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
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

另一个世界的故事(九)

黑色五号对着黑子做了一个疑问的表情,黑子耸耸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随后黑色五号也离开了露台。

妖姬环住黑子的腰,附在黑子的耳边轻声说:“他对情绪的掌控能力太强了,在刚经历社会家庭的巨变,神情一点都看不出异常,这太奇怪了。我觉得他不正常的地方就是因为他现在太正常了。”说这话时,妖姬的脸上有着一些担忧。

“每个人的应急反应有不同嘛,这很正常。”黑色六号还在辩解。

“我给她看过了,她的表现挺正常的。”妖姬说,“我今天给除了出外勤的人每一个都做了心理评估,然后刚刚也给你的队员做了诊断,除了黑色六号和你我觉得都还好,其他人有一些变化是正常的,具体情况还要观察,所以我会定期给大家做心理评估。”

“你可拉到吧。”

“黑色六号……今天下午的事,我不该逼问你的,抱歉。”黑子放开怀抱,站了起来,对着黑色六号说。

“她怎么成了一个神婆一样的人……她有吉普赛血统吗?要不然让yss给她看看是不是有心理问题。”

“你慌什么,它还能跳过墙来咬你不成。”黑色六号慵懒的声音在旁响起,过了一会他可能也是发现了那个丧尸,又说了一句,“我靠这么大。”

黑子来到边缘,看到了那个可能快有三百斤的丧尸,仿佛是被灯光吸引,颤颤巍巍的朝这边走来。

“关灯。”黑子对着下面说。

灯光逐一熄灭了,没有人出声。宁静中听见了黑色一号抽刀出鞘的声音,黑子叫他不要冲动,徐楚冲上来,把枪递给他。

他拿起枪崩死了那个肥硕的丧尸。

灯光重新亮起,黑子走到了楼下,黑色六号说这玩意可有够恶心的,明天谁清理谁倒霉。

主持防御工事的黑八号色脸有点绿,下午黑色五号跟他说周围的清洁和安都算是他的负责范围。

“以这具行尸的体重和移动速度来看,他不应该会出现在这里啊,要不然我们回来的时候应该能看得到。”黑色二号开始了分析。

“这是隔壁家的一个富豪——的儿子,好像是有肥胖症。”黑子解释道。

“丧尸化让他重获长途跋涉的能力,真是感天动地的天外良方。”黑色六号又开始发骚了。

可惜……那个会无情嘲讽他“你好骚啊”的人已经不在了。

“咱们能不能把这些别墅都给连起来成为一个大的营地。”徐楚问道。

“然后开始屯田据守?”黑色六号反问道。

“这……不好吗?”徐楚被他问的有点心虚。

黑色六号对着大家做出一个夏国人果然都一个样的表情。

“工程浩大,可以先连最近的两栋。”黑色五号想了一下说。

“what?你还真答应了?”黑色六号不敢相信。

“地方不够床铺不够,只能这样了,而且有了大的据点我们就可以救更多人了。”黑子赞同道。

“感人的文明火种计划。”黑色六号不正经的给他们的提案起了个名字。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先把这里给弄好再说。”黑八号色有点尴尬的说。

“嗯,我就是跟你说一下未来规划,你设计的时候要注意一下。”黑色五号点点头,示意不用操之过急。

“现在守夜的工作由谁来做?”ggg问道。

“是要是可能舞刀弄枪的,都归你们外勤管。”黑色五号现在有个小本本,所有的事情都记录在上面,她看了一下那个本子,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便伸了个懒腰,准备去休息一下了。

玲珑曼妙的曲线看的sff直咽口水。

“不把外勤当人啊。”黑色六号哀嚎一嗓子,然后他坏笑着看着维纳斯问道,“后悔不?”

