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颠覆晚金》
颠覆晚金

第一章 北•南•乱

蒙古人宣称,为了让德州更加安全,消除火灾隐患,决定清理一下躲避在这里的流民。黄承旧带头高呼德州是反攻山东的桥头堡,必须要保证德州城的繁荣稳定,必须提高人口档次,清理一些过于低端的东西,保障德州城内的秩序。

因此,没有德州户籍的人,以及缺少银钱,不能让蒙古人信任的十几个铁杆作保的人都不得不立刻离开德州,尤其是那些在德州城内临房居住的小商贩们,几乎是一夜之间都接到了退租通知。

九月份,眼看着收获季节接近,高俊心急如焚,毫无疑问,敌军肯定会在这个季节行动,阻止高俊完成秋收。

这消息并不来源于敌后的情报网络,而是直接从前线得来,新任的德州平原军节度使冯达在过去小半年里一直在与敌军对峙,并且双方频繁进行小规模的袭扰战,不能让对方安安心心的住着,从从容容的积攒军资。

靠近北清河一带的田地不得不提前收获,高俊重新率领太平军主力向北岸靠拢,上万太平军将士集中在济南这里,随时准备增援河北战场。

此时,德州和博州方面的敌军确实动作频繁起来,屡屡派出斥候侦查太平军的驻防情况,而往来的车队船队也增加了频次,敌军军用物资的积攒很明显也加快了,甚至于我方派往德州城内的细作每天都能听到新的敌军番号。

大约是八月下旬的时候,高俊得知了一个让他十分惊讶,并且非常苦恼的消息蒙古人在前线增加了兵力。

这下子原本气定神闲的纥石烈志也一下子变得惊讶起来“好哇,我就知道他们会勾结到一起的,这群叛逆”

“别着急,我看南北之敌不会勾结到一起,淮南的那个彭义斌与我早有相识,此人光明磊落,应该不会和黑鞑勾结,就算是他真发动了北伐,如果与蒙古人相遇,两军也必然交战。”

高俊正在做分析的时候,纥石烈志却摆了摆手“郎君,这话要谨慎讲,彭义斌说到底也是个叛贼,你不必说他的好处。这样,我整顿兵马防御南边,郎君则防御北边,要是只有一方来攻,那自然好办,如果两面一起进攻,那咱们各打各的,一起向朝廷求援。”

事到如今,高俊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只能同意。

“还瞒着我吗别忘了,海州也算是我的辖地,你让江南的走私商船停在海州港内,难道我就不会知道吗”纥石烈志大马金刀的往高俊旁边一坐,自己拿起茶壶倒水“我虽然在徐州,但是海州那边的情况也不是不了解。郎君,我知道朝廷给你的军费不足,你难免要自己做点生意,其实也都没什么,挣钱嘛,不寒碜。但是你何必瞒着我,瞒着朝廷,这样一旦被发现了,反而不美。”

这下子高俊确实瞠目结舌,无以对了。

“我已经往开封写了劄子,就说是我打算与南宋的走私商人贸易,以我之余换我所需,温敦郎君,你也无需担心,这次这件事就由我担着,以后这种事情只要向朝廷奏报,主上贤明,不至于因此生隙。”

德州城的清理行动对高俊也有很大的影响,原本派往德州城内的细作也无法继续停留,只能无奈返回,对于敌军在德州接下来的举动,高俊一下子全然无法得知了,但毫无疑问,一定是敌军的新人马正在赶来。

“看样子老天也是放弃咱们了,现如今,蒙古人决定跟咱们死磕到底,那咱们只有与之应战,就算是咱们太平军遭受惨重伤亡,多少也是为了全人类的福祉。”高俊惨然对何志也说“看样子咱们又双叒叕要做最后一战的打算了。”

高俊确实是这么想的,他并没有把全山东的兵力集结到济南一带,而是让各地加强布防,还是准备节节抵抗,不过这次会不会像去年冬季那样极限反攻,那就说不准了。

正当高俊和他的军官们研究下一步的战术时,纥石烈志却突然造访。

“温敦郎君,你最近好发财”纥石烈志的心情比高俊好的多,笑呵呵的大步走了进来,高俊正想着让纥石烈志配合自己这次防御,一下子被这句话问蒙了“我发什么财了”

两天后,在蒙古人的刀剑威逼之下,成千上万的汉民不得不离开城池。而口口声声表示只是为了消防的蒙古人迅速瓜分了他们的财产。

九月三日,德州城内发生了一场火灾,规模不大,并没有影响蒙古人的战备。但是黄承旧利用这个机会,迎合木华黎的意思,提出了一个新的意见在河北进行治安强化运动。

这下高俊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是纥石烈志却很轻松,仿佛只是顺手帮了高俊一个忙一样“要说起来,我也有事求温敦郎君,眼下淮河南岸不太平,据说前不久还发生了几次火并,我看要出事,说不准南家又要败盟。”

高俊惊讶的回过头“难道南面也要出事了那可就糟了,现如今,河北的木华黎正在调集兵力,我看他打算南下进攻山东,这次你过来,我还正想与你商量如何联合防御的事情。”

又过了几天,快要到九月的时候,从中都那边也传来消息,经过仔细核对这段时间中都及河北各地方各城门车马出入的情况,高俊和太平军的各位军官们得出了结论木华黎在德州前线起码增加了五千人的兵力。

而且,这可能还仅仅是大规模增兵的一个前奏,也许木华黎在获得整个中原的指挥权之后,最想要做的还是立刻消灭高俊。

就在数天前,冯达探听得知了蒙古人的一个屯粮点,因而率军闪电出击,可是却遭到了出乎意料的顽强抵抗,而在率军回撤的时候,敌军则出动数路人马,连续围追堵截,让太平军不大不小吃了个亏。

表面上来看,我只是一次出击作战的失败,但是冯达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几路敌军来得有些怪异,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敌军又增加了兵力。

这下高俊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在去年的战争当中,太平军已经损失惨重,实在是不堪再战。要是蒙古人再集中军力来玩命,那太平军就算是还能抵抗住一次,那也要被打个半死,基本上在两三年内都不可能再有任何举动。

而从另一方面看,这次进攻蒙古人无论是否损失惨重,高俊都不可能占到便宜蒙古人损失不大,那他们随时又会来找高俊的麻烦;如果他们损失惨重,就会白白便宜了开封小朝廷。

阅读颠覆晚金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