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童养媳》
童养媳

第2章 002

她手脚冻麻了,十分害怕的缩在墙角里直哭,抽抽搭搭、断断续续的哭了有大半个小时了,,双眼都肿得眯成了一条线,眼泪、鼻涕糊满了整张小脸。

却用力的憋住气息,丝毫不敢哭出声来。

接着有些不耐烦的揉了揉太阳穴,甩了甩乱糟糟的头发一头栽进了另外一间屋子里的席梦思上,不多时便已呼呼不省人事了。

领着她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坚固的头盔下露出一张头发凌乱、胡子拉撒的脸,三十岁上下,相貌凌厉,眼神凶悍,一个眼神便可令人直打哆嗦。

留下仓皇无措的小石兮独自面对着这个陌生又寒冷的家。

屋子里家徒四壁,放眼望去,无不陌生。

南方的春天阴冷刺骨,而这辆摩托车就这样在这个阴寒的初春将她领到了陌生的新家。

没落的原因,所有人都归结到了整日嗜酒如命、不务正业的凌叔叔头上。

后来在无数次凌骁与镇上同龄的孩子打架的过程中,同时也随着年纪渐渐的长大,听镇上的人私底下议论纷纷,这才知道了凌家一蹶不振的缘由。

这也就是为何一开始这个家中就只有凌家父子二人的缘故。

家里没有操持家务的女人,日子过得有多艰辛自然可想而知。

以至于后来石兮每每回忆起她的童年生活,都不禁暗自感叹着,当年到底是如何一步一步被拉扯大的。

印象中,在刚到凌家的头半年里,她每个夜里都是偷偷哭着入睡的。

她胆子小,又没有名字,不敢与人说话,有小半年没有开口说过话,还是半年后上了学,这才开始试着慢慢的张嘴。

许是胆小怯懦,又许是长期没有说话声带受了影响,渐渐地变成了个说话怯怯懦懦、断断续续的小结巴。

凌骁起初一脸嫌弃的管她叫小哑巴,后来又管她叫小结巴。

对于她的突然到来,六岁的凌骁好似并没有露出丝毫疑惑或者兴趣,既没有问她怎么会突然来到他的家里,也没有问她会在他的家里待多久。

因为没有人会为他解惑。

家里唯一的大人每日神龙见首不见尾,不是夜不归宿,就是整日宿醉。

而凌骁也曾用他的弹弓将她逼问到了墙角,将那根淡黄色的橡皮筋拉得老长,黑色的橡皮里包裹着一颗圆圆的桂圆核,准确无误的瞄准了她的脸。

经过一翻吓唬后,确定她哆哆嗦嗦的张不了嘴说不了话后,从此就默认她是个小哑巴这个事实,自然也不会再逼问了。

长大后的石兮深以为,她打小落了个口齿不清的这个毛病,就是小时候由他恐吓成的。

石兮自幼对凌骁,就如老鼠见了猫似的,害怕得要命,每每一听到楼梯处传来蹬蹬蹬如同打雷般的脚步声时,她就心里直发慌,这个心理状态曾一度维持了数年。

好在小时候凌骁性子野,时常举着他的弹弓四处为虎作伥,大部分的时光不知野哪里去了,大白天里经常见不了人影,欺负她的时间被顽皮的玩性分走了大半,令她有片刻松懈的时刻。

而这一天天气大好,春天的阳光竟有种和煦的温暖。

楼下的方婶在吆喝,招呼他们俩下楼吃饭,此刻凌骁正躲在窗子后面,偷偷的往楼下镇上的街面上扔小地雷。

是那种往地面上一扔就炸的小鞭炮,两毛钱一盒,镇上口子处的小卖部买的,春节卖剩下的。

镇上的小孩都没有零花钱,凌骁除外。

在这个一毛钱就是巨款的年代,凌骁时常会直接从酒醉后的凌叔叔钱包里掏出五块的、十块肆意挥霍,街口小卖部里所有的鞭炮、水枪、玩具都被凌骁一人全包了。

底下路过一个人,凌骁就扔一个小炮,小地雷一炸响,顿时惊得底下的人跳起三丈高,纷纷挽起袖子跳起脚来指着二楼的窗子口骂骂咧咧“看老子今天不替你家老子好生收拾收拾你个小兔崽子”之类云云。

