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总裁明明超A却过分沙雕》
总裁明明超A却过分沙雕

第208章 总裁需要电线杆

不如想想怎么逃走。

她想到电视中,人被绑在椅子上的时候,可以搬起椅子弓着背逃走。

陆岑岑大叫了几声救命,没有任何回应,她想想也是。

天真并未理会陆岑岑,和那个黑衣男人一起往外走。

甲板上,她的同事们可能正在和别的旅游团一起狂欢。

窗外面,风吹起海浪拍打在船身上。

“天总……你真的不考虑放过我吗?我可以跟你混,帮你一起对付南总的!”陆岑岑心里默念,南哥哥你别怪我,我说的都是假的,我一辈子都不会主动背叛你,我就是想骗她让她放我出去。

对了!应该是高步影送她的那块手表进了水导致的电流!

这块手表防普通的水,但海水可能是含有电解质的原因,影响到它的运作了。

她当初研究过说明书,这表带定位的,app就安装在她的手机上,只要她按下紧急按钮,信息和她的定位就会传回她的手机,还有她设置的紧急联系人的手机里。

她把紧急联系人设置成南洙决,也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在他手机里装了连接手表的软件,为的就是以防万一,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幸好天真把她的两只手绑在一起!

陆岑岑很容易就摸到了藏在手表右侧的紧急按钮,连续按了好几次。

希望这手表进水了还能用……

她是右半身朝下躺着的,水已经快漫到她的右眼。

陆岑岑不得不闭上眼,忍着难受和恐惧,不安地等待救援。

……

南洙决确实已经带人追踪到了游轮周围。

白天时,他在第一时间跟踪到了陆岑岑的车。

可是没过多久,就在一处无人的角落找到了她的空车。

他只能去查陆岑岑后面可能上了什么车,排查车辆花费了一些时间,所以直到这个时候才追到这里。

他正在猜想人会不会在游轮上的时候,赵B忽然拿起陆岑岑的手机,对南洙决说:“老板,手机在疯狂震动。”

南洙决自己的手机也在疯狂震动。

他先接过陆岑岑的,输入密码打开手机,看见手表的app自动跳出了一个黑字黄底的“SOS”,点进去,就出现了导航地图,里面有一个红点在不停闪烁。

他手机也是同样的直接跳出了求救信号。

南洙决记得听陆岑岑说过这块手边的功效,他来不及多想,连忙带着赵A赵B等人一起去救人。

游艇上工作人员本想拦住他们,南洙决直接让两个保镖按住了他们。

这手表定位精准,他很快就找到了陆岑岑所在的房间。

赵A赵B一起把房间门撞开,里面的水哗啦一声全流了出来。

南洙决冲进去,赵A也立即跟着进去,拿出匕首割开陆岑岑身上的绳子。

陆岑岑红着眼扑进南洙决怀中,大声哭了出来。

南洙决摸到她的胳膊冰凉,她的头发和裙子也几乎湿透了,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一把将她横抱起,带着她离开了这里。

陆岑岑渐渐不再害怕,吸吸鼻子,理智回笼,带着哭腔提醒他:“是天真绑我来的,她跑了。我本来想录下证据报警的,可是她把我的摄影机扔到海里了。她做这些事,原来是因为……”

“先别说话。”南洙决打断了她的话。

陆岑岑可怜兮兮地点点头,老老实实闭上嘴。

赵A和赵B跟在后面,到现在还是惊魂未定。

赵A小声说:“以后就算咱要吃饭睡觉,也一定要留个人守着老板娘,太可怕了。你主意白天时候老板的表情了吗?”

赵B心有余悸地点点头:“注意到了,老板要吃人。”

“是啊,幸亏这次老板娘没事,否则咱俩要么殉职,要么谢罪。”

两个人虽然还是害怕老板会秋后算账,但最起码陆岑岑没事,他们暂时不用死了。二人皆松了口气,赶紧跟上去。

南洙决带着陆岑岑下了船,走到停车的地方,拉开后座的门先将她放了进去。

他回头,吩咐赵家兄弟叫些人去各个车站、机场拦下天真。

安排好这些事,南洙决回到车上,小王不用他吩咐,便主动发动车子回城去。

路上,陆岑岑把天真和她说的事都告诉了南洙决,说完忍不住吐槽:“不知道这疯子怎么想的,明明就不是你的错,为什么偏偏要对付你。”对付你就算了,还非要杀了我来对付你,神经病。

南洙决握着她的手,沉声说:“毁了我,也就毁了我的父母。”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冤有头债有主……”陆岑岑往他身上靠了靠,“我不要别人伤害你。”更不要别人伤害我!

