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星际男神求抱抱》
星际男神求抱抱

二百二十八:千辞

月恹恹低下头:“哦。”

不是言辞啊,真意外,所以说,那天在太一他和他说的那些都是试探。是不是当初如果她一口咬死了零就是千寒辛暗,就会被不知道情况的言辞直接灭口?

望着他的背影,东西既然他收下了,看来是答应了吧。可王叔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言辞将她塞给自己的,还来不及看清是什么的东西拿出来,默默打量,上面隐隐有一股肉眼难以看到的淡蓝色的力量的波动,来保护着中央的鳞片,这枚鳞片倒是有点眼熟。

千寒辛暗捏住月恹恹的下巴转向自己强迫她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怎么 ,没说完的话就追上去说。”他又道,一双金瞳锁定月恹恹的眼睛,充满威慑:“我不拦着。”

月恹恹心中一慌,立刻否认:“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只是好奇他叫你王叔所以有点没搞明白才看他。”

月恹恹不等他回答就立刻将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塞给他,紧接着抬起脸充满乞求的看着他:“我现在离不开这里,这个能不能想办法帮我送回太一,交给一个叫做简澜生的女人。这是十分紧急的东西,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你不要拒绝好不好。”

月恹恹看着他毫不心疼的付款的样子,不得不感叹,有钱人是真的大方。不,在有钱人眼里,钱一文不值。

虽然这话有点毛病,却是真实的。

下午月恹恹不想再回去上课了,公主再养眼,在他们身边她得顶着多大的压力啊,何况她也看不懂那些打来打去的。

还不如回到她的笼子里,吃吃零食,打打游戏,也不用故作姿态的挺直腰端坐,简直累死个人了。

“狐狸精。”

“嗯?”月恹恹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不远处树后靠着的人影,总觉得有些熟悉。他在说谁?这附近也没人了啊。不会吧......应该不会。

月恹恹转身继续走。又听到一生嗤笑。

“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

继而又是懒洋洋的声音继续道:“你这么能装,不去拍戏可惜了。”

“又矮又丑,全身上下到底拿来的自信支撑你活下去的,是那一身廉价的肥肉吗?”

月恹恹深呼吸,忍不了了,转过身向他走过去了几步:“同学,你在说什么呢?”你最好说是误会!

靠在树后小憩的男人睁开双眸,那是一双充满了傲慢和无情的眼睛。“啊,要狗急跳墙了吗?”

“你!”月恹恹这下可以确定这个没事找事的家伙就是在说她。“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吗?话说回来我认识你吗!”

他无声的笑着:“我不认识你啊,你也配?我不过就是,看到了一个很令人讨厌的人罢了。”

“啊,对了,像你这么矮这么丑又这么胖的废物,还能活这么久,一定是觉得自己配的。怎么会想到自己活在这个世界拉低了所有女性的平均形象呢。”

月恹恹只觉得有些头晕,但是她还是保留着最后一丝理智企图跟这个人讲道理,说出口又变了味道:“我就算再不配我也已经活在这个世上了,你还看我不顺眼,我有腆着脸求你看我顺眼吗?我长什么样子我乐意,你自己撞上来的上辈子碰瓷的吧你。在我面前刷存在感说的还是我吓到你了。你的傲慢和不可一世的样子更加令人恶心!”

纳西尔冷笑:“呵呵,你也就嘴巴上硬气一些了。”

握紧自己的手,月恹恹盯着树后那个背影的轮廓,这个人,将她所有的自卑都扒出来狠狠的羞辱,完全是要彻底摧毁她。

难道,难道她也遇见了传说中的校园霸凌?

“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样说我。为什么要针对我。”

纳西尔睡够了,打了个哈欠微微侧脸瞥向后面的身影:“我就是讨厌你啊,我想你误会了,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看你不顺眼。至于针对你,你还不配。好自为之吧,垃圾。”

说完,不给月恹恹机会,他不紧不慢的踱步离开,口中却一边念叨着:“啊,上课了,上课了,迟到了,又要被罚站了。”

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离开了原地。

“哈哈纳西尔,你总算回来了。”绮梦正站在教室外,看着懒懒散散的走过来的男人嘟起嘴。“你又迟到了,这次又在哪里睡着了?”

