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首辅撩妻日常》
首辅撩妻日常

吃肉

程释:“哦。”

苏澄欲哭无泪,整个人呈呆滞状。

嗯?

苏澄牵着胡妈妈一路追到放生池畔,远远见到他,一时竟踌躇不前。

又是一个嗯!

她在关心他,他至于这样冷淡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小桂氏与苏德自然陪着宋夫人去听讲经,程释自去寻地方看书。

她都把魔爪伸向他姨母了,还想连他也不放过?

程释觉得有点冷……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他说:“你脖子上戴的那个项圈,挺好看的。”

苏澄双手迅速捂住脖颈,警惕地看着他。

这个项圈就是上辈子那个八宝璎珞项圈。

他他他什么意思?

程释心中暗笑,面上却不露分毫,甚至还把语气放得比原本亲切许多,“越看越是好物,不如你摘下来给我看看?”

苏澄踩着话音退后几步,头摇得活像拨浪鼓,“不不不,这是……这是我娘留给我的,高僧做过法,及笄以前不能摘,方可保我平安。”

高僧做过法?

捉妖物吗?

程释眉头微动,是开过光吧?

话都不会说了,肯定是心虚。

“这样啊。”他轻抚书页,腔调十足,“那就算了。我们本也不太熟,不好这样害你。”

不太熟!

苏澄不乐意。

她亲身上阵,忙碌许久,怎么能容许他与她“不太熟”。

“我们……很熟啦。”只是面对程释到底紧张,再加上心虚,难免底气不足,嗫嚅道,“一回路径生疏,二回轻车熟路,三回登堂入室,四回……”

苏澄蓦地捂住嘴。

四回上门女婿……

她才不嫁他!

一想到和程释天天一个被窝里睡觉,吓都吓死了,肯定活不长!

程释也知这俚语,更觉苏澄傻乎乎的好笑。

其实前世恩怨前世了,当初虽闹腾了一场,他最后并没有吃亏,所以也不想过多为难她。

于是掸掸衣袍起身, “这里太晒了,还是大殿里清凉。我要去听讲经了,你来不来?”

最后一句邀请,实在是逗她。

怎么看苏澄都不像有足够耐心听经礼佛,且看她为了与他套近乎可以做到何种地步。

苏澄果然纠结起来。

她不是不敬神佛,前世每年给大相国寺的香油钱加起来足够在京城好地段买座四进大宅。

她只是一听讲经就想解手、打瞌睡、肚子饿……

这些都是天然的生理反应,不能怪她。

犹豫归犹豫,眼见程释跳下大石,施施然走远,苏澄还是迈开小短腿跑着追上去。

“程哥哥,等等我!”

她气喘吁吁,红着脸把小手塞进他大手里,要他牵着走。

如此举动实在令人害羞,可苏澄记得很清楚,前世她这么大时,家里的堂哥们都是这样牵她的。

若是计划成功,程释早晚会是她表哥,反正都是哥,区别不大。

“程哥哥,一会儿我们挨着坐,好不好?”苏澄努力撒娇,“我第一次听讲经呢,万一有听不懂的地方你帮我解释,好不好?”

程释手里牵着圆圆的小姑娘,心中却知道她内里的馅儿是个窈窕美丽的成年女子,难免有点不自在。

只庆幸他向来面无表情,从外表看不出端倪,仍可以看似淡定地反问:“你怎知我一定能听懂?”

“你是案首啊!”苏澄实话实说,“十四岁的案首,古往今来头一份,你要是都听不懂,世上恐怕也没人能懂了!”

撇开私人恩怨不谈,她对程释的才学一点不曾怀疑,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三元及第,三十岁不到就当上首辅。

许多人七老八十才刚入阁,还有许多人七老八十了还在考举人呢。

因此话说得格外诚恳。

苏澄无心,程释却被奉承到了。

他唇角几不可见地勾了勾,轻哼一个“嗯”字,算是答应下来。

两人到得晚,在最后一排,离殿门最近的两只蒲团上分别坐下。

程释上辈子一切皆靠自身努力拼搏得到,对求神拜佛之事本就无感,自然听得不甚专心。

至于苏澄……

他眼睁睁看着她坐下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上下眼皮已打起架来。

这场架迅速得令人叹为观止。

程释念头刚闪过,苏澄眼睛已阖起,小鸡啄米似的点着脑袋,身体猛地一歪……

还好她人小,前面坐的又是一位胖妇人,除他之外无人注意到她的异样。

苏澄因那一歪而惊醒,揉着眼睛坐直身体,打着哈欠从荷包里摸出一样事物。

程释凝神细看。

那是……

蜜汁猪肉脯!

程释膛目。

饶是上辈子见惯大风大浪,他也没办法再保持波澜不惊。

从来没见过有人在寺庙里,坐在塑金身的佛爷与四大天王旁,当着讲经主持面前大模大样的吃肉。

还吃得那样一本满足,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他真是见识太少!

正努力吞咽的苏澄发现程释双眼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己,甜甜地朝他笑一笑,十分客气地摸出一片肉脯递过去,与他分享。

程释鬼使神差的接了。

更鬼使神差的是——恰在此时,主持手中的念珠忽然断开,沉香木珠落在石砖地上,骨碌碌朝殿门口的方向滚来,引得听经的信众们目光随之转动。

变故突生,程释根本来不及反应,手拿肉脯,就此被主持、一众僧人和包括宋老夫人、小桂氏与苏德在内的信众们看个正着。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程释:……坑夫的女人!

苏德:普天同庆,立刻把女儿嫁出去,从此只坑夫不坑爹O(n_n)O~~

苏澄:感觉我是多余的/(tot)/~~爹爹不疼,相公不爱/(tot)/~~

陆丰:我爱你,快到我碗里来o( ̄e ̄*)

程释:滚!别打我圆的主意(ノ`Д)ノ

ps,下一更周五早八点,么么哒,周五应该可以开始日更啦~~

“我是说,说话呢,讲究贵精不贵多。目的明确,言简意赅,交流起来才有效率。漫无目的的闲聊,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可是聊天可以增进感情。”

程释瞥一眼她认真的小脸,实在有些无语。

程释暗笑。

还教他怎么聊天呢,真当他不会聊天吗。

“你听过这样两句话吧。其一‘言多必失’,其二‘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苏澄当然听过,但他是什么意思,她不懂。

程释扶额,看到她就懂了她爹苏德为何二十几年在科举上都无寸进。

好半天才回复元气,继续努力把话说下去:“也不能说‘哦’。你要接住别人的话,回应,再启发新的话题。这样才能你来我往,把天聊起来。也不至于让人觉得你太冷淡,不好接近。”

苏澄气坏了,踱着小步子左一圈右一圈绕了两圈,这才站定,再次仰头说话:“程哥哥,别人和你聊天时,你不能只回一个‘嗯’字,这样会冷场,让别人下不来台。”

她想与他增进感情?

一男一女,增进感情到最后是什么结果?

差些令她以为回到了上辈子!

苏澄小步小步地蹭过去,仰头甜甜地同他打招呼:“程哥哥。”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程释此时坐着的,与上辈子是同一块大石。

坐姿一样,面孔朝向也一样。

又问:“你最近好吗?那位张太医帮你诊治之后,身子可好些了?”

程释头也不抬:“嗯。”

阅读首辅撩妻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