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爱到幸福可能时》
爱到幸福可能时

十四

“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还有仇呀?”林晚晴不解道。

“你还别说,家里人见我还真是分外眼红呢。”文砚调侃道。

“你以为都像你一样,说回家就回家的。”林晚晴怼言道。

联想起她看自己吃饭像她弟弟时看自己的目光,想她一定是想家了,自己是不大能体会得到这种情感的,一个习惯了飘泊的独行浪子。

“各有各的不幸,你是有家不能回,我是有家不敢回。”文砚叹息道。

“为什不敢回?”林晚晴疑惑道。

回想起今天和蓝岚、蓝桥姐弟两个一起时,林晚晴的目光时而充满温柔,时而又淡淡忧伤。

“怎么都这么说?怀疑我有心理问题,我可是心理医生。”文砚感到好笑道。

“这跟你是不是心理医生有什么关系?谁说心理医生就不会有心理疾病呢?”林晚晴反问道。

“我要是有问题,公司里的人会看不出来?都是做心理咨询的。”文砚笑说道。

“他们看出来也未必会跟你讲呀,谁去关心你这个,还怕说出来触你霉头呢。你就是同性恋也不影响他们工作呀。”林晚晴反驳道。

“你说什么呢,越说越离谱了。我已经饱受议论了,你还火上浇油呢。”文砚敏感的说道。

“我就是形容一下,别人不会那么在意你的感情问题的,除了拿来当话料。”林晚晴笑说道。

“唉,人言可畏啊。”文砚感叹道。

“那你就该将这事提上日程。”林晚晴建议道。

“什么事提上日程?”文砚疑问道。

“找个好人嫁了的事。”林晚晴开心的笑说道。

“才发现,你很懂的幽默啊。”文砚盯着林晚晴微笑道。

“就只许你打趣别人,不许别人打趣你呀。”林晚晴收住笑脸说道。

“当然不是,我脸皮犹如铜墙铁壁,怎么打趣我都行,只要你高兴。”文砚自嘲道。

“你为什么不想踏踏实实找个人结婚?”林晚晴随意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想过?我只是一个人太久,习惯了。”文砚回应道。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两个人一起,你会不喜欢呢?”林晚晴劝解道。

“你说的很对,可是这样的试错代价太高。孤单久了,感觉自己已经不会恋爱了,不敢付诸行动了。”文砚坦白道。

“那是你还没遇到让你忘乎所以的人吧,或许你根本没谈过恋爱。”林晚晴猜测道。

“上学时就开始不停恋爱,工作时开始不停相亲,都是无疾而终。后来发现自己自卑于一无所有,所以想先建立事业,有了事业后,发现自己过了恋爱的年纪。”文砚缓缓说道。

“没想到你的情史这么丰富。”林晚晴诧异道。

“谁没有几段过去呢。你难道没有?”文砚随口说道。

“我和你不一样,明知道不可能,所以懒得去想去做。”林晚晴微红着脸说道,文砚不知道什么原因困扰着她,也不急于冒昧的问清楚,现在两人的谈话已经很接近朋友之间的了,相信会越来越好。

饭熟了,两人一起美美吃了顿晚饭。文砚在书房里等着,林晚晴收拾干净厨房,也去到书房。

“今天还有什么事吗?”林晚晴问道。

“读书吧,现在开始。你平时都读什么书?”文砚示意林晚晴坐下,说道。

“我只来回的读过几本古典名著,一些唐诗宋词。”林晚晴羞赧道。

“我想也是这样。今天开始你要读些不一样的。看到这一面墙的书架没有?这上面所有的书都是对我的事业有贡献的,‘爱舍’的精髓都在我写的每期内部专栏《爱的道法术》里,而我所有的思想和解决问题的办法,应对问题的技巧,都是这一本本书给我的启发,让我不断的进行思想实验。我要重新把这一面墙的书重读一遍,这里有不同学科的书籍,都有你来替我阅读,即便读过的,也请你重温一遍。”文砚认真说道。

“那就开始吧。”林晚晴毫不介意和排斥,立刻答应了。

“我们先从小说开始,主观体会不同的情感。”文砚指了指桌上的一本书说道。

林晚晴拿起书看了一眼,是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然后问道:“就读这个吗?”

