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重生之先声夺人》
重生之先声夺人

第三百六十七章

要不是我才华横溢,今天早上醒来,八成还得用粪桶方便吧……

真是想想都让人觉得恶心。

时间过得好快啊……

昨晚睡觉前牛奶喝太多是一方面原因,但主要还是被眼皮子跳醒。

重生回来都一年多了。

看看本大爷都做了些什么……

林淼早上醒得格外早。

爷儿俩出了门,老林也懒得吃早饭,和林淼大手牵小手,直接步行往湖滨路去。

穿街过巷,几分钟后,两个人从湖滨路的北段小桥走进去。

刚过了桥,眼前的场面就焕然一新。

产业园的北出口,一个巨大的气球拱门已经竖起,上面还贴了几个大字,热烈欢迎曲江省各位领导莅临视察。气球下方,已然人头攒动,周边不少住户都跑来看热闹。

林淼和老林走进产业园入口,冲洗了好几天的园区内部,已经闻不到任何一点油漆的气味。

沿湖而建的商铺,全都打开门来迎客。

各家各户的门梁上挂的招牌,也都接下了红布,露出他们骨骼清奇的店名。

钓鱼阁、龙门货栈、华山分舵……

这特么中二的……

林淼一路走一路吐槽,一直吐到产业园管委会大门外,刚一露脸,就被一群老阿姨摸了十八遍。胡剑慧抱起林淼,满脸喜色地跟老林闲扯,管委会的另外两个领导,治安主任严晓海,还有办公室主任何晴也都早早到场。

没一会儿,人群明显骚动了一下,东瓯电视台的台花赵晶,领着助手和摄像师,扛着几台机器,走入了人群。看热闹的老百姓们一阵激动,纷纷叫嚷赵晶来了。

赵晶见惯不怪,大步走到胡剑慧跟前,先捏捏林淼的脸,嗲声嗲气问道:“来看爸爸上电视啊?姨姨等下给你几个镜头好不好?”

林淼道:“几个怎么够,我全都要!”

边上的人,全被逗得大笑起来。

好几天没和林淼见面的李晶晶,在人群中看老林和林淼的眼神有点躲闪。

今天固然是大喜日子,可她向街道提了转岗的申请了。她是老林的秘书,虽然基本没给老林认真干过几天的活,但如果被舆论风波牵连到,她很担心自己以后的工作晋升会遇上麻烦。尤其更怕的,还是如果真的有人下来调查,她这个秘书,似乎也逃不过。

搞不好,这可是会变成个人档案上的污点啊……

看着林淼和赵晶开玩笑的样子,她瞧瞧转过身去,不敢再看。

不多时,董希伯和街道的新书记许书记就到了。

两位街道的大佬身后,跟了一大票过来助声势的街道职工。林国华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低着头,没看到人群中的老林,也没打算要上来打招呼。

两拨人会合一处,董希伯跟赵晶这个自打老林发达后,就越发常见的半个熟人握了握手,然后一看手表,见时间已经是8点40多,再抬头看看越来越高升的日头,问老林道:“老林,领导说什么时候来啊?”

老林转头就问何晴:“老何,领导什么时候来?”

何晴没有蛋,但依然蛋疼道:“9点半揭牌,还早呢。”

“不早了,等人一过来,还要这个讲话那个讲话,9点半准时揭牌,起码9点就该来。那个……国华!你去前面看看,市里的车来没来,你哥今天是主角呢,别一声不吭的啊!”董希伯也有点看出林国华的心思,带着几分不满得喊道。

林国华却全然装作不懂,呵呵傻笑着,对老林点了下头,挤过人群,朝南面走去。

胡剑慧见他这样子,不由摇了摇头。一个娘生的两兄弟,做人的路子却完全不同。

老林做人虽然彪,但是心肠其实不错,而且很会为自己人着想。但林国华就不一样,明面上看着是谨小慎微,不多管闲事,可只要是有点眼力的,就能看出那是一种事不关己的凉薄。无论什么事,不光先想自己,而且绝大多数时候,是只想他自己。无关紧要的小便宜,能占多少就占多少,就连早上吃个饭,都要比别人多拿个鸡蛋。

“唉……这还算哪门子的兄弟啊?”胡剑慧心里叹了一声。

转头却就听老林一脸高兴地对她道:“剑慧,什么时候把我弟也调来这边吧,我看咱们这个管委会,发展前景不错。”

胡剑慧有点无奈,笑道:“你说行就行嘛,你也是领导啊!”

