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覆汉》
覆汉

第三十章 爱叹非为婚姻故

然而,面对袁公路几乎与奇葩的鸠占鹊巢,刘景升居然一时无能为力……襄阳门口的邓县尚有数千敌军,他都一时无力驱除,又怎么敢随意出兵去收复江夏?

于是乎,袁术仅凭当日逃离南阳时仅有的数百近卫,竟然成功控制了其人进入江夏后落脚的安陆,并在城中强征了两三千‘部队’,继续顺涢水南下穿越云梦泽,试图攻取江夏郡治西陵城!

换言之,孙文台之死注定要引发大波澜,却因为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反而一时风平浪静……众人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孙坚的棺椁被送到宛城,然后放任那些孙坚的旧部和家人们自己磋商。

这种震动甚至超过了之前袁绍身死,因为袁绍与公孙珣两强相争时,战略决战的姿态非常明显,所以天下其实对任何一方的迅速败亡都有所想象与预料,更别说袁绍身死前先有梁期之败,后有界桥大溃,还有长达数十日的追击战了。

不过,也就是如此了。

随着孙坚的尸首回到宛城,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动手了……七月初,当孙策以孝子的名义向四方发出讣告之时,几乎被人遗忘的后将军袁公路忽然出手,试图控制内部空虚且无主的江夏!

建安二年,时值夏末,汉破虏将军孙坚遇刺身死,其副将朱治与其侄孙贲引大军扶灵顺淯水北上归宛城,只留校尉李通引兵三千驻守邓县,消息传开,天下震动。

“要不按照阎主簿之前建议的那样,咱们回南阳吧?”当日晚间,一矢未发便收兵回到江边渡口,身侧只有两三千新兵的袁术用过蜂蜜水以后,很认真的朝自己主簿阎象征询了一下意见。

实际上,混到这份上,这位后将军身侧此时也就是寥寥几个忠臣还在,其余跟在身边无外乎是一些姬妾、子女,以及养着的一些卜者、巫医之流而已。

纪灵既死,不问阎象,还能问谁?

“此时回南阳恐怕也难吧?”坐在马扎上的阎象婉拒了侍者递来的蜂蜜水,略微为难的分析道。“当时属下劝主公回南阳,在比水东岸观望局势,是因为孙坚身死,撤军后比水东岸空虚,而襄阳、邓县相持之下反而无力干涉……彼时主公若能在比水东岸重整力量,以刘表的心思,未必就不能再支持我们占据淯水,为他屏障。可如今,一来咱们跟刘表翻了脸;二来也失了时机……天知道此时南阳是个什么情形?”

“你说的有道理。”袁术瘫坐在烛火旁的榻上,稍作思索后也是满脸无奈之意。“之前是有机会的,但如今孙坚都已经发丧十几天了,曹操和刘备早该接手颍川、汝南,然后进据南阳了,南阳那里现在是孙坚的旧部和孙刘的主力,恐怕真就没我的份了!但如今吕布抢在我之前进了西陵城,以他的战力,外加西陵城的高大,我是无论如何也夺不下来的……难道要我回安陆等死吗?”

“安陆不能回!”阎象正色答道。“一旦回到安陆,届时南不能出云梦泽,北不能归南阳,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也是。”袁术愈发无奈。“那就只有一条路了……”

阎象好奇看向自家主公。

“阎主簿,你说我们顺江而下,去彭泽如何?”袁术恳切相询。

“彭泽有落脚之地吗?”阎象一时不解。“彭泽属豫章,豫章太守朱皓不是之前与主公闹翻了吗?当时主公表周术为豫章太守、刘表表诸葛玄为豫章太守,俱为朱公伟引会稽兵所败,如今势穷往投,他能容我们?”

“不是去彭泽县。”袁术赶紧解释。“我如何不知道朱氏父子也是起了异心,以江东为私据……我是说,咱们去彭泽大湖中!”

阎象愈发不解。

“当日我所表的庐江太守刘勋,败给了刘备,便引众逃到了彭泽湖中,在那里逍遥……”袁术赶紧解释清楚。“你说我们去那里,去寻他为伴如何?”

