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追仙魔影》
追仙魔影

第五十五章:血炼的变化

叶不凡来到一旁,将念鬼剑从尸体中抽了出来,提剑向奎木狼冲了过去。

临近时,叶不凡一跃而起,一脚踩在奎木狼的身上,将就要站起身来的奎木狼,再次按倒在地上,借力再次跃起,双手反握念鬼剑,向后扬起,对着奎木狼的咽喉处狠狠地贯入其中,奎木狼终究是死于剑下了。

“老子还怕你不成吗?”叶不凡说着五指屈弓,指尖猛然伸出血色的勾爪,燃烧血焰,就地而上,直接迎上扑面而来的奎木狼。

起身蹲在树上,叶不凡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两侧的猫耳动了动,锁定目标,深吸一口气,做了一个剑刃突击的预备动作,心想今晚的晚餐就吃狼肉吧。

“嘶!”

两爪相撞,并没有什么激烈的火花,有的只是血与肉的碰撞,叶不凡猛然发出一阵虎啸怒吼,五指反而紧握住狼爪,伸出另一只手一同时握住,双手猛然用力将它掷飞出去,一把撞在了树上。

微风悄悄的吹过树稍,风也有些冷了,叶不凡静静的等待着,只见那三头奎木狼不消一会就将牛金牛的尸体啃食着七七八八了,神情非常满足的样子。

这角可比自己粗糙炼制的念鬼剑要坚硬多了,显然是这成年牛金牛的历害之处,看来自己要找个时间将念鬼剑重新炼制一番了,不过手中暂时没有合适的矿石,而他洞里的那些矿石,因为特性复杂,叶不凡又不得知它的加工方法,怕是会适得其反,越练越回去。

叶不凡将二支牛角抱在肋下夹住了,袋子里己经装不下了,想了想,叶不凡又将牛金牛两块扁平的肩胛骨拆了下来,看了看天色,该是回去的时候了,头顶上的树稍发出哗哗的声音,仿佛浪涛一般,这是温度开始下降的标志,温度的下降使得空气开始发生对流,起风了。

叶不凡加快速度向自己的洞穴行去,路上再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只是由于气温的降低,风开始越来越大,整个森林中都是沙沙的声音。

此时的森林是危险的,一些掠食者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外出捕食,沙沙的风声会掩盖住他们行进的声音,即使是在这个季节夜晚最寒冷的时候,也是有一些足够强大的妖兽毫不畏惧的敢于出来觅食的,毕竟,现在还不是滴水成冰的冬季,空灵岛中最冷的季节。

叶不凡抱着一堆骨头,跑跑停停,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此时的气温正在急剧下降,并且还在下降,叶不凡钻进洞中后第一件事,就是搬来一些干草将洞口给塞上了,只留下了一些通气用的小孔,这是为了不使夜晚洞内的温度受洞外影响而降低过快。

回到洞内,叶不凡将背上的麻袋摘了下来,取出里面的东西,整理了一下放在一旁,接着,他取出那只狼腿进行料理。

叶不凡将狼腿进行了相对干净处理后,便从洞中角落里拿起了一个由竹筒做成的瓶子,放进了麻袋中。

这个竹筒中装的是他前些日子经过实验后成功的露水收集器收集到的露水,那次他制作的三个露水收集器中,有两个都收集到了露水,而剩下的那个,因为制作问题而倒塌了。

不过经验是不断进步的,经过几天的尝试和改进,叶不凡如今已经可以不依靠那些水球菇也能够获得足够生活的水份了,而且这种由露水收集到的清水,显然要比水球菇的那些汁液可口多了。

将那只狼腿提在手中,叶不凡背起麻袋出了洞,熟门熟路的来到上次寻找辣叶的地方,摘了数片后,便在左近游荡了一会儿,寻到了一处早已经被雷击后燃烧的只剩下一团漆黑的树根的树木残骸附近。

接着他用找到一根“草绳”将狼腿,连同“辣叶”一同扎成一团,放在一边草丛,然后四处搜罗了一下,很快便收拢起了,一堆已经被燃烧的发白的木碳碎片,其中也有一些还没被烧透的发黑发黄的大小碳块,更是被叶不凡聚集起来。