“倒霉,没睡好,碰见了你刚刚跟我说的那个女的。”

绮梦挑眉讶异道:“你碰见她了?你没她怎么样吧,殿下可是说了让我们不要伤害她的。”

纳西尔将绮梦推到墙上冷冷的盯着她,然后勾起一抹笑意,残酷而阴狠:“下次,这个女的再跑到岁锦面前作妖。你就直接把我叫醒。岁锦不愿意计较,什么都自己承受。我可没那么大方。你这个废物,连狗都比你护主,滚。”

绮梦不甘的瞪着纳西尔,欲言又止,然后红着眼睛跑回了教室。

纳西尔什么脾气她也知道,唯我独尊,只信自己愿意信的,对这个男人根本不能来硬的。何况他的手段......

月恹恹独自回到了别墅,华丽而空旷的笼子里,有一面镜子,越演员走到镜子面前,上下打量着自己,虽然不像他说的那样不堪,却也处处符合,每天强撑着给自己的自信,也被打击的荡然无存了,镜子里面的脸越看越讨厌。她就是如此的脆弱,别人的话总是会忍不住去在意,哪怕嘴上不肯承认。

说起来,最近在千寒辛暗这里也比从前胖了好多。

那个男生的话,彻底让她明白,她不配,曾经的不甘心,简直像一场笑话。想起来就让人脸红。

月恹恹蒙着头睡了一下午,先后买回来的一柜子零食动也没动。直到千寒辛暗放学回来,月恹恹迷迷糊糊又睡着了。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蜷缩在被子的一侧,小小的一团,在他的努力和坚持下,小脸上总算是有了肉肉,越看越可爱。他的目光柔和的化作一汪春水,只是看着她睡觉,他的整颗心都软了。

轻轻靠在床上将她揽在怀里,紧紧的拥抱着,千寒辛暗半垂着眸子细细的打量着她的眉眼描绘在心里,仿佛想起了什么,将下巴抵在月恹恹的额头上。

那个只靠地位就已经是人人都惹不起的存在。更不论他天赋异禀的优秀传闻。今王把他当作亲生儿子一样对待,更有传言,今王没有嫡出的王子,早已经把他当作未来君主培养。

只因今王曾说,‘要成为世界的王者,便要和世界区别开来,站在这样的角度,看到的世界才是公正的。天下是众生的天下,也是君主一个人的天下,来到世间,辞去世间,守护世间,哪怕孤独。’

故亲赐名单一个‘辞’字。

也幸好,她当时相信了言辞那一套说辞。这是怎样的侥幸啊。

果然和这些人相处,还是要命够硬。想想真是心有余悸。

月恹恹深呼吸,心里难免失落,她怎么不是被骗就是在被骗的路上。说来也值得吐槽,每当遇到真正的难题,虫儿这个外挂就跟没有一样,加上她两个抵不过他们其中一个的心机。

千寒辛暗亲口承认了他的身份就不会有假。明宇和岑安两个人什么亲戚的说辞也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先王亲弟千寒岳的唯一的嫡长孙,黑音公主同辈的王弟,真正的王室血脉,天之骄子。到他这一辈和今王同姓是忌讳的,故名千辞。为人低调,不喜与人相处,也就和黑音殿下关系好些。

她能从他当时的目光中感受得到他对千寒辛暗,他的王叔深深的敬重。他化名为零,自然是不能随便让谁知道的,原来不知不觉,她因为一念之差曾路过的地狱的门前。

千寒辛暗冷笑着:“他是王族嫡系,千辞。”

不过这家人都什么癖好?都一定要弄个不一样的身份体验生活?也不怕精神分裂了。

月恹恹精神颓废的挨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千寒辛暗后来也并没有为难她。带月恹恹远离了食堂去街上买零食。两人吃了一顿外面的饭菜,月恹恹又去超市买了些自己想要或者觉得可能会用到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没用的五花八门的玩意,他都一一买下。

千寒辛暗站在不远处终于找到了人,走过来看向了言辞,眼里是询问之色。月恹恹的脑子这一瞬间倒是转的很快,生怕被怀疑自己泄露了什么秘密一样:“之前在太一他救过我,没想到正好遇见了,就聊了几句。”

言辞倒是没说话,平静的看着千寒辛暗然后俯首:“王叔。”

言辞上下将月恹恹打量了一翻,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身后的声音打断。

“你们在这做什么。”

月恹恹愣了一下:“王......王叔?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言辞行完礼,就回去上课,也没有再看月恹恹一眼。

阅读星际男神求抱抱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