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殿下,公主又下毒啦》
殿下,公主又下毒啦

第七十四章 看好戏?

候漫祈迅速地在纸上寥寥写下几句话之后,将信纸折好装入信封递给阿运道

“苏黎不肯见我,时婉清要对她下手这事儿,只能以写信的形式告诉她,你去帮我把这封信交到苏黎手中她看见了之后自当防被时婉清。”

“既如此,那婉清就拭目以待了,还请郡主你别忘了,这么多年蛰伏是为了什么?”说完轻蔑的看着候漫祈笑了笑之后潇洒的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到时婉清说要对苏黎下手。候漫祈,眉头一皱,眼眸里的怒意顿时化作杀意,疾步走到时婉清面前,瞥了时婉清一眼,以警告的口吻附到时婉清耳边说道

看着怒火中烧的时婉清走后,候漫祈转过身吩咐阿运

“阿运,去给我取纸笔来”

第七十四章看好戏?

“苏黎,时婉清已经知道了那日你在我房中听到我们谈话之事,我怕她会对你不利,望你这几日自己也小心些。

漫祈亲书”

时婉清看完信上的字,站起身将信折好,放回信封,来到烛台边。用烛火将信点燃之后,随手就丢到了火盆之中。

不多时,只见那火已经把信烧成了灰烬。无迹可循。

继续走到桌边,坐下之后才朝着地上那名女子开口

“霜晨,我写的那封你可放到她身上了?”

霜晨嘴角微勾“小姐放心,确保无疑。”

听霜晨说无疑,时婉清也勾角轻笑

“接下来就是看戏的时间了,我们就安静的等着看狗咬狗的好戏了。”

说完玩味的笑着和霜晨对视了一眼。

晨霜笑了笑,又立刻收敛笑意恢复到冷若冰霜的面容,开口问道“那刑部大牢里的那二位怎么办?”

想起江管彤和姬徴,时婉清面上的笑容也逐渐凝固随之变为恶狠狠的语气开口道

“那个牢头死的时候,除了我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场,如果没有证据,那他们的杀人罪名就是板上钉钉的了,再加上之前当街打王青山和下蛊的那事儿,你觉得她们俩还有活路可走吗?百姓一人一句话流言蜚语就可以把她们二人送上断头台。”说完时婉清紧紧捏着手中的绣帕,看像霜晨,眼眸里尽是幽深的冷意。看上去恨不得将江管彤和姬徴杀之而后快。而后咬牙切齿地说道“她不是想去修远吗?不是想跟殿下住一个院子吗?我倒要看看她这下还怎么去?”

。。。。

阿运急匆匆来到苏府,发现苏黎居然不在府中。焦急万分的在苏府等了许久也未见苏黎回来。最后只得把信交给苏府的守门家丁并嘱咐道

“这封信里面有很重要的内容,在苏小姐回来之后,你一定要交给她让她记得看。”

家丁将阿运手中的信接过放到自己袖中后,保证道

“好的,你放心吧,待小姐回来之后,我一定第一时间交给她并嘱咐她看。”

阿运点点头,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便辞了家丁率先回去了。

阿运刚走到候府门口,就见侯府的大门被刑部的衙差团团围住。进到府中,只见正堂之上锦然和雷钰双双负手而立。一动不动的盯着候漫祈一遍又一遍的审度。

候漫祈本来就在装疯卖傻,刚巧又被两个大男人这么盯着看。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看到赫然出现在正厅门口的阿运。侯漫祈立刻站起身,推开挡在身前的锦然和雷钰,跑向阿运挽住阿运的胳膊后开口“阿运,阿运你回来了,他们一直盯着我看呢,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说完躲在阿运身后,怯生生地看着锦然和雷钰。

锦然歪着头,满脸疑惑地看向候漫祈。半晌之后转过头对着雷钰轻声开口“我看她这也不像是装的呀。”

随后又继续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躲在阿运身后的候漫祈。

和锦然对上眼的一刹那候漫祈脸刷的一下就红了,随后心跳和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几分,候漫祈心下一惊。立刻将整个身子都躲在了阿运身后。大口的喘着粗气,开始调节呼吸。心里暗暗思忖道

“差点就露馅了。”

阿运离候漫祈离得这样近。自然也察觉到了候漫祈的情绪变化。看了看依然还在打量这候漫祈的锦然和雷钰。阿运咽了咽口水后鼓起勇气伸开双手挡住身后的候漫祈。底气有些不足的开口

“二,二位大人我,我家郡主自小便是这胆小的性子,你们这样看着她……她,唯恐把她吓到呀。”

说着说着已经不敢抬头去看锦然和雷钰,低着头小声说道“如果二位大人没事儿的话就请回吧。”

候漫祈躲在身后,仔细的听着锦然和雷钰的动静,等着他们接下来的话。

雷钰上前一步,依旧打着官腔开口

“我们来自然是有事,你叫你们郡主上前来,我们有话问她”