维纳斯对他比了一个中指,然后说自己先去睡觉了。

“这才七点钟?”黑色六号奇怪道。

“第一批次守到凌晨两点,第二批次八点。如果你相守第二批次现在去睡还能多睡会。”黑子对他说。

“那肯定还是跟妹子一起守夜舒坦啊,我去睡觉了。”

“你要是守第二批我就守第一批。”维纳斯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切,你以为我稀罕你啊?”黑色六号气的开始飙夏国方言了。

“我要跟你们一起守夜吗?”黑色二号问道。

“不用,六个人正好一批三个,你去睡觉吧。黑色一号、ggg,你们也先去休息。”黑子拍拍他的肩膀。黑色二号点点头,便离开去找夜间消遣了,黑色一号和ggg则只能老老实实的去睡觉。

“咱们这电力现在是谁在发啊?”无聊也是无聊,不如说话,徐楚便挑了一个话头。

“不知道,你得问黑色五号。”他真是问错人了。

“闲的人都在发电。”sff正巧路过,笑道。

“那你今天可定很辛苦。”黑子回应。

“的确。”

……

一夜无事,就是外勤队员们感觉这样下去是要出事的,一天六个小时睡眠外加高强度劳动这谁受得了。所以ggg还有黑色六号就怂恿着黑子去交涉一下,他们甚至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让维纳斯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你们要反对关我屁事。”

“女孩子熬夜老的快。”

“……我加入。”

后来没有办法,因为被烦的实在没办法,黑子去找黑色五号商议一番后决定了sff和黑色二号还有egg也加入了守夜行列,维纳斯享受着女士特权不再需要守夜了,这下把怂恿他的黑色六号恨得牙痒痒。

之后决定每批次两个人,一晚上两组,另两组好好睡觉。

意外收获是因为sff实在太闲了,他也被编入了外勤队伍,理由是,万一车在外面坏了可不行,所以就把他带上了,虽然egg也很闲,但是他戴着眼镜,不好出外勤,就在家里当苦力了。

第二天,也是丧尸危机爆发后的第四天,黑八号色在他们临出发前找到黑子,叫他们带一些斧子锯子之类的工具回来,要不然光用锤子扳手只能拆东墙补西墙,没法伐木加固。

“那岂不是还要一个加工的工具台?”黑子疑惑道,他心想这样的话难度也太大了。

“不用,勉强能做成板子就行了,现在也没那么多讲究。”黑八号色宽慰道。

“是有点多啊,我看情况吧,等会我们还要是拿货,那里面应该会有战术用斧。”

“还有物理学圣剑呢。”黑色六号调侃道。

“拜托了。”黑八号色说话也突然日系了起来。

……

恢复了力气,今天在酒店的大厅里黑子拿刀把那些口气还在开合的头颅挨个贯穿大脑。

来到前台,找到了一个房卡,那是他昨天记下的一个位置很不错的门牌号。然后他看着另一张其貌不扬的房卡沉思了一下。

“为什么我昨天要拒绝让徐楚拿房卡?这有通用啊……”

黑子轻轻的扇了自己一耳光。上了电梯。

酒店的应急电源按照亚特兰蒂斯的法律,四星级酒店的应急电源至少可以紧急供给酒店满额运作状态的七天以上,五星级则是半个月。

五星级以上要有自己可以自行运作的发电装置。

所以目前黑子还不用爬楼梯。

来到房顶,黑子来到边缘打了个手势,然后回到十楼找到那个套房,先确定了房间内没有丧失,便来到窗帘出,借着窗帘的掩护把枪架好,这一次非常隐蔽,以至于这次黑色六号下车观察位置的时候差点没找到他,还以为他消极怠工了。

拿货比较顺利,黑色六号轻点了一下,总共有20把斧头20根撬棍,一千发十二号橡皮弹,一千发的正常猎鹿弹,一千发的十二号蛋壳,两千发的手枪子弹。十条五猎枪单筒五发备弹的,二十把手枪,但是威力比较小,属于民用的减威力版本,最意外的是给了三把弩,并有一千二百发箭。

亚特兰蒂斯的枪支店都不能开的太大,种类也被严格管控,能有这么多物资已是实属意外。

黑色六号按照约定交出了黑色六号庄园的钥匙,马丁并没有发难,让他们开着车走了。

“真的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在他们走后,马丁的一名小弟疑问道。

“要不然呢?你看看那里。”马丁抬抬下巴,示意黑子藏身的地方。黑子在他们上车之后就起身展露了身形,但他手上的“上帝呼唤”仍然对着这边。

“那是?狙击手!”那小弟一阵冷汗。

“不止,他手上那把枪可是特种部队才会用的,‘耶稣级’狙击枪,外号叫做‘上帝的呼唤’,可以当做反器材武器用,让这东西来上一枪别说天灵盖,这个头都不一定能保住。再说了,我和那黑色六号算是故交,他老爹于我有恩,现在他家都死完了,我也算换他个人情。”

“那您昨天?”

