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想给你宠爱》
想给你宠爱

第二宠

于是她整个人显得更为沉默。

闻溪一直知道自己喝不了多少酒,算是一杯倒的那种,醉后的窘态还被夏焰笑过好几次。

她偶尔会搭一下腔,大多时候则是单手托着下巴,安安静静听她们闲聊八卦。

“今天演男主的钟老师也没来,我说了什么吗?”娃娃脸女生放下手中的筷子,擦擦嘴,笑着打趣道。

毕竟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八卦。

她只需要做个吃瓜群众就好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演女主的赵女神今天没来,真遗憾啊。”

闻溪展颜一笑。

声音清清淡淡,既不疏离,也不亲近。

如她这个人一般。

吃完饭,一群人纷纷散去。

闻溪拎着包,脚步虚浮的往予山会所后门方向走去。

她跟糯糯说,要她在这里接她回酒店。

闻溪以前来过几次予山会所,这个地方来的人多半非富即贵。

老板十分神秘,至今都不知道是谁。

称得上是清市未解之谜。

“宋哥,你回国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兄弟一场,多让人伤心啊。”

予山会所老板江野岸此时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姿势随意又懒散。

“你今天不就知道了。”

在宋清让的注视下,江野岸吊儿郎当翘起的二郎腿,老老实实的收回。

江野岸是宋清让的表弟,从小没个正形,唯一怕的也就是宋清让这个表哥。

宋清让站在窗边,长身玉立。长指无意识的抚上衣袖,沉静的说:“联姻的事,我听说了。”

“我家老爷子都跟你说了?”江野岸轻笑,无可奈何。

“我会帮你劝劝江叔。”

宋清让正好在二楼,很容易的看见楼下那抹倩影。

他看着她蹲在地上,眉峰轻蹙,“今天先走了。”

“宋哥,你急什么,又不是家里有女人在等着。过几天等我给你接风洗尘啊。”

江野岸点燃一支烟,指尖红色火光隐约,烟雾缭绕间,他笑得痞坏。

宋清让对江野岸不正经的话,没什么反应,一言不发离开。

等宋清让一走,他起身朝宋清让方才所站的地方走过去。

原来如此。

楼下有位“罗密欧先生”。

刚刚他便感觉不对劲,宋哥只是看了一眼楼下,就那么急切的离开。

啧,这怕是马上要给他找个嫂子了。

闻溪蹲在地上,按捏着眉心。

暖热缠绵的风,乘着夜色向她吹来,让她多了几分醉意。

这酒后劲大的,浑身都不舒服。

一辆黑色的车在闻溪前面缓缓停下。

闻溪看见熟悉的车,立刻站起来,起来的一瞬间太急,没怎么站稳,差点摔倒。

好在她成功稳住身形,快速拉开车门爬上车。

从后面出来的宋清让本想扶她一把,然后看见闻溪一溜烟上了自己的车。

宋清让:“……”

宋清让微愣。

一秒之后,唇畔浮现一抹笑意。

宋清让拉开后面的车门,看见车厢里的女人,眉骨跳了跳。

她身上穿着的红裙有些凌乱,脸颊挂着红晕,眼睛紧闭,模样看起来不太舒服。

浓密卷翘的长睫轻掩,眉眼没有之前那么冷清,在月色下多了几分柔和。

双手放在膝盖处,坐姿如同小学生一样乖巧。

他的心突然变得柔软起来,宋清让静默不语的看着她,缓慢无声的勾起嘴角。

喝醉后真可爱。

“宋总,要不要我把这女人赶下车。”

驾驶座上的齐辰扫了眼自顾自坐在后面的女人,出声建议道。

宋清让凝神,淡定坐上车,开口,“开车。”

齐辰:“???”

齐辰自打从宋清让回国,便一直作为他的助理。

他不知道处理过多少这种女明星,为了抢到资源,为了争取到角色,深更半夜敲宋总酒店房门。

这些人让宋清让烦不胜烦,一直都是齐辰干净利落的出面解决。

但是——还没有哪一个女明星像今天这个这么主动。

这才刚从饭局上下来,就迫不及待爬上老板的车。

齐辰忍不住将视线再次落在后座的闻溪脸上,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面孔。

活像闻溪是个失足少女。

想归想,齐辰听命于老板,还是发动车子。

糯糯开来的车从闻溪所在的这辆车车身擦过,她看见后座的两个人,忙不迭打转向跟上。

她貌似亲眼看见溪姐上了宋总的车?溪姐这该不会听庄姐的话想通了?