阿运这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候漫祈又在阿运身后瑟缩了一下,颤抖着声音说了句“阿运,我害怕。”

见状,雷钰刚想上前,却被锦然一把拉住。

“算了吧,如果她真的是装傻,那她现在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问出什么的,倒不如先回去吧。”

闻言雷钰收起步子,朝着一众衙差挥挥手

“撤。”

一行人这才离去。

看着刑部的人已经纷纷走远。候漫祈这才从阿运身后直起身子。走到正堂坐下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胸口的位置

“啊,吓死我了,阿运,今天多亏了你啊,差点就露馅了。”

阿运看了看门的方向,又看像候漫祈。

“群主,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为什么今天跟锦公子对上眼之后突然就差点露馅了呢?”

候漫祈眼神一瞟,心虚的开口道

“嗯?没有吧,我这不是,他们俩盯着我看,我也会害羞的嘛。”

阿运将信将疑的点点头。似乎还在酝酿着什么。候漫祈见状立刻岔开话题道

“哦,对了阿运,我今天叫你去给苏黎送的信,你送到了吗?”

“啊,群主,你不说我都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我去的时候苏小姐不在,所以我把信交给了守门的家丁,但我嘱咐过门卫了,让他在苏小姐回来的第一时间一定将信交到苏小姐手中,并叮嘱苏小姐看”

候漫祈还是有些担忧,心想道“苏黎,你可一定要看信才好啊”

似乎看出了候漫祈的担忧,阿运上前开口安慰道“群主你放心吧,你和苏小姐从小一起长大,苏小姐又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她就算再生你的气也一定会看你的信的。”

“但愿如此吧。”

。。。。。。

苏黎刚到苏府门口。家丁就把阿运交给她的信,连忙递到苏黎手中

“小姐,这是侯郡主的那个小丫鬟阿运送来的,说是让你一定要赶紧看一下信里的内容,看样子应该是有什么急切的事儿”苏黎接过家丁递过来的信,看了看信封之后朝着家丁点点头“嗯,我知道了,我会看的”说完迈开步子朝着府内走去,一边走一边撕开信封,打开信纸看了起来。

苏黎看完信之后刚好走到自己房门口,便又折返方向,继续往出府的方向走去了,步子也比刚刚要快一些。

家丁正站在门边打瞌睡。看着刚刚又去而复返的苏黎。还特地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确定是真的苏黎之后。家丁上前朝着苏黎抱拳开口“小姐,您这刚回来又要去哪儿啊?”

苏黎脚下步子未停,依旧边走边开口

“我有事出去一趟。”

说完已经出了苏府的大门。

家丁疑惑地挠了挠头,随后又退回门侧守门去了。

苏黎看的信里候漫祈说有要紧事,约他在西市码头碰面。信里的语气很急切,似乎是真有什么事情,所以苏黎这才急匆匆地赶去。

毕竟她回来的晚,错过了看信的时间,不知道现在赶过去候漫祈还在不在。

待到苏黎出现在西市码头。四仔细寻找了一番,并未见到候漫祈的身影。看着空荡荡的码头。苏黎想许是候漫祈没有等到她率先回去了。刚想转身去侯府,却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两人挡住了去路。

“怎么是你?”苏黎眯着眼睛,看向面前的两人。

。。。。。

说完两人各退一步,纷纷向各自行了一个平揖礼,算是道别。

随后各自往相反的方向走去,与阿运擦身而过的一瞬间。那名女子嘴角微微扬起,低头从袖中抽出一个信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随后又将信封塞回袖中,径直往时府的方向走去。

。。。。。

说完便匆匆离开候府,前去给苏黎送信。

。。。。

阿运急匆匆走在街上,许是因为步子有些急。与对面同样步履匆匆的一人迎面撞了个正着。见撞到了人,阿运连忙点头致歉道

“抱歉抱歉,我有急事儿,不好意思撞到你了。”被撞的那名女子退后了一步,礼貌性的含笑对着阿运开口

“没事儿,没事儿,也没什么大事儿,既然你有急事儿,那赶紧先去办吧。”

“是,郡主,阿运这就去”

待到阿运取来纸笔。

时府

时婉清看着那名女子递给自己的信封,拆开之后,上面赫然写着寥寥几行字

时婉清看着近在咫尺的候漫祈眼中露出的神情。良久之后,把头撇到一边,轻嗤一声,转过身背对着候漫祈开口

“听郡主这意思,是要和我作对吗?”

“苏黎是我的朋友,你,不允许动她。”

说完转过头看向时婉清四目相对的瞬间,眸中尽是鱼死网破般的决绝。

“与你作对又如何?难道本郡主会怕你不成?你若是敢拿苏黎要挟我,大不了鱼死网破。”候漫祈依旧毫不退让的回应时婉清。

时婉清看向门边的目光猛的骤变成毒辣很厉,手袖一甩转过身看向时婉清开口

阅读殿下,公主又下毒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