“真的只是吓他们一下而已,世道艰辛,人心险恶,有些防范是好事。”说罢,他抬手朝着黑子挥了挥。

黑子收枪,对着他行了一个军礼,转身而去。

有一辆军车缓缓驶入别墅区,停在了黑子家的前面,是海军陆战队的队员。负责警戒的ssss发现了他们,便赶紧跑过去报告黑色五号柏塔。

黑色五号柏塔并不奇怪黑洞会派人来找自己的儿子,反而奇怪隔了四天才来找这个心可是够大的,黑子黑色六号这些本地人和黑色五号这些需要住校来求学的学生不一样,家离得近,所以说找到一个相对安的地方也比较容易,虽然如此,黑色五号还是觉得黑洞这个父亲当的极为硬核。

从车上下来的士兵都武装到了牙齿,看着一个姑娘从他们指挥官的房子里走出来稍稍有些意外。

“请问黑子在吗。”虽然不清楚状况,但那名看起来不是特别年轻的特种兵还是很礼貌的问道。

黑色五号向他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和他们这个团体的基本情况,那名特种兵的眼睛藏在战术目镜之后,并不能看出什么情绪,只是说这样很危险啊。

黑色五号点点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并邀请他进来坐一坐。

但是那士兵不肯,若是黑色五号骗了他,而屋子里面有埋伏这个情况就会很严重了,他坚持要上报一下再做决定。

然后黑洞让他叫黑色五号接电话。

“喂,是黑洞叔叔吗?”

“是,黑子跟你们不在一起?”

“黑子是我们里最厉害的嘛,所以就和其他几个男生一起去外面搜集资源了。”

“你们那有多少人?”

“十五个。”

“……黑子他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中午十一二点吧,他现在带着外勤队员去抢枪了。”

黑洞在电话那头听到这话,感觉这届的学生极为硬核。

……

三分之一的货物并不能装满一辆货车,黑子一行人便在回去的路上清空了几家药店,一路到家发现了停在路边的两辆装甲车。

车上下来了刚刚的士兵,在寻找黑子的脸,黑子从轿车后座下来,调侃道:“呦,这不是‘短剑’吗?fgeer哥哥。”

“团长让我来接你,我们马上要去执行一项比较危险的任务了,怕你在这边没人管,先把你送到首都。”

“能带上我的朋友们一起吗?”

“这个……人太多了,恐怕不行,而且我们接到的命令,只带你一个走。”

黑子沉默了一会,问道:“我能给我爸通个电话吗?”

“没问题。”那个名叫fgeer的士兵点头答应。

电话接通,传来了黑洞稳重的声音。

“情况怎么样?”

“不咋样,我们这十五个人你只让他们带走我一个不是让我抛弃战友吗。”

“我们连武装力量都基本没有可以调配的了,运输装备就更没有了,能把你这个小兔崽子给救出来我已经花了大代价了。”

“啥代价,我记得你不是上头有人吗,来架直升机啥都解决了。”

“直升机?梦呢?现在的民用直升机都基本部被征调了,军用直升机更是都有作战任务,你还想给你派架直升机,你扇扇胳膊看看自己能不能上天,能上天就自己飞回来。”

“都这么危机的情况了您能不开玩笑了吗,十五条人命啊。”

“你到底来不来,来就关上车门发车,不来你就下去。”

“那我下去了啊?”

“你就这么不要命?”

“要啊,但是我也不可能把我朋友给丢下来吧,你们政府直接关掉了供给设备,那我们这些平头老板姓就只能自救了。”

“儿子……你救不了所有人的。”黑洞的声音有些深沉。

“那得试过再说。”

黑子挂断了电话,对fgeer抱歉的笑笑道:“让你们白跑一趟了。”

“在我们的信条里,每个人都是可以牺牲的,只要保证价值的最大化。”fgeer看着黑子,很认真的说。

“可我毕竟不是士兵,我也做不到这么冷酷。”

“祝你好运,阿玊。”

“你也是。”

“诶对了,能不能给我们点物资啥的?”黑子突然想到可以打劫一番。

fgeer摇头道:“不行,我们没有多余的装备了,此行任务凶险,我们要深入尸潮之内。”

“为什么要这样,这不是送死吗。”

“上面说,卫星图表示有些丧失会往一个地方聚集,而有些则会避开某个地方,形成灾变的真空地区,我要都要去看看,或许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是这样吗……是个很有用的信息,谢谢你。”

“嗯,保重。”

装甲车开走了,黑子走进别墅,突然感觉自己很伟大,便对自己的伙伴张开双臂,夸张道。

“我可是为了你们放弃了自己必定能生存的机会啊,你们感不感动?”