骂得正欢时,凌骁又是一颗地雷外加一颗子弹准确无误的射击了去。

听到底下“哎哟”一声,凌骁捂着肚子哈哈大笑险些翻滚在地,随即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又立马一个鲤鱼打滚跳了起来,手脚麻利的去关窗关门。

不久后,下面的人果然追了上来,只任凭外头拍打怒骂声震天,凌骁依然一脸嚣张的朝着窗子外头咧嘴呲牙。

这样的阵仗,每隔几天就会在凌家上演几回。

待骂累了、骂够了,外头的人被方婶劝着一脸愤恨的走了,人走远了,凌骁还拉开窗子,将脑袋凑出去一个劲的“略略略”,十分玩劣,也十分惹人厌。

还是方婶在楼下一个瞪眼,这才稍微收敛。

凌骁一转身,见石兮白着小脸,一脸胆怯的躲在门背后正怯怯的看着他。

凌骁顿时朝着她瞪眼恶狠狠的吓唬道:“再看,就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

说话,往她不远处扔了个小地雷,小地雷“砰”的一下炸开花,石兮吓得忙捂眼直颤颤巍巍的躲着,惊慌失措中小短腿不稳,歪倒在地。

凌骁嘲笑一番后,一脚踢开屋门,麻溜爬到楼梯的扶手上,嗖地一下直接沿着扶梯跐溜一下滑到了一楼。

待凌骁身影消失后,石兮这才抽抽搭搭小声哽咽的自己爬了起来,随后又慢吞吞的扶着墙角、踮起了脚尖将门打开,又小心翼翼的合上后,便扶着楼梯一脸吃力的磨磨蹭蹭的跟了下去。

一边下楼,还一边伸着小手揉着被摔疼的小屁股。

弹弓是木质的,做工拙劣,平淡无奇,用淡黄色的橡皮筋包裹着一块儿黑色的橡皮,偏偏这个劣质的弹弓,却杀伤力十足。

以至于石兮呆愣愣的跌坐在了冰冷的地面上,一下子忘了抽泣。

于是,在这个全民都在观看《西游记》的年代里,石兮这只突然出现的“小妖”,误打误撞的成了凌骁的虎口之食,被他给轻而易举的收了。

就在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忽而听到一声高喊“哪里来的小妖”,紧接着一颗威力十足的子弹远远的,精准无误的朝着她笔直射来,射在她的额头上,正中眉心。

由于这颗子弹带来的巨大冲击力,惯性使然,石兮整个小身板被带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随即整个小身板像个不倒翁似的摇晃了两下后,直接一个屁股蹲跌坐在了冰冷的青石板地面上。

整个人都被打懵、摔懵了。

后知后觉的怯怯抬眼,就瞧见不远处立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手中拿着一个木质的弹弓。

身体依旧还保持着“瞄准”的姿势还没来得及收回,动作标准,眼神犀利,瞪着一双凶煞的眼,像看待猎物似的直勾勾的瞄准了石兮。

于是,远远地只瞧见小肩膀一抽一抽的,像只落单的小老鼠似的,显得十分可怜。

那个时候的石兮还十分胆小,非常爱哭。

与凌骁的第一次见面,就在石兮弱小的心灵上落下了浓重的阴影,从而奠定了未来十余年来,永远怕他这个坚固事实的基础。

石锡镇不大,花上十几分钟便可以走完,这个小镇上有半数人家姓凌,据说凌家曾是石锡镇上有名的大户人家,凌骁的爷爷曾是石锡镇的镇长,爷爷去世后,镇长的位置便落到了石锡镇第二大家族的白家头上后,凌家这才渐渐没落了。

凌叔叔喝醉酒了,脾气十分暴敛,喜欢打人砸东西,家里无一完好之物。

而这一刻,是他为数不多的较为清醒的时刻。

那人抓起了她后脖子上厚厚的棉衣直接将她整个人从摩托上给拎了下来。

后来,时间长了,石兮才慢慢的知道,这人姓凌,是石锡镇上有名的酒鬼,十日里有九日是疯疯癫癫或醉得不省人事。

将她扔在地上后,就自顾自的往屋子里走了去,走了几步后似乎想起了石兮,就皱着眉停了下来。

随手指着里头的一间房间,操着粗狂的嗓音对她说了句“你以后就住在这里”。

阅读童养媳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