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四十三章 欧陆风云(四)

“这令我想起了东岸大草原。”高文刚听了后立刻说道:“一样是缺乏树木,不得不大量使用煤炭作为燃料,当然我们的煤炭多是劣质煤,远不如英格兰的。嗯,英国人买了我们的采煤设备,能用吗?或者说,他们能用得好吗?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我们国家矿上用的包括鹤嘴锄、卷扬机、抽水机、升降机在内的各类设备,都是由蒸汽机提供动力的吧?”

蔡振国一听就明白了高文刚的意思,于是他解释道:“英国人自己有蒸汽机,也早就应用了蒸汽机,虽然质量比较差,性能也不行,但也是可以用了。他们买回来的这些机械,大可以自己进行再加工,接上蒸汽动力,进行采煤作业。当然效果肯定不如我们的,因为我们已经可以将蒸汽机小型化到一定程度了而英国人却不行,不过即便是这种在我们看起来多少有点差强人意的工作效率,对英国人来说,也是不小的进步了,这便时他们采购我们工业设备的最主要原因所在,一是好用,二也可以借鉴我们的设计,以便将来自己倒腾。”

很快,得到消息的东岸驻英大使蔡振国亲自带人来到码头迎接高文刚,并且颇是小心地询问了他的来意——虽然大家同为二代,但比他大了八岁的高文刚如今赫然已是他的顶头上司,身份不同以往,因此必须谨慎对待。

一艘来自阿姆斯特丹的商船在狂风巨浪中若隐若现,其桅杆上的帆布已经撤下了好多面,甲板上的水手们也小心翼翼地跑来跑去,不时拿着抽水机管子冲到某处,将灌进船舱的海水抽出去。

“顺便看看,英格兰我也很久没来了。之前一直在东地中海任职,西地中海去得都少,更别提北海了。而且,英格兰这个国家比较特殊,实力也很强,上任这么久了,不过来走一遭、看一看,实在说不过去。”坐上前往铁公馆的马车后,高文刚轻声解释道。

蔡振国闻言点了点头,用一种附和的语气说道:“这个国家对我们东岸人来说,有一种奇特的魅力,我一开始摸不着头绪,后来仔细品味了下,原来是他们持之以恒地在工业生产上面进行投资的魅力。这一点,很对我们东岸人的胃口,这就是工业之美。”

1679年12月11日,北海洋面上阴风怒号,波浪滔天。

高文刚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他想最后努力一把罢了。如今看到努力失败,他也没多说什么,很快就离开巴黎,再度回到了勒阿弗尔港。他的下一站——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站——式西班牙王国,在那里,他将重点与卡洛斯国王谈一谈潘帕平原的事情。

新大陆的消息,应该早就传回来多时了,西班牙人始终不给个说法出来,这像什么话?所以,这次高文刚就打算亲自上门了,看看西班牙人到底想拖到及时!

高文刚在英格兰一直逗留到了1679年1月中旬。期间除了办公之外(商讨对英、对俄贸易政策),也拜访了英国商界、政府和王室上层,谈了一些双方都很关心的话题,不过却没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尤其是重点谈论了英国政府在此次法荷战争的立场问题,得知如今英国王室倒是颇想参与到战争之中,但国会还有些犹豫,短期内看样子是没法参战了。不过英国人这种犹豫不决的态度,肯定也被法国人看在眼里,这多多少少也会给他们施加一点压力吧,以让他们不至于把和谈的进程拖得太长。

1月18日,北海洋面难得迎来了一阵好天气,高文刚和一干随从们抓紧机会,乘船离开了泰晤士河,花了几天时间驶抵了位于海峡对面的法国勒阿弗尔港。在这里,他们给法国海关官员出示了一应身份文件,在来回沟通之后,顺利被放行,然后乘坐小船一路上行,最终抵达了法兰西王国首都巴黎。

在巴黎卢浮宫,高文刚给法王路易十四递交了新的国书,明确了自己新的全权特使的身份,同时,也与法国人就上次一些遗留的商业问题进行了交涉。法国人打到现在,国家贵金属外流严重,农业上面还连续几年歉收,国内出现了不稳的苗头,想要和他们做生意,确实有点麻烦,上次路易十四给予了部分东岸商品正常关税就已经属于照顾性质了,这次高文刚想要继续谈其他商品的贸易,又谈何容易!

