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明朝祸害》
明朝祸害

第653章 推进计划

虽然琼州知府兼任兵备道是常态,但海北后备道的兵权要三倍于琼州兵备道特别他已经兼两职。而他的凭仗,却是先前歼灭数百红旗帮的军功,以及为圣上那得龙涎香的功劳。

在他并不敢抱太大希望的时候,圣上竟然准了他的请求,不仅同意撤掉了韩石生,还真让他接替了海北兵备道一职。

呼……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晧然轻吐一口浊气,悬着的心亦是放下,终于是等来了这份圣旨。

这件事自然是由着他推动的,借着上次雷州湾的战事大胜之机,他选择上书弹劾于韩石生。不仅对韩石生进行发难,而且对朝廷提出了他的诉求,表达了兼任兵备道的渴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他现任雷州卫同知一职,只是上面有着雷州卫指挥使杨书占着位置。杨书这个草包升迁自然是无望,而杨书对大人又是言听计从,自然又不会被踢掉。

亦是如此,反倒是挡了他的路,让他对杨书这号人亦是无可奈何。

但如今,他看到了一丝曙光,他可能能够升任廉州卫指挥使。亦是大人没有这个意思的话,这次就不会带着他过来廉州府,更不会主动跟他聊那些多廉州卫的事情。

虽然廉州卫比雷州卫要弱一个档次,但他哪里还会挑肥拣瘦。

如今的大明朝,上面的位置早被填得满满的,那些世袭的指挥使的底蕴很深厚,都是有钱又有人脉的主儿。一个个都卯着劲往上爬,而他们的位置哪是那么容易夺往来的?

若是他能落实到廉州卫指挥使一职,绝对算是三生修来的福了。

“发达了!发达了!”

雷州湾百户韩星跪在人群后面,但这时心脏砰砰地跳动,脸上亦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他终于明白林晧然为何能承诺他实职了,他的军功已然积累到了千户,但在雷州卫的五个千户之中,并没有能给他挤出位置来的千户。

若是能来廉州卫担任千户,这个结果亦让他感到满意的。起码在名义上,他跟着段大陆算是平起平坐,都是实职的千户。

当然,这事情能不能真正落实,还得取决于这位手可通天的大人。

“林府台,接旨吧!”

中年太监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温和对着林晧然说道。兵备道终究是武职,自然比不是文职更配林晧然,故而仍称他为“林府台”。

“微臣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林晧然带领着数十官绅规规矩矩地行礼谢恩,然后双手接过了这道圣旨。

这份圣旨的份量并不重,但入手的时候,让他感到一种浓厚的质感,心里亦是涌起了手握兵权的男儿豪迈,仿佛是接过帅印般。

这位李姓太监显得是自来熟,先是自我介绍,然后埋怨找林晧然不容易。

实质上,这道圣旨自然是朝着雷州城而去,只是到了遂溪之后,知晓林晧然是到了廉州城,故而又直奔廉州城而来。

“李公公,有劳了!”林晧然自然不会亏待这位传旨公公,一锭银子不着痕迹就递了过去,又是热情地邀他入席。

李公公的脸上涌出灿烂的笑容,却是推脱了酒席,选择即将赶回广州城。

送走了这位太监,酒楼大厅的气氛显得更喜庆,他们巴结林晧然的味道显得更浓了,包括海北盐课提举司的提举苏长贵。

一行人簇拥着林晧然回到两楼大厅,酒席在欢快的氛围中继续开始,场面变得比先前显得更热闹,人人脸上都堆着笑容。

“苏提举,您请坐!”张青河主动将位置让给他苏长贵,苏长贵心中大喜,拱手真挚地感谢道:“张员外,多谢了!”

对于林晧然想将苏长贵收为已用,张青河自然是鼎力支持的。

海北盐课提举衙门管辖着十四个盐场,这是一个富得流油的衙门。不说要从中沾到什么好处,单是用盐引能够顺利提到盐,这便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