阎象目瞪口呆,然后连连摇头。

“是了!”袁术恍然大悟。“刘勋如何会容我?他必然怕我去彭泽后为我所制!”

“不是这个……”

“可是阎主簿,这么一说的话,我袁公路岂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了?”不知为何,袁术忽然有些哀伤。“这才四年啊,怎么就落到这个下场了呢?可怜我子袁耀才十四岁,两个女儿,一个刚刚及笄,一个才七岁,到时候谁给她们置办嫁妆呢?”

阎象见状也是有些感慨……不过,其人闻得最后一句,却又忽然茅塞顿开,心中生出一个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来。

“主公!”阎象犹豫许久,方才小心挪动马扎靠近袁术榻前,然后低声相对。“你听过疏不间亲四字吗?”

“主簿何意?”袁公路到底自幼在官场历练,怎么可能不知道阎象如此姿态是有了什么计策。“事到如今,何事不能直言?”

“是这样的。”阎象恳切相对。“主公,今日吕奉先列阵于城门前,数百骑兵威风凛凛,而我军不过两三千新募杂兵,若是真要作战,恐怕禁不住对方一次纵马践踏的,但其人为何没有下令冲锋,反而是坐视我们撤兵呢?而且撤兵也没有追击……”

“能有什么?”袁术摇头冷笑。“大家都是洛阳旧人,谁不知道谁啊?这吕奉先乃是个北地蛮子,并无天下大志,平时只是想往上爬而已,乱世恐怕也只是想据一片土地苟且安乐,不为人所制罢了……他今日出现在西陵城,无外乎是受刘景升所托,说不定还许了日后出兵替他取南阳的言语;而他不攻我,乃是他为长安所驱逐,手上只有八百骑,不舍得为了刘景升而损耗!再说了,我袁术怎么着也是堂堂后将军,袁氏嫡宗,既然保住了西陵城,那他再多余杀了我又有什么好处?就不怕为此恶了我袁氏哪个亲戚、哪个故吏?”

“这就是了。”阎象低声接口道。“吕布虽然骁勇,但也只是为人所雇佣,并非是真心为谁作战……”

“你是说去拉拢他?”袁公路眼前一亮,但旋即黯然。“我如今这个样子,身边只有区区几百匹绢而已,还是刚刚征来的,拿什么拉拢他?”

“不是说了嘛,疏不间亲!”阎象正色而对。“天下人皆知,吕奉先其实是被驱逐出长安的,妻女俱被扣在长安为人质……他左走右奔,不过是求一个立足之地不受制于人而已!正如主公所言那般,刘表能许诺给他的,不过是日后出兵南阳助他立足而已,但主公也可以劝他助你拿下江夏,然后许诺借江夏之力助他北上南阳立足!其中分别,便是要比刘表更取信于其人……而天下间还有约为婚姻能取信于人吗?他此时孤立无援,恐怕反而也在求一个可靠势力相互倚仗吧?若能与主公结亲,一立足于南阳,一立足于江夏,岂不正好能在周围大诸侯中存身?”

袁术怔了片刻,然后面露恍然:“你是说让我子袁耀与他女儿约为夫妻?”

“本该如此,但来不及了,而且如此情形若不能速速生面做成熟面条,恐怕吕奉先也是不信的。”说到此处,阎象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想到袁术已经山穷水尽,到底是咬牙说了出来。“主公何妨招吕布为婿?”

袁术瞪大眼睛盯着阎象,却是许久一言不发。

“主公若是觉得此策不可行,就当我没说,去彭泽就去彭泽吧!”阎象多少是要脸的。“到了如今这一步,属下反正总是不能再弃了主公的。”

“胡扯什么?!”袁术猛地一拍坐下床榻,大声相对。“这是个妙策!阎主簿,你想想,若我今日在这江边上亡了,乱世之中,我女儿能有什么好下场吗?而吕布虽然年纪大了些,却也算是个天下数得着的人物,嫁给他又何妨?你多心了!”

