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都督的娇妻(重生)》
都督的娇妻(重生)

第二十七章

陆棠之脸一红,连着声音也轻了几分:“是回来了,只是不知他又去哪了...二哥惯来行踪不定。”

她说到这,便又想起金陵城中于二哥的那些谣言,忙抬了头与王昉说道:“王姐姐可不能听那些谣言,二哥虽然行踪缥缈,可为人最是坦率,待人心地也好...绝不是,不是那些谣言中所说的纨绔子弟。”

陆意之?

午后时分,王昉两人陪着陆婉兮用了午膳...

王昉侧头看向陆棠之,问了句:“你二哥也常进宫?”

陆棠之方才还挂着笑的脸上,这会却有些怅然:“往先是这样,只是二哥的身体不好,便多与冯先生居于北地,很少回来...”

永寿宫。

“王姐姐坐着,我替你推...”

王昉便也不避让,大方应了下来,她坐在那秋千架上,双手拉着麻绳...当初在卫府的时候,她也有一架秋千,平日有事没事便坐上去晃一晃、看一看。有时候天气好,坐在秋千上跃出去的时候,还会有鸟儿翩跹过来,在你身边叽叽喳喳叫唤着。

她这样想着,架子已经被人推动了起来...

王昉倒是未曾想到,陆棠之看着柔弱,力气却很大。

今日恰好天气和缓,日头温煦,秋千上下晃动的时候,风拂过她的发、她的脸、她的笑,她翩跹的衣角...在这枯败而苍凉的冬日里,皆成了一副最美的画。

陆棠之听着她的笑声,脸上也挂了笑,忍不住问她:“王姐姐,要不要再高些?”

“好,再高些...”

王昉的声音被这风吹得有几分断断续续,却还是掩不住那话中的欣喜意。她已经许久未曾像今日这般放松了,醒来后,无处可言的辛酸,再见亲人的欣喜...还有那一个个她不得不打起精神要面对的人,都容不得她有一刻的放松。

可今日——

她坐于这秋千之上,像是要把这全身的疲惫与不堪,全都送于这风中,让这暖风携去这些。秋千果然又高了许多,王昉甚至能透过那屋檐瞧见外头的光景...

亭台楼阁,宫宇环绕。

她脸上的笑越扩越大,就连喉间也溢出几分笑声。

...

离废园并不远的一颗苍茂大树上,却有一人坐在那粗壮的树干上,他手上抱着一个暖炉,身上也裹着厚厚的狐裘,正一瞬不瞬地看着这处——

正是卫玠。

卫玠全身皆掩于树叶之中,唯有狐裘下一片紫色绣蟒的衣角露了出来,如今这一片轻薄的衣角便随着风飘荡着。

和风日下,他看着那人脸上的笑,嘴角竟也忍不住微微上扬了几分。

他这笑刚扬起,神色便有些怔然起来...

卫玠伸手抚上那微扬的嘴角,他已许久不曾笑了。接触的东西越多,手握的权力越大,有时候就连他都以为,他再也不会笑了。

原来,还是有变数的...

而那个变数。

卫玠看着秋千上那人面目带笑,衣角翩跹,如冬日最暖的一道光,跃入他的心间。

“王姐姐——”

陆棠之忽然喊了她一声,她抬了脸往四处看了一眼,蹙眉与她说道:“你有没有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

王昉一怔,秋千的速度已经降下,她脚尖点地,便止住了秋千的晃动。她先前也察觉到了,只是这一种感觉转瞬即逝,她便也没有多想...如今听棠之说起,心中便又多了几分不对劲。

她抬了脸四处张望着...

却也未曾察觉到有哪处不对。

陆棠之早年听宫人说过几桩宫中的陈年旧事,这一下想起,只觉得浑身不对劲...她惯来最怕鬼神,这会忙伸手拉着王昉的衣角,白着一张小脸,抖唇说道:“王姐姐,我们还是走吧。”

王昉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握过她有些冰冷的手,轻轻拍了拍,站了起来:“好,我们回去。”

她不怕鬼神,只怕——

王昉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却又快速被她消了过去。她摇了摇头,拉着陆棠之的手按先前的路往外走去,却在要走出废园的时候又转身往后看去一眼——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只是觉得那一株常青树,在这一瞬间晃动得有些厉害。

陆棠之察觉她未曾再走,便侧头朝她看来,低声唤她:“王姐姐?”

王昉望了那归为静止的常青树一眼,回过身,朝她露了个笑,柔声一句:“无事,我们走吧。”

...

圆脸内侍早已领完鞭子,如今正一瘸一拐在内屋收拾着。千岁爷惯来怕冷,他刚让人更换了屋中的炭火,一转眼的功夫,身后雕花窗棂便又被打了开,吹进来一阵风...他皱了皱眉,想去合上,便见到了端坐在软塌上的卫玠。

“您,您回来了?”

