便直接斩开一缕,然后李扶摇一步步朝着远处的那位水先生走去。

那位水先生要控制光云,若是退后一步,便是前功尽弃,所以他一步未动,看着李扶摇往前走了一步,水先生也有些惊骇,但是他仍旧没有开口。

只是调动心神,让另外的一缕气机落到了长街上,那道气机差不多有小臂粗,直接冲着李扶摇的天灵盖而来,但是很快便又被一道剑气斩开。

李扶摇走过数步,脚步这才慢了下来,灵府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其实他很明白,境界到了如今,已经压制不住,那些剑气便开始冲击那扇大门,要到门后的春秋去。

只是此刻他尚且在生死之战中,这个时候破境,有很多危险,并不是简单的一两句就能说清楚的。

往前走过几步,那扇大门便已经有个缝隙打开,春秋境界,一目可观。

只是看不清楚全貌而已。

李扶摇经脉里的剑气开始到处乱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

那边水先生感受到长街上蔓延出来的剑气,沉默了片刻,这才感叹道:“都说后生可畏,可是你这个后生何止是可畏啊。”

李扶摇练剑多少年,他不清楚,但是他清楚一点,李扶摇如今不会超过五十岁,即便是从出生就开始修行算起来,李扶摇这才不过五十年,便要有可能成为一位春秋境界的修士了,若是假以时日,百年之内沧海,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那位道种,也就是叶笙歌,修道三十多年,便成就了春秋境界,早已经让整个人间的修士觉得十分了不起了,可叶笙歌是什么人?

既是道种,又有大妖血脉,父亲还是云端的叶圣,光是这一层,她能够走到如今的境界,都不算什么不可能接受的事情。

可李扶摇呢?

他是什么人?

难不成是白知寒之后的又一位剑胚。

水先生压下心中的惊骇,很快便再落下一笔。

另外一道气机瞬间朝着李扶摇绞杀而来,李扶摇脸色有些难看,但是很快很快便恢复正常。

那道气机到了他身前,仅仅一瞬之后,便被一道绝世剑气绞灭。

李扶摇再一次握住了那柄叫做寻仙的短剑。

水先生脸色有些不自然。

李扶摇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只是这之后的每一步都走得极其艰难,世间的修行中,只有剑士的这条路最难,李扶摇走在这条路上,不仅走得不错,甚至还走得有些快,这让世人惊骇之外,自然便要明白他付出过的努力,他经历的苦难。

不是世间所有剑士都是如同魏春至那样的天才,朝时朝暮,暮时便春秋。

魏春至整个人间只有一个,不是李扶摇。

也不是所有人都像是白知寒一般,百年之内便是登楼修士,而且一定会入沧海,像是白知寒这样的人,实在是也很少见。

或许说仅此一人而已。

天地之间,李扶摇也是一人而已。

他再往前走了几步,快要临近那水先生的一丈之内,此刻青丝三剑剑身已经开始微微弯曲,感觉撑不了多久了,李扶摇手里提着那柄剑身斑驳的寻仙剑,快要走到水先生身前。

而那扇大门也已经打开一半。

剩下的只是一半而已。

李扶摇停下脚步,大口喘着粗气。

“先生

觉得我们这些剑士练剑有错吗?”

世间修士对于剑士,一直都有些恶感,但是从根本来说,剑士无错,都是修士,为何偏偏要说剑士有错,这种说法,不管是谁,都站不住脚。

水先生叹了口气,没有说话,此刻若是李扶摇往前再进一步,他便走进了自己的一丈之内,到了这个时候,李扶摇要是再出手,他几乎已经没有办法了。

只能被他一剑斩杀,可是此刻即便是收回光云,不见得也能挽回战局,因此到底该怎么选,还是得看他自己。

水先生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此刻李扶摇已经递出了一剑。

寻仙剑面对就是水先生的胸膛,但是须得先斩开那本儒教典籍,再斩开那只笔。

于是剑遇上了书。

书被分开成了两半,再然后,书之后便是那只笔,也被斩开了。

于是水先生的胸膛就在了剑身上,李扶摇握剑的手在微微颤动,但是还是很坚定的吧剑递了出去。

寻仙剑遇上水先生的衣衫,穿透了他的胸膛。

水先生皱了眉头,看着自己胸前的这一剑,木然问道:“这是什么剑?”

