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斗春院》
斗春院

风暴

苏媚初一时生无可恋,只凄然道:“我要回家,我要回扬州去···”

那一旁劝解的思柳听得心里头突突直跳,直道:“小姐,千万莫要这般胡言乱语,这叫有心之人听到可如何是好啊!”

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至少在这一刻,她觉得圆满。

沈毅堂本就头疼脑涨,一早上便又怒火攻心,只觉得疲惫不堪,此刻待在这里便觉得清净舒心,不过片刻便熟睡了过去。

这揽月筑一片祥和安静,却不知那边凝初阁却是早已一片兵荒马乱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那流言蜚语就如同长了翅膀般飞快的传遍整个沈府,却不知这五房院里早起所发生的事情一早便传到了那世安苑呢。

在凝初阁里,那苏媚初只趴在床上嘤嘤哭泣,原本满心欢喜的盼着嫁到这元陵沈家来,一路爬山涉水,历经千辛万苦只为与那心上人长相厮守,可是这会儿才发现一切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这沈毅堂躺在床榻上,闻得被褥中一阵清甜奶香,忍不住用力嗅了嗅,又见那林月茹睡熟了,面容恬静安详,只觉得心里一阵舒坦,大手一伸,只把身前乖巧的人儿一把揽在怀中,一时软玉在怀,温香盈齿。

思柳趁机外出打探一番,得来的消息令自己生生打颤:原来这姑爷屋里早已纳有一位得宠姨娘,并且还早已有孕在身。除此之外,院子里还有侍奉的通房,这还只是在元陵,在那京城宅子里更是莺莺燕燕一屋子。思柳见所得来的消息竟是这般不尽如人意地,一时满脸愁容,虽早有耳闻那国公爷之五子生性风流,此刻却道当真是眼见为实。这般情多风流,若是这被小姐知道了,可怎生了得?尤其是那位姨娘那里···

光这般想着,这思柳脑海中早已上演了一番暴风雨将至的戏码。

这苏媚初端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铜镜中的自己,见自己绸缎云锦加身,金银珠宝在侧,却依旧改变不了自个相貌平平的事实,想到那沈毅堂拥有天人之姿,而自己如此平庸至极,竟一时自惭形秽,生出几许自卑感来。

又在房中盼望许久,眼看就要到了往那世安苑请安的时辰,仍然未瞧见那沈毅堂的身影。

这苏媚初一时有些焦急,又有些担忧,生怕那沈毅堂不会出现,待等了又等,眼看时辰到了,预感那沈毅堂不会出现了,终是心焦气躁起来,直把心中最后一丝理智也给丢掉了,苏媚初后知后觉的气得起身道:“好,当真是好极了,新婚之夜将我抛下便算了,此番与那长辈请安也要丢下我,他沈毅堂究竟是把我当做什么呢?”

这苏媚初原地来回走了几遭,简直是越想越气,竟怒目切齿道:“此番他不来找我,我便去找他好呢!”

说着便愤然起身往外走去,竟是一副破釜沉舟的模样。

这思柳大惊,简直不知是该拦还是不拦,这拦么,可眼看与长辈请安的吉时已过了,未免落得不忠不孝的名头。这不拦么,此番任由那苏媚初胡闹下去可不得一发不可收拾呢。

思柳一时纠结不知如何是好,便见那头苏媚初早已逮了丫鬟命道:“你速前方带路,本夫人亲自前往那斗春院便是!”

思柳赶紧上前拦住,道:“小姐,那姑爷此刻···此刻并不在那斗春院中···”

那苏媚初质问道:“那他现在人在何处?”

原来这思柳早早便派人去前去打探了一番,得知那沈毅堂根本不在自个院里,自打从凝初阁出去后便直接去了那揽月筑,便是到这会子还仍未瞧见出来呢。只是,这叫自个儿如何开的了口呢?

思柳张了张嘴,却是道“姑爷他···姑爷此刻····”竟是一时不忍道出。

还是那锦绣现身直接干净利落的道出:“主子爷这会子正在那揽月筑呢!”

向那苏媚初恭敬请安后,直谏言道:“那林姨娘素来好手段,仗着肚子里怀着爷的骨血便整日拿乔,可好生气派着呢,只千不该万不该在太太入门头一日便如此费尽心思笼络住主子爷,这不是生生让太太没脸么,太太乃一房女主人,是该好好整顿一番,得好好震慑住那种恃宠而骄之人才好啊!”