“先送闻小姐回去。”

“哦哦,好。”齐辰点头。

《徐怀慎传》剧组都住在老板自己家的酒店,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

“糯糯……”

闻溪晕晕乎乎打了个响指,见糯糯没有应她,不满的继续嘟囔。

“我想听歌——”

宋清让看着旁边不太/安分的人,目光缱绻。

她没怎么变过。

只是下巴尖了一点,相比以前的青涩,现在看起来成熟了不少。

他打开手机,温声问道,“想听什么歌?”

齐辰从后视镜瞟了眼宋清让,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不想要工资了?”

后面淡漠冷硬的声音传来,齐辰默默移开视线。

这才是宋总啊。

刚刚的那种温柔一定是错觉。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

宋清让听她轻快的哼着歌,嘴角抽了抽。

前面齐辰笑意怎么也憋不住。

直到宋清让视线凉凉的扫过来,才作收敛。

齐辰视线平视前方,余光里发现一辆同为黑色的车正在超车。

车窗慢慢摇下,女孩一只白净的手伸出窗外。

朝他比了一个中指向下的手势。

齐辰:“……”

当他清市十三郎是吃素的吗?

齐辰车速提起来,一个转弯,闻溪身体本能向宋清让倒过去。

女人靠在他肩头,吐露出的气息,温热撩人。

闻溪不安的扭了扭身子。

“别乱动。”

酒精浸润过的嗓音有点沙哑,一只手放在她发顶,轻柔的摸了摸。

“乖。”

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陌生的手,陌生的味道,陌生的感觉,这一切让闻溪睁开眼睛,清醒起来。

她身体整个向右蜷缩,就差贴在车门上。

活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

宋清让的手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眼底流露出一缕黯淡。

这……

这不是之前的宋总吗?

闻溪恍然想起,接着恢复成醉酒的模样。

还好……即使是十八线,她也是个有职业操守,演员素养的人。

上错车这种事,也太丢脸了吧。

宋清让心下了然,笑得一脸玩味。

她醒了,还在装。

这三十分钟的时间,闻溪过得异常难熬。

车在酒店外停下,她急急忙忙推开车门,链条包一路拖在地上。

闻溪把此生的演技都发挥在装醉上,这个演技她表示要给自己打100分。

齐辰见自己老板久久不发话,开口道,“宋总,现在走吗。”

“再等等。”

宋清让眯起眼睛,看向天上忽明忽暗的繁星。

过了几分钟,酒店十五楼的灯亮了起来。

“走吧。”

“是。”

宋清让收回视线,发现座位上被落下的一条耳链,眸色暗了暗,自嘲的勾唇。

清冷的月光下,银色的耳链闪着莹莹光亮,形状宛如骨翼的翅膀,似乎要扑哧一下飞走。

他一点点把耳链收紧,像是这样能把她也一点点握住。

原本以为自己忘记了的人,在见到她的那刻,无数记忆翻涌而来。

原来一直深深地。

映在脑海里,刻在骨头上。

挥之不去。

只是……

多年不见,她依然不记得他。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都上车了离上那啥圈圈又叉叉(和谐)还远吗:)

闻溪轻阖着的眼睛睁开,双颊绯红,灿若玫瑰。

眼里有光华在流转,熠熠清辉。

她脑海里无端想起一个词——媚眼如丝。

闻溪其实长得很美,皮肤白如霜雪,标致无暇的瓜子脸。五官如果单独拆开看或许只算温婉,但是糅合在一起,却让人觉得冷艳精致。

尤其那双眼睛,灵动清透,里头总是裹挟着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一种洒脱淡然。

宋词暗自打量旁边的闻溪,她看过闻溪演的那部电影,很喜欢她演的女主。

无奈剧本人设不好,白白浪费了她的脸。

“觉得好看吗?”

她扶了扶额头,心里叹道,还好这饭局快散了,糯糯应该恰好能赶到。

刚才喝下的酒渐渐上头,闻溪觉得大脑被酒精熏染的昏沉,心里似有一团火在灼烧。

宋词的偷看行为被当事人直截了当的戳破,她不好意思的张张嘴,小声道:“好看。”

“谢谢……你也很好看。”

“我记得是赵凛久先暗讽钟老师过气在先吧。”

“赵凛久和钟叙一向不对盘,以后我们剧组估计不会安生,真怕到时候这两位天天在剧组吵起来。”

“不过这俩人也是有够默契的,今天都不来哈哈哈。”

“前不久钟叙还公开diss过赵凛久演技差,没想到现在两人居然要演对手戏,真是难以置信。”

“貌似已经斗了几年,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闻溪这桌都是些不太出名的新人演员,没什么弯弯绕绕的心思,气氛一直算是热络。

阅读想给你宠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