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叶不凡继续低头开始寻找那些散布在丛林中时常可见的因为种种原因而折断落在地上的残枝,这些残枝有粗有细,有长有短,叶不凡选择已经完全干枯甚至开裂的,之后将一些特别长的枝条用脚踩断后集拢在一起。

整理了一下已经捡拾了一大堆的枯枝,将他们按照一定的规律摆放在刚才那些碳块堆上。而其中的许多枯枝,叶不凡更是将其折成小段或者小片。

堆出一个不大的圆形柴堆后,叶不凡遍不再加树枝了,枯枝用去的不多,叶不凡将剩下的都整齐的码放在一旁。

叶不凡正在搭一个适合烧烤的篝火堆,他一边仔细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一边从一旁的草丛中取出了藏在那儿的狼腿,叶不凡又接着从麻袋中拿出了那个用竹筒制作的“水瓶”,晃了晃,拔开了瓶塞。

只见叶不凡在地面挖了一阵,扒去了地面表层的枯叶,细枝,及一些浅层的腐土,开始将地表稍深层的带粘性的土壤挖掘出来。

叶不凡自己也是第一次这么做,虽然以前曾经在花傲雪口中多次听说过这个东西的做法,但是能不能成功,究竟还是没有把握的,毕竟这东西只有花傲雪做过,那时她用的是从山上抓的野鸡,至于能不能用狼肉,他也不太清楚,但是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适合的料理方法了。

叶不凡挖出足够的土后,叶不凡把这些松散的土堆起来,小心的将水倾倒在上面,略倒一些,便揉捏搅拌一阵,之后再倾倒一些。

觉得粘手程度足够了,叶不凡便将放在旁边的辣叶狼腿团,用泥在其身上均匀的涂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已经将狼腿团涂抹成了一个厚厚的大泥团,他小心的将这个泥团捏实,因为怕散开,所以外层有些厚,沉甸甸的一团,狼腿团就这样被他涂成了厚厚的一个泥团。

叶不凡现在几乎已经完成了准备工作,他将狼腿泥球放在那堆柴堆的中间,在它们的上面又堆上了一些轻巧的枯枝和干草,小心的不让树枝压坏这个泥团。

一切完成后,叶不凡用两个指尖相互摩擦,指尖不断的跳动着电弧,这是叶不凡另一半妖族血脉所带来的天赋“雷电”,所以他才会自小对声音这么敏感,因为雷带代表音,那么剩下的电就是指叶不凡现在的这个人体发电能力了,而这就是白虎半妖叶不凡的能力,由血脉激发,无需灵气,天生所赋。

电弧碰撞产生的电火花在树叶上燃起一个小小的火苗,让它在柴堆中的干草上燃烧了一会儿,很快的,火焰越烧越大,叶不凡手拿一根长一些的树枝在一旁拨弄着,让火燃烧的更加的均匀。

叶不凡忽然间耳朵一动,叹了口气无奈的晃了晃脑袋,便飞快的来到不远处的一颗树下,”蹭蹭蹭!”的二三下就爬了上去,爬到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这才停了下来,拉过周围的一些树叶盖住自己,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幸运的是,路过的是一群一家三口的星日马,领头的是一头颇为健壮的雄性星日马,头生星纹,后背一丛雪白长毛,是难得一见的素食主义者妖兽。

当它们看到正在熊熊燃烧的火堆后,显然愣了一下,显然是在这空灵岛内,它们没有见这种迷之火堆,不过,仅仅稍做观察便绕过火堆跑的无影无踪。

见它们走远后,叶不凡便迅速从树上爬了下来继续他的工作,丛林中就是这样,这里不比草原,你只能大概的了解来者的大小,就算是叶不凡听力出众也不能清楚的判断出来,而当他能够判断它的种类时,事实上已经与他近在咫尺了。

