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嫡女贵嫁》
嫡女贵嫁

第一百五十六章、镯子终于成双了?

屋外,丫环等在那里,见到她们出来,先对着曲莫影行了一礼,而后在前面引路。

曲莫影缓步跟在丫环的身后,眼底闪过一丝冷意,这一条路的确是往内院去的,但并不是最直接去往内院的路,其实可以选另一条路走,那条路更直接的通往内院的垂花门,但方才这个丫环明显是看到了,却毫不犹豫的带着自己往这条路过来。

说什么是为了照顾太子妃进东宫的,他第一个就不信。

曲莫影睁开眼睛,“怎么了?”

这事,雨冬其实还真是误会了季悠然,如果不是这镯子意义非凡,季悠然也不可能会用这个法子换走曲莫影的镯子。

不是她眼界小,实在是这对镯子对她很重要。

“小姐,您醒醒。”看了看门口帘子处的暗影,雨冬上前唤人。

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之后,温和的道:“无须多礼,曲四小姐的身体可好一些了?”

“多谢王爷,我……已经好了许多了。”曲莫影脸色凝白的道,看她的脸上怎么看也不象是好了一些的样子。

魏王裴青旻自己的身体不好,对于同样身体不好的曲莫影就多看了几眼,最近这位曲府的四小姐的传闻不少,而且隐隐有推翻以往传闻的意思,眼前的这位四小姐长的并不高,看着身量形体都未足,再加上她的模样似乎带了几分怯弱之症,的确是个身体不太好的样子。

一头乌黑的秀发,简单的用一只簪子插起,凝白的脸上,浅色的樱唇,唇形优美但又让人觉得颜色过淡了一些,透着些让人心怜的淡色,这样的脸如果配上一双剪心双瞳,裴青旻觉得必然是容色不俗的少女。

他身体不好,在字画一道上面颇有几分讲究,很了解一双剪水双瞳如果出现在曲莫影脸上的样子,这样的少女居然有貌丑的传闻,实在是太假了点,不用说必然是曲志震那位善嫉的继妻所传。

这位继妻连在太子妃的灵堂上都敢对嫡妻所生的女儿动手,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听闻这位曲四小姐还被永宁侯世子许离鹏退了亲,看起来这里面也是别有因果的,倒是一个极可怜的。

小厮和雨冬两个都已经站了起来,各自对瞪了一眼之后,也没敢多说话。

“曲四小姐若是需要什么,跟季侧妃说一声就是。”裴青旻又温和的道,说完带着人往前行,曲莫影退在一边。

待得这位魏王离开,曲莫影才重新扶着雨冬的手,跟着东宫的丫环离开。

这么一个小插曲谁也不会以为有多少的事故,必竟不过是一个丫环和小厮相撞罢了,对于两个主子来说,这都不是什么事。

丫环引着曲莫影终于到了一处院子,还的确就是女眷们休息的地方,把人领到后,又安排了人服侍,丫环才离开。

待得出了院门,匆匆的就往内院当中的一处院子而来,这里是季悠然住的院子,和之前太子妃季寒月的院子较近。

进正屋禀报的时候,季悠然坐在当中。

丫环上前行礼,手中捧着一个饰盒,正是曲莫影之前的那一个:“侧妃娘娘,饰盒已经换过来了。”

季悠然点了点头,跟在她身边的贴身丫环水凝上前一步接过盒子,放置到她面前的桌子,轻手轻脚的打开,看到里面一只血玉的镯子。

季悠然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从成色到花色,再到上面的暗纹,一一相同,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

另一个丫环斜风进屋去里面拿出另一个饰盒,比起这个饰盒,另一个饰盒更华美了几分,打开之后,也看到里面的一只镯子。

季悠然同样取了出来,两只镯子放置在一起,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一对。

成色、样子一模一样。

季悠然脸上的笑容得意起来,先把一只镯子套到腕上,然后把另一只镯子也套上,两相对比着看,更是满意。

现要镯子终于是一对了,每每她看到一只镯子,就想起许多不好的事情,更觉得刺心,眼下好了,终于配成双了。

晃动着手上的血玉镯,越看越觉得满意,想当初季寒月戴着镯子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只不过是想看看,季寒月却说这是她外祖母的东西,要小心一些,只让自己瞧瞧,不允许自己戴一下。

眼下季寒月的镯子戴到了自己的手上,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了。

志满意得的抬眸看了看周围,曾经她心里无数次的羡慕季寒月,而现在这里的主人是自己,季寒月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她的一切也都落入了自己的手中。