李扶摇只是一位朝暮境,即便是能杀他,也不会太自在,所以能够这么轻易的便让他的身体被刺穿的,只能是剑的问题。

“它之前的主人,叫做辛坟。”

上古的剑仙辛坟,曾经留下过一柄仙剑,后来仙剑被人毁去了。

这个故事,很多人都知道,所以水先生低头看着那柄剑身上满是斑驳裂纹的剑时,释然道:“原来如此。”

他感觉自己的生机正在流失,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是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那是年轻时候,自己还很贪玩的时候,曾在某处找到的一本志怪,那本被自家先生说成误人子弟的里写过一个故事,大概便是说一位剑仙是如何成长的,他还记得,那个故事,似乎就叫人间。

年少时他也向往过那些一剑在腰间,天地之间何处都可去的剑仙。

但之后只能读圣贤书,行读书人之事了。

看着握住那柄短剑的手,水先生忽然温声说道:“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沧海剑仙,成为像是朝青秋那样的人物。”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现在这位水先生便是如此。

他看着李扶摇紧皱的眉头,平静说道:“当然,若是你今日因为破境不成而死在这里,我也会很开心。”

杀掉一个有机会成为朝青秋那样剑仙的年轻人也是一件快事。

哪怕是同归于尽。

李扶摇没有说话,只是抽出那柄寻仙剑,然后说道:“一路好走。”

说完这句话,李扶摇不再理会水先生,而是将长街上散落的剑气尽数引来。

此刻疯狂的涌入灵府之中。

要成就春秋,必须要将那扇大门打开,之前灵府里的剑气已经将那扇大门打开一半,可是此刻剑气已经枯竭,想要破境,则是必须有别的剑气。

所以只可收拢整条长街的剑气。

无数剑气涌入李扶摇身体里。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便电闪雷鸣。

有雷电在云海翻腾。

……

……

苏夜仰着头看着那些雷电,感慨道:“第一次见他,还是十几年前,那个时候他好像还没有到剑山学剑,可这十几年过去了,便要登临春秋了,即便是朝青秋离开人间,让整个人间的剑士过了一次大年,但是那几分机缘,感觉李昌谷拿得多些,怎么他也能走这么快?”

梁亦同样是负手而立,看着那副景象,“春秋之境,便是初窥大道了,这个年轻人才不过五十岁,以后便是另外一个朝青秋了。”

苏夜笑了笑,忽然想起一事,“叶笙歌和他有些关系,你以后怎么办?”

“笙歌身后有叶圣,有我,再大的烂摊子都能收拾,现在担心这些没有发生的事情,没有意义。”

“那我就想问问你,你觉得叶笙歌会不会替李扶摇拦下这天雷?”

梁亦皱眉道:“笙歌那丫头,之前欠下了情意,此刻别说出手,就连我出手,也会拦下我。”

梁亦叹了口气,他说的没有错,因为很快那边院子里的叶笙歌就想着要出手了。

她舒展羽翼,就要从小院离开。

梁亦此刻正好落到了院门前,看着自己这个徒弟这个样子,梁亦开口说道:“他这破境的天劫,不是一般剑士能够引发的,你若是替他拦下,不知道他能不能往前再走,反正这最强春秋境便不要想了,剑士修行难是难,但是仍旧是能得到些好处的。”

梁亦说话直白,因为只有这样,叶笙歌才会听。

果不其然,叶笙歌原本准备离开小院,此刻又落了回来。

她站在院门口,连自己的师父都没有理会,倒是梁亦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她身前,又拿出一张符箓,有些埋怨的说道:“说好的去佛土看看,怎么在这里待了这么久?”

