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不朽道魂》
不朽道魂

第1348章 至暗之时

唯有炼火宗的态度,从一开始就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

华云谷宗主皱眉瞥了眼管亦青,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答复沧河掌门的,反正炼火宗仍然没有被踢出那个小圈子。

西联,真的能翻盘吗?

他已经把所有能用得上的丹药全部服了下去,体内的玄力、灵力和魂力几乎如汪洋瀚海般壮大,但他还是觉得太慢了。

这是华云谷宗主在考虑的问题,不过他很快摇了摇头,觉得玉凌不会再有机会了。

生活毕竟不是荒诞剧,这位云盟主能以一己之力杀掉这么多不灭境高手,传出去足以震惊北境,但想必他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甚至快要油尽灯枯。

登天之梯前,玉凌默默地盘膝静坐。

这相当于是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一寸一寸搜索!

终于,在剑气扫到某一块区域的时候,空间异样地波动了一下,随后一大片人影便凭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咳咳……”

沧河掌门的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致,他缓缓放下发颤的手指,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剑气也随之逸散一空。

旁边的一位沧河元老赶忙扶住自家掌门摇摇欲坠的身体,抬高声音喝道:“快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竹家元老率先冲出,大袖一挥,无数青碧色的竹叶便寒芒闪闪地扫向一众西联修者,宛如狂风骤雨滂沱而下,每一缕气劲都足以让固元武者应接不暇。

也就在这一刻,他感到后背传来一阵针刺般的灼痛,一时间也顾不得形象问题,直接就地一滚。

“呼咻——”

一道带着金红火焰的刀光险险地和竹家元老擦身而过,他的衣袍一片焦黑,鲜血还未流出便已经蒸发,而那后背上的伤口迟迟不能愈合。

“等的就是你!”

竹家元老不惊不慌地冷笑一声,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双手往上虚托,暴喝道:“泰明鼎,给我镇压!”

只见一个青黑色的大方鼎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半空,长有五丈,宽有四丈,高有六丈,上面刻着花鱼鸟兽的图纹,显得古朴而厚重。

乍一出现,它便如彗星陨落般直直地砸向下方的玉凌,速度快到根本来不及闪躲。

“嗡!”

玉凌只得伸手托住泰明方鼎,只感觉砸落的是一座巨山,让他浑身气血都猛地一震,一层气浪也肉眼可见地从相撞处扩散开来。

本就没有恢复几成气力的他不禁喷出一口鲜血,正打算施展移形换位术,脚下的地面却突然簌簌颤动,一根根扭曲如蛇的藤蔓陡然从缝隙里钻出,先是缠住了他的脚踝,又继而疯狂地向上蜿蜒,勒进他的血肉,吸噬着生命本元,发出如鬼魂泣叫般的尖锐声音。

这还没完,随着沧河元老袖袍一卷,一面明晃晃的镜子也出现在玉凌正前方,发出无比刺目的光华。

光芒笼罩中,玉凌的玄力飞速流逝,甚至连血肉都在急速消融。

“快杀了他!”沧河元老的手掌紧紧地抵着镜背,玄力的高速运转让他全身臌胀,几乎快不像是人类,而是一个狰狞的怪物。

但他喊完却发现周围的人有些愣神,因为当玉凌所剩不多的玄力快要消融殆尽时,他的面容也一点一点发生着改变,直到完全变成了一张陌生而年轻的脸庞。

难道弄错人了?

众人第一时间跳出这个念头,感到难以言喻的错愕。

“魂界,降临!”

玉凌却没有错过这个时机,将最后一丝玄力化作无比炽盛的正阳玄火,从内而外灼烧而起,把那紧紧缠绕的蛇藤焚烧成了灰烬。

与此同时,他拼尽最后所能调动的潜力,勉强牵引出了微乎其微的一缕白光,将整个魂海都化作实质,投影在外界。

“哗啦——”

魂力大海荡起狂涛万顷,一轮月牙高悬在上,无尽阴寒的紫气弥散开来,与此同时还有无可计数的众生之影。

这些男女老少的幻相吵吵嚷嚷地融入了地上的那些“尸体”,操控着他们前仆后继地冲向那面古镜,一时间竟将那万丈华光遮挡得严严实实。

眼看着好些个沧河长老的“尸体”在古镜的光芒中血肉模糊,沧河元老赶忙扣下镜面,怒喝道:“云承,你敢不敢别用这些卑鄙无耻的手段!”

“呵。”玉凌只是冷笑一声,魂力大海翻卷而过,直接冲走了镇压在上方的泰明鼎。

寂、雨、莲、光,四字诀!

他的双手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捏成四道攻击印诀,将沧河元老连人带镜轰飞到一旁。

竹家元老见势不妙,心里快速地权衡了一下,抱起滚落在一旁的泰明鼎,便转身冲向远处的西联修者,将手中方鼎狠狠地投掷而去,一时有若雷霆万钧。

“给我死!”