“你那是傻。”黑色六号翻了个白眼,并不领情的样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女朋友还在这呢。”大汗淋漓的egg也加入了调侃黑子的队伍。

“我淦,十五个人带不走,两个人还是能带走的好吧,你这话也太过分了。”黑子故作不忿状。

“咦,你怎么大汗淋漓的?”徐楚看着他觉得很奇怪。

“刚刚为爱发电去了。”egg惨兮兮的说。

黑色二号去向黑色五号汇报工作了,剩下的人也百无聊赖,就开始各做各的速食。

黑子偶然瞥见了蓝色三号好像很忧郁,就跟黑色一号说了一下,黑色一号表示会去看一下。

时值六月,昨天刚刚下完一场雨,本应该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但不知道为什么,黑子觉得世界的色彩好像都暗淡了一些,变得不再那么鲜活了。

……

实验室内已经不再有活着的人了,科学家们的发病似乎都极为突然,那个日子就像是炸弹倒计时的最后一刻,在几天内毁灭了这个世界的大脑。

人类的文明现在就像是失去了生命的巨人一样,只剩下神经苟延残喘的抽搐。无数倒下又爬起来的鬼影横纵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它们笑着、跳着迎接末日的狂欢。

原本封住在容器内的黑沙仍在不断的减少,似乎是它们为这个世界染上了灰色,没有智慧的行尸们敲打着容器的门,它们渴望那个东西,就像发癫的瘾君子一样。

……

世界的变化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好像是把那些隐隐的担忧压在心底就不会给周围的人带来恐慌一样。

但事实,每个人都感查到了,就像是八面透风的茅屋内的每一个物件,都会均匀的盖上一层深厚的灰尘。

但你们却都不可以离开这里。

……

黑子决定搞一个大行动,深入城市中心的步行街,直面尸潮,所以在吃完饭后,就召开了外勤小队的会议,特别邀请了黑色五号和黑八号色还有安德鲁老师来旁听。

“首先我希望黑八号色可以和sff一起改装一下我们的车,让它足以撞开并杀伤尸潮,还不会被卡主轮子,并对车的周围做一圈加固。”黑子请求道。

黑色六号听到这个话赶紧说道:“我的跑车就算了,改其他三辆就行。”

“重点是那辆大货车,改装之后我们就可以把它作为一个运输车进行武装投放和物资运送了,它的安系数一定要高。”

“没问题,只要你们配合我,今天下午我就设计图纸,然后你们来配合我安装部件,明天咱们就把它改装出来。”黑八号色表示没问题。

“新增硬件的话,需要egg的协助,让他在货车驾驶台弄一个可以控制前面杀伤部件的升降装置。”黑八号色这么短时间也学不太会汽修,更别说还要在里面加设备了,所以他很头疼。

“没问题,我等会去联系他。”黑色五号点点头表示这件事包在自己身上。

“不用,这么简单的装置我来就可以了。”黑八号色示意不用麻烦egg,让他接着发电就行。

黑色五号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sff,似乎带着无尽的失望。

sff瞬间感觉收到了一记暴击。

“材质如何?”黑八号色接着询问“甲方”要求。

“前面的一定要铁的,周围用硬木板就可以了吧。”黑子深知他们现在啥设备都没有。

“带刺的挡板上哪找?”黑色二号提出疑问。

“自己做,咱们有这么多身材高大的壮丁还会搞不定几块铁?”维纳斯无所谓道。

“你还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ggg吐槽道。

“我还要在车厢内有枪架子,然后至少是每个外勤队员都需要一个战术背包,和至少不会被咬破的面料作为队服。”黑子接着说。

“枪架子可以,给你们装十个木质的,剩下两个就不归我管了,你们可能得自己出去找。”

“登山装备店里可以找得到,咱们倒是去市中心一起拿了。”黑色一号从小练剑,自然户外有氧活动也是少不了的,便提出了一个建议。

“登山包吗……也可以,正好再拿一些绳索一类的东西回来。”

