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一百五十八章 金钱的旅行(一)

“多做宣传、多做思想工作、多提高存款利率,大概能吸引一些沉淀的资金出来,但不能指望太多,我估计两百余万就顶天了。”周申沃抽了一口烟,面色凝重地说道:“不过两百万就两百万吧,也能修小两百公里的铁路,或者建两个中型港口,又或者改造四五十个定居点的下水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了,用处还是蛮大的。”

周申沃的话其实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如果真把这一千二百万资金都流通到市场上去,那东岸的经济还不当场崩溃啊,那时候如果不实行配给制或价格管制才出鬼了,通货膨胀能涨到天上去。不过强全胜的要求也有些道理,如何说服这些资金的所有者将钱存入银行而不是存在自家地窖里,确实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工作。毕竟,把货币的支配权从零散的个人手里集中到国家手里,用处可要大多了,因为只有国家才能够让钱做更有意义的“旅行”。

说实话,他这个数据虽说大量参考了以往的一些统计,但说到底还是靠估算、靠猜的。他们内部按照各种算法,比如历年工资表、价格指数表、主要商品(粮食、布匹、盐、肉、鱼等)的生产及批发数量,进行各种计算。最后再将各自的数据进行综合处理,从而得出了这个结论。至于说这个数据准不准,那就见仁见智了,反正政务院是采信了贵金属管理总局给出的这个答案,并以此为基础制定政策。

“现在国内市场上在流通的货币有多少?你们有谁做过类似统计或估算么?”已经年逾五旬的前国家贵金属管理总局局长、现任财政部长、中央执委的强全胜,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向一帮下属们发问。

不过强全胜本人似乎对这个数据尚有些疑问,因为在周申沃递交给他的这份数据中,明确指出现在国内沉淀的财富约有一千二百万元(同时流通在市场上的货币约为二百万左右),这令他感到有些困惑,为何流通货币如此之少但市场上的资金面却没有出现严重的紧缩状况呢?对此周申沃解释如今东岸的商业贸易大多习惯于用支票、汇票等形式来完成,这种方式其实仅仅是把货币的支配权从一个银行账户内转移到另一个而已。并不需要市场上额外多出许多的贵金属硬币。

另外,他同样指出,东岸百姓——尤其是农民——习惯将手头的贵金属硬币窖藏起来,以应对未知的风险。这种方式是如此之流行以至于这么多年来流入东岸的各种货币。其中的相当部分从此再也没有进入流通环境,东岸第一造币厂的铸造记录最能说明问题,他们一日不停地在铸造着大量金银币,但市场就像头怪兽一样始终吃不饱,让人真是苦恼无比。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部长,这往市场上注入新的流动性自然是必须的,可我们是以什么方式呢?”周申沃问道,也许是觉得自己的话不清不楚,因此他又解释了一句:“我的意思是继续印制新的承兑汇票呢,还是动用存放在陆军第一监狱的黄金(铁岭金矿出产,目前大概有1.5吨,约合75万余元,当然实际铸成货币的话肯定不止75万元)?额度又是多少为好呢?”

“不,这次不印制新的承兑汇票了,其他一些商业票据也一概不再印制。以前的票据品种太多、太杂乱,印刷也很粗糙,这造成了很多的问题,因此这次部里决定将所有票据合并到一种上面,那就是新出的国库券。国库券将以国家财政收入、陆军第一监狱及商业清算银行金库内的储备黄金做担保,到期偿还本息。最短期限一年,最长期限五年,不记名,无需背书即可自行转让。”强全胜一口气说了一大段,然后只见他喝了口茶水润润嗓子,继续说道:“额度暂定为五十万元吧!这往市场里注入了五十万元的流动性,如果投入建设的话,起码能带动三四百万的项目了,国家建设的步伐又将大踏步向前。只是,唉,刚刚因为集中兑换了一批到期票据而遏制住的通货膨胀,差不多又要抬头了吧,真是头疼啊!国内大型基建项目这么多,货币回收不易啊!”