竹家元老狞笑着,眼看着泰明鼎就要砸死一片西联修者,一轮月牙却挡在了前路上,和大鼎轰然相撞。

“砰”地一声,泰明鼎生生被撞落在地,砸出一个大坑,而那轮月牙也渐渐虚淡不见,重新回归了玉凌的魂海。

他噗地吐出一口鲜血,身形微微摇晃了一下,意识都变得有些涣散。

接连恶战至今,即便是以他的体质也逐渐支撑不住了,毕竟元灵血脉也不是万能的,要修复不灭境级别的玄力气劲,本就艰难得多,更何况先前放出循环之圆,已经是透支了玉凌的生命本元。

“云承,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竹家元老也不去对付玉凌,反而抽出长剑,剑芒一扫,便斩落了三个西联修者的头颅。

玉凌心底的怒火如野草般疯长,但他的脸色却愈发冷静如冰。

“雾刹界!”

魂海中,属于阴神的气息席卷而出,他将本尊那边大部分的力量都抽调了过来,勾织成了一片封闭五感六识的世界。

竹家元老的脚步一顿,表情变得空洞而呆滞,像是对外界失去了一切感应。

“不好意思,还有我呢!”

蒙家元老手握一杆红缨长枪,径直越过竹家元老,手中长枪直接贯穿了一位西联修者的胸膛,将他高高挑起。

但令他心中一跳的是,这个濒死的西联修者却露出一抹有些癫狂的笑容,声音沙哑地道:“弟兄们,该我们上了!”

“轰”地一声,他的身形爆炸成万千血肉碎片,那股冲击直接让得蒙家元老后退数步。

“你们……”

朔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西联修者从他身边冲过,任凭雪清泠如何阻拦也没用,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些人的姓名,他们就这样如烟花般一闪而逝,整个人不复存在。

死了,都死了……

都他妈的死了!

朔的大脑一片空白,心神剧震间,一股逆血疯狂地泛涌上来,让他的眼眸变得通红。

耳边所闻尽是这些西联修者自爆的声响,朔几乎快咬碎了牙齿,不管不顾地大吼道:“闇、字、诀!”

身为这世上最后一位闇族族人,同时也是闇族之王,这凌驾于九字诀之上的终极闇字诀,唯有朔才能施展出来。

哪怕他其实尚未从本源轮盘中领悟出几分真谛,哪怕闇字诀的威能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此时此刻,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都给老子去死!”

朔硬掰着手指捏成了闇字诀,其中几根指头都爆成了血雾,只留下森森的白骨,但他却仿佛察觉不到痛苦似的,只是一味疯狂地将所有灵力都运转起来。

于是整个世界便陷入了最为深沉的黑暗中,万物寂灭,天地无光。

一切从黑暗中诞生,又终将归于黑暗。

“呛啷!”

压抑到极致的气氛率先被一声轻响所打破。

寒光出鞘,如平湖秋月,又如惊鸿照影。

“绍某是迫于无奈,但青阳家主又没有那么多的限制,如此选择却令我有些意外。”华云谷宗主淡淡道。

“有些人喜欢冒险,而我恰恰是那个心无大志的。”青阳悟迟笑了笑。

“我倒觉得青阳家主是真正的聪明人。”华云谷宗主扯了扯唇角,不知是在夸奖还是在讥讽。

他们看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但注意力却全然不在言语上,因为这场关系到整个北境的博弈,马上就要一见分晓了。

正如在此之前,没人能设想到情势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此刻也没人能预想到最终的结局。

“绍宗主也发过誓了?”青阳悟迟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抱着胳膊站在一旁。

事实上,玉凌最大的软肋就是他带来的那些西联修者,这一点所有人都了然于心。

沧河掌门腰侧的剑鞘已经空了,一柄青霜长剑高悬在他头顶上空,随着他并拢的双指往下一挥,凌厉的剑气便霎时间遮天蔽日,嗡隆一声横扫四方,如狂风折劲草,蛮横到势不可挡。

剑气所过之处,空间纷纷破碎,狰狞的裂缝若隐若现。

同样靠意志力在坚持的还有玉凌,他很清楚剩下的那几个人不会坐以待毙,从他们那一系列频繁的小动作上就可以看出,他们正在肃清内部,想必很快就会有所行动。

青阳家和华云谷的立场很明显,前者碍于和雪峰的交情不方便下杀手,况且玉凌特意没有动青阳家的不灭境元老,也是给他们留足了情面,所以他们选择放弃通神灵钥的争夺。

五分钟,留给他的时间只有这五分钟,这是雪清泠所能坚持的极限。

毕竟空间不是一成不变的,她要想用空间障眼法隐藏一百多号人,每一分每一秒都需要惊人的运算量,她现在没有昏迷过去已经是意志力惊人了。

而华云谷要照顾那一大帮子虚弱状态的固元长老,还要顾及到身在临安星的绍和璧,也选择退出这滩浑水。

要是沧河的不灭境元老全死了,全场就再没了能制衡华云谷的力量,说不准他们会考虑撕毁刚才的承诺,但玉凌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没留给他们任何可趁之机。

阅读不朽道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