南洙决微笑,碰了碰她有些红肿的额头:“疼吗?”

“不疼了。”陆岑岑摇摇头,拢了拢他的外套,就是有些冷。穿的少再加泡了海水,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

不过她死里逃生,还有些激动。大难不死,必会发财。

她忽然想到天真,就问:“你让人去抓天真,抓到了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南洙决答:“当然送她去坐牢了。”

上次的事让他对天真有了怀疑,就在想怎么从她身上做文章,不过看在她一直对鸣世有贡献的份上,他没有那么快动手。

天真就算对他有异心,能力也是没的说的。

就在她策划和他鱼死网破的时候,她还把娱乐部的业绩翻了两番,带动鸣世股票涨了几千亿。

不过今晚这事情一出,他不会再犹豫了。

“哦。”陆岑岑松了口气,只是去坐牢,别弄出人命就好。

她白天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又被天真折腾一遍,之前心力交瘁,如今突然放松,不知不觉就有些困倦。

她靠在南洙决怀中,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南洙决垂眸看着怀中睡得没心没肺的人,脸色深沉。

他真的不敢想象,要是今天来的稍微迟点……

再也不要让她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了。

他紧紧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轻声道:“再出这种事,就拿赵A赵B祭天。”

在后面紧跟南洙决的车保护他们的赵家兄弟清楚的听见这话,吓得车都开偏了,好几分钟才恢复正常。

……

陆岑岑感觉到有动静的时候,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被南洙决抱下车,正在往电梯口走。她就又闭上眼睛,继续睡去了。

回到家中,南洙决想到她身上沾了海水,就算现在干了,这么睡怕是也不舒服,就直接将她抱进浴室。

陆岑岑听见水声,彻底睡不着了,坐在浴缸里迷迷瞪瞪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回过神来,低头一看,自己已经被脱光了。

她抬起双手捂住身体,瞪他一眼:“流氓!”

南洙决:“……”

他什么话也没说,脸色平静,把花洒拿下来替她冲洗。

陆岑岑很没成就感,鼓着脸问:“你为什么不吐槽我?你为什么不邪魅一笑,说‘你身上哪里我没看过’这样的台词?为什么为什么啊?”

那样多欲啊!霸道总裁不都爱这么说嘛?

又骚又欲,她可想从道貌岸然的南洙决口中听见这样的话了。

“懒得说你。”南洙决无动于衷,“没心没肺。”

刚刚经历生死劫,现在还有心思开黄腔。

他说完这句,甚至都不再看她,站起身拿起架子上她的毛巾,扔给她:“擦干净。”

陆岑岑彻底怒了。

她一个长得……勉强也算特别好看的女人脱光了坐在浴池里,他居然看都不看!

天呐!南洙决还没到三十岁,难道就已经和电线杆小广告上写的那样了!

她为了验证,从浴池里站起来,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嗲声嗲气地撒娇:“南哥哥,人家X***O要大X***狠狠地OO**X**嘛……”

她已经把她在小huang文中的毕生所学全都使出来了。

南洙决要是还无动于衷,她明天就去找电线杆,打上面的电话。

而她说完这话之后,居然没有想象中被立马抱起来蹂躏一番的画面。

南洙决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气氛极端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在的话,你出来救救我啊!

我真的不想死啊TAT!

她害怕的想哭,忽然,手腕处微微一痛。

她使劲翻身,侧躺下,这个姿势比脑袋点地要舒服些,但是离逐渐抬高的水面更近了。

她还不如不动TAT!

这个姿势死的更快了啊!

陆岑岑重生之后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如此的近。

女主光环,你还在吗?

她也试了试,脚一用力,结果身体却失去平衡,脑袋不可控地撞向地板,疼的她抽了一口凉气。

没有人会听见她的声音,她再叫下去也是白费力气。

陆岑岑愣了一下,这种刺痛了,像极了冬天穿劣质毛衣,脱衣服的时候被静电电到的感觉。

很微弱的电流……

水慢慢在地板上铺开,房间门底下被贴了一层橡胶,把门堵得严严实实,水真的完全没办法流出去。

陆岑岑看向浴室,浴缸里装着的那个抽水装置,好像功率还挺大的,抽水抽的特别快,涓涓地往外冒。

在走到门口时,天真忽然回头,对她说:“陆小姐,你猜,你是不是当初救下南洙决的那位柚柚小姐?”

说完这话,她便从外面锁上了门。

可能真的像天真预算的那样,五个小时,水就可以漫过她的头顶。

什么破游轮啊!你们船人为漏水,没有人发现吗!

阅读总裁明明超A却过分沙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