只不过李晴以及本土的一些大佬否决了与英国结盟并全面提升关系的提议,使得英国人的期望为之落空,那会高文刚还有些腹诽国内大佬思想老旧、过于谨慎呢。但现在看来,高文刚总觉得,以前李特使的担忧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这英国人实在太能折腾了啊!

一万多吨的钢铁产量,超过法兰西、西班牙、德意志、意大利、瑞典、奥斯曼、俄罗斯等地区或国家的总和,黑乡、威尔士等地炉火遮天蔽日,加工铁器的叮当响从早响到晚;纽卡斯尔、布里斯托尔湾等地的煤炭产量与日俱增,不断给国家工业注入新的动力(历史上1700年英国煤炭产量已经突破300万吨,并到1760年时快速增长到600万吨,非常惊人);曼彻斯特、西莱丁等地区的棉、麻、丝、毛纺织品工业方兴未艾,为英格兰获得了无数的利润,更别提还有造船、玻璃、造纸、皮革、建材等支柱产业了,都在此次法荷战争中获得了巨大的发展,使得英国的工业规模更上一层楼。

这样的发展速度,你敢说英国人不会折腾吗?所以,高文刚内心之中终于也开始认真思考起了是不是给英国人上点眼药,拖慢一下它发展速度的法子——不是不让英国人发展,那样也不符合东岸人的利益,而是要让英国人的发展速度更“合适”——特别是英国的搂金利器毛纺织业,必须重点“照顾”一下!要知道,英国现在的各路贸易之中,黎凡特贸易、印度贸易、东印度贸易、东岸贸易、中国贸易都是大量入超,只能靠黄金和白银才能平衡。若不是靠着俄罗斯贸易、北美贸易及欧洲贸易的入超补贴的话,怕是英王查理二世已经下令暂缓贵金属流出了——这可不是开玩笑,历史上多次发生过,比如当年为了从波兰进口一批粮食,就需要国王特别批准允许白银流出,由此可见一斑。

因此,基于这种考虑,如果重点打击一下英国人的毛纺织工业,使得其出口收入下降的话,必然会有效降低其经济的活跃程度,延缓其工商业发展的节奏。而这,似乎就要靠给英国人培养对手才能做到了,联合省的著名纺织城莱顿市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对象嘛,虽然目前其衰落的势头比较明显,但说不定还可以抢救一下。至于说为什么不大量出口东岸呢绒到欧洲来打击英国毛纺织品,这就比较复杂了,出口东岸呢绒肯定是要出口的,但想在重商主义思潮浓郁的欧洲横扫四方、大赚特赚,怕是也有些难度,因此这就要拉一些帮手了,毕竟任何一个国家的市场都不可能让你东岸人出超太多的,平衡不了双方的贸易额,这生意早晚也做不下去。

心里这么想着,高文刚也觉得回去后就召集自己的班子开会,讨论一下此事的可行性。且这事说不得还是得靠联合省的共和派帮忙,毕竟毛纺织企业主、呢绒批发商们基本都是共和派分子,不找他们找谁?

高文刚听后点了点头。他现在想起了,当初李晴李特使尚未归国任职之时,英国人就提出了与东岸结盟的提议——当然结盟意味着两国关系更加紧密,一些出口受限制的工业品也将对英国人开放——当时高文刚、蔡振国这类中生代官员隐隐还是持支持态度的,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影响欧洲大陆的重要支点,当时看英格兰比较合适。

