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允你贪(重生)》
我允你贪(重生)

179 番外(八)

王?P听到那等子声音,却是怔了一瞬…

不过是个商户出身, 竟还这么一副清高模样…

王?P和陆意之在此处定居也有几年了。

今儿个杨家请客来得大多是同僚,或是当地排得上名号的士族门第…如今眼瞧着来了这么个“异类”,还是这等子容颜的, 自是免不得说起酸话来:“杨夫人好歹也是出自名门, 怎么交了这等子朋友, 可别让那等子铜臭沾上了身。”

说话的是当地一户大族的女眷,姓言,在这堆女眷里头,身份却算是高的。

江南。

自然有人在席中轻声说道:“那位李巡抚究竟还来不来?”这都等了多久了,还不见人来。

杨知府闻言面色便越发有些不好…

他刚要开口说话,外头便有人说道:“巡抚到。”

众人一听这个声音且不拘先前是如何抱怨,此时却都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忙站了起来,杨知府领着众人迎了过去,恭恭敬敬朝人拱手一礼,口中是跟着一句:“下官给李大人请安。”

新任的巡抚姓李,名询元。

他如今也不过三十余岁,面容刻板,为人严肃,是经天子亲派前几日才从金陵过来的。

李询元听着众人的问安也不过淡淡应了一声,他刚要迈步往前走去便看到不远处的主席上还有一个身穿玄裳的男人正在自斟自饮…此时众人皆过来亲迎,这十几张桌席上,唯有他一人还坐着。

瞧见陆意之的除了李询元,自然还有旁人…

杨知府心下暗道一句“糟了”,他与陆意之来往几年,知晓其虽是行商,可为人却素来清傲…只是往日也就罢了,今儿个可是巡抚大人亲临。这位陆兄弟委实有些太不会看脸色了,只不过他心中虽是这般想,话却得帮着人。

若不然这位陆兄弟只怕日后连行商都难。

他刚要开口说话,便见李询元面色一变,跟着便疾步朝陆意之走去…众人看得一怔,全然不知这位巡抚大人这般是做什么,就连杨知府也止不住是一愣。而就在众人的怔楞中,便见那位李巡抚已恭恭敬敬朝陆意之拱手一礼,口中是跟着一句:“下官李询元拜见都督大人。”

都督?

什么都督?

自打早年那位陆都督请辞之后,大晋可没有第二个都督了…不对,陆都督,若是他们没记错的话,这位年轻男人也姓陆。场中众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神色,这世间之事,不会真的就这么巧吧。

陆意之仍旧握着酒盏…

闻言他也未曾说话,只是淡淡朝李询元看去一眼。

他似是认了一会才认出来人,等一盏醇酒入喉,陆意之才开口一句:“是你啊。”

几日后,陆府。

王?P眼看着桌子上的帖子,也不知是该好笑还是无奈,自打上回杨家宴会后,这江南城中是日日有人登门拜访,帖子更是每日不断…她想到这便又揪着陆意之的耳朵说道:“都怪你,到了这处也不得安生。”

陆意之只觉得委屈的紧,他也不敢顶嘴只轻轻辩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他行事已经够低调了,可也耐不住有人认出他来。

王?P也有些无奈。

她自然也知道此事怨不得陆意之,这大晋虽大,识得他们的人却也多。

只不过原本待于此处不过是图个闲适自在,如今…她看了眼桌上的拜帖,只觉得眉心一痛,这还怎么自在?

陆意之自然也知她心中烦扰,忙伸手揽人入了怀中,口中是跟着柔声一句:“不如我们再换个地方住?”这天下这么大,她若想寻个安静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办法。

王?P闻言却是摇了摇头,她松开了握着陆意之耳朵的手,跟着是把手撑在他的脸上,细细看了一回他的眉眼,却是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罢了,还是回金陵吧——”如今满满和喜喜也大了,何况她也有些想念那些故人了。

陆意之倒是无所谓,金陵也好,别处也罢…

左右只要她喜欢就够了。

夏末秋初。

金陵城中又迎来了一辆马车。

两边车帘皆被挽起,一个男童趴在车窗上看着外头,时不时回头问道:“阿娘,这就是金陵城?”他如今长大了,幼时的记忆倒是有些记不得了,如今眼瞧着这个金陵城中的风光人貌,自是觉得样样惊奇。

王?P闻言便也往外递了一眼,口中是说道:“是啊,这个就是金陵城。”

往日在外头的时候倒也不觉得有多想念,可如今置身于此处,看着这些熟悉的风情人貌,王?P才发觉她是想念这个地方的…这个生她育她的地方,有着她太多的回忆,好的坏的,但凡记着的都是深刻的。

“阿娘,你和阿爹是怎么认识的?”