老林也跟林国华一样,呵呵呵傻笑起来。

林淼坐在胡剑慧臂弯上,这时忽然看到人群中,有人朝他挥手。

仔细一瞧,发现学校里的老师也来了不少。不过这倒是正常,外国语初中的教师,半数以上都租住在学校附近的民居里,平时上下课方便,而且房租也便宜。

张幼薇、沙阳、老狄三人站在一块儿,姜胜善和吴宁祥站在另一边,姜胜善身后,还跟着永远像是有人欠她两百万的宋佳倩。

林淼朝几个老师挥手示意了一下,正要让胡剑慧把他放下来,产业园前方,忽然锣鼓喧天。

“领导来了!礼乐队赶紧的!别愣着啊!”董希伯连忙指挥。

花不少钱请来的礼乐队,立马敲敲打打,演奏起《欢迎进行曲》来。紧接着,前一刻还水波难进的人群,下一秒就神奇地自觉让出了一条通道。

赵晶的采访队伍,也赶忙开动,摄影师打开镜头盖,赵晶拿起了话筒。

一番哆哆嗦嗦的操作完毕,曲江省文化厅和发改委的两位大佬,终于千呼万唤,在东瓯市二把手的陪同下,走到了管委会门口。这时胡剑慧早就把林淼从怀里放了下去,在电视台镜头的注视下,街道的徐书记和老董,忙上前跟领导们握手,胡剑慧和老林随随其后。

几句简单的寒暄问候过后,三位大领导,居然都没有要讲话的意思。

市二把手跟省里来的领导大致地介绍了一下产业园的情况后,省文化厅的领导,转头就问胡剑慧和老林道:“你们这个产业园,申报的时候是挺有意思的,不过目前看起来,规模还是有点小啊,接下来这个项目,打算怎么发展?”

林淼一听,就知道这位是个干实事的。

好在胡剑慧也是真才实学,稍微平复了一下略激动的心情,就马上回答道:“石厅长,我们这个产业园,目前只是完成了第一期的项目。你看我们这条路叫湖滨路,湖滨路中段往北这一片,全都是我们产业园的用地,之前这片什么都没有,现在有入驻商户112家,主要的业务内容,可能说起来有点不那么靠谱,但根据我们的前期市场调查,平均日流水抵得上十来家规上企业的营收。”

石厅长微微点头,胡剑慧的汇报,张嘴就说在点子上,就这一点,比昨天他去的隔壁市的那个什么文化园地,就高出至少两头。

“我们这另一边,东西走向的这条路叫蛟龙巷,现在我们全省第一家民办企业,东瓯市外国语初中就挂牌在蛟龙巷的四中里头。外国语初中的师资力量,目前看来完全可以说是全国顶尖,是我们东瓯市初中教育的发动机。所以下一步,我们的二期工程,就是改造蛟龙巷。以后我们这个产业园的主要格局,就是南北方向,医卜星象,东西方向,琴棋书画,既可以往行业聚集的方向发现,也可以搞配套的教学服务,今后最终的目标,是要让这里形成一个环湖文化带,以文化带动产业,靠产业聚拢文化。所以今天才是起步,您现在看到的,离我们想做到的,十分之一都还没完成……”

老林听胡剑慧侃侃而谈,不由地想起林淼上回跟他说的,该怎么发展湖滨路项目。

这么一想,老林突然就觉得很有启发。

懂了……

牛逼果然是应该往大了吹,老子平时还是吹得太保守啊……

“不错。”石厅长夸了句,然后多看胡剑慧一眼,“你是这边的负责人?”

“是,我现在是西城街道副主任,兼这边的管委会主任。”胡剑慧回答道。

“好好干,加紧干,我很期待这里能变成你刚说的那个样子。”石厅长道,“不过有一点,你们所有干具体工作的同志,一定要把好关。你们搞的,是传统文化产业园,传统可以有,封建一定不能有,文化可以有,迷信一定不能有。这是底线。不然一边是莘莘学子,一边是乌烟瘴气的江湖术士和骗子,那就太影响城市风貌了。”

胡剑慧落落大方:“好,石厅长的话,我一定记住。”

石厅长又望向老林,笑道:“还有你,大作家,社会知名度,是难能可贵的资源和财富,你现在就是我们当中最富的那个巨富,得学会先富带动后富,用你个人的魅力,给这个项目多做点实际贡献啊!”