包括季寒月的嫁妆。

“小姐,曲四小姐会不会闹起来?”水凝担心的道,她是季悠然的陪嫁丫环,是跟着季悠然一起进的东宫,当时很是仓促,一时间也不可能多带人进来,就只带了这么一个最心腹的。

“曲四小姐哪里敢,她以前就胆子小的很,太子妃以往也跟她说让她不要怕事,有事就闹出来,自有太子妃替她撑腰,若她什么也不说,太子妃也不好插手,可她偏偏一直好生生的住在庄子里,一副要把这庄子住穿的样子。”

斜风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道,她之前是季寒月的丫环,现在是季悠然的丫环,正巧补了季悠然身边大丫环的缺,日常紧巴着季悠然说话,现在是一心一意的站在了季悠然这边,倒把个原来的主子忘了个一干二净。

“可是,之前夫人传信说这位曲四小姐不容小窥。”水凝还是有些不安,担心的看了看一直在爱不释手的看着手中镯子的季悠然。

曲府送来的消息里,都说这位曲四小姐不好惹,让娘娘小心一些。

“水凝,你担心什么,府里也只是让娘娘小心一些,也并没有说这位厉害,这位四小姐是真的不厉害,平日里连话也不跟人说,见人说话也是低着头,眼下虽然好些,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她在季府说的话,必然也是别人教的,她自己哪里会,哪里敢啊!”

斜风越发的不屑起来,她还真是见过这位曲四小姐的,有一次她被季寒月派去庄子送东西的时候,就看到这位曲四小姐,那么一副样子,真不知道水凝怕什么。

季悠然终于欣赏完了,把血玉镯放入那个华美的饰盒中,然后关上了盖子,慢悠悠的道:“无碍,闹起来也不是我的事情,她撞的人可是魏王,跟我有什么关系,要找也是找魏王去辩论!”

这事上面,她还真不怕曲莫影闹,特别是这种时候的闹,太子殿下的心情正不好,不管是谁闹,都撞到太子面前,讨不了好的。

“侧妃娘娘,殿下让您过去。”说话间一个婆子慌慌张张的进来禀报,一时间屋内安静了下来,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起来……

今天到场的几位,都不是那么好算计的,算起来这一位 的确是暗弱了一些。

“怎么回事?”魏王的目光落在两个倒地的丫环、小厮身上,低咳了一声问道。

“奴婢见过魏王殿下。”东宫的丫环急忙上前陪罪,“奴婢是陪着曲四小姐过来的,没想到曲四小姐的丫环走的快了一些,冲撞到了魏王殿下,还请魏王殿下恕罪。”曲莫影从假山的转角处也走了出来,对着裴青旻侧身一礼:“见过魏王殿下。”

她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季寒月当时戴着的那只镯子必然是断了,或者碎了,当然看这样子,或者也还能留几段。

前面是一个路口,丫环向她们招了招手,雨冬扶着曲莫影上前,还没待转过紧靠着假山的路口,前面忽然撞过来一个人,雨冬惊的急忙把曲莫影往后拉了 一下,自己上前两步,撞了上去。

对面是一个小厮,重重的撞过来之后,和雨冬两个一起倒退二步,摔倒在地。

曲莫影幸好之前被雨冬推开,但既便是这们,也差点摔倒,扶着一边的假山石才站稳当。

“怎么回事?”小厮后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而后便看到一行人出面的小厮的身后,看着人群中簇拥着的那位病弱的男子,曲莫影立时知道,这位被同时暗算了的就是魏王裴青旻了。

可见是季悠然早早安排下的。

曲莫影眼神微敛,而后点了点头,拿起饰盒轻轻的摇了几下,里面是碎片的声音,听起来并不是一块整的,而后放入自己的袖中,扶着雨冬的手往外行去。

方才在灵堂上的时候,裴青旻是见过曲莫影的,曲莫影的样子和其他人都不同,就这么一条眼纱就是一个很好认的标志,特别方才还在灵堂上面晕了过去,魏王还特意的多看了几眼。

现在也立时就认出了眼前这位就是那位曲府的四小姐。

坐起来稍稍收拾了一下,雨冬趁着空隙把衣袖中的饰盒给曲莫影看了一眼,暗示这饰盒已经被人动过了。

同样的饰盒,一模一样,就是当初的样子,但其实雨冬很清楚的知道,这个饰盒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饰盒了,已经被掉了包。

“这里是在外院,东宫的丫环说请您换到女眷们休息的院子去。”雨冬一边扶着曲莫影一边道。

“好!”曲莫影道。

说起来,雨冬也觉得这位季侧妃真的没脸的很,堂堂太子府的一位侧妃娘娘,居然会看中自家小姐的镯子,而且还用这样的手段换走,实在是丢人之极。

既便这镯子再价值不菲,那也只是镯子而已,这位侧妃的眼界太小了,由此可见,这位侧妃的人品也的确是不好的。

阅读嫡女贵嫁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