这苏媚初被锦绣连番的话语惊得一阵惊骇,这···这沈毅堂屋内何时纳有姨娘呢?并且还有孕在身?为何她从未听说过?她只听闻那沈毅堂周遭纳有通房随身侍奉,这自古男子三妻四妾皆为正常,男子自知人事起身边伴有贴身侍奉的房中丫鬟也是尚可接受之事。只是但凡世家大族尤为讲究,极为严格遵循大俞的婚礼制度,即:婚前不可纳妾,若硬要如此,便会认定乃家族中礼仪教养不严苛,是以举凡簪缨世家极为忌讳的。

最为重要的便是,这让刚入新门的苏媚初如何自持,这不是被生生打脸了么?

这苏媚初只一瞬间脸上血色尽无,浑身冰凉,只惊觉此乃天方夜谭,随即勃然大怒,气红了双眼,只怒不可支道:“我定要向他讨问个清楚明白!”

这苏媚初听了,只觉得心中稍稍宽慰,便又觉得那思柳所说的言之有理,这初来沈家,便哭哭啼啼定会引人不喜,待他人闻了去,指不定怎么编排呢?遂连忙爬起来拭泪。

毕竟她是这五房的正头夫人,往后便是这院里的女主人,母亲说过,得拿出主子的气派好生打理好自个的院子,若是院中一派和睦安宁,便是那院里的爷们也定会高看一眼的。

想到那沈毅堂,这苏媚初心中可谓是几经复杂,一时间爱慕有之,埋怨有之,不知何时,竟也凭添了几分惧怕在里头。

那苏媚初听了哭声见小了。

这思柳见机便又奉劝道:“小姐昨夜劳心劳力,衣不解带的侍奉了姑爷整整一夜,若是让姑爷知道了,定会心怀感动的。”

又道:“等会到了时辰姑爷定会过来带着小姐去给老夫人磕头请安的,这会子小姐哭得满脸花猫似的定会惹人不喜的,今日乃新婚头一日,咱们得开开心心,和和睦睦的,便是那老夫人见了也定是会喜欢小姐的,更别说姑爷呢?”

那头苏媚初听了,只犹豫问道:“他当真会喜欢么?”

思柳用力点头道:“定会的,小姐这般伶俐可爱,哪个会不喜。”

又在一旁费尽心思的开解道:“姑爷早起发怒不过是起床气呢,毕竟昨晚喝得那般酩酊大醉,不然怎地衣衫不整的便直径出去了,想来必是还未完全醒酒呢!”

那沈毅堂看她的目光带着满满的鄙夷不屑,深恶痛绝,哪里是新郎瞧见新娘的目光,分明是见着仇人一样,一想到那沈毅堂如此看待她,她只觉得一颗心揪着,生生的痛。

这思柳劝了苏媚初梳洗妆扮,便吩咐人取了备好的新衣过来,乃是一身大红色锦缎裙,外罩着一件红色双孔雀开屏绣云小袄,边缘滚着金丝缀,好不华丽喜庆,光彩耀人。又亲自到随行备好的八宝盒子里取出一对金累丝镇宝凤凰金钗,堪堪可配得那身新人红裙。

这思柳看似据理力争的奉劝着苏媚初,实则心中诸多不安,那个姑爷怎么瞧着都不像是个好相处之人,自家小姐生性纯良,若是那沈毅堂并非良人,这自家小姐往后可怎么办呢?

其实近来这林月茹日子并不好过,于身体上,近来身子是闹得最为厉害的时候,孕吐之厉害,简直是食之无味,便是强迫自个吃些东西不过片刻又被吐了个干净,不过才两个多月,这林月茹硬生生的瘦了一圈呢。

于心理上,却也是林月茹长这么大以来,最为艰难困苦之际。这林月茹原本就是个清高气傲之人,又自持才情,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才情样貌又方可并存,在加上原本就出自殷实之家,骨子里流露着的自命不凡便是与生俱来的。

那林月茹待沈毅堂进入被窝之际便早已清醒,只是装作熟睡,一时不敢睁眼。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原本应当身居在那凝初阁新房中的人怎地待她一觉醒来便出现在了自个身旁呢?是幻觉么?还是错觉呢?

待到身侧之人渐渐呼吸平稳了,这林月茹终是不可置信的转过身来,见那张日思夜念的脸果然就出现在自个眼前,一时胸中又酸又涩,却又满腔热流,伴着那温热的气息涌入全身。

原本就不乐意与人为妾,如此委身于人,被困在这一方宅院中勾心斗角的了此一生。却不料遇到了这沈五爷,她觉得,或许这沈毅堂便注定是她生命中永远逃不开的结,逃也逃不了,避也避不开。

不愿去想这日到底发生了何事,才使得这原本身处新房中的沈毅堂出现在了自个跟前,也不愿去想往后妻妾同堂自个儿将会处在怎样的境地,更不愿去想宅门深深最终自己会走到哪一步。此刻,她只想安安静静地闭上双眼,用心享受这难得的温馨静谧时光。

阅读斗春院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