一旦打通苏长贵这尊大佛,那联合盐行从海北盐课提举司获得食盐的成本会下降一大截,数量亦会增多不少,这无疑会提升联合盐行的利润额。

林晧然在首座坐下,心情无疑是相当愉悦的。先是除掉了韩石生这个眼中钉,然后又接替了海北兵备道一职,另外还得到了意外之喜——龙涎香。

虽然前两样令他心情愉快,但最后的龙涎香反而是最重要的。他的根基终究太薄了,现要在广东这里为所欲为,那就要干好这份皇差。

只是想要得到龙涎香,那就要通过加莱内尔,或者是通过海上贸易。只是加莱内尔不可能跟他开展交易,而后者却时机末成熟。

现如今,虎妞帮他弄来这么一大块龙涎香,无疑是解了他燃眉之急。起码暂时不用担心汪柏就龙涎香一事进行发难,他仍然能继续打着采购龙涎香的旗号为所欲为。

一念至此,便溺爱地扭头望向了坐在他旁边的野丫头,这次当真是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哥,我想要吃大鸡腿!”虎妞那双漂亮的眼睛往着桌面上的佳肴一扫,眉头却是微微蹙起,然后扭头望着林晧然脆声道。

听到这话,哪里用林晧然吩咐,便有人让掌柜送来大鸡腿。

林晧然却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桌面明明摆着山珍海味,但似乎都入不了这个野丫头的法眼,竟然还对大鸡腿念念不忘。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林晧然不再藏着揶着,主动逃起疏浚南流江这个话题,结果自然得到了廉州城官绅的广泛支持。

“疏浚南流江利国利民,我沈万四肯定支持!”

“现在再不修的话,我敢肯定三年内必出洪涝!”

“别说三年了,依如今的天象,我觉得今年就得出事!”

……

这帮乡绅一改先前犹豫或反对的态度,纷纷进行了表态,或是真心或是假意,大家都选择强烈地支持疏浚南流江。

一些地主的利益无疑是受损的,但廉州的官员和乡绅都表达着疏浚南流江,哪里是他们能够阻止的。另外,他们亦是明白这南流江再不进行疏浚的话,确实会发生洪涝。

现如今,洪涝的最大获益者罗半城入狱,亦是大大地削减了阻力。

只是他们对于雷长江声称三个月便能疏浚南流江都产生了怀疑,觉得这位府尊是夸大其词,远没有年纪轻轻的林晧然稳重。

虎妞对这种事情并没有多少兴趣,津津有味地吃着大鸡腿,咀嚼着那鲜美香滑的鸡肉。跟着林晧然含糊地打了招呼,手捧着鸡腿便是下楼,准备带着阿丽她们再逛一逛这座廉州城。

雷长江的脾气虽然变得温顺了,但做事却仍然是雷厉风行。

第二天一大清早,他就带着夏顺水前往南流江而去,亲自考核着地形。打算即刻启动疏浚南流江的工程,计划三个月便是完成。

这不是他要急功近利,而是被形势所迫。今年的雨量明显比往年要多,若不能尽快疏浚,必然是一场大洪涝,所以他要跟时间赛跑。

相对于雷长江的紧张,林晧然显得轻松很多了。

他光明正大地入驻兵备道衙门,成为了这个衙门的老大,但却没有胡闹发号司令,一切都尽量维持着原样,而他则是悠闲地在花厅喝茶。

“大人找我?”赵勇的精神很足,大步走进来询问道。

“坐吧!”林晧然越来越有官威,淡淡地说道。

“多谢大人!”赵勇拱手,然后小心地坐在椅子上,打起精神望着林晧然。

林晧然喝了一口茶,满足地望着不吭声的赵勇,突然询问道:“赵同知,若是由你担任廉州指挥使,你会怎么做?”

“这……我会一切都听大人的!”赵勇压抑着砰砰跳动的心脏,保持着镇定地回答道。

林晧然的眉头当即蹙起,望着他沉声道:“你是想要我改变主意吗?”

“不……”赵勇知道是紧张过度了,林晧然明显是考核他,而他这时却不合时宜地表忠心。

林晧然拿着茶壶,轻拨着滚烫的茶水,自然看到了赵勇的紧张,语气放缓地说道:“按着你的想法来!”

“是!”赵勇行了一礼,然后平息紧张的心情,这才认真地回答道:“我会争取在一个月内整理出一支精兵,帮着大人灭掉红旗帮!”

林晧然对于他知晓自己要灭掉红旗帮的计划并不意外,轻啐了一口茶水,摇着头说道:“本府是要灭掉红旗帮,但却不能操之过急,你要整理得更彻底一些!”

