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六宫凤华》
六宫凤华

番外之李钦(一)

可方若梦一想到长子受了情伤落寞离京的样子,便心疼不忍。于是,李钦的亲事就这么一日日拖延下来。

眼看着李钦就快二十二岁了,由不得方若梦不急,这些时日,已经接连冒了几根白发。

提起一直不肯成亲的长子,李默也觉头痛,叹口气道:“当年他执意谋了外放,去做了一地的知县。为官一任是五年。任期中无要事不得轻易归京。现在是第四年。还有一年多才能任满。这混账小子,定是一开始就算计好的。”

方若梦揽镜自照,在乌黑的发间找到了一根白发,不由得幽然叹息。

李家是顶尖名门,李钦是长房嫡曾孙,娶进门的媳妇,怎么也得是高门闺秀。总不能任由李钦在任职的小县城里找个媳妇吧!

方若梦的家书一封接着一封,明示暗示催促着长子早日定亲成家。李钦一律以“公务繁忙无暇回京”为借口,推拒亲事。

时间一晃,又到了年底。

朝中官员们对此也无太多抵触。

皇太女到底是女儿身,身边任用一些女性官员也在情理之中。

再者,有了谢子衿的前列在先,有一就有二,各官宦世家各自暗暗打起了如意算盘。谁家中没有一两个饱读诗书优秀出众的女儿或孙女?

说不定,以后光耀门庭撑着门户的就靠家中的女儿孙女了!

谢子衿也一跃成为京城贵女们向往景仰之人!

这样的谢子衿,想将她娶回家做儿媳的不知有多少。李默对儿子再有自信,也不敢断言能求来这门亲事。

“我们钦哥儿确实出众,年龄却稍大了些。”李默越想越觉得这门亲事的可能性不大:“谢子衿过了年十六岁,比我们钦哥儿小了六岁。便是我们厚颜去提亲,只怕谢家也不肯应。”

被李默这么一说,方若梦也有些泄气了:“你考虑的不无道理。我心里也是顾虑重重,不然,我早就张口和你商议了。”

李默想了想说道:“也不是全无机会。这样吧,我写一封信,让钦哥儿告假回来过年。你趁着过年时进宫,向皇后娘娘提一提。如果皇后娘娘愿意保媒,或许能成。”

方若梦轻蹙眉头:“他若是不肯回来怎么办?”

李默杀气腾腾地挑眉:“就说他亲爹病重,让他回来伺疾。不回来就参他一本不孝!”

方若梦:“……”

……

腊月二十九,离京三年有余的李钦回来了。

母子久别重逢,喜中有泪,方若梦又哭又笑,紧紧攥着长子的手:“你总算是回来了。这几年,我日日惦记你。”

李钦看着泪如雨下的亲娘,心中也觉酸涩,柔声安慰了许久。待方若梦情绪稍稍平复,李钦才问道:“父亲在信中说病重不起,我急着赶了回来。父亲人呢?”

方若梦用袖子擦了擦眼泪:“你父亲为了让你回来,故意称病。半点问题没有,精神好的很。现在去户部当差去了,晚上才能回来。”

李钦:“……”

为什么他半点都不惊讶?

半晌,李钦才无奈地笑道:“罢了,我回都回来了,等过了年再去任上不迟。”

李钰带着娇妻爱女也一并回来了,和兄长相见,既高兴又感慨。

两人是一胎双生的兄弟,自小同吃同住形影不离,相貌几乎生得一模一样。可惜,兄长情路坎坷,遭受重挫。也连累得兄长那一年的进士考试大大失利,差点就落了榜。

按着京中惯例,三榜进士没资格进翰林院。兄长索性谋了外任,去做了一地的父母官。

分别这么久没见,兄长似变了一个人。

原本那个神采飞扬鲜衣怒马的贵公子,现在锋芒尽敛,目光坚毅沉稳。

相较之下,自己这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就显出了几分稚嫩。

李钰故作嫉妒的轻哼一声:“都说外任做官最磨炼人,果然如此。现在我是远不及大哥了。”

李钦哑然失笑,用力捶了李钰一拳:“几年没见,你还是一样的油嘴滑舌。”

李钰差点被捶岔了气。

谢子衿?

李默一愣,脑海中闪过一张自信秀美的脸孔,下意识地应了句:“谢子衿在东宫詹事府任职,是皇太女亲令的主簿,官职六品。钦哥儿现在还是七品的知县。谢子衿能相得中钦哥儿吗?”

方若梦:“……”

李默有些讶然,笑着问道:“哦?你相中了哪家的姑娘?为何从未听你说起过?”

方若梦嗔道:“你每日早出晚归,忙得不见人影,我哪有时间和你闲话。”

户部事情繁多,李默提任户部郎中之后,忙得脚不沾地。兼之方若梦也整日忙碌,夫妻两个确实很久没坐下好好说过话了。

老夫老妻了,李默肉麻兮兮地握住方若梦的手,甜言蜜语地调笑:“是是是,都是为夫的错。”

说笑几句,方若梦才说出中意的姑娘:“你觉得谢子衿如何?”

方若梦低声对李默说道:“其实,我早有相中的姑娘了。只是,钦哥儿没松口,我不便冒然登门求娶。”

李钦不回来,方若梦这个亲娘,也有权为他定下亲事。

没错,继廉将军过后,朝中有了第二位女性官员。正是谢子衿。

谢子衿自莲池书院结业后,便进了东宫詹事府,做了一名主簿。平日随行皇太女殿下左右,专司文书类的差事。官职不算太高,却已隐然是皇太女殿下的心腹亲信。

方若梦转头,颇有几分委屈地唏嘘:“我有白发了。”

李默一本正经地走上前,细心地为方若梦将那根白发拔掉:“瞧瞧,现在没有了。”

一转眼,都快四旬的人了,人老了,开始有白发了。

身后传来夫婿李默熟悉的笑声:“一大早就坐在镜子前,照个没完没了。怎么了,莫非自己变了个模样不成?”

方若梦还是笑颜不展,闷闷地说道:“再过几日,就是新的一年。钦哥儿明年都二十二岁了……”

至今还没娶媳妇,大龄未婚男青年一个,怎能不让亲娘忧心忡忡?

阅读六宫凤华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