说话的是一个女童,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石榴裙也趴在车窗上,眼瞧着外头却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问道。

“怎么认识的?”

王?P笑着朝陆意之看去,恰好陆意之也朝她看来,两人相视一笑。

陆意之笑揽着王?P的腰肢,却是答道:“我和你阿娘在梅林初见,那会她也同你一样,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石榴裙,熠熠生辉的让人移不开眼…”他这话说完是朝王?P看去,岁月格外厚待她,即便过去这么多年,她仿佛依旧是那个梅园仰着头与他笑说“是你啊”的小丫头。

王?P眉眼弯弯,她未曾说话只是倚靠着陆意之坐着…

其实他们早在很久以前就认识了…那是一个风雪日,漫天白雪,她与他隔着长街遥遥一望,从此她的心中便多了这么一个身影。王?P想起前世晕倒之前那个带着冰雪与梅香的怀抱,笑握住了陆意之的手:“真好啊。”

她这话说得没头没尾,可陆意之却还是听明白了…

真好啊,能遇见你。

陆意之亦低垂了一双潋滟桃花目,指腹轻柔得滑过她的眉眼,口中是跟着一句:“是啊,真好啊。”

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人罢了,又有什么值得她在意的?她笑着搁下手中的茶盏,闻言也不过淡笑说了句“无妨”。

众人见韩秀芝过来,倒也收敛了几分,且不管如何,今儿个终究是杨家请宴,何况不管是杨家还是韩家,在这江南也都是有名望的。而后众人便又说起那位新任的江南巡抚…今儿个杨家请宴,本意就是为这位新任的巡抚大人接风。

左右陆意之的声音遍布整个大晋,这江南的确也有他的生意…

韩秀芝出来的时候恰好听到了那几句,她一双修缮精致的眉毛轻轻拧紧了几分,王?P是她请来的朋友,这些人如今是过分了。她也未说什么,只是径直走到了王?P跟前握着她的手笑说了句:“倒是让你一个人待着无趣了。”

私下却又轻轻添了一句:“你别在意…”

她是真的拿王?P当朋友,虽说出身不好,可不过是为人还是心性却都是拔尖的…若要她说,放眼整个江南,这位陆夫人也算是拔尖的。

王?P本就不在意…

她原先的确未曾回过神来,到后头才想起自己便是她们口中说的“商人妇”。王?P想到这心中便又忍不住好笑几分,当年她和陆意之定居江南前,韩秀芝曾问过他们是做什么的,她也就随口说了句“行商”。

她这话一落,自然也有人搭起腔来:“可不是,虽说咱们那位天子爷颁布了令条,如今这商户也已不是那等子不入流之辈…可士农工商,这商可还排得最末呢。这样不懂规矩,也不知那生意怎么做得了。”

而此时的外院。

陆意之与杨知府同坐一席,他手握一壶酒,这会正在慢慢饮着…相较起他的闲适自在,旁人却显得有几分焦急了,就连素来沉稳的杨知府此时面上也透露着几分焦急之色。帖子是早先杨知府请送到巡抚家中的,那位李巡抚也是应了要来的,只是如今日头高升,却还不见人来。

这会王?P便握着一盏茶,侧倚着凭栏坐着…

她如今也有二十余岁了,今日也不过是寻常打扮…可她面容明艳, 这些年更是事事不必操心, 这面容较起往昔却是还要引人注目。

今儿个杨知府家中请宴, 因着早年王?P初至江南的时候与其夫人有段交涉,这些许年来两家倒也走动过几回…因此今儿个王?P和陆意之也在此次赴宴的名单上。

如今日头已高升,杨家请的客人也来得差不多了…男客在外头由杨知府招待喝酒,女客便在这内宅花厅由杨夫人招待喝茶、聊天。王?P素来是不喜女子之间的那些话题, 左右不过是些内宅后院里的事, 今儿个若不是韩秀芝亲自遣人递了信来, 这一趟她也是不会来的。

可王?P不说话, 却并不代表没有人注意到她…旁侧的几个妇人女眷一面说着话, 一面是朝王?P看去,对于这位陆夫人她们往日虽未曾怎么接触, 却也是知晓几分的。她们知晓这位陆夫人与其夫君是几年前来江南定居的商户, 瞧着也没多少本事,偏偏夫妻两人相貌极好还尤为恩爱。

如今又瞧这位陆夫人自坐一旁, 摆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心中自然又生了几分恼意。

阅读我允你贪(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