说着话,梁亦将那道符箓牵引进入叶笙歌身体里,只是一瞬,那双羽翼便收了回去。

只是此刻叶笙歌的境界又被压制了。

梁亦从手里拿出一个小袋子,在叶笙歌耳边低声说道:“好东西,收着。”

叶笙歌哦了一声。

……

……

长街那边,有磅礴剑气汇聚到李扶摇体内,让李扶摇整张脸都扭曲得不成人样。

他仰天长啸!

“开!”

那扇大门终于被他推开。

被推开之后,无数剑气凭空而出,尽数充斥在李扶摇的经脉里。

片刻之后,明月和草渐青两柄剑从远处掠来,就悬停在李扶摇身前。

而青丝则是被他握在手中。

此刻云海之中已经是翻腾不已了,有阵阵雷声响起,等到李扶摇握住那柄青丝的时候,云端便落下天雷。

有一道带着天地威压的天雷从云海落下!

李扶摇这一次是真的身处雷池之中了。

这座小镇,此刻景象骇人!

ps:这一章六千字,之前那章四千字,没有第三章了。

裴绿水已经开始癫狂起来,他狞笑着,看着林红烛说道:“你空有天资,却偏偏想着怎么去改变这个世道,这世道就算是浑浊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够更改的,你自己不明白,云端上那么多圣人都默许这件事,你不明白?这个局面便是他们共同维持的!”

裴绿水一边在疯狂大笑,另外一边则是在让那绿色的骷髅头将林红烛吸到他身前。

那个骷髅头一口咬下,正好咬中他的肩膀,然后那白色的牙齿,深入血肉之中。

“你看了我的路,再看了些什么呢?”

当初裴绿水潜入魔教,是为了要知道林红烛的修炼法门,后来他的确也成功了,他有了林红烛的法门之后,并没有按着林红烛修炼的那般修炼,而是自己又走出了另外一条路。

只是重来没有人想过,绿水书院的老祖宗,裴绿水竟然的修炼法门是这般邪恶。

看着那个绿色的骷髅头,只怕是很多人都会想着裴绿水才是真正的邪道中人。

“我天资本就不高,你要让我一步步往前走,我永远都走不到沧海里,我只能另辟蹊径,沧海啊,这是世间所有修士都想要的沧海,你以为我不想要,你以为我就愿意眼睁睁看着自己一辈子被挡在登楼里?我不甘心!”

可就是这一吸气,庭院里风云变幻,有无数的气机从远处涌入那骷髅头的嘴里,接着就是林红烛的那件红袍便向着那边涌去,林红烛看着被扯着往那边而去的红袍,神情平静到了极点。

裴绿水的脸狰狞起来,片刻之后便狞笑道:“林红烛,我吃不了那丫头,今日便吃你就是!”

林红烛脸色发白,看着这一幕,还是很平静,“你吸食血肉,这是邪门歪道,走不长久的。”

“什么走不长久,今天只要能把你杀了,谁还能说我是邪门歪道?”

林红烛一直都想要裴绿水死,所以他今日不会放他走。

裴绿水惨笑一声,随即说道:“林红烛,你以为即便是胜过我了,就能杀我?”

裴绿水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整个人的脸色变得苍白如纸,一点血色都看不到,庭院里的景象忽然敛去了,林红烛还是一袭红袍,站在庭院中央,而裴绿水站在他的对面,看着精气神不太好。

林红烛漠然道:“你把我的路看了一遍,那又怎样,今日还是得你死。”

林红烛没有说话,只是一身气势在不断的攀升,想来之后便又要给出致命一击。

他从庭院中走过,身旁的风便成了一柄柄利刃,从他身前吹过,便到了裴绿水的身上。

阅读人间最得意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