与会众人闻言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常年高速发展中的经济体,无论东岸的政府多么努力、又采取了多少措施,但这个国家的通货膨胀程度却始终无法遏制住。梅机关每个月都统计的一揽子商品加权价格指数同比、环比齐上升,真是让人无奈到了极点,以至于前阵子政务院下令大幅度调高最低工资至6.5元(平均工资奖金福利加起来早就超过了8.5元),以应对老百姓工资越来越少的购买力。

不过涨工资也是把双刃剑,因为这会提高东岸国内的用工成本,降低东岸商品的竞争力,可在如今的大环境下,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要继续在移民、继续在搞基建,那么就免不了忍受长期的通货膨胀。至于东岸国内的企业主们,也只能适应这种不利的环境,不断寻求降低成本的办法——比如引入低工资的外来劳务工、比如提高产品的机械化生产程度、比如获取更廉价的原材料、比如获取自己能够独享的商品倾销市场等等。

治大国如烹小鲜,东岸的执政者们现在真的是更深刻地认识到了这句话,治理一个不到三十万人口的小国都如此麻烦了,如果将来人口增长到五十万、一百万,工农业规模扩充到如今的十倍、二十倍,他们还能胜任吗?(未完待续。)xh118

“也好,货币的市场投放量一定要掌握好,不然可能造成比较严重的经济问题,这需要我们随时关注一揽子商品的加权价格指数表,梅机关在这方面任重道远啊。”说到这里,强全胜朝与会的一名梅机关科长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至于现在市场上出现的结构性钱荒,我觉得还是老办法吧,注入流动性解决。”

“这些钱能不能想办法弄出来?现在国内一方面很多行业缺钱,但民间沉淀的资金却又很多。尤其是农村,很多出国打仗的军人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修地窖存银子。这都哪学来的坏习惯,不爱存银行拿利息却去存地窖,真是荒唐!”强全胜有些郁闷地说道,“50、51年我们集中兑换了大量前些年为修铁路而发行的承兑汇票,消耗了很多现金储备,可问题是这些兑换出去的钱又渐渐沉淀在了民间,没有流到需要的行业上,真是令人头疼。这通货膨胀的势头刚刚有些遏制,难不成我们又要发行新的商业票据?”

银行存款大多被放贷给了大型国营企业,东岸境内刚刚兴起的私营企业可就面临着吃不饱的窘境了。这些企业多集中在瞄准国内市场的轻工行业上,如机器制粉、家具制造、制绳、腌制品作坊、果品深加工、榨油、饲料生产、奶制品等行业,基本上都是和老百姓日常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产业,生产出来的产品也主要应用于东岸国内。

在这些行业中,除少许机械化程度较深的行业(如面粉)外,其他行业受限于生产规模、用工成本、融资成本、技术不够先进等因素,发展不是很迅速,以至于还需从邻近的巴西、秘鲁进口部分产品以填补缺口,令国内上下都有些不太满意。为此,政务院前阵子还专门召开了一次经济工作会议,重点就是如何引导国内资本投身这些国家暂时还无力顾及到的轻工行业。以提高生产力,繁荣国内商品市场,降低老百姓的生活成本。

今天被召集来的下属多为金融系统人士,如继任“央行行长”位置的现贵金属管理总局局长周申沃,国内最大的几家银行(西北垦殖银行、联合工业信贷银行、商业清算银行,拉普拉塔银行是合资银行,且由热那亚人担任行长,故未获邀请参加金融工作会议)的行长,第一造币厂厂长,以及梅机关专司经济统计的科长股长数人,基本都算是最了解如今华夏东岸共和国金融、经济形势的人了。

如今的东岸共和国,资金还是相对比较充裕的,当然也仅仅是“相对”而已。几大行吸收到的可怜存款大多贷给了具有出口创汇能力的大型骨干企业,而它们通过放贷获取的利润也被迫购买了大量国家建设债券,可谓是里外被榨了个干净,再也没有多余的资金玩出更多的花样。

在这次会议中,金融部门算是被关照的重点了。政务院的意见是财政口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引导沉淀在民间的资本投资实业,以提高资金利用率,创造出更多的财富。毕竟,只有让金钱进行不断的“旅行”。才能实现其真正的价值。

“根据我们多年的统计数据估算,现在本土不到三十万国民手头握有的货币财富总量可能已经超过了一千二百万元,其中大概有四分之一是以承兑汇票的形式存在的,其余都是贵金属——嗯,90%以上是银币。”穿越众、贵金属管理总局局长周申沃清了清嗓子,出言回答道。

阅读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