“是的。你有读过吗?”文砚问道。

“听说过,没读过。是一本言情小说吧?”林晚晴翻着书说道。

“我好像不能反驳它是言情的,可它远远超乎了人们通常以为的言情,它是富有现实意义和文化特征的,还会对你们女生的恋爱婚姻观有指导意义。它很好读,而且吸引人。如果你读下去,我相信你会爱上它的。”文砚谈论道。

“直接读正文吗?”林晚晴翻到译本序一页问道。

“今天只读序言。”文砚说道。

“关于简·奥斯丁,应该从哪儿说起呢?著名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有句名言说:‘在所有伟大作家当中,简·奥斯丁是最难在伟大的那一瞬间捉住的。’”林晚晴开始认真读了起来。文砚躺在椅子上闭目凝神细听,直到林晚晴以为他睡着了,提高了声音读起最后两段道:“纵观《傲慢与偏见》,可以说,奥斯丁对决定婚姻关系,乃至人的一切关系的物质原因可谓揭露得深刻,但这种揭露,在这部喜剧性的世态小说中,不是凶狠的,不是感伤的,不是道德义愤的,也不是玩世不恭的,而是嘲讽的。奥斯丁的嘲讽渗透于全书的字里行间,在人物塑造上起了关键作用,也是叙述中的灵魂。但这种嘲讽不是文字游戏,也不在抽象品格上兜圈子,而是紧紧围绕对人们的现实关系的揭露。

总之,观察的深度与才气横溢的嘲讽在《傲慢与偏见》中凝炼为一部闪耀着喜剧光彩的现实主义杰作,摆在世界名著的行列中间毫不逊色。”读完书,林晚晴蹑手蹑脚的走到文砚跟前,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才靠近文砚面庞,文砚突然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刹那,林晚晴立刻转身回去坐下,十分羞赧。

“你是不是以为我睡着了?”文砚坐了起来,笑说道。

“不太确信。”林晚晴说道。

“你听着。”文砚说道,把刚才林晚晴最后读到的那两段,从头到尾复述了一遍。

“你能过耳不忘啊!”林晚晴惊奇道。

“我没那特殊本领,何况我的记忆力不是很好的。”文砚坦然笑说道。

“那你是怎么记住的?”林晚晴奇异道。

“就像你反复读的古典名著、唐诗宋词一样,这也是一本值得反复读的好书,我就读了好多遍,所以记住了。”文砚笑说道。

“你都读那些遍了,为什么还要我给你读?”林晚晴嗔怪道。

“刚说了,有些书是值得反复读的,听你读的,好像和我看的不一个味道,挺有意思。而且你还没有读过,更要读一读,在我身边工作就要和我保持思想一致,何况读书有益无害,或许还有意外收获呢。”文砚笑说道。

