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迷径》
迷径

第一卷 武陵秦踪 第六十二章 神秘的陈先生

周二毛摸了下手腕,不解道:“你娃是用刀背砍老子?”

波东哈道:“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杀你搞锤子?”

周二毛惨叫一声,林夏也惊叫了一声。

周二毛走到波东哈面前站定,见波东哈并没有要挟林夏,倒有几分惊奇。

我心急如焚,没想到波东哈在这个时候动手,这一刀下去,周二毛估计非死即残。

周二毛枪也脱手,握住手腕大声骂道:“你狗日的偷袭老子!”

我躲在暗处,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我哪怕还有一点力气,我都得赶紧喊住这个莽子(莽撞的人)。

只听得那边传来一声欢呼声和周二毛得意的声音道:“看到没得,百步穿杨!”

黑影拉起我的手,将我背在背上,一行人穿过一片山石,从一个隐蔽的石缝之间穿了出去。

这几人对这地形极为熟悉,几个拐弯又下坡,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左右,便到了一处石穴之中。

一个人点燃了篝火,只见这石穴之中散乱的摆放着不少食物,背包,枪支等东西,从东西的摆放,和篝火的灰来看,这些人估计比我们还先到。

其余人等三三两两的坐在石穴处抽烟、喝水休息。

我被扔在石壁一边,那个点燃篝火的人端了杯水来道:“喝点水,恢复得快些。”

我此时确已经口干舌燥,那人扶起我,我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那人喂过我水后,便不再管我,也走到那堆人中间去了。

那边几个人正在聊天,一个声音道:“都来了这么几天了,稀奇古怪的事情倒是一大堆,怎么要找的东西一点线索都没有呢?”

另一个人也道:“就是啊,我们都还一头雾水,怎么还会有人知道这种消息呢?”

一个人回应道:“等等那小子恢复过来问问他不就得了,刚才看了下他们这伙人,装备都还很不错,估计不是什么新手了。”

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道:“听刚才那些人说的一个人的名字我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呢?”

几个人都奇怪的道:“什么人?”

那人道:“陈栋梁。”

一个人道:“就是刚才他们说死了的那个?”

我心里咯噔一声,我在这个行业里面,充其量也就是个半新不熟的人,咋还能碰到熟人了不成?

那个人点了点头,反复有呢喃了几句,突然身子颤抖了一下。

他身旁一个人赶紧问道:“陈先生,您没事吧?”

那个被叫做陈先生的人沉默了片刻,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应该不是的。”

那人好奇的问道:“谁啊?”

陈先生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微微探着身子,道:“我的小侄儿。”

这时一行人都来了兴趣,围在陈先生旁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

一人道:“陈先生,您侄儿叫陈栋梁,怎么以前没听你提起过啊?”

陈先生道:“说来你们要笑话我了,我五年前回来,是过家门而不入,你们都知道我也算是这的本乡本土的人了,多少年都没有回家去看看了。”

一个人道:“陈先生事业为重,值得钦佩。”

陈先生叹道:“我有两个侄儿,大的那个可以说是人中龙凤,现在在美国留学,今后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啊。另一个听我弟弟曾今在信中提起过,说次子顽劣,不是很成器,这次子名字就是叫陈栋梁!”

我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这些天遇到的所有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但这人所说的句句属实,而且口口声声说陈栋梁是他的侄儿。这。。。。这怎么可能。

五年前的时候,伯父不是死了吗?

五年后的一天,在一个不见天日的洞窟之中,一个人告诉周围的人,他的侄儿叫陈栋梁!

我浑身上下还是没有一丝力气,无法起身当面质问这个神秘的陈先生。

但是他说的一切,不得不让你相信,他就是那个五年前在里耶死去了的陈从显!

如果他是陈从显,那那具被泡涨了的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那那本勘探日志还有廪君堪舆诀又是怎么回事?

