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进化与传承》
进化与传承

279章赵飞扬在异界留下的尾声

大约在民警汇报情况的半个小时之后,民警单位的增援人员到场了,这一次是一共来了5个人,其中两人是直接负责采样、拍照的,另外两人是看起来是指挥人员,还有一人是民警、所工作的派出所的所长,也是新来的5人中,他俩唯一认识的人。

这5人进来后,那两个负责采样、拍照的,就由民警领到病床前去拍照,其他三人来到民警近前,其中一人询问民警道:“大致情况我们已经听所长介绍了,有没有新的需要特别注意的情况。”

民警是直接说道:“这个垃圾筐我先搬到那个病房了,等我们的技侦人员来处理,你们先另找一个垃圾筐用。”

白虹再去另一个口袋里边掏钱,还是没有找到民警有些兴奋的说道:“看样他给你的钱也会消失。”

再次回到病房时,医生在和护士交待一声后,也跟着一起过来了对于医生来说,这个急诊病房距离急诊办公室很近,如果那边有情况,他是可以随时过去的。闪舞小说网www

在接下来对于垃圾筐中会剩下什么的讨论中,白虹想起道:“那个布块是我的手绢,手绢应该还在,我觉得那上边的血迹应该消失。”

民警说道:“你再看看是不是放到别的口袋里边了。”

至于这棉纱块中间的凸愕出现的一些绳结,值班医生也是仔细看了一下之后,才确认这是他给病人缝合伤口时所用的缝合线而最让人惊奇的是,经过当场的仔细查看,这缝合线是呈完好的闭合状态,也不知其是如何与赵飞扬的分离开的。

当这些显而易见的遗留物被一一封存之后,接下来,技侦人员又把褥子上被浸湿的部位用剪刀剪下一块,再次封存然后又把床铺上灰尘之类的东西进行了清扫、归拢和收集,这是考虑着万一这里边会有可用的信息资源:比方会不会有头发之类的存在,比方有些现代科学仪器无法搞明白的微粒,或许过些年就有办法搞明白了。

做完了这些,褥子上正常干燥的部位,也被剪下了一块进行封存。

再接下来,技侦人员在值班医生的指点下,开始翻找垃圾筐内的那个带血布块,结果还真如众人所料,只找到了白虹的手绢,但手绢上确实不带一点血迹了。

那个被赵飞扬携带过来的那根钢管,也被技侦人员封存,两个技侦人员对这个证物是最为满意,因为那上边可以看到清晰的指纹和掌纹。

再然后,技侦人员又把医生处置赵飞扬伤口时的用药、以及赵飞扬曾经口服和外敷过的用药都进行了留样封存。

至于医院收费处当晚收到的10元面值的纸币,也警方暂时封存,待提取过钢管上的指纹之后,可以进行比对和查证。

最后,就是新来的警务人员,再次的对白虹、值班医生以及那个直接接触过赵飞扬的护士,分别进行了的相关问询,民警和民警则是一直在唱陪同。

当听说白虹和值班医生都接触过赵飞扬那个小巧的手机、而民警也看过白虹玩s时,这三人都被要求用纸和笔,尽量的画出或写出那个手机的各种直观及功能性状。

在他们三人各自认真的回忆及书写期间,其中一个技侦领导模样的人给所长提议:“给那边打电话问问,了解一下肚子被啤酒瓶捅伤之人的治疗情况。”

很快的,所长从保卫科返回了,他小声对那两人说道:“那人的腹部当时因为残留有碎玻璃渣子,其手术清理原本很麻烦,可没有想到那边的医生正在进行手术清理期间,那些渣子突然间都神秘的消失了,包括在这之前已经被取出后放在托盘内的玻璃渣,也一并消失不见了。”

这两个技侦领导模样的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等白虹和值班医生所书写的手机内容汇总到一起之后,他们均注意到:手机面板上所显示的2001年7月25日及晚间时间,确实与当时的时间相符只不过那上边还有个明显的华夏移动,他们一时还对其含义不得要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进化与传承》,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那两人先把薄被单上稍微有些湿迹的部位减下来一块,用塑料袋包好,又剪下一块正常干燥状态的被单,另外用塑料袋包好,然后在民警的协助下,把薄被单仔细的整个掀起。

这时候众人发现,在病床上居然零零散散的还留有别的物件。

民警这时帮着其中一个技侦人员、把薄被单反着放到另外一个病床上,在查看被单内没有其它情况后,两人把被单折叠起来,先放在那里。

看到对面三人似乎没有完全领会意思,民警再补充道:“刚才那个赵飞扬消失后,那个点滴瓶子里的药液还往床上滴了一会。”

那两个指挥员中的一员当即醒悟道:“明白了。闪舞小说网www”

他转身走到病床前,开始交代那两个技侦人员道:“先把刚才被针头药液浸湿的地方剪下了,回头要检测一下其中的含水量。”

在他过去安排这些事情时,民警继续向另外两人讲述其它新发现的情况。

那边两个技侦人员已经拍摄完病床外观的照片,这时开始寻找浸湿部位,因为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床铺上已经不是显得太湿了,民警在一旁是直接帮着指出了浸湿的部位。

民警当即说道:“我们几人刚才分析后觉得,应该测算一下那个点滴瓶中的药液,会不会有一部分是随着赵飞扬一起消失了。”

她这个说法倒是能够符和大家对当前事物的猜测,可设想一下手绢上的血迹会自动消失的情况,都觉得这状态太毁三观。

这边那个拿着相机的人,则是在床上遗落有物件的部位,根据种类的不同,摆放上不同的编号牌,然后开始拍照。接下来是开始对床上遗留的物件进行品种确认。

首先是那一个明显用来包扎伤口的棉纱块,上边还贴着医用胶布在场的医生直接解释:“这是刚才用于包扎病人伤口的,只不过这上边正常该有的一些血迹是都不见了”。

民警当即说道:“我现在去收费处一趟,让他们先别动今晚收回来的10元面值的钱。”

民警出去之后,屋内的其他几人继续针对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展开探讨,当论及那件血衣以及报纸上的血迹都消失了时,值班医生想起来道:“刚才处置伤口时,那个堵着伤口的布块被扔到垃圾筐里边了,你们觉得那个布块还会存在么?”

白虹的丈夫有些纳闷的说道:“那床上这些钱是咋回事?”

白虹说道:“这都是找回来的钱。”

当下,除了民警之外,其他3人就要出去查看,民警连忙说道:“你们先别急着去,等我们的人来了,再一起过去。”

民警是很快就又回来了,听说这事之后,除了民警需要留守之外,其他几人都一起去处置室查看,还好那个垃圾筐里边的东西还没被倒掉。

阅读进化与传承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