“请大人明示!”赵勇心里一动,但不敢将心里的猜测说出来,而是拱手询问道。

林晧然将茶杯放下,抬头望着他询问道:“你觉得以现在的廉州卫,单凭你一已之力,能够做得了多少事,能短期整理出一支能敌的军队吗?”

“大人是……要我对廉州卫进行大清洗呢?”赵勇望着林晧然的眼睛,终于将心里的猜测说了出来,这无疑是一个大计划。

林晧然迎着他的目光,郑重地点头道:“不错!一来,雷州卫很多将士立下军功却没有实职;二来,这廉州卫太腐朽了,本府亦不允许红旗帮的奸细存在,你可明白?”

“末将明白了!”赵勇认真地作揖,眼睛透出了亮光。他早就看不惯腐朽的卫所,现在让他放开手去做,心里并不感到害怕,反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是的,他此刻很是兴奋,恨不得将廉州卫从上到下都清流一遍,将那些蛆虫通通送上断头台。

“你具体怎么做,本府不管!但我三个月时间,你给我拉出一支能战的廉州卫,你可明白?”林晧然看出了他的兴奋,提出要求道。

“末将遵命!”赵勇认真地行礼道。

……

虽然他很想即刻集结廉州卫和雷州卫,将红旗帮一窝端了。只是他却是明白,现在这样做的话,只会是徒劳无功。

雷州卫这边的情况倒还好一些,廉州卫早已经烂到了根子。若不进行整治的话,别说是包抄红旗帮的后路,恐怕都没有胆子到伏击点。

另外,他确实亦要履行承诺,安顿那些有功之士。

在事情交待清楚后,林晧然带着虎妞这个野丫头一起返回了长林村。只是他究竟不是自由身,仅是过了一晚,便启程前往雷州城。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明朝祸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相对于林晧然这边人的得意,韩石生等人却是面如死灰。林晧然越是显赫,那他们的处境就越发艰难,甚至有被大清算的风险。

特别是罗豪杰,整个人愣愣地望着前面的林晧然,最后的一丝幻想彻底破灭。

林晧然接任海北兵备道,成为了他的上司。哪怕他在广东都司有些人脉,但已然没有没有用了,他这个廉州指挥使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

这其实是大明的一贯伎俩,哪怕同样是两广总督,有时是兼巡抚管理政务,有时会兼着整顿盐政的差事,有时仅仅是过来带兵打仗。

亦是如此,每个官职在不同时期,职权有大有小。而朝廷此举,恐怕亦是怕他兵权过大,所以有收一收的小念头。

林晧然自然想得深一层,不知是严嵩为了帮他更容易过关,所以给他的奏本票拟了一个折中的方案,还是嘉靖帝怕他兵权过大,故而才砍掉高州卫。

但不管如何,林晧然心里已经很满足了。毕竟他的目标并不是兵权,而仅是想要重整廉州卫,然后除掉红旗帮这个拦路虎罢了。

“怎么这样?”

不过,他这个兵备道是打了折扣的。先前韩石生是统领雷、高、廉三卫,但到了他这里,却仅仅是雷、廉两卫,失去对高州卫的统率权。

对于这件事能否取得成功,他其实只有七成的把握。

有人欢喜有人愁!

正跪在林晧然身后的赵勇无疑是极兴奋的,脸上洋溢出了兴奋的笑脸。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韩石生为何被撤职,敢情不是韩石生得罪了谁,只是要给林晧然这位牛人腾位置而已。

一念至此,大家明白林晧然在京中的能量远比他们想象得要厉害,恐怕不单是一个担任礼部尚书的岳父而已。

这名显得沉稳的中年太监清了清嗓门,这才开始对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广东市舶司提举兼雷州知府林晧然歼贼红旗帮众数百,文武兼备,甚得朕心,今兼任海北兵备道,节制雷、廉两卫,卫我大明疆土,钦此!”

声线很尖细,但却显得很是清晰地在整个大厅响起。答案昭然若揭,林晧然没有贬谪,亦没有得到升迁,而是兼任海北兵备道这一个职务。

而如今,兵备道这个职位被林晧然占据,他将会冠冕堂皇地插手军政,而不可能再出现廉州卫指挥使罗豪杰“你管不着我”之类的话了。

现在军政大权一手抓,又肩负着替圣上采购龙涎香的差事,整个粤西还有谁有能力跟他掰手腕,今后这粤西恐怕是要姓林了。

阅读明朝祸害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