“咱们要不要去游戏店里买两板《生化危机2900》来玩一下?”ggg突然很正儿八经的提出了一个意见。

“得了吧,现在生化危机里的东西都上天入地的,咱们要真遇到啦那种打野打不死还会各种变形态的东西,相信我,咱们直接自杀更好一些。”黑色六号嗤笑道。

“别打岔,让我想想还要什么。”黑子低头沉思。

“食物要没了。”黑色五号提醒道。

“山下的加油站有小商店,下午我们先去吧那地方搬空然后来改装车辆。目前就想到这些,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黑子说完,看向众人。

“没了,啧,这种黑子才有点熟悉的感觉,之前几天都娘炮的跟个什么一样。”黑色六号摸摸下巴,感叹道。

“男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两天的。”sff玩味道。

“哦?那你是哪两天?”黑色五号瞥了他一眼道。

“……这。”

整个会议室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大多数人的死,就像是飘叶委地般的轻柔,没有电影中的大义凛然、舍己为人;亦没有哭天喊地、涕泗横流——就是那样的死了,躺在地上,仿佛一个醉酒的人倒在了路边。

可每个人都曾是少年啊,雄心壮志、热血激昂的话都不曾少说,结果在灾难的面前的惊慌失措是多么讽刺,然后被像对待牲畜一样一声不吭的死去是多么的悲凉。

满是光污染的钢铁森林中沉上了一层古旧,白炽的太阳也不再那么的刺眼。但没人说出来,仿佛他们都看不见这些诡异的变化。黑子一个人坐在露台上,沉闷的就像个迟暮的老爷爷一样。

看着海平面,他想起了郁兰德。这个小圈子里唯一已经不在了的,最初的成员。他想到,原来亲眼目睹生离与死别都是看着一个人慢慢的消失,只不过一个是肉体,一个是灵魂罢了。

虽然他不曾亲眼目睹,但那些被他斩下头颅的行尸,仿佛每个都有郁兰德的影子,仿佛每个都昭示着郁兰德的结局,仿佛——每个都是梅尔文说的,一粒粒的绝望。

黑子越想越觉得心烦意乱,便离开了露台,跑去发电机那里,希望能用身体的疲劳麻痹自己的情感。

那一天,蓄电池的电冲得格外满。

那一天,海湾里的战舰驶离军港。

那一天,世界上的丧尸宛如羊群。

……

翌日清晨,算起来已经是第五天了。黑子带着外勤队伍去加油站的便利店内搬运食物,按照种类分好,放在大货车内。

“是些垃圾食品,这样下去不行的,要弄一些蔬菜水果回来,要不然就得吃药了,时间长了会出问题。”黑色二号看着满满的薯片方便面还有面包这些东西,眉头紧皱。

“果然还是要屯田咯?”徐楚带着胜利的目光看向黑色六号。

“你看我干嘛?我又没反对过。”黑色六号理直气壮的跟他大眼瞪小眼。

黑子看着装不满的车厢和2.4米的箱高,有了些新的想法,搬运食物并不要多长时间,他说要不然让黑色六号先开车回去,剩下的人把山上的六栋别墅给清空一下。

众人觉得可以,毕竟大晚上的看到一个三百多斤的行尸还是挺让人烦躁的,而且今天早上黑八号色在清理的时候十分的费劲。

山上有七栋别墅,最接近山顶的是那个胖小子的父亲,第二栋就是黑子家,接近山下的两栋一年到头基本是空的,别人买下来度假用的,但为了防止意外,他们还是决定挨家挨户搜一遍。

4.63口径弹药比较精贵,所以这一次所有人都拿上喷子来进行快乐扫荡,黑色二号如愿以偿的握住那男人的浪漫的时候,感慨良多。黑子嘱咐道要时刻保持警惕,不要被突然袭击了。

然后所有人都换上了猎鹿弹,子弹里面就是一个大铁块,一枪下去就是一个窟窿。

“我感觉这事黑色一号一个人就够了。”ggg摆弄着手上的枪,突然想到那天看到黑色一号激情一砍九的情况,笑道。

“确实,我觉得这些别墅里的人加起来还不够黑色一号一个人砍。”

“保险起见,咱们还是一起去。”黑子虽然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总不好把人家黑色一号当成工具人。

“咱们翻墙进?”徐楚问。

“要不然嘞?万一以后连成堡垒这打坏了咋修啊。”

