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乱唐诡医》
乱唐诡医

第二百三十五章 欲擒故纵

“你可是吸食过蛇蟒精血?”贾鸿道一把将顾醒按在椅凳上,双手环胸居高临下望着他,仿佛再看一位待字闺中的小媳妇。

顾醒被瞧的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如实回答,“从龙首郡归来途中路过一处无名山谷,侥幸斩杀一条白蟒,被迫吸食白蟒精血,其后便昏迷了半月有余。”

贾鸿道板着脸,指着顾醒鼻子骂道:“瓜怂,明月楼虎狼之地,你入楼作甚?”

当大堂外恢复平静,本是郁郁葱葱,一片生机盎然的花草,此时却犹如容颜老去般枯萎,还有恰好路过的蚂蚁,也未能幸免。以那黑袍老者站立为中心方圆一丈内,再无活物。

“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容后慢慢说来。不过现在,贾师带我来此,恐怕不是单纯的‘补补身子’吧?”顾醒顾左右而言他,并不想直接回答加入明月楼的事情。

“还补身子,再补你命就没了。”贾鸿道凑到顾醒身上使劲嗅了嗅,一脸嫌弃的说道。

高承英拜礼离去,留下黑袍老者独自在大堂外一人。黑袍老者转头望向刚才顾醒和贾鸿道离去的方向,眼神越发阴冷狡黠,半晌后才转身往门外走去,直至消失不见。

“若要定论,只能从我与葛老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说起了。”贾鸿道眼神中有了些许伤感,多年老友才相逢不过数月,再次消失不见,葛老所托之事如今算是全部做完,但却寻不见他了。

“最后一次见面?难道贾师已经许久没见过葛老了?会不会已遭遇不测?”顾醒一脸担忧神色,心中却暗中盘算起来。看来此时葛老无故失踪,与“洛阳棋局”脱不了干系。

贾鸿道却充耳未闻,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记得那是一个雨夜,四月的雨有些渗骨,加之我也上了年纪,便一直呆在高府未曾外出。就是那个时候,葛老脱离传来密信,说要与我一叙。”

听到这里,顾醒便已猜到,接下来会有更多消息,连忙抓起桌案上的茶壶倒了杯,递给贾鸿道。

贾鸿道顺势接下,一口饮尽后,又继续往下说道:“我们选在了一处僻静院落,我来都城数年有余,却对着门坊街巷布局知之甚少,若不是葛老派人接应,恐怕会迷路其中。”贾鸿道说道这里,低头苦笑了几声。

有些自责,更有诸多愧疚无法释怀。

“虽是不知这布局用意何在,当时也未有在意,但此时看来,那来接应的车夫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葛老选在这处密会,恐怕是在暗示接下来会有危险。”贾鸿道示意顾醒倒茶,饮尽后不觉叹了口气。

“那葛老说了什么,或是交办了何事给您去做?”顾醒急忙问道。

“我俩自上次在高府一叙后,许久没见,一通寒暄后葛老才吐露实情,他想让我办两件事,其中一件不是寻到你,保护你。”贾鸿道原本低着头猛然抬起,瞪大眼睛盯着顾醒,生怕他离开了视线。

“那另一件事是什么?”顾醒连忙追问道。

“另一件事,另一件事与我关系不大,因他自己不好出面便托我去查他门人云澜的死因。”贾鸿道说的云淡风轻,在顾醒听来却是如遭雷击。

看着有些傻愣的顾醒,贾鸿道抬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你认识他?”

顾醒心中已是翻江倒海,这孤啸山庄埋在洛阳的暗棋,就这么死了,还死的不明不白,这其中的厉害程度,可见一斑。但顾醒并未流露太多情绪,只是淡然道:“见过几次,不太熟。”

贾鸿道没有继续深究的意思,继续说道:“那时坊间传闻你已入明月楼,但一时间无法知晓你的行踪,只能先去查云澜之死。你猜,我查到了什么?”

在顾醒印象中,贾鸿道一直以来都是老成持重的模样,如今能如此轻松还刻意让他猜测,恐怕事情会很有趣。顾醒故作思量,“是不是此人死的地方并非寻常之处?”

贾鸿道闻言朗声大笑,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不愧是我贾鸿道的徒弟,有点门道。你可知道,那云澜居然死在了内宫一名妃嫔的床榻上。只是此事秘而不宣,老夫也是费了好一番周折才查到此事,当时已是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顾醒心中愁云惨淡,疑虑更深,“此人不过是孤啸山庄安插在都城洛阳的一名棋子,怎么会跟内宫扯上关系,还好巧不巧死在一名妃嫔床榻之上。”

心中疑惑千千重,却道出了漫不经心的一句,“那国主李存勖可有什么‘表示’?”

