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太子妃富可敌国》
太子妃富可敌国

第二百三十五章 冷静的吃醋

六皇子殿下又不缺钱,怎会把他辛苦画的画儿卖掉?

如果真是这样,她不如找人去买了他的画,多给些钱他呢。

“原来如此。”君柔说道。

“你以为我真的看的上那两幅画吗?可别往你自己脸上贴金了。我看中的,只是为你送来了这两幅画儿的人,景六公子。”

在得知了陆景烁带着林玥,去了云府的消息之后,君柔在送皇太后去西郊那边午休了出来,就骑马赶到云府附近。

守着陆景烁和林玥都骑马出来了,一路悄悄的跟在他们身后,就跟到港口这边的一家书铺外。

戴着面纱的女子,愤然带着那几位女子离开,在走出铺子的大门之前,还不忘回头对掌柜的说了几句:

掌柜的一听,还是说道:

“不卖。”

这铺子是他开的,里面的字画儿,他想卖就卖,不想卖,谁也不能强求他。

君柔从荷包里掏出一片玉叶子,把那片晶莹剔透的玉叶子拿在手中,问掌柜的道:“如果我用这个跟你换,只换来看看,你愿意吗?”

玉叶子泛着浅绿的光泽,在俨城一带的贵族妇人们,一般都会选择把玉叶子吊坠戴在脖颈上,或者是系在随身携带着的折扇上。

景熙国的人们认为,玉能够保平安,而绿的玉叶子代表着生机和希望,是很多人们都钟爱的物品。

男子们以它做装饰,象征着一夜(叶)成名,也表示能守的住祖业的意思;

妇人们带着它在身边,代表着开枝散叶,是想圆她们为夫家多添子嗣的梦。无论是哪个家族的人们,都会盼着他们那一族人丁兴旺。

掌柜的看了代表“一夜成名”的玉叶子,摇了摇头。在这些年里,他若是热心于去考功名,只怕至少都是个五品官员了。

可问题的关键就是,他不想。

至于人丁兴旺,他并未娶妻,也就……

掌柜的微微摇头,没有解释什么。

君柔的眼神里流露出一抹尴尬。这个掌柜的怎么给钱不要钱,给玉不要玉,怎么就这么难说话呢?

看来,这掌柜的是真的欣赏六皇子殿下的画,才买来收藏的。

君柔歉疚的说道:

“是我失礼了。”

说了这句话,很快就将手里的玉叶子装进荷包里,妥善的收好。旋即带了贴身侍女离开书铺,打算去跟踪之前那个戴着面纱,挑明了说,要买景六公子的画儿的女子。

这些事,当然不必她亲自去做,自会有人去为她办妥。

就比如她在来到书铺这边后,之前跟在她身边的一位侍女,都不用跟她请示什么,就去帮她安排了一辆马车。

君柔站在书铺的大门口一瞧,很快就瞧见了一辆奢华的马车,停在书铺对面的一棵树边。

看到了马车,君柔便回到马车上坐好。掀开紫晶珠帘,对那位驱车的千牛卫说道:“回西郊。”

那位千牛卫应了声儿,从容扬起马鞭,驱使着马车往西郊赶去。

在路过一家茶肆门口时,君柔再次掀起紫晶珠帘,透过敞开着的车窗往茶肆那边一看,很快就瞧见了林玥的身影。

她只见林玥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茶肆附近,身边并没有六皇子殿下的身影,眼神里不禁闪过一丝诡异的欣喜。

林玥啊林玥,你不是仗着你和他在假扮夫妻,就以为拥有了和我竞争的资格么?

哼。

你站在那儿,人家根本都懒得和你站在一块儿。你还有个什么好神气的?

君柔心想,等她一会儿见到林玥了,必然要让林玥好看!

在此之前,君柔听福安村的那位村正的娘子说,景六公子是个很疼媳妇儿的人。他参加蹴鞠大赛那么辛苦,挣到奖励品了,也能拿去换些钱,给家里的小娘子林玥买首饰。

当时,皇太后和她都在俨城客栈门口。她们两人都是穿的便装,打扮的相当普通,就和街上的寻常人家的祖母和孙女,并没什么两样。

她们去俨城客栈那边守着,也只是想知道,那个愿意在郊外单独的修建宅子了住,也不回到他的大伯父家的六皇子殿下,是为何要那么迷I恋林玥的?

为了知道六皇子殿下那么做的原因,她就在私底下提议,要不,就去俨城客栈看看?

福安村的好多村民们,在大多数时候,都会驱使着牛车往俨城客栈送米和面粉,还有鱼和肉等物。

她们若是去的早,还能遇到六皇子殿下他们的邻居们。

想知道六皇子殿下在私底下待林玥如何,只需问问他的邻居们,就能了解的很清楚。

于是,皇太后接受了她的提议,就带着她一起去了俨城客栈。

她听村正的娘子说,景六送了首饰给林玥。这让她听了,心里很快就升起了一股嫉妒之火,只想去告诉林玥:你不配拥有他送给你的任何礼物。

君柔只这么想着,眼神里的愤恨就越来越明显。

掌柜的抬眼一瞧,只见又是个戴面纱的女子来了。暗自在心里想着,今天是倒了什么大霉,天还没黑呢,净遇到这么些惹人烦的人。当即就冷冷的道:

“不卖,给多少钱都不卖。”

君柔气的隐隐咬牙,若不是看在那两幅画儿,是六皇子殿下拿来的的份儿上。哼,她还不稀罕花钱买那两幅画呢。

君柔正在犹豫之时,一位戴着面纱的女子,就领着几位女子走进了书铺,抢在她之前,进去跟掌柜的谈生意了。

这一下,他们那两人没把生意谈成,倒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可是那位女子说,她是为了卖画儿的人,景六公子而来的。这话让君柔给听到了,心里难免感到愤恨。

君柔同样也戴着面纱,不过是戴的浅粉色的面纱。在她一走进书铺,来到柜台边之时,就对正在整理书籍的掌柜的说道:

“掌柜的,请问……”

但转念一想,又认为那样不大合适。

当陆景烁还在铺子里,跟掌柜的在谈生意之时,君柔就带着一些人在外偷听。得知陆景烁要来卖画的,还一次就带了四幅画过来,难免在心里感到好奇。

不过她在没买到画儿之前,可不想就这么轻易的离开。就对掌柜的说道:

“那我买两幅欧阳衍先生的字画吧。”

早就站在书铺附近的君柔,这下也听到掌柜的说的这句话了,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欣喜。

她之前在球场那边,陪着皇太后观看蹴鞠大赛之时,就听一位宦官说过,云府的一位随从去找过云锦。

掌柜的以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了那位戴着面纱的女子一眼,道:

“人家景六公子是有小娘子的人,你一口一个景六公子,也不怕被人听见,笑你没羞耻之心。”

她跟那位宦官打听,那人去找云锦,是有什么事吗?

那位宦官告诉她道:“……”

阅读太子妃富可敌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