叶不凡用树枝小心的撩剥着火堆,控制着燃烧的火力,他并不一次加许多的树枝木柴,小火慢烧,他始终控制的火势不大也不小的围绕着两个泥球周围均匀的燃烧着。每当哪个方向快要燃烧怠尽了,他才不慌不忙的加一些新的燃料进去。

足足烧了一小时有余,之后又在似燃非燃的通红碳火中捂了好长一段时间,叶不凡这才用树枝,将那个早已经烧的发白的泥球,给拨了出来。

叶不凡略微等了一会儿,将其可以入手后,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手持棍子,小心的将包裹着狼腿外层的泥壳敲了开来,顿时,一股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飘了出来。

这被烹制方法听花傲雪说是相传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叫常熟虞山麓,有一叫化子偶得一鸡,苦无炊具、调料,无奈,宰杀去脏后,带毛涂泥,放入柴火堆中煨烤,熟后敲去泥壳,鸡毛随壳而脱,香气四溢。

适逢隐居在虞山的大学士钱牧斋路过,试尝,觉其味独特,归家命其家人稍加调味如法炮制,更感鲜美。此后,遂成为名菜,并逐渐流传开来。

当然这些都是花傲雪说的,具体是什么地方,他就不清楚了,他知道这道菜叫作“叫花鸡”,不对,现在叶不手里的东西应该叫作“叫花狼腿”才对。

叶不凡当年曾多次跟花傲雪出去野的时候,吃过她做的这道是菜非菜的菜,对其有趣的制法记忆犹新,不过,他毕竟只是看着她做过,没有亲手弄过,也就记得一个大概,没想到今天粗略的一做,居然也做的似模似样。

叶不凡用棍子将包裹在外的皮壳完全敲成小块,将其缓缓的剥落下来,因为狼腿的外皮上被烤出了一层闪亮的油脂,所以原本想象中的与泥壳粘连不容易剥落的情况没有发生,到是一些没有刮干净的毛根完全的被带去了。

完全与泥壳剥离开来后,烤熟的“叫花狼腿”香味显得更加的浓郁,只是毕竟是第一次做,有几处地方还是有些焦,显然是烤的略微有些过了,不过此时的叶不凡自从来到这座岛上后,就没有基本没有怎么碰过熟食了,在他看来,即使是焦的,也是最好的美味。

食指大动之下,叶不凡毫不迟疑的拿起那根狼腿狂啃大嚼起来,即使上面没有任何的调料,没有盐,也没有姜,蒜,等别的什么东西,叶不凡还是觉得他吃到了天下最美味的食物,几乎热泪盈眶,他已经多少时间没有吃到过这种真正人吃的美味了?

叶不凡一直以来,在空灵岛上过着茹毛引血的生活,让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野人,或者说野兽。

叶不凡一副风卷残云的吃相模样,吃相绝对都和“风度含养”这个词语扯不上半点关系,倒是像是一个乞丐。

叶不凡正当吃得津津有味味时,背后忽的一紧,传来一阵熟悉的呼啸声,仿佛有一股冷意将毛孔都激的张了开来,叶不凡条件反射的抽出念鬼剑,往后一架住了这突如其来的袭击。

“铛!”

尖锐的蝙爪被剑横空挡住,叶不凡转身一看,怒道:“靠!又是你这只死蝙蝠,能不能给小爷消停会!”

女土蝙一击不中便快速升空,脱离了叶不凡的可攻击范围,凌空咒骂呜叫了几声,便转身离去。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叶不凡此时修为大增,有念鬼剑在手,又有怒火在心中烧着,对这个爱偷袭的家伙,可算是忍了多时了,今晚在他如此幸福的时刻来打扰自己,简直是忍无可忍了。