“没电也没法用。”黑色二号说。

“面包会有的,钱也是会有的,做人不能没有梦想。”黑子突然觉得自己说着话的语气很想黑色六号。

来到第一栋别墅前,徐楚在墙根蹲下伸手搭台,黑子一个助跑直接上墙然后反手就把徐楚拉了上来。

“这姿势有点帅啊?”sff看着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仿佛有点心动。

“这就是特种兵啊,所以才说他当队长。”黑色一号抬抬眉毛,把嘴往上一嘟,做了个搞怪的表情。

然后他们渐次而上,拉sff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麻烦,徐楚估计错了sff的体重被他给拽了下去,两个人就遗弃在地上躺了两分钟,姿势还相当的暧昧。几个在墙头上的人笑得相当没心没肺。

好像回到了正常的日子,同学们聚在一起七嘴八舌,那时笑得就是这么爽朗。

空的别墅里没有食物也没有什么可用的物资,他们翻过一个又一个的围墙,终于在第三个房子内发现了丧尸,一对年轻的情侣,两个人都是原始丧尸,也不知道对于他们彼此来说,算是不幸还是幸运。他们的房子里有一些蔬菜水果,幸好天气还不算热,蔬菜水果只是有点蔫了,但还可以吃。他们在搜集完东西后,把两个人葬在了他们家的后院内,立了一块小小的墓碑。

在第四栋别墅内出现了一点异样,在杀死两名成年丧尸后,有一个八九岁大的小孩子变成的丧尸冲向黑色一号,但黑色一号突然愣神了,差一点被咬到,还是sff冲上来一脚蹬在那小行尸的门面上,直接踹出去两米远,重重的撞在了墙角,随后又补了一枪。

大家都很奇怪,黑子拍了一下黑色一号问道怎么了。

“孩子……我有点下不去手。”黑色一号揉了揉自己的脑门,看向墙角那个脑袋没了一半多的尸体,叹了口气。

黑子也叹了口气,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他说:“它们现在已经不能算人了,没事的。”

“我以后会注意的,给各位添麻烦了。”黑色一号点点头,带着歉意的看向sff。

“嗨,这叫什么话,都是朋友,小事情。”sff给了他一个熊抱。

“要不然你先回车上休息一下。”黑子提议道。

黑色一号沉思了一下,点点头,然后转身而去。

一行人继续往下探索,在婴儿房里,徐楚发现了一个婴儿丧尸,准确的说不能算发现,而是他被自行爬出婴儿摇篮的小丧尸给偷袭了,因为看了昨天那个胖子,大家也大致知道丧尸的力量会变大,所以对它能自己爬出摇篮也不算太奇怪,所幸毕竟还是个婴儿,没有咬穿徐楚裤子的布料,也没有留伤,但依然把外勤队员们吓得不轻,再将其击毙后,黑子对徐楚被咬的位置反复检查了好几遍这才放心。

“我TM被你吓的一身冷汗,不是说了小心点吗。”都开始说脏话说明黑子是真的被吓的不轻了。

“我自己都是一身冷汗啊,我还以为自己要凉了。”徐楚苦笑道。

“以后大家都要更小心一些。”黑子对着自己的队员们说。

黑色二号擦了擦自己的汗道:“我刚刚听到他喊‘我被咬了!’的时候差点走火。”

站在他前面的sff和ggg看看自己的站位,寻思着姓崔的刚刚差点双杀。

“这次我也有错,我应该做更多战术安排的,这样吧,以后我会抽时间教各位一些特种部队的战术动作,以求自保和战术配合,希望大家好好学。”黑子将这件提上了日程。

之后的几栋别墅都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他们回到自家别墅也才不到十点。黑八号色走出来对他们说图纸已经大致设计完了,只要他们决定帮忙就可以立刻着手改造。

“不急,我突然又有一个新的想法,我想在车厢内加一个可升降的隔板,并且开几个射击孔,可以吗?”

