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童养媳》
童养媳

第1章 001

石兮自幼是在那个人的压榨下长大的。

自然知道他发脾气的样子。

越是近了,那轰鸣声仿佛越来越嚣张,中间偶尔夹杂着大人们怒骂声,每当这个时候,排气管里“轰轰”的轰鸣声又刺耳了几分,仿佛是在做嚣张的反击。

或许那个时候的她,并不能完全理解这几个字的意思。

或者···又是在提醒着石兮可以接驾了。

每每这个时候,石兮总是变得有些手忙脚乱了起来。

在石兮十二岁的那一年,她忽而有种生活恬静,岁月静好的的感觉。

石兮每每听了,脸唰地一下便红了。

老人们却笑得整张脸皱巴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了,甚至还露出牙齿掉光了的牙床。

镇上的乡亲们都晓得,凌家养了个童养媳。

石兮是在四岁半的时候被领进凌家的,或者,准确的说是被“卖”。

对于四岁半之前的生活,或许那个时候年纪太小,记得并不十分清楚,只记得刚到凌家的前一段时间,每晚小声抽泣时小嘴巴里总是会不自觉的喊着“妈妈、妈妈”。

后来随着年纪的渐长,脑海中对于来到凌家之前的生活已经彻底的遗忘了,包括夜里断断续续小声抽泣的那声“妈妈”。

她所有的记忆都是从凌家开始的。

记得,那是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寒冷春天,她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圈着坐在了摩托车的油箱上,是那种九十年代的老式五羊本田,摩托车骑得飞快,有些旧了,发出刺耳的轰鸣声,方圆一里开外都能听得到。

那个时候,摩托车还是稀罕物,整个镇上只要为数不多的那么几家人才有的。

那个时候空中还下着细雨,天气十分阴冷。

她幼小的身上穿了一件十分厚重的棉袄,但依旧被冷风吹得直打颤,脸上像是被刀割了似的,生疼。

那种穿透皮肤,刺进骨子里的冷,是她这一辈子永远无法忘却的。

那个时候的她还小,小到并不知道如何思考着自己怎么会坐在这辆陌生的大怪物似的车子上,也不知道骑着这个怪物车的人是谁,更不知道这个人、这辆怪物车会载着她去往何处。

她仅仅只知道愣愣的、傻傻的小声啜泣着。

小小的身子在咆哮的摩托车上摇摇欲坠着,瑟瑟发抖着,那样恐惧,那样无助。

那个人是凌骁。

石兮的哥哥。

比她大两岁。

更何况是向来胆小怯懦的石兮呢。

不过好在,他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大部分时候也仅仅只是瞪着那双可怕的眼睛吓唬吓唬她,至少不会在像小时候那样,总是喜欢拿着弹弓包着颗李子核对着她的脸、对着她的额头胡乱扫射了。

那样疼的滋味,以至于即便到了现如今,每每瞧见他哪怕只是随意的抬抬手,她总是会下意识伸手捂住自己的脑门,总觉得稍不留神,下一秒,一颗子弹就要准确无误的朝着自己的脸袭击而来似的。

或许是打小被他欺负使唤惯了,石兮的骨子里隐隐存了些许奴性。

她一直···是有些怕他的。

他总是喜欢眯着一双眼,他的那双眼睛生得极为凌厉,明明不过才十几岁,狠狠地一瞪眼时,半个班上的人都不敢说话了,有时候便是连班主任老徐瞧了都有几分忌惮。

因为那个人的脾气不大好,又吹毛求疵的很,十四岁的年纪,正是脾气古怪的时候,稍有不慎,便爱乱发脾气。

在她小时候还没来得及取名字的时候,镇上的乡亲们都称呼她为:凌家的小媳妇。

即便是到了现在,有些个牙齿掉光了的老人们远远地瞧见了她,还是不忘指着她乐呵着:这不就是那谁家的小媳妇么?

石兮会在每一个夕阳西下时分,动作麻溜的做好了晚饭,尽管她才十二岁,但洗衣做饭这一类家务于她们这些乡下的孩子们而言,早已不在话下了。

每当听到镇子的尽头远远的传来一阵熟悉的轰鸣声时,她便会立即踮起了脚尖伸着脑袋往外看。

但是,在这一年的某一天,她脚踏在这一片每天都需要路过的凹凸不平的青石板地面上,并沿着蜿蜒古朴的小道加快了步子匆匆往家赶时,她知道,她已经完全融入到了石锡镇的生活。

石锡镇的秋天很美,金色的夕阳撒在古韵古朴的小镇上,有种令人心醉的恬静安心味道。

石兮的视力不大好,只能用力的眯起了眼。

随即便看到了一团模糊的影子,像是一只张狂的野兽,气势汹汹的飞奔而来。

阅读童养媳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