阎象当即语塞。

“而且吕布这人我是知道的,他这人不过是个俗人,能与我们天下仲姓结亲,恐怕心里也是乐意的……”袁术越说越振奋。“你想想,便是如今袁氏式微,可我们汝南袁氏却不能因此灭掉吧?我还有宗族在,有陈郡袁氏这样的亲戚,还有杨彪这个姐夫,有庐江周氏、下邳陈氏这样的故旧,他一个边郡武夫,只要没有吞并天下、称王称孤的野心,那在外面打生打死求得是什么?不就是自己安乐之余能跟我们这些人同列吗!依我看,此策可行!届时我在江夏,他在南阳,我有家门,他有武勇,岂不是天作之合?说不定还能等到天下有变一日呢……”

阎象听到这里,不知为何,反而后悔多嘴了。

然而事情到了这一步,阎象如何想已经没用了,这一边,袁公路生怕夜长梦多,干脆连夜叫来随行的卜者,河内张鮍,让他入城说媒。

吕布一开始是拒绝的……他也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嘛,和袁氏结亲他当然乐意,对方的年龄他也不在乎,隔壁刘备娶的甘夫人、糜夫人年纪也不大嘛,但是一来洛阳他是有老婆的,二来此行是受了蔡瑁和刘表托付的,三来真要是做了袁公路的女婿,好像确实平白无故矮了一辈似的。

昔日洛中筵席中称兄道弟的酒肉朋友,再见面喊岳父大人,岂不是有点小尴尬?

张鮍一个算命的,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看到吕布神情就已经明了,当即连夜回到营中,再见袁术。

而等到第二日晚间,其人再度入城,却是干脆带上了袁术长女与几百匹绢,并将二者一起留在了吕布下榻的西陵城官寺内……可怜黄祖用了刘表百镒黄金修建的官寺,在他死后不到一月就成了吕布娶妻的新房。

建安二年七月初秋,刚刚进入下旬,孙坚尚停灵于宛城,曹操便收到了颍川乃至于南阳各处县寺送来的投效书信,正如刘备收到了汝南各城的投效一般……反正这些人理直气壮,孙文台的遗言是召集军中各路高级军官当众所言,根本就瞒不住。

然而,面对如此局势,朱治、孙贲、孙静、祖茂、吴景等孙坚旧部,却先于宛城拥立孙策袭孙坚乌程侯爵位,然后大军四处,以谋逆之罪连续逮捕南阳郡中多个县令县长……其兵锋北止颍川昆阳,彼处有李进以输粮为名驻守;东止汝南朗陵,彼处有张飞奉命讨伐黄巾贼龚都至此。

俨然,这些孙坚旧部还是有些心虚,不敢真正对上曹操与刘备的兵马。

不过这些事情暂时跟正牌南阳太守吕布并无太大关系,新婚燕尔的他刚刚助自己岳父大人袁公路取了西陵,使江夏郡内长江下游的鄂县、邾县、下雉、蕲春等富饶之地轻松落入袁、吕联军之手。

一时间,袁吕占据半个江夏,声威重振……随即,袁术又临时征兵一千堵住涢水入汉江口,并派部将张鮍领新募兵三千顺流而上占据沙羡,隔江控住云梦泽。

为何如此兵少?因为后将军是讲信誉的,他强征的新兵足足有一万,却分了五千给自己女婿吕布,让后者在西陵整编,准备即刻北上‘收复’南阳。

消息传到襄阳,刘表居然没有杀了刚刚能起床的蔡瑁,只能说堂堂八骏,端是好涵养了。

———我是无耻的分割线———

“汉末徐琨者,孙坚甥也。其父真,娶坚妹孙夫人。及坚身死,其部举坚子策袭爵,而琨据南阳西十城,不归宛奔丧,策患之,乃以其弟权约琨女为妇,琨遂至。”——《世说新语》.惑溺篇

ps:咱们和谐一些,昨天是两章,这是今天的……如何?拜谢诸位大佬宽宏了。

于是乎,刘表设宴款待吕布,二人立下君子之约,若吕布此番能入西陵城拦住袁术为祸江夏,那等荆南部队汇集,其人一定会出兵五千助吕布北上南阳赴任,最起码要将比水东岸数县以及新野、朝阳、邓县等地取下给吕温侯立足。