我脑子飞快的转着,但是还是想不出任何理由来解释这个情况。

这时,石窟的顶部传来一声狗叫。估计是二毛他们也发现了那条石缝,从那里钻了出来。

陈先生立起身道:“该走了!看来这些人也把那几个秦人解决了,事不宜迟,我们找到东西就赶紧离开这里。接下来的路还长着呢!”

一个人道:“那这个家伙怎么处理?”

陈先生拿着电筒走了过来。

我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长相,我还是小时候见过伯父,后来一直都是父亲和哥哥和伯父有联系,伯父是不认识我的,但是我家中却一直有伯父的照片,

这些年看来伯父是老了许多,脸上还多了一道恐怖的疤痕,比起那些穿着长衫,文质彬彬的照片,伯父看着少了不少书卷气,阳刚了许多。

但是我现在如同一滩烂泥,瘫软的躺在石壁一侧,一肚子的话根本无法向他询问。

陈从显肯定认不出我了,看了我一眼道:“从穿着上看,应该是个当地的孩子,他同伴就在上面,我们把他留在这里,估计一会,他的那些同伴发现火光就会过来的。”

然后七八个人收拾好了行装,便朝着黑暗的山洞下方走去了。

我此时心乱如麻,搞不清楚自己怎么就进了这么一个局里面来。

几路人马,各怀目的,他们到底在找什么?神凰珠?可能真的并没有这么简单。

而且从刚才在那颗青铜树下,林夏和波东哈的对话来看,我隐隐觉得林夏可能也没有对我说实话。

我现在才感觉到,这个局里,我才他妈是最单纯的一个。

就在我还在心乱如麻之时,突然前面传来一声大喊:“到了,到了!狗日的这个山洞洞里头,真的是和尚不吃荤,夜壶煨狗肉,见不得天的事情硬是多得很!”

一听声音,是个人都知道,周二毛那个莽子到了。

周二毛手里端着步枪,腰间还插上了两枚手榴弹,看起跟个棒老二(土匪)也没啥子区别。

周二毛先看到火光,进屋后直奔火光而去。

周二毛道:“人估计刚走,仙人板板的,火还烧起的就开溜了!”

然后,周二毛一转身,便看到了角落里面的我。

周二毛一惊,瞪着一对牛眼睛,战战兢兢的道:“二。。。。。二娃???”

只见那个和我打斗过的无脸武士,赤裸着上身,已经断了一只手臂,露出一截白骨。

我旁边的黑影悄悄的对着身旁的人催促道:“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

黑影中一个声音喃喃的念道:“陈栋梁,陈栋梁。。。二娃。。。。”

兰妹仔急道:“你两个不要打了,火石落脚背了,都不晓得看个轻重缓急!”

波东哈听到兰妹仔说后,慢慢放下了刀。

周二毛捡起枪,不服的对着波东哈道:“老子搞死这些妖怪,再收拾你!”

波东哈轻蔑的一笑道:“随时奉陪。”

这时几个无脸武士却似极为忌惮这颗青铜树,在门口徘徊不敢上前,发出一阵阵嘶叫声!

周二毛正想说话,只见门口众人已经纷纷向青铜树下靠拢,只见这时门口出现了三个高大的无脸武士!

波东哈不答话,一手抓住周二毛的脖子,刀已经对着了周二毛的脖子。

我听到他在反复念我名字,只觉得非常奇怪。

这时,周二毛的枪响了,我被黑影挡住看不到那边的情况。

周二毛道:“那就莫怪老子了。”

突然,周二毛的身后,传来兰妹仔惊恐的喊声:“二毛哥,外面那几个妖怪又活过来了!”

道:“你娃还算个男人,把刀放了,把林小姐还给我们,这件事情就了了。”

波东哈冷笑一声:“你还没这个本事要我把刀放下来。”

周二毛一慌,调转枪口去看后面。

波东哈已经纵身跃起,一刀向周二毛砍去。

阅读迷径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