“射击孔好说,直接拿那个斧子后面的尖部凿就行。你要升降台干嘛?”黑八号色疑惑道。

“这个车厢很大,足够下面装东西上面坐人,这样的话就可以更好的利用空间,小轿车和那种露天车厢的微型卡车总归不算特别安,所以做一个可升降的平台,下面东西多的话上面人就坐着甚至趴着,然后就可以既保证能拉运货物,又有一个可以用来反击的屏障依托,如果停在了丧尸堆里开了后门也不用担心会被尸潮直接吞没。”黑子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黑八号色点头道:“你的想法可以,理论上也能实现。但是我们没有条件,如果给我所有的零件,我说不定能给你鼓捣出来,现在就只能这样了。”

“那这样,你这几天先把方案给搞出来,在升降台的中间要有一个可以开的门,升降台的手动控制器直接设置在车厢里面考上部分就可以了。我还需要在里面加上一层至少一厘米厚的钢板用来放弹。”

“怎么突然想到防弹?你们遇上其他幸存者了?”黑八号色很奇怪。

其他人都是摇头示意没有,黑子摊开手说:“梅尔文说过丧尸是会进化的,所以如果他们学会使用枪支也是有可能的,再者其他的幸存者也未必就都是善良的,有备无患总没有错。”

“行,我尽量快一点。要什么材质的升降板?”黑八号色开始确认细节。

“不锈钢。”

“这样的话你们要带回来不少的钢材和电子元件,而且这样改造后,车的载重能力会有一个较大的削弱。”

“我知道了。”黑子似乎并不在意这个问题。

“那第一批次的改装现在开始吗?”

“算了,现在没条件,我想都换成铁的,我们现在来开出一片可以种菜的田。然后把地围起来。”

然后黑子让sff和ggg、徐楚把东西搬进去,黑色一号去在后勤官蓝色三号的陪同下规整一下武器,黑色二号去汇报工作,黑色六号还有自己先开始帮助黑八号色开地,其他人做完自己手头的事再来帮忙,维纳斯则在开田的周围放风,防止有什么东西被声音吸引过来。

转来转去结果还是要放风,哈哈哈。

……

在中午十二点多时候,八人砍出了将近六十平米的地。

“这树根挖不出来没用啊。”徐楚和黑色二号累的好像快要虚脱了。

“咱们先开出来一百平米左右,然后把里面的树根挖出来,再把土填回去就行了。”黑子把湿透的上衣脱下,露出精壮的肌肉,指挥道。

“天知道那根有多深,这得挖到什么时候。”sff都累得够呛,,毕竟就拿着几把斧子砍在新大陆浮起之初就被严密保护长了几百年的大树不是啥容易的事。

“复议,我觉得咱们起码的搞两把铁锹和链锯来才是正常人干的事,最好就是开辆挖掘机。”黑色六号已经累得跪在地上了,漂亮的金色秀发被汗水浸透紧紧地贴在脸上,显得异常狼狈。

“我砍僵尸都没这么累。”黑色一号靠在一颗没有砍的树上,摆摆手。

看着队员一个个都怨声载道,黑子感觉好像这次的事有点欠考虑,就试着问:“那咱们先收工?在研究一下?”

“你还有医学类的书?”

“你家的还有网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断我就下了一些需要的各类书籍。”

“辛苦了。”黑子看着自己的女友,突然感觉有点自豪。

“你……变得好优柔寡断,而且十分紧张。我不太明白为什么。”

“发生这样的事,紧张也是很正常的吧,至于优柔寡断的话……以前不优柔可能是因为那时候的成功与失败不跟性命挂钩,人命在手,由不得我热血上头。”

“你变成熟了。”妖姬微笑道。

黑子无奈的笑笑,轻叹口气道:“如果可以,谁不想一直幼稚呢。喝一杯吗?”

“不啦,举杯消愁愁更愁,你少喝点。我还要去背书好防止突发情况。”

“那我的呢?”黑子侧过脸吻了她一下,问道。

黑色六号的脸一下子正经了很多,他认真的看着黑子,片刻后说:“你应该感谢我的。”随后他离开了露台,只留下了一句这样不明所以的话。

妖姬笑声清脆,嘱咐道要注意安,便离开了露台。

“有丧尸!”ssss的尖叫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黑色六号……他不像会心理出现问题的人啊。”

“他本来就有点,怎么说呢,变态吧,让妖姬感觉奇怪挺正常的。”黑色五号调侃道。

“你什么时候给我做的评估?”黑子哑然失笑。

“你的身体太紧张了,面部表情也比较沉重。”妖姬解释道。

“我淦!我一上来就听见你在污蔑我,我可是死了家好不好,当然有些变化啊。”黑色六号仿佛突然蹿出,大声嚷嚷道。

“看吧,这就是你奇怪的地方,别人家人去世之后会有你这么欢快到处找人说话?”黑色五号不屑道。

阅读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