得此明信,吕奉先再无犹疑,其人携带加盖了刘表印信的军令,率八百骑兵直接在襄阳城西南的檀溪水道登上了伪装为商船的大舟,然后进入汉水顺流而下去了……正所谓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轻舟顺流而下何其迅速,不过十余日吕布这八百骑便于后世武汉地区此时只是一片沼泽地的汉江口转入长江,又行了数十里,便弃舟上岸,来到了西陵城南。

值得一提的是,袁术的部队要去西陵的话也是需要从汉江走的,而且他的路程比吕布更近,也早已经进入了长江,却居然没有在汉江口与涢水口设置防御点,反而在富饶的长江两岸沿途劫掠,补充军资,搞得吕布的商船都白白伪装了。

然而,此番安排后刘表却依旧难安……他不是缺乏力量,而是缺乏时间!

聚集兵马需要时间,然后大军越过云梦泽去讨伐袁术更需要时间,而与此同时,孙坚身死,北面南阳地区说不定会出什么天大的乱子,这要是兵马还在聚集中,西陵城就没了,最后演变成隔着云梦泽的长久对峙,再加上之前的大败,届时莫说会错失北面良机,就连荆州内部也会生乱的!

而就在这时,屁股上中了一箭,正在家养伤的蔡瑁,却让人抬着他进入了刘表的官寺,并趴在榻上向刘表推荐了一个人——正是九原吕布!

平心而论,刘表不是蠢货,他知道吕布对蔡瑁有救命之恩,此番必然是吕布主动求往江夏领兵,而且他对吕布这个人也非常熟悉……二人当年在洛阳北军是真正的同僚,所以和蔡瑁不同,他是极度信不过这个当世虓虎,甚至是极度警惕的。

然而,正是出于这种警惕,他反而同意了蔡瑁的请求——因为此时襄阳空虚,相比较于去江夏,他更担心吕奉先留在城内。

这下子,刘表实在是不能忍了,其人虽然不敢动襄阳城内守军,却接连下令,要求江夏各县组织兵马就地防御,同时传令长沙、武陵二郡,即刻动员兵马集合于南郡南面重镇江陵城。并以部将吴巨、文聘为中郎将,其中吴巨先行入江夏,进入云梦泽西面的竟陵城组织防御,文聘则往江陵聚集兵马。

中原群雄目瞪口呆,号称八骏,自有一番气度的刘表更是气急败坏,恨不能先抽自己两个嘴巴子,再把袁术这厮给大卸八块。

八百并州骑兵,此时早已经吐到腿软,所携战马也倒毙了数十头……然而,吕奉先如此神速,到底是取得了战略优势,其人带着东倒西歪的下属进入西陵城整整一日后,袁术的部队方才姗姗来迟,却望着西陵城前列阵整齐的七百骑兵和那面吕字大旗目瞪口呆。

一瞬间,向来勇于面对人生的后将军袁公路甚至有些绝望。

照理说,刘表应该是最没有心理压力的一个,他的襄阳城都成前线了,前后死伤数万,麾下一郡太守都被砍了,还有什么可在意的?直接反扑就是了!

但是,其人作为之前孙坚的主要对手,偏偏刚刚经历了两场伤筋动骨的大败,根本无力反扑,他需要时间从荆南地区调集兵力。于是乎,刘景升在确定自己暂时没有出兵能力以后,反而率先派出了吊丧使者……以示两国交兵,致哀如常,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称赞。

仔细想想,上一次如此震动天下人心的‘突发’事件,恐怕还要追溯到贾诩忽然献出潼关,引公孙珣长驱直入郿坞那次……没办法,孙文台死的太快了,而且毫无预兆,更是和他之前的连番大胜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过,随着消息传开,这件注定要改变天下局势的事件所引发的种震动却只是停留在各路诸侯内部的讨论层级,并未引起任何实质性的动作……鞭长莫及的那些暂且不提,中原地区几家利益相关的相邻诸侯却都有各自忌惮与无奈之处。

至于曹操和刘备,二者自然有力,实际上正牌豫州刺史刘备此时干脆正引兵在汝南境内替孙坚剿匪呢,只要他想,整个汝南随时可以入手;而曹操麾下李进也负责输送军粮,此时正在颍川境内。

但是二人都有巨大的心理压力,义兄刚死,孤儿寡母,天下瞩目,你怎么好意思吃绝户?

阅读覆汉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