老林张嘴就现学现卖:“好,石厅长说的话,我保证给你做好!”

石厅长听着这话,觉得味道有点怪。

这个大作家,说话的风格有点豪放啊……

可看他的书,明明是个婉约派吧?

不过他也懒得多想,一看时间差不多,转头跟东瓯市的二把手嘀咕一声。

“那就揭牌吧!石厅长今天比较忙,还赶着去下个地方。”二把手也是个直肠子,直接大声对董希伯喊话道。

董希伯一群人忙让开路,露出湖滨路管委会大楼外,挂着红布的招牌。

石厅长对老林客气了一下,做了个请的动作。

老林理智尚存,当然不敢走在大领导前面,然后一群人客套着比划两下,就很默契地按级别,走到了牌子前。

东瓯电视台的镜头,一直跟着老林几个人走。

镜头下,石厅长和市二把手,与老林、胡剑慧、董希伯几个人,一同将手放在红布上,预备将布拉下。区里的几位,倒只能站在一旁,旁观湖滨路迎来历史的崭新时刻。

可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等一下!”

突兀的喊声,让石厅长愣了下神。

但是他们的动作,却没有马上停下来。

红布揭开,露出“东瓯市传统文化产业园管理委员会”的黑字。

下一刻,冯骁从人群中走出,径直走到了老林几个人跟前。

罗东岳、沈望江,带着尚主任和袁佳洁,跟在后头。

“石厅长,不好意思。我们督查室收到群众举报,想向林主任,了解一些情况。”

话音落下。

全场寂然。

督查室是什么单位?

林国荣是要被抓了?

所以报纸上说的,果然是真的?

所有人瞠目结舌间,一个脆亮的童声,更突兀地响起。

“爸,别理他们,他们程序不对!”

冯骁转头望去,看到毫无惧色地和他四目对视的林淼,嘴角微微扬起。

这就是报纸上说的那个神童?

好像还真的,和一般的小孩有点不一样啊……

往常的话,林淼肯定会好好刷个题,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心神莫名的……走窜?

林淼有些搞不清自己的状况,索性也不勉强自己非要天天分秒必争往死里去学。

他打开电视机,把声音关到只有一格。

天气开始转凉了。

不像十几年后,十月份还热得跟盛夏一样。

95年10月份的东瓯市,真的有秋天……

刷牙洗脸,下楼吃饭。

等填饱肚子回来,时间依然还早,7点不到。

林淼打了个寒颤,赶紧跑回自己的小房间,把衣服裤子穿了起来。

林淼环顾客厅,内心满是骄傲。

看了一会儿央视的晨间新闻,见上头又在说中国抗议某登辉以私人身份访问美国,林淼不由微微叹了口气。祖国母亲也是命运多舛,得快点长大,替母亲大人分忧啊……

等过了7点半,老林和江萍终于起床。总算还没忘自己今天要干嘛的老林,麻利地洗了个澡,一番收拾后,8点出头,就穿戴整齐地带着林淼往外走。江萍则完全没有要去凑那个热闹的意思,在老林出门前告诉老林,她今天要带晓晓去林淼的外婆家,让老林早上办完事后别忘了给林淼弄午饭,搞得林淼好像是家里养的小动物一样。

从用餐间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火红辉煌,看着完全不像是有什么坏事要发生,于是林淼转念一想,觉得会不会是洛漓又打人了……

“待会儿给她给个电话问问吧。”林淼心里念着,上卫生间放了个水。然后走到客厅墙边,看了眼今天的日子。1995年,10月1日,国庆节,星期天。

很奇怪的一种苏醒方式。

爬下自己的小床,推开储藏间的门,走到屋外,家里亮堂堂的。

对老林至关重要,但老林从不放在心上的湖滨路项目,今天就要揭牌。

不过其实林淼也不在乎。他的第一反应是,再过一个月,自己就要满八周岁了。

阅读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