叶不凡当既便靠着听声辨位,追了过去,今晚就将这些可恨的家伙给一窝端了,以泄心中的怒火。

此时的叶不凡因为这难得的美食,回想起来了当初美好的生活,所以将这一个月以来,来到空灵岛之后所积攒的怨气,都发泄在这女土蝙身上,对着它穷追不舍,一路狂奔。

他不去管那遗骸的身体,只是用手抓着那头骨上的长角,一面用脚踩住头骨,另一只手握着念鬼剑,便向那角和头骨相连的根部砸了上去。

虽然牛金牛的角生长的异常坚硬,不过由于是根节部位,而且连接角与头骨的筋健韧带也因为腐烂而变得有些松软了,所以在叶不凡狠狠的用剑斩了十几下后。

终于将角与头骨的接合部位斩裂开了一道缝隙,叶不凡乘热打铁,抓着这支角的手用力的来回折腾了一番,只听一声撕裂的声音响起,这支长角被他从根部掰了下来。将掰下来的长角放在一旁。

想到这里叶不凡便将三头奎木狼的尸体搬到一起,就想试试看刚才炼化胃土雉,因为情急之下才用血晶催动血焰为源,进行炼化,所出现的奇怪现象。

不过首先,叶不凡挑了其中一条的不错的大狼腿,将其切割下来,收进袋子中,便开始用地面上的鲜血画出了血炼之阵。

随后他从怀里掏出血晶,运起化魔决念动口决,血阵上重重血焰不断燃起,将三只奎木狼不断的燃烧,化作新的血焰,不消一会,地面上又只剩下了两样东西,一根独角和一块血晶。

叶不凡见状,眼前一亮,觉得真的跟自己想的一样,自己很肯定就是因为催动血焰的力量是单纯的血晶之力,才会发生如此奇妙的变化,这变化对叶不凡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叶不凡收起这两样东西,心情有些不错,来到被吃得七七八八的牛金牛尸体前,他的目标是那两只牛角,他用力扯住牛金牛的一支角,用力扭了几下,便将这具遗骸的头骨与那断裂的颈椎分离了开来。

叶不凡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这里还是不能久留,这里的尸体的臭味和血腥味很可能会引一些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得要赶紧将这里处理好了。

“砰!”的一声,奎木狼顿时被摔了个七晕八素,一时之间也站不起身来。

叶不凡继续如法炮制,不过,他在弄这只角时候遇到了一些麻烦,这支长角的硬度要强于那只角,很显然叶不凡必须比之前花上更大的力气。

叶不凡花了很大的功夫,最终还是没有能把它和头骨分开,最后他也不得不采取取巧的手段,因为头骨的前端相对较薄,干脆找了块沉重些的石头硬砸剑柄,以凿开的方式直接把这部分的骨头凿碎,这才把这支角给分离下来。

另外两只奎木狼见意外横生,嚎叫了几声,便马上放弃了进食向叶不凡冲来,一只奎木狼张开獠牙大嘴,向叶不凡扑咬而来,而另一只奎木狼则双目红光一闪,操纵者数道刀叶,向叶不凡急速而去,两只奎木狼显然是配合有序的进行攻击。

叶不凡听见身旁急促的呼啸声,脚一蹬向后跳开,躲过了这数道刀叶,手顺势抽出了插在奎木狼身体内的念鬼剑,在一个燕返反蹬,眼疾手快的一剑对着奎木狼张开的大嘴,直插而入,没入剑柄,扎了个透心凉,连哀嚎都发不出来,就命丧黄泉了。

至此,叶不凡脚一蹬树上,借力一下子就冲落了下去,在半空中,手中的念鬼剑猛然对着地面上,其中一只明显吃饱的奎木狼,它开始脱离了群体进行了饭后散步,念鬼剑凌空爆刺而至。

这一剑速度极快,转瞬即至,那只奎木狼来不及躲避,“噗!”的一声,剑尖透体而出,奎木狼瞬间毙命,死于剑下。

只见那数道刀叶再次折返而来,向叶不凡袭来,不过此时的叶不凡手中的念鬼剑,实在是插得太深了,来不及将其拨出,只能弃剑,就地一滚躲了过去。

那只奎木狼见两次刀叶,对叶不凡无功而返,便放弃了继续操纵刀叶,一个加速跑冲了过去,再临近地上的叶不凡时,一跃而起,亮出三道勾爪,一抓而至。

阅读追仙魔影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