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这个开局有点难》
这个开局有点难

135、姜广元的探望

角斗场闲杂人等不能入内,他可是托了关系才进来的。

感受到夏归身上风起云涌的真气,姜广元眼中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这个少年到底还是没让人失望,他正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进行修炼,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这股激荡的真气,意味着他马上就能到达突破的关口。

所以布丹非常明白,夏归为什么要争分多秒地修行,因为到了这时候,能争取到喘息的时间,就赶紧临时抱佛脚吧。

少年的脸庞异常的沉静,他已经沉入了最深的修炼境界当中,周遭的角斗场一片沸腾,他也充耳不闻。

啪沓、啪沓。

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当外界的世界一片喧嚣的时候,一道道冰蓝色的真气精华向着夏归的丹田奔流而去,随着四肢百骸的蓝色真气被抽净,新的蓝色气体源源不断的生成。旧的真气炼化了,更为纯净凝练的真气又补上,当真是生生不息,永不停顿。

此番,芈武纵因爱生妒,摆明了就是故意要针对自己,就连芈雪赋亲自求情,芈武纵也不卖面子。

芈雪赋出面都没有,姜广元出面就更是没有任何话语权了。

再说此事背后错综复杂,还牵涉九侯山庄九公主芈雪赋的清白,这芈武纵要是一时激动把这事给捅了出去,芈雪赋不恨死自己才怪。

现在芈雪赋是自己的朋友,还能帮助自己挡去一些关键的灾难。若是和芈雪赋的关系搞僵了,到时候别说这角斗场了,这九侯山庄估计全都是自己的敌人,都是一天都不能多呆的。

所以夏归顿了顿,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有些事还非得自己承担不可。

“有难言之隐?”姜广元感受到夏归的疑虑,问道。

夏归点头,“是。”

姜广元低声道:“是不是和武纵少爷有关?我能感觉到,他在故意针对你。”

夏归苦笑一声,看来这芈武纵当真不知掩饰,就连姜广元都看出来他的故意针对了。

“姜大人,这件事还真不方便说。您的关怀挂念,小的非常感激。”夏归诚恳地道。

姜广元叹了一口气,道:“阿龟,说实在的,在这里便是必死无疑之局。第三层都是涌泉境的修行者,其中不乏后期的高手,你现在就算突破到涌泉境,恐怕也无法力敌。”

“涌泉境后期?”夏归眼神一亮,如果只是涌泉境后期,那其实不用怕。

姜广元道:“涌泉境后期已经够你受的了。更可怕的,第四层还有一位相当可怕的劲敌,连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境界的。”

“哦?”夏归皱了皱眉头。

“第四层是一间独立的小黑屋,四周都用封印空间,将此人的能量束缚了起来,否则他随时可以打破角斗场,破墙而去。”姜广元道。

听到这番形容,夏归也是震惊了。

竟然要用封印将此人压在第四层,足见此人的可怕之处,绝非善类。

夏归他在心中低声问布丹:“老师,你感受到的那股强大力量,是不是就来自此人?”

布丹道:“是。此人的能量被束缚起来,老夫也无法精准感受到他的实力。但,穿过这么厚的封印空间,他的力量依旧能够透出,可见其实力之雄厚。”

“老师估计得出他的修行层次吗?”夏归问道。

“被隔离了,估计得不准,不过肯定没你老师生前厉害。”布丹道。

夏归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际,这第四层的角斗士怕是极难对付,跟自己也肯定不是一个层次的。他转向姜广元,低声问道:“这人什么来头?”

姜广元道:“此人什么来头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是几个月之前来的,杀了很多人。”他顿了顿,非常严肃地道:“所以,你最好还是告诉我,到底是得罪了谁,我疏通疏通给你带出去。就算是武纵少爷,我也得想办法。”姜广元道。

夏归迟疑了一下,道:“的确是武纵少爷。”

“知道了,我会托人找他。”姜广元点点头,知道是谁,至少能好办事些。

眼看姜广元一副要去疏通的样子,夏归也并不阻拦他。

芈武纵一门心思想要弄死自己,岂是姜广元跑跑关系能疏通得了的?不过既然姜广元要试,就让他去试试好了,也许发生了奇迹呢?总比自己在这里等待第四层的那位可怕对手要好得多吧。

“多谢姜大人。”夏归点头道谢。

姜广元低声道:“没什么,你是我一手栽培的爱将,我相信你不会闯祸,这此定然是武纵少爷故意找的麻烦。以我对他的了解,倘若底下有人犯错,他会直接处死,也不会拐着弯子把人丢到角斗场里,他定然也是心虚了。”

夏归苦笑一声,这姜广元倒也不傻,竟是一举看透了问题的本质。

“我先去疏通了,你凡事小心行事!”姜广元说道。

“是。”夏归点头。

……

第二层的比试整整持续了一天,到了第二天中午,第二层的比赛终于进入了尾声。

原先角斗场第二层的角斗士还有一百余人,经过次轮残酷的杀戮,只剩下了六十多人。角斗场里遍地都是血腥,死尸横的竖的拖出去,终于恢复其该有的样子。

中午。

芈武纵正坐在石台上品着烈酒,身后站着两名小丫鬟给他不停地扇扇子。

此时,一位油头滑面的中年师爷小步躬身上前,说道:“武纵少爷,有人送礼。”

芈武纵来了神,“哦?”