贾鸿道本以为顾醒会瞪大了眼睛,望着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要知道这等伤风败俗之事,无论放在哪朝哪代,都是千刀万剐才能一泄心头之恨,更何况是当朝国主的妃嫔。

怎料顾醒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将贾鸿道气了个半死。但随即贾鸿道又继续说道:“最为奇怪的是,内宫之中如一潭死水,居然毫无动静。不过坊间谣传,此人不过是那明月楼主的替死鬼罢了。”

“又跟明月楼有关?”顾醒暗自嘟囔了一句,随即又问道:“那此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当时虽是闹出了不小的风波,但好在如今百姓温饱都成问题,谁又会关心那么多呢,没过几日,便无人问津了,倒是那酒肆茶舍的说书先生,将此事编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博人一乐。”贾鸿道说完,满眼期待地望着顾醒。

顾醒被看得有些发毛,起身抓起椅凳往后退了一步,刻意与贾鸿道拉开了距离,身体力行表明对此事后续不感兴趣。

门外一阵轻响,贾鸿道对顾醒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扭头望去。门外却无人经过,唯有清风。

待门外声响消失后,贾鸿道才凑到顾醒近前,微动双唇,却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顾醒仔细瞧去,从贾鸿道唇语中读出,“被人监视,切莫出声。”

原来刚才的一切,半真半假,是掩人耳目的手段。

顾醒悄声凑到桌案前,用手沾了沾茶盏中的水,在桌案上写了起来。贾鸿道看完长叹口气,又用唇语道:“葛老让我寻到你后,就带你回壹分钱庄,找林匠辛。”

顾醒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问道:“莫非钱庄出了变故?”

贾鸿道长叹一声,继续用唇语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时的留下的嘱托,若有疑问,只能等你找到林匠辛时,才能知晓了。”

“那我们何时动身?”顾醒有些急不可待地问道。

“入夜就走。”贾鸿道冷哼一声,气势暴涨,门外有有一阵清风吹过,贾鸿道顺势推门而出,二层楼和别院中空空如此,看来来人已然遁走。

顾醒快步走到贾鸿道身侧,望着远处依旧高悬的日头,无奈道:“恐怕已经等不到入夜了。”

贾鸿道点了点头,翻身跃下,顾醒亦然跃下,两人一前一后跃出高府,往那壹分钱庄奔去。

“小小年纪莫要装老成,你才活了多大岁数?”贾鸿道作势要打,顾醒连忙捂住脑袋。这一抬手,酸胀感已全然消失。

瞧见顾醒这般嬉皮笑脸,贾鸿道也只能悻悻然作罢,收回手语重心长道:“有人在你身体上动了手脚,恐怕日后会有隐忧。”

顾醒闻言背脊一凉,刚才虽有担心,但总觉无碍,但此时想来,自己在纳兰手中呆了许久,恐怕早已露了马脚。但纳兰却未道破,看来事情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贾师如何知晓我身体的问题?”顾醒不是没有疑问,从昏迷到复苏后虽然之前旧伤尽数痊愈,但隐隐中感觉有一点燥热,尤其是入夏后更觉难熬。

其后又陆陆续续发生了许多事情,也就将此事抛诸脑后,现在贾鸿道提起,才知个中玄机,但一直未危及生命,便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未等到贾鸿道的回答,顾醒手腕被一把抬起,贾鸿道双指如针刺在顾醒脉搏处,又点在顾醒胸前期门、和章门两穴。顾醒顿觉体内气息流转,又一股凉意自胸膛处往全身蔓延,说不出的舒服。

而贾鸿道却已是满头大汗,一看不是催动内劲过猛导致的气血上涌。顾醒在贾鸿道出手指穴后便觉浑身一松,待贾鸿道收势,才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小子有这种奇遇,不知是福还是祸啊。”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顾醒暗自嘟囔了几句,一副看淡生死的模样。

待顾醒说完,贾鸿道猛拍大腿,“这就对了!你体内如今有两股气息相冲,现在的你就像胀气的羊皮囊子,稍有不慎不会爆炸开来。”说着还比划了个“轰隆”的动作,吓得顾醒险些跌坐在地。

“此话怎讲?”顾醒知晓贾鸿道所言必然非虚,恐怕自己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而不自知,故而赶忙问道。

贾鸿道却并没有继续深究下去的意思,摆了摆手却道出了一件顾醒想问却一直没找到机会问的事情,“葛老失踪了。”

顾醒终于收敛起了嬉皮笑脸的性子,从久别重逢的喜悦中恢复过来,有些不解,又有些担忧地问道:“可曾知道,何时失踪?”

贾鸿道长叹一声,“来人实力不亚于我,还隐隐压我一头。但从修习的内劲功法来看,却不是寻常武道横练,或是江湖门派,倒像是……”

“想什么,是不是像鬼魅一般?”顾醒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试探着问道。

贾鸿道带着顾醒回到当初入住的偏院,并未着急上楼,而是眯起眼睛盯着来时的方向,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顾醒也有所察觉,学着贾鸿道侧耳聆听,想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

但两人一番静匿后却无半点收获,但唯有一事可以确定,那危险的感觉已经离开。

“无量城?”贾鸿道似乎被顾醒一语惊醒,下意识地嘟囔出了这个陌生的地名。

顾醒闻言一惊,随即便拽着贾鸿道往二层楼跑去,待关上房门后才大口喘着粗气,一副唯恐旁人听见的模样,压低嗓音道:“贾师有所不知,‘无量城’之人我见过,之前在入明月楼比试时交过手。”

阅读乱唐诡医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