结束谈话,林晚晴回去休息,文砚出门去了,林晚晴也没有问他去做什么。第二天一早,林晚晴早早起来,准备去买早餐,却正撞见文砚提着早餐进来。

“你怎么天天这么早?”林晚晴纳闷道。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文砚吟诵道。

“早起的虫儿被鸟吃。”林晚晴随口说道,文砚笑了起来,将早餐递给林晚晴,让她拿去吃了。自己则在院子里拾掇拾掇花草,喂喂缸里的鱼儿。

“什么时间出去?”林晚晴吃完早饭,来院子里问文砚道。

“你怎么知道要出去?”文砚笑问道。

“猜的。”林晚晴答道。

“越来越默契了,‘心有灵犀一点通’。”文砚高兴道。

“胡说什么。要注意什么吗?衣着什么的?”林晚晴细心问道。

“便服就好,最好是宽松些的运动装,我们要去参加一个活动,很耗体力的活动。”文砚提醒道。

“什么活动?”林晚晴问道。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文砚故作神秘道。

两人各自回去换了衣服,一起出去。

“你早上那么早,晚上那么晚出去做什么了?”林晚晴还是没能忍住好奇,问道。

“这两个时间段人少,我去附近游泳馆游泳去了。”文砚回答道。

“那你可真是够喜欢游泳的。”林晚晴随口说道。

“我认为游泳是最好的锻炼方式,起码对我来说,没有之一。我有时都会怀疑自己前生是不是一只鱼,今生才这么喜欢游泳。”文砚笑说道。

“怪不得你记忆力不好,原来是属鱼的。”林晚晴调侃道。

“我发现咱们俩越来越像了。”文砚听到林晚晴一些风趣的话,愉快道。

“谁和你一样,我记性好着呢。”林晚晴辩驳道。

“我没说记性,我是说爱好,言语,或者还有其他等待发现的。”文砚提起兴致说道。

“我才不想和你一样,提前过上养老的日子呢。”林晚晴直言道。

“你觉得我的生活像是在养老?为什么?”文砚颇为诧异道。

“你不觉得吗?你的生活极有规律,工作节奏慢,养养花,种种草,喂喂鱼,读读书,锻炼锻炼身体,跟退休老人不是很像吗?”林晚晴品评道。

“你觉得我老吗?”文砚问道。

“面相不老。”林晚晴答道。

“健康的生活方式就一定是老年人的吗?我知道了,因为年轻人都不这样,要么疲于奔命,要么纵情声色。如果出于我不能与他们和光同尘就把我归类老人行列,那是显而易见的逻辑错误,我是不能苟同的。我有我的文化信仰,也有自己的生活习惯,这是我的追求,而不是得过且过。”文砚认真说道。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也太较真了。”林晚晴微笑道。

“我已经从你身上感受到危机了,所以对一切说我老的话都很敏感。”文砚笑说道。

“我有什么让你感到有危机的?”林晚晴迷惑道。

“因为你真真切切的年轻。”文砚坦言道。

“我还羡慕你这样有阅历和能力呢,就像你说的,人不可能拥有全部。”林晚晴宽慰道。

“你这么说,我感觉好多了。”文砚笑说道。

“你这是在找平衡呢。”林晚晴也笑道。

“你会游泳吗?”文砚问林晚晴道。

“不会。”林晚晴答道。

“想学吗?”文砚笑问道。

“你该不是想拉我陪你一起游泳吧?”林晚晴猜测道。

“我有这么好的锻炼方式,总要分享一下吧。”文砚借口道。

“我要好好想想再说。”林晚晴犹豫道。

“没关系,绝不强求。我还有个建议啊,你以后在工作中和我交流,语速要放快些,起码是平时的两倍,如果你喜欢听书,也建议你把语速放快。”文砚认真说道。

“为什么?”林晚晴意外道。

“很简单的道理,节约时间嘛,一分钟做完两分钟的事,不就是得到更多时间了吗?不要担心放快了会不会影响听取内容,科学证实,不会,反而能使人抓到重点。就是这么神奇,你不妨试试。”文砚解释道。

“好的。”林晚晴点头道,心想文砚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啊。

来到一处学校似的地方,文砚停好了车,带着

林晚晴走到大门前。

“你条件很不错呀,不用愁柴米油盐酱醋茶,要事业有事业,要财富有财富,年纪刚好,仪表堂堂,除了有点话痨,爱调侃之外,我还没发现什么大毛病,不是挺好的吗?”林晚晴评价道。

“这样就是为了结婚准备的吗?我要声明一下,我不是话痨,因为想把问题说清楚,所以话多了点。”文砚辩驳道。

“最重要的是你做的是解决别人感情的问题的事业,要是知道你自身的感情都没安排好呢,别人怎么会信任你呢?你可是坚信爱是存在的,幸福是可能的。”林晚晴分析道。

“因为……因为我是一只单身狗。”文砚讪讪笑说道。

“什么!”林晚晴先是惊讶,后又嗤的笑了出来。

“他们就是就是这么叫我的,还团结一致,一起鄙视我。”文砚尴尬笑道。

“我也不理解,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呢?”林晚晴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一个人呢?”文砚随口反问道,像是被这种问题问的太多了。

“怎么可能?为什么呀?”林晚晴满脸迷惑道。

“昨天不是跟你说了,不受待见嘛。”文砚无奈道。

“不是说必须结婚的人才能体会到生活和感情的矛盾,不是犯了罪才知道什么是犯罪心理和人格的,我可以去认知,可以从心理学的层面给予分析和治疗,这方面我是专业的。”文砚解释道。

“我想你可以先接受一下治疗。”林晚晴玩笑道。

林晚晴只背对着他不说话,文砚走上前去,只见林晚晴眼眶红润,已掉了两滴泪下来。

“走开。”林晚晴对凑在跟前的文砚嗔怪道。

“没有。”面对文砚的疑问,林晚晴掩饰道。

“你不想你弟弟,不想你父母吗?你看今天蓝岚和蓝桥姐弟俩亲亲密密的,我都羡慕的很,想回家看看去了呢。”文砚一边脉脉温情的说道。

文砚忙走开,找到抽纸抽了几张,又回到林晚晴跟前递给了她。

“都是我不好,不该说这些的。你们女生比不得我们男的铁石心肠,容易想家。”文砚自责道,又问林晚晴道:“你不时常回家吗?”

阅读爱到幸福可能时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