芈武纵随着这位中年师爷来到角斗场外一片空旷的场地,这里四下无人,正是方便说话的地方。

“师爷,谁送礼?送了什么?”芈武纵问道。

这师爷道:“送礼者是六大园区的总管事,盘宏盘大人。盘大人献上了青铜镀金大夏鼎、万马奔腾玉雕,另外还搜罗了两名来自西域的美女。”

这青铜镀金大夏鼎、万马奔腾玉雕无一不是价值不菲的珍品,那两名西域的美女更是让芈武纵浮想联翩。

其实这礼物,也是姜广元花了很大力气才打点到的。

姜广元先是带着重礼找了盘宏大人,盘宏收了一些好处之后,想了想,也觉得夏归天赋异禀,对自己六大园区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于是也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添了一些金银珠宝,最后在集市上换了青铜镀金大夏鼎、万马奔腾玉雕取了几名美女,加上之前的礼物一起献给了师爷。

这礼物到了师爷手里,又中转了一次,最后只剩下大鼎和玉雕,还有两名美女。

虽然经过多层的分摊,这礼物最后抵达芈武纵手里还是很有分量的。

芈武纵眼神微微发光,“这老盘,手里好东西还不少,贪了不少好处吧,这时候终于想起本少爷了。他有什么事找我啊?”

师爷笑了笑,说道:“老盘说,这阿龟是他们六大园区百兽园的家仆,平时表现极好,承蒙武纵少爷青眼有加,挑选他为特邀角斗士,真是六大园区的荣耀。不过这角斗场拳脚无眼,历练残酷,还请武纵多多照顾,见好就收。”

芈武纵的眼睛像是狐狸一般眯起,原来是为了这小子而来,给他求情的人倒是不少啊。他冷笑道:“你带话回去,就说知道了,会留这小子一条性命的。”

芈武纵的眼神中泛出恶毒的光泽,礼物他照单全收,这阿龟嘛也会留下一条性命。

只不过最后出来的是一个残废的阿龟,或是一个半死不活的阿龟,这就要看角斗士的力度了。

二人便是伸长了脖子,互相靠近。只听姜广元在夏归耳边用几不可闻的低声道:“八天没有你任何消息,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被送到这里来。给我讲讲发生了什么事,我看看能否找人给疏通一下,把你带出来。”

那日在议事厅里的那番对话密不透风,在场的几人也守口如瓶,所以夏归为什么会到这角斗场中,确实是无人可知的秘密。

夏归道:“姜大人,此事说来话长。您想要带走我,恐怕没那么容易,要知道这件事……呃……”

就在此时,夏归仿佛是多长了一只耳朵似的,竟是感应到了门外姜广元的存在。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压制住体内澎湃的真气,随即一双星辰般的眼眸骤然睁开,扭头望向了门外的姜广元。

“姜大人?”夏归有些意外,随即起身,穿过人群往天窗方向走去。

因为夏归不能离开角斗场,姜广元也不能进来,所以两人只能隔着天窗对望。

姜广元注视着夏归,这小子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在角斗场里显然也没吃什么苦头。

“靠近一点,我问你话。”姜广元道。

姜广元静静地望着夏归,并不打扰。

不知何时,姜大人已经站在了角斗场一层的门外,透过天窗望向正在盘膝修炼的夏归。

说到了这里,夏归顿了顿,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并非夏归不相信姜广元的能力,而是这件事姜广元确实无法插得上手。这已经不是简单地得罪了某位官员的事,而是山庄里两位公子小姐的之间的纠纷了。

“呵呵,成脉境大巅峰的真气的纯度,几乎接近于涌泉境了,如果再给你两天的时间,应该就可以冲击涌泉境了。”布丹微微笑道。

夏归笑了笑道:“那就要看他们的比赛速度了。”

夏归这专注的神情,令得一众角斗士们刮目相看。

要知道无论做什么事,专注都是最为重要的。当初布丹便是看中了夏归的这一大优点,是以决定收夏归为徒。

如果夏归冲击到了涌泉境,那又不一样了。只要修出了泉眼,真气的浑厚等级便是指数倍增加,最差也能比之前翻三倍,而品质好的,翻十倍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时候,原本需要跨境对战的那些对手,马上就会变成平境。凭借夏归层出不穷的手段和过人的天赋,局面将会发生重大的改变。

阅读这个开局有点难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