“就在上个月吧,南海运输公司的船只才刚刚送了一批采煤机械与设备到布里斯托尔湾一带,交给当地的煤矿业主。这几年,英格兰的采煤业发展很快啊,快得让我都有些吃惊。”蔡振国又说道:“英格兰毛纺织业大发展,国内大把的耕地被圈占为草场,森林渐渐也被开发起来,树木大量减少。再加上炼铁业和造船业的大发展,森林树木被消耗得更加厉害,因此现在英格兰的木材还是比较紧缺的,不但人民生活所需的木材不是很足,工业上也同样如此,这就催生了煤炭这种木材替代品的大发展。在黑乡铁工业区及威尔士的矿区,煤炭被广泛应用,不仅仅是工业,也包括人民日常做饭的燃料所需。所以,英格兰人从我们国家进口了大量的采煤设备,用于提升他们国家的煤炭产量。啊,对了,英格兰王国的煤铁储量实在是太丰富了,质量也好得惊人,且价格一点也不贵,推广起来非常便捷。”

要知道,法国人到现在也就对荷兰人做出了一些让步,许诺给他们一个优惠关税税率,以诱使荷兰人尽快退出战争,让法国可以将弗朗什孔泰、洛林及占领的部分南尼德兰地区吞下肚子消化掉。除此之外,他们没再对任何国家的商人让步,深受重商主义思想印象和贵金属外流困扰的财政大臣柯尔贝尔已经要求尽量在本国境内采购各类商品,以尽可能地将更多的白银留在法国。

试问这个时候东岸人上门来谈生意,又怎么可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呢?除非你也在法国进口差不多同等金额的商品,但在目前基本没可能。所以,要想在现有基础上继续扩大法国市场的份额,还是得法国人缓一缓,贵金属外流没那么狠甚至开始回流的时候再说吧。

当然了,这四艘船并不是东印度公司返航船只的全部,按照前面三次英荷海战的经验,荷兰东印度公司为了躲避敌对船只的袭击,装载贵重商品的船只一般都会绕过苏格兰北端,然后在挪威卑尔根港驻泊,打听风向、修理船只,以便冲过最后数百海里抵达阿姆斯特丹。此番法荷战争,联合省舰队虽然一开始连连获胜,压制得法国人不敢出港,不过法国舰队经过这几年的紧急补充,实力大大增强,因此也开始化整为零,分散出击,对联合省展开了破交战,并且还在一些规模不大的海战中取得了胜利,比如加泰罗尼亚近海的战斗(该战使得荷兰海军精神领袖德鲁伊特尔负伤退役)、马提尼克岛海战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荷兰东印度公司稳妥起见,又开始执行起了当年英荷战争正炽时的策略,即制定好计划,确保在北海洋面浊浪滔天的冬春季节出港或返航,以避开敌人私掠舰队可能的袭击,让贵重的亚洲货物能够安然运抵阿姆斯特丹。

高文刚脸色苍白地坐在船长室内,双手紧紧握着扶手,心里暗暗祈求这艘老旧的商船一定要挺过去,顺利送他抵达伦敦。同时,他也深切地感受到,冬季的北海有多么地危险,也难怪之前三次英荷海战,双方将领都尽量避免在这个时节交锋呢,实在是没法打啊——试想一下,波浪滔天的海面上,船只大倾角摇摆,这个时候怕是连火炮都固定不住,就别提射击精准了,那纯粹是奢望。

在行经靠近泰晤士河口附近的海面时,遇到了四艘隶属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船,它们可能是为了躲避恶劣天气,也可能是在海上遇到了法国人的私掠船只,因此慌忙逃亡伦敦暂避,高文刚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更高,因为现在的海况实在不宜进行战斗。

今天高文刚遇到的几艘悬挂着“voc”标志风帆的船只看起来比较倒霉,遇到了恶劣的海况,可能船只之前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急需修理,因此结队前往伦敦靠泊,然后再想办法返回联合省。

高文刚乘船的船只——原阿姆斯特丹商站的旧船,之前曾被荷兰人强征,刚刚索回不过半年,船况较差——与这几艘荷兰商船保持在了一个合适的距离,然后一前一后慢慢驶入了泰晤士河,最终在引水员的指挥下,于一处码头靠港碇泊。

阅读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