圆脸内侍眉心一跳,心肝也跟着一跳,这样要是再多几次,怕是他这颗心脏也要不好了...他一面拿着衣袖抹着额头,一面是合了窗,等那颗心落下,忙又忙奉了一盏热茶过去。

卫玠把手炉放在一旁,接过他手中的热茶握在手心...

屋中暖炭生热,手中的热茶也透过杯壁把热度传到手心,他先前有些冰冷的身子这会才有些回过暖来。

他并未饮茶,也未说话,知端坐于榻,想起先前那人翩跹红裳,眼中笑意便越浓...

圆脸内侍看得稀奇,他自跟着卫玠也有十余年了,哪曾见过人这般笑?他心中一个咯噔,千岁爷莫不是对那位四小姐有意思?不然这么一个冷心冷肺的人,怎么会连着问起一个人这么多回——

他刚想说话,便又看到卫玠大氅上的毛领上沾着常青树的叶子,又是一惊,忍不住呐呐说道:“主子,您刚不会是坐在树上...”

圆脸内侍这话说完,已察觉到不对,屈膝跪了下来,碰着屁股上的疼,忙又“哎呦”一声...他颤颤巍巍朝人磕头,一面是拿着手心轻轻掌着自己的嘴:“奴多嘴,奴多嘴...奴只是担忧千岁爷您的身子,怕您又染了风寒。”

卫玠淡淡瞥他一眼,眼中的笑意却已尽散,化为往日的冰寒:“多嘴。”

圆脸内侍一面掌着自己的嘴,一面迭声说道:“是是是,奴多嘴,奴多嘴...”

...

陆棠之等走上了外间大道,身心才松懈下来。

她一面拿着手背抹着汗,一面是有些不好意思说了话:“还是我提议要去的,没想到...”

王昉看着她笑了笑:“无妨,那处是荒芜了些...”

两人一面说着话,一面继续往前走着,一个宫侍跌跌撞撞往这处走来,她低着头不知在寻什么,恰好撞到了王昉...宫侍一惊,忙跪了下来,迭声请着罪。

陆棠之也忙细细看了王昉,问她:“王姐姐可有事?”

王昉摇了摇头,她抬眼看向伏跪着、垂着头的宫侍,手心却微微攥紧了几分:“无事,走吧。”

陆棠之见她无恙,才松了一口气,她看了打着颤的宫侍一眼,眉一皱却也未曾说些什么...只扶着王昉往偏殿走去。

等回到偏殿,王昉便先回了屋子。

她坐在软塌上,松开了右手,手心上放着一团纸,却是先前宫侍给她的。

王昉垂着头,指腹磨着这一张熏着百濯香的纸张,良久才打了开,便见上头写着苍劲两字“择后”...

择后?

原来是这样。

只是——

王昉握紧了这一张纸,看着这熟悉的字体...他为何会给她递信?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王昉看着天空,有些惆怅:这个老男人究竟是为什么才会扯着我不放?

被称呼老男人的某人,舔了舔唇角:你不知道?

小丫头便是这样,但凡认人做了朋友,便希望得到对方的认可,也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得到对方的认可和尊敬。

她继续挽着王昉的胳膊往前走去,小院很偏,掩在几颗银杏树后...许是一处废地,平日也无人打扫,瞧着草长莺飞,很是随性。

而这一份随性,于此处,于这天地之间,却被堆砌得很好。

若真是纨绔,又怎么可能成为日后,掌十万兵马的五军都督?

不过——

他心地好?

王昉笑了笑,她却是不信的。

陆棠之听她说“信”,脸上的愁绪和担忧皆消了个干净...

王昉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轻轻笑了下,顺着抚了抚她的头帘:“我信你。”

王昉点了点头,便又跟着一句:“我听你上回说,他是回来了?”

陆棠之看着那架秋千,便笑着与王昉说道:“我每回来,都会在这处坐许久,宫人们不知道这个地方,每次都要找我许久...”她这话说完,便拉着王昉走了进去,挑的是一块草相对矮些,比较容易走的路。

等走到那架秋千前,她拿着帕子仔仔细细擦拭了一回,才又拉着王昉,让她先坐了上去。

陆棠之如今和王昉已经很是熟悉,这会便挽着她的胳膊,亲昵的与她说着话:“姑姑这后院有架秋千,还是当年我与二哥、表哥一起搭的呢...王姐姐要不要去看看?”

王昉点了点头,她也无处想去,既然她有介绍的去处,便再好不过了。

等她去午睡,两人便一道在院中散起了步,权当散食。

因着是在永寿宫中,倒也没有宫侍跟随,只余两人在此处慢慢走着。